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云叫板、向客户道歉,半月两次“上头条”的顺丰王卫是个什么样的人?

2017-06-15 09:3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王卫道歉了,向一个名叫“梦橙橙”的生鲜电商客户。

  两天前,微信公众号“梦橙橙”发布《致王卫先生:顺丰偷走了我的客户》一文,阅读量迅速飙升到10万+。文章中,生鲜电商梦橙橙的创始人邓健表示:顺丰通过在包装箱粘贴二维码的方式劫持客户,导致消费者投诉、代理商退货,每天的营业损失达到6、7万元。

  昨天,王卫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称:“对不起!近期突然多了很多指控性言论,我王卫虚心接受批评,是我在內部管理上不够完善,衷心致歉!”

  这已是最近半个月王卫第二次“上头条”。6月1日,顺丰关闭了对菜鸟网络的物流数据接口,导致数据不能回传淘宝和天猫的商家。而菜鸟则在淘宝和天猫平台上取消了顺丰作为物流商的选项。但对事件起因,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争执以国家邮政局出手调停收场。

  众所周知,“快递王”王卫,一向低调行事、闷声发财。但随着互联网和物流业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互联网巨头迫切想要踏入王卫的地盘,王卫也在渐渐走进马云们的电商王国。或许,他已无法继续低调。

  那么,跟马云叫板、向客户道歉,哪一个才是真实的王卫?

  起于微时:曾是“水客”一员

  上世纪80年代是香港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代,历史的车轮缓缓推进,许多人的命运因此被改变。和那些被时代裹挟向前的人不一样,那些懂得顺势而为、寻找出路的人才会被青睐。

  王卫正是在那时慢慢拨开了自己传奇的人生:在22岁之前,他一无所有;22岁之后,他把一手创办的顺丰慢慢变成了中国快递行业的领跑者。

  顺丰最初是外资身份,因为王卫是香港人,他拿到的第一笔投资也来自香港。后来为了发展的需要,顺丰外资变内资,成为一家本土民营企业,王卫也获得了深圳市民身份。

  也许王卫对香港人这个身份并不留恋。他1971年出生在上海,父亲是一名空军俄语翻译,母亲是江西一所大学的老师,工作都比较体面。在7岁的时候,王卫随家人搬到香港居住,然而这次迁移并没有将家人的生活带向更好的方向,王卫在后来回忆道:“我们全家从中国内地移居香港,当时面临的境况是一穷二白,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我父母之前在内地是大学教授,但是去到香港学历不被承认,就只能去做工人,收入微薄。所以我穷过,相当清楚贫穷和被人歧视的滋味。”

  没有光鲜的教育背景和靠得住的家境,王卫的起点可谓低微。他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继续升学,曾经在叔叔的手下做小工,一次次地穿梭在香港的街头,仰望那并不属于自己的繁华。

  90年代,香港的制造工厂纷纷北移,大部分集中在广东的珠三角地区。这种“前店后厂”模式使香港与珠三角之间的信件货物往来繁忙起来,也催生了一批帮忙夹带货物的水客,王卫也是其中一员。而王卫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在其中看到了商机,在碌碌的生活中找到了出路。

  1993年3月26日,用从父亲那儿借来的10万块,22岁的王卫在顺德注册成立了顺丰速运。香港太子的砵兰街租来的一家几十平米店面,是顺丰最早的据点。早年间,砵兰街的邻居也对他印象深刻,说他每天凌晨就开始工作,晚上才离开。“那时候这条街没什么人,他来了之后,一直有货车上上下下拉货,慢慢这里开始有别的物流公司,还有足浴店。他带旺了整条街。”他们想不到就是这个拼命的小伙子,后来的身家竟然超过了李嘉诚。

  作为起家业务的香港件,成就了王卫的第一桶金。截止到1997年,顺丰已经局部垄断了深港货运,在顺德到香港的陆路通道上,70%的货物由顺丰掌控。王卫离他的宏图大志,又近了一步。

