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总裁卡兰尼克以休假名义,宣布将无限期离开公司

2017-06-15 12:1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Uber 的 CEO 特拉维斯 卡兰尼克宣布将无限期离开 Uber。

在公司全员邮件中,卡兰尼克称他将花一段时间平复悲伤情绪。他的父母上个月在一次水上意外中遭遇不幸(母亲当场死亡,父亲也严重受伤。)卡兰尼克称自己将重新思考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领导,但并未在信中透露自己何时回到 Uber,也没有指定新的管理者。

就在一天前, Uber 的高层发生了又一次动荡。商业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 (Emil Michael) 离职,他是卡兰尼克的亲信之一,也是 Uber 最早形成的核心团队成员。

高管动荡,卡兰尼克无限期离开董事会,这些事件其实不过是从 2017 年年初以来,Uber 倒下的一系列多米诺骨牌的一环。

最近的事件是多名 Uber 女性员工控诉被性骚扰和公司管理层混乱。Uber 前工程师苏珊·福勒 (Susan Fowler) 今年 2 月份发文章称,她在公司内被性骚扰并发现多名女性同事都有同样的遭遇。这导致了律师事务所 Perkins Coie 和前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 介入调查,Uber 公司上周已经裁掉了 20 人。

此外,今年 Uber 还遭遇了无人车专利侵权一事,官司缠身。因在特朗普政府发布限穆令期间,卡兰尼克发表不当言论,引发 #Deleteuber 的抗议。

最终,卡兰尼克选择无限期离开 Uber。外界把这视为 Uber 将开启重置键的关键时刻,一直被外界诟病的企业文化也可能做出调整。但推倒一颗颗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根本原因与卡兰尼克关系密切。

在全员邮件中,他写到:“我们走到了什么地方,又为何会走到这一地步,这些都是我的责任。当然,很多事情值得骄傲,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改善。”

众所周知,卡兰尼克是 Uber 激进企业文化的重要塑造者。在商业上,他总会不惜一切手段的达到目标,并向外界证明自己是“对的”。这是 Uber 在早期能获得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无视政府监管,迅速进入全球 70 多个国家、将 Uber 打造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要做到这一切需要卡兰尼克身上那股不管不顾的“蛮荒之力。”

但这最终也成为了卡兰尼克的致命缺陷 —— 他能看到其他人所看不到的深层本质,然后他会让整个公司一起,将这种“自我确信”变成“事实”。

Uber 的亚太区业务副总裁埃里克·亚历山大被解雇一事就能说明问题。在 2014 年印度女性乘客被司机强奸事件中,他伪造了这位女性乘客的医疗报告,因为公司一众高官包括卡兰尼克本人在内都相信这是其竞争对手 Ola 一手策划的。

科技博客作者 Ben Thompson 这样评价此事:“这使公司严重缺乏自我反思的纪律,逐渐就变成了如果一个人之前做过正确的决策,那么这一次也会是对的。这可能导致很多认知偏见——大量的搜集证据并不是为了寻找某个真相,而是在确信已知真相的前提下,找佐证它的证据。”这是为何在认为 Ola 策划了强奸案后,亚历山大会不惜代价的做伪证。

卡兰尼克的行事风格,也与他早年经历的坎坷有关。他是一个典型的连环创业者,同样是少年天才,小时候梦想成为间谍。从加州大学的计算机学院退学回来创业,创立的第一家公司是以交换音乐和电影的流媒体下载服务网站 Sour。

但悲剧的是,这家公司最后遭到了 30 多家音乐和影视出版商的联合起诉,Sour 面对 2500 亿美元的巨额赔款。他也面临牢狱之灾,虽然最终以百万美元赔偿金和解,卡兰尼克创立的第一家公司也以破产收尾。

几个月之后,卡兰尼克创建了第二家公司 Red Swoosh, 主要帮助企业提高文件传输的速度。2001 年 9 月 10 日,Red Swoosh 好不容易等来了一笔投资,当时全球最大的内容传送网络提供商 Akamai 愿意提供资金支持,结果派来的投资人在过来谈判的路上遭遇了著名的 911 事件,不幸遇难。

在公司最为混乱不堪的时候,卡兰尼克当时的合伙人又带着整个开发团队去了索尼。吓得投资人强烈要求撤资。为了保住公司,卡兰尼克在 6 年时间里天天亲自外出跑业务,每天要被拒绝数以百次,一个人扛下了公司的所有运营。

终于在 2007 年,他的公司以 2300 万美金被收购了,为他带来了第一桶金。过往创业中的磨砺与打击,让卡兰尼克变得非常坚强和果决。这样的行事作风让他在创立 Uber 之初抵抗住了重重压力。

2010 年,卡兰尼克曾收到法院传票,政府要求公司停止继续营业,否则公司高管将面临每单 5000 美元的罚款及 90 天的监禁。但卡兰尼克只是淡定的将“Cab”(出租车)从公司名字里去掉了,辩解说 Uber 只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

此后,Uber 的所到之地几乎都会被当地政府和出租车公司封杀,但它还是靠着便捷征服了全球市场。丑闻缠身之后,也没能影响到公司的实际扩张与增长,今年一季度,Uber 营收增长到了 34 亿美元。

这一切都离不开卡兰尼克性格中激进、坚定的那一面。放在公司成长初期,它能帮助 Uber 打破规则、快速扩张。而在 Uber 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时,需要平衡的因素不止有数字的增长。卡兰尼克的确应该更多思考“如何更好地成为一个全球性企业的高管。”

题图来自 cd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