ARKIT是苹果最终通往AR眼镜的一小块铺路石吗?

2017-06-08 13:4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6.jpg

苹果WWDC2017对于VR/AR最振奋的消息就是,为iOS系统宣布了一个AR开发工具ARKit。这个工具可以让开发者们利用苹果相机和传感器提供的详细数据,不仅能将数字3D成像投射到现实环境中,而且还能让它们移动,比起使用普通2D镜头通过滤镜实现的AR效果要先进许多。

相比其他几家已经在AR应用上走在前面的领军公司来说,苹果的AR与它们究竟有什么不同?这几家公司会成为iPhone的好队友还是狼对手?苹果接下来还会推出一款被大家望眼欲穿的“AR眼镜”吗?

Snapchat有点小凌乱

ARKit的工作原理是所谓visual-inertial odometry(视觉惯性测距)的技术,通过iPhone/iPad的摄像头和运动传感器,在环境中找到一堆点,然后移动手机跟踪它们。使用ARKit并不能创建一个3D空间模型,但它可以把目标“牵引”到一个点上,改变其现实中比例和视角。然后找到一个平面,比如地板或桌子,把虚拟的物体放上去。即ARKit能让苹果具备所谓的“world tracking”的功能。

通常意义上的3D AR应用程序,需要通过高级软件开发和图像处理实现。比如Snapchat的AR应用,就是通过收购技术团队,开发了非常先进的大型应用软件实现的。所以我们在打开Snapchat带有AR效果的镜头时,往往需要一些时间。

事实上Snapchat与苹果AR并没有直接的产品意义上竞争——尽管前者的绝大多数用户都是iPhone机主。对于这部分用户来说,Snapchat是一个社交应用,ARKit是iOS 11的标配功能。能让Snap小有凌乱的是:面对iOS众多的开发者,没准儿哪天就放出一款比Snapchat应用更奇葩恶搞的镜头。直接推送Snapchat好友即可。

另一个问题是,Snapchat此前被曝光申请了一堆眼镜手表棒球帽的AR硬件专利。现在面对“全球最大的AR平台”,来不及说了,赶紧上车。

目前Snapchat最大的问题是步步紧跟的强大的脸书。

Facebook的平台之梦彻底悬了

拥有全球用户的社交巨头Facebook既没有任何系统,也没有一款硬件。原本这一切应该都有的,一个名叫Palmer Luckey的24岁小胖子,三年前成功地把自己的VR头盔以20亿美元(后来小扎说实际花了30亿)卖给了小扎,附赠一堆涉嫌盗窃版权的官司。现在这个小胖子跟当初忽悠小扎买单的、硅谷著名的从零到一创业导师(彼得蒂尔)一起为特朗普开发军事项目。Oculus的头盔卖不卖得动跟帕小胖无关了。

虽然目前Facebook旗下社交产品线的路子是全面复制Snapchat,但是作为全球第一的社交巨头,小扎的梦想应该还是建立在自己系统上、使用自家高科技硬件的社交平台吧。无论是虚拟社交还是“相机是新的键盘”的AR应用平台。坐拥十几亿用户的Facebook怎么眼睁睁看着连一款AR/VR硬件都没出过的苹果,摇身就成了“全球最大的AR平台”呢?

在产品上,Facebook与Snapchat一样,都是通过应用内的滤镜实现AR应用。比Snapchat强的是,脸书不仅仅用户数量巨大,而且并不仅限于iOS系统。安卓还有半壁江山。

站在苹果的角度,无论是Facebook还是Snapchat,都是使用自己手机的一款应用。

真正的对手还是谷歌

提高到系统层面说事的话,Facebook与Snapchat以及其他号称要做自己的AR手机的制造商都先闪开吧。这里只剩下安卓系统的拥有者谷歌。

从WWDC2017现场演示的demo(尤其是宜家那个),ARKit实现的效果,跟谷歌的Tango手机能做的很像。

谷歌Tango也是“动作追踪”的工作原理,通过摄像头、传感器组成阵列,设备通过阵列来追踪自己在空间的位置,它可以给房间及其中的物件绘图,更重要的是设备还知道以这些物件作为参照来定位自己的位置——并不需要额外的摄像头或者预设绘图数据就可以实现。而摄像头和传感器既可以安装在手机里也可以安装在头显中。

事实上,谷歌早就在通过Tango系统布局自己的AR平台,并且为安卓系统设立了自己的AR手机标准。但是谷歌的麻烦在于,要让众多手机制造商都开始制造符合自己标准的手机,才能创建这个AR平台。而这件事到了苹果这里就好办多了。只需要升级一下iOS系统,据统计86%的用户都会及时更新系统或者手机。

事实上,谷歌、Facebook、Snapchat包括微软都在AR上做出了从系统到应用和硬件上很大的突破。为什么此前在AR/VR领域毫无建树的苹果AR会一夜之间横空出世、成为“全球最大的AR平台”?不能不承认顺应自身产品发展的“机缘巧合”才是四两拨千金的大招。

苹果会不会再做一款AR眼镜?

来自外媒的观点认为,作为普通的iOS 11功能之一,ARKit的意义更像一块小小的铺路石,通往最后问世苹果AR眼镜及其应用的道路。苹果通过为开发者提供ARKit工具,让众多开发者能以较低的成本为更为广泛的大众市场提供初级的AR应用。并且期待能从这些应用中诞生出“杀手”。即使这其中并没有突破,市场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摸索出AR应用的合理方式,或者目前已有的应用会逐渐发展成一款“杀手级应用”。

在这个过程中,苹果不太可能推出自己的AR眼镜?以免重蹈Google Glass的悲剧。

在最后是否要推出AR眼镜这件事上,苹果几乎肩负了全世界的压力:按照全球对苹果产品从科技、创意和审美种种角度的要求衡量,这得是一款多牛逼的硬件啊。然而以IN2看来,为什么一定要是眼镜呢?

戴在脸上的装备,从社会学角度看,比拿在手上的装备,对人类习惯的挑战更大,而用双手直接操作的工具,比通过遥控器、键盘等介质操作要更符合人性。iPhone的诞生证明了这个真理。现在我们似乎要求苹果反向证明回去。就像我们今天喜大普奔地相告iPhone AR是“全球最大的AR平台”,而不久前,大家奔走相告的是:VR将替代手机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

当我们还停留在搞不清究竟是要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还是反过来的阶段,还是先别拿稳iPhone,别那么迫切期待眼镜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