  突飞猛进:魄力青年和他的铁腕手段

  Downhill是高山速降车的英文名,简称DH。高山速降作为一种以刺激、惊险著称的终极运动,在一些欧美国家相当盛行,也是王卫的心头之爱。

  王卫喜欢挑战极限运动,甚至是带有身体暴力性质的。作为DH骑行者,他从山顶向下俯冲,享受超越障碍、飞驰而下的极速快感。有人曾这样评价王卫:他身上既有运动家的沉着浪漫,也有当代商人食肉动物一般的攻击性。正是这样的青年魄力,使王卫带领顺丰从草根班底走向突飞猛进的发展正轨。

  顺丰最初的产品基本是深港件,需求增长很快。不久,顺丰以顺德为中心,将发展网络辐射至广东省以外。业务模式快速复制在长三角地区,进而扎根华中、西南、华北。除了公司所在地的顺德,当时顺丰新建的快递网点大多采用合作和代理的方式。这种形式类似于加盟,分公司归当地加盟商所有,互相连成网络。顺丰各地网点的负责人如同地方藩王,他们上缴一定数额的利润,多余的则留下。对地方放权以及利润的激励,自下而上,顺丰似乎走上了有序的发展之路。1999年之前,王卫曾短暂地离开过公司,每天陪太太喝喝茶,打打高尔夫,淡出日常管理。

  然而这种清净的富贵闲人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顺丰的放权管理逐渐出现破绽。随着网点和人员的增多,被"承包"的各个片区开始形成各自为政的局面。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加盟商夹带私货、延揽业务。如果不及时控制,顺丰很有可能丧失掉经营起来的信誉和市场。

  1999年,一个投诉电话打到王卫那儿,意识到事态已经很严重的王卫,明白自己需要马上回归。同时,他性格中强硬的一面开始凸现,青年王卫这时迸发了他的魄力。从1999年起,顺丰不动声色地展开了全国的削藩收权行动。王卫的方法是刚柔并济,一方面强制要求加盟商将股份卖给他,另一方面对加盟商以后的福利待遇给出了相当丰厚的条件。这场改革遇到了各种阻力,王卫甚至受到了生命威胁,但他也毫不退却。正是由于他的坚持,经过两年的整顿,顺丰的架构和各分公司的产权明晰起来。为了将资产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即便是在创业中跟随他十几年的人,王卫也不分给一分钱的股份。据说,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将曾经供职于公司的父亲与姐姐拒之门外,足以看出王卫的雷霆铁面。

  2002年,顺丰在深圳成立了总部。斩掉了发展的阻碍和荆棘,王卫在31岁这年收权成功,将顺丰变成“自己一个人的企业”。实现大调整后的顺丰,从2002年开始正式向华东扩展,一切迈入正轨。王卫的目标也从自发复制,转向主动铺开一张全国性的立体网络。

  2003年,非典肆虐,给全国笼罩上了一层白色阴云,而对于快递行业来说这场灾难却是难得的商业机会。顺丰身处SARS的广深重灾地区,人们不敢轻易出门,使得快递业务量猛增;而疫情期间,航空公司的生意萧条。2003年初,航空运价大跌,顺丰抓住机会,顺势与扬子江快运签下合同,成为国内第一家也是当时唯一一家使用全货运专机的民营速递企业。据顺丰高层透露,当时扬子江快运的5架737全货机,全部由顺丰租下,其中3架用于承运自己的快件。这种全货机载重15吨,往返于广州、上海、杭州的3个集散中心之间。除了专机以外,顺丰还与多家航空公司签订协议,利用国内230多条航线的专用腹舱,负责快件在全国各个城市之间的运送。

  货物上天,顺丰得以实现了全天候、全年365天无节假日派送,也大大提升了快递的速度。凭借革命性的服务,2003年之后,顺丰的货量增长迅速,每年增速都在50%左右。货量增长,形成规模优势,从而又抵消了包机的成本,形成良性循环,更增强了顺丰的优势,使之成为当之无愧的“速递”。顺丰凭借包机便利,以低价香港件做主打产品策略,横扫华东至整个中国,迅速完成全国200多个网点的布局,进入发展最为迅速的黄金时代。

  对资本说不:杀手与佛教徒

  在顺丰的竞争对手那里,对于王卫有个评价:市场上的“杀手”,佛教徒的心肠。而顺丰内部,则认为王卫有三个特点,一,对员工很尊敬;二,有理想主义;三,有社会责任感和关注弱者的情怀。

  王卫是佛教徒,他的办公室里有6尊佛像。曾经一夜暴富让他得意忘形,是他的妻子和佛教使他重新保持冷静。佛教对王卫的影响深刻体现在他的员工管理理念上,佛教中有很多“法”故事,这些故事的宗旨都是帮助世人“正知、正念、正行”。王卫希望顺丰能够长期地发展,让一批人得到有尊严的生活。他曾这样为内部员工解释顺丰为什么不上市——“如果上市的话,环境将不一样了,你要为股民负责,你要保证股票不断上涨,利润将成为企业存在的唯一目的。这样,企业将变得很浮躁,和当今社会一样的浮躁。”

  不论在公司内部讲话里,还是在公开的会议场合,王卫经常强调“收派员才是顺丰最可爱的人”。而顺丰也有着有效的激励方式,使这些人所劳有所得。顺丰的收派员和企业是分配关系,不是劳务上下级关系,而且工资是计件的。这样的制度保证了顺丰员工工作的积极性和效率,也保障了顺丰的高服务质量,更契合它的高端定位。顺丰的基本工资不高,但提成的利润是没有上限的,这也是为什么经常看到顺丰的收派员来去匆匆。因为件的数量和收益直接挂钩,他们就像给自己打工一样,月薪上万在顺丰早已不是特例。

  王卫和其他愿意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热衷于做个人营销的CEO比起来,相当低调,没有个人微博,也很少在公司以外的场合发声。可是他却为了自己的员工冲冠一怒。2016年4月18日,一段“快递小哥被扇耳光”的视频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发帖称,一位快递小哥不小心把一辆正在倒车的车剐了,之后车主下车又打又骂,这位快递小哥正是顺丰的收派员。当晚,朋友圈和微博疯传一张据说为王卫个人朋友圈的截图,上面写道:“我王卫向着所有的朋友声明!如果我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后来顺丰上市敲钟的仪式中,被打的快递小哥再次现身,这一次他被王卫邀请成为敲钟的嘉宾之一。王卫一直说他更看重顺丰员工的成长,在2016年年会上,王卫称,“顺丰有爱,真正爱我们的员工,不是出于忽悠的爱”。王卫经常跟同事说,不要用投递员来称呼他们,而是将快递员称做“孩子”。

  王卫曾经这样解释他所理解的顺丰使命,他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种下一些善因,通过顺丰的发展成就一些功德:一是给六七万员工提供一份好工作,有前途的工作。二是引导大家有一个正面的人生态度,不要通过不正常的行为、便捷地去获利,这不是“正道”。

  挂牌敲钟:打脸背后的野心与突围

  王卫曾经信誓旦旦宣称的“ 我不圈钱,也不上市”终于被打脸,顺丰也终于走向属于它的又一个历史阶段。在快递咨询人士看来,王卫选择带领顺丰上市跟战略目标紧密相关,王卫一直放眼国际市场,做综合物流服务商。而做国际业务,建机场、买飞机需要大量资金,此外,做冷链快运,一年40多亿的盈利显然无法满足发展的需要,上市打开融资渠道就成为了最好的方式。

  2016年也是民营快递企业集体上市年。顺丰、圆通、申通、韵达借壳上市,中通赴美上市。民营快递的“五巨头”脱离了早期圈地的市场竞争阶段,开始建造现代化物流体系的新赛跑,展开全领域布局。快递行业上游供应商为仓储企业,运输公司等,下游为电商,企业或个人消费者。快递需求主要集中在网络零售和商务件,其中网络零售件占六到七成。快递行业的发展早已与电子商务联结到了一起,电商快递成为行业最重要的业务构成。

  早在2010年,顺丰就开始了全产业链化布局,王卫曾多次将触角伸向电商领域,却收效甚微,不断流产。2010年,顺丰推出“顺丰E商圈”,2011年推出了面向中高端商务人士的送礼平台“尊礼会”,但两者都只是昙花一现。2012年, “顺丰优选”上线,主打生鲜食品。2014年,顺丰模仿“美国+日本”的“快递+便利”模式,开启了社区O2O项目“顺丰嘿客”。2015年,试水才一年的嘿客与顺丰优选合二为一,组建顺丰商业板块,接着部分嘿客门店也升级为顺丰家。2016年顺丰商业板块再次做出调整,将线上线下的所有品牌统一改为顺丰优选,代表顺丰商业,并放开加盟。

  顺丰开展非快递业务,布局电商和O2O的战略意图非常明确,可经历多番尝试,却最终没能在电商序列中占据一席之地。“顺丰很早就在做电商了,但是一直也没做起来,这与顺丰的快递基因有关。”据一位前顺丰优选人士表示,“快递的基因使得顺丰和互联网需要磨合。”以快递起家的顺丰,骨子里具备的基因是劳动密集、技术密集和资金密集。

  在2011年的一个私人聚会上,已经涉足电商的王卫,谈起顺丰做电商的生死,他说:“顺丰现在做电商物流是个死。顺丰现在不做电商物流,将来可能也是个死。”各大电商平台纷纷自建物流体系,使得物流行业的增长遇到瓶颈。最近引起轩然大波的顺丰菜鸟之争,也被认为是顺丰仍要在电商领域深入的一个信号。而缺乏互联网基因的顺丰,在这场斗争中必将历尽艰难。

  临近知命之年:王卫还能走多远?

  物流业正在进入以网络技术、电子商务和共享经济为代表的信息化新阶段,顺丰将与互联网发生越来越多的交集,也决定着王卫未来会跟更多的互联网CEO同台竞技。如果把王卫跟众多的互联网CEO放在一起,他似乎无法划进任何一个主流类别。

  在中国互联网波澜壮阔的几十年发展中,弄潮儿主要由几类人组成:海归、本土技术爱好者和商业价值发现者。海归如张朝阳李彦宏等,他们有着先进的理念和前沿的思想,以及敏锐的嗅觉;本土技术爱好者的代表者如丁磊马化腾,作为极客以技术崛起;商业价值发现者如马云等等。后来,又出现一类以王兴、程维为代表的CEO,他们一方面拥有技术,另一方面在大公司里经过历练,创业成功实现单飞。从履历来看,王卫似乎并不入流,然而谁也无法轻视这位“快递王”的能量。

  据说顺丰找过一位教授,请教的问题就是顺丰怎么做中国的联邦快递。这不由得让人想起联邦快递的创始人弗雷德·史密斯,被誉为“创造了一个新行业的人”。出身草根的王卫,是否能成为中国的弗雷德·史密斯?

  有人说,王卫是马云最欣赏的企业家,坊间也曾流传过马云求见王卫被拒等不可求证的故事。顺丰菜鸟大战,两人随着历史进程终于相遇且发生冲突的时候,不禁让人想到李云龙和楚云飞在战场上的兵戎相见。相比于马云家喻户晓的故事,“快递王”王卫显得过于低调,浮沉数年,他从白手起家到加冕为“王”。

  未来,他又能否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分上一杯羹,实现顺丰的新突破?

  敢跟马云叫板,但向客户道歉的王卫,似乎已经想清楚了自己的选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