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摩拜6亿美元融资背后:不是风投疯了,是你OUT了

2017-06-19 09:05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1

  这两天,共享单车摩拜宣布完成6亿美元融资, 这一次摩拜的估值应该有20亿-30亿美元。

  就在1个半月前,滴滴刚刚完成了5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超过500亿美元。

  我们正在见证发生在身边商业史上的奇迹,滴滴和摩拜们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成长为如今的体量,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是罕见。但是诡异的是,质疑远多于掌声。

  最为代表性的一篇文章发表在一个专业投资公众号上。这篇文章阐述了三个看空滴滴和摩拜的理由:

  滴滴提价了,用户体验不好了,用户活跃度直线下降;

  面临着牌照问题和首汽、神州的竞争,政策不确定;

  借不具名的投资人之口说,即使滴滴按照目前估值一折出手,投资人也不会接。

  它的结论是,造就滴滴与摩拜们的风投是疯狂而且邪恶的,他们毁掉的不仅是企业,或许是世界。因为他们不要利润,不要挣钱,醉心资本运作,只要市场独占和垄断,然后用市场占有率和流量去骗取估值。

  这篇文章我认真读了几遍,我认为他列举的理由不值得辩驳,投资人们已经公开说的很多。我觉得作者真正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还在亏损的滴滴与摩拜,能够取得这么高的估值,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传统价值投资者的想象。

  其实我很理解这种观点背后的心理,他们研究投资多年,往往以价值投资者自居,本想屠龙之技在手收割世界,却不想世界变化太快,已经让他们看不懂。

  于是,习惯性的会把自己不理解的现象定为泡沫,17年前是互联网,这一次是滴滴与共享单车。

  这种感觉如同是清末,苦读了四书五经的书生们正准备进入考场考进士拿状元,却发现科举考试被取消了。对于他们来说,那个取消了科举的人,自然是疯狂且邪恶的。

起底摩拜6亿美元融资背后:不是风投疯了,是你OUT了

  2

  滴滴最新一轮55亿美元中,20亿美元是软银投资的。软银当年投了阿里巴巴如今仍是最大股东,老板叫孙正义。现在他在大规模投资未来。

  摩拜的C轮融资是高瓴资本领投的,并且高瓴资本摩拜之后的每次融资都进行了跟投,唯一一次没跟是不让跟,那次只进入了富士康的战略投资。高瓴资本的老板叫张磊。高瓴资本是京东最大的机构投资者,在一个京东的投资上就获利数十亿美元。高瓴资本还在2005年通过二级市场买成了腾讯的流通股最大股东之一。

  这样的业绩比起孙正义也毫不逊色。

  当孙正义和张磊这样的人,都在重仓投资滴滴和摩拜的时候,不要随便就说是泡沫,而是要谦虚的去学习他们的理由。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资逻辑,张磊和另一家共享单车OFO的投资人朱啸虎都讲了很多,感兴趣的可以去百度看看。

  我是滴滴和摩拜的深度用户。就我个人的微观体验来说,自从用了专车后,很少打出租车了。出租车司机疲劳驾驶太厉害,有一次竟然遇到开车时司机睡着了。出租车里的气味,坐的多的人也都懂的。我身边很多朋友就是这样的滴滴重度用户,我们都认为滴滴专车比出租车贵很正常,这是一个刚需市场。

  只是滴滴们初期补贴太多,以至于很多用户认为补贴应该是常态。没有补贴就不坐车的人本身就不是目标用户。补贴战最根本的意义是清场,消灭一切竞争对手,构建高成本的准入门槛。

  摩拜的话,我觉得它很快就可以从我身上把一辆车的钱赚回去,更别说还有押金在那。在互联网新增流量已经枯竭的今天,共享单车们开拓了巨大的线下流量,而且又是一个与钱十分近的商业模式,先收押金,每次骑都马上收钱。

  OFO的投资人朱啸虎说,OFO现在的每天订单量超过了2000万,中国每天超过2000万单的互联网公司不超过10家,这已经是非常大的体量了。

  我曾经写过网易的例子。网易第一个盈利的季度利润是3.8万元人民币,CEO被一个记者当面嘲笑够不够发一个人的工资,记者为自己的小聪明窃喜,却看不到大趋势背后的力量,最终自己才是那个笑话,更别说错过了网易上百倍的涨幅。

  今天,我们应该重度思考的是,孙正义与张磊们指向的未来是什么。我们是要做时代的嘲讽者,还是投身其中?

  3

  中国人是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中长大的,遇到问题,总从书本找答案,从偶像找答案,找不到答案的事情,可能就会被本能的拒绝。对于那些无法理解滴滴摩拜们的投资人,他们说那是泡沫但是又看着不断有大佬投资,估值不断飙升,确实很痛苦。

  在滴滴和共享单车这些企业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具有代际意义的投资人的崛起。这就是张磊、朱啸虎为代表的这批人,他们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发现价值进化到了创造价值。

  简单来说,价值投资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格雷厄姆是价值投资的鼻祖,巴菲特将之发扬光大,遇到查理芒格之后形成自己的独立体系。现在,张磊朱啸虎们进入到了新的境界,从这个意义来说,他们是巴菲特最好的传人。  

  第一阶段是格雷厄姆,他是巴菲特的老师,活跃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经历了1929年的超级股灾,一度濒临破产。格雷厄姆的投资理念总结为一句话,就是买便宜的股票。

  格雷厄姆写代表作《证券分析》的年代,正是1929年股灾之后的30年代,许多公司的股价比它们银行账户上的现金价值还低,这在今天是很难想象的。

  巴菲特是格雷厄姆的传人,巴菲特早期的投资就是买便宜的股票,最终遇到了坑。他因为贪便宜,不断买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越来越多的股票,最终将它收购。这原本是一家纺织厂,巴菲特后来说,如果把机会成本算上,这是个2000亿美元的错误。“如果你不小心投资了一桩糟糕的生意,尽快出局”。

  一直到巴菲特遇到查理芒格。巴菲特说:“查理把我推向了另一个方向,而不是像格雷厄姆那样只建议购买便宜货,这是他思想的力量,他拓展了我的视野。我以非同寻常的速度从猩猩进化到人类,否则我会比现在贫穷得多。”

  芒格启发巴菲特的是,改买拥有特许权的优质公司。重锤出击,集中火力专攻少数优质企业。

  特许权,垄断,定价权,护城河,这些是巴菲特所投资企业的关键词。2015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最大利润来源是一家铁路公司,巴菲特从不投资科技股,一直到苹果公司本质上成为了一家拥有定价权的垄断消费品公司,巴菲特才重金购买了70亿美金的股票。

  4

  相比巴菲特,张磊、朱啸虎这批人,我认为他们已经是价值投资的一种进化。与巴菲特最为不同的地方在两点:巴菲特应该不喜欢变化,他不投资科技股的核心理由也是因为科技公司变化太快,无法预测未来。他重仓的可口可乐变了配方,巴菲特都坚决反对。

  张磊则说,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变化催生创新,所以我们投资变化,而不投资于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

  巴菲特更多的是发现价值,是投资已经成功的伟大企业,张磊和朱啸虎们在滴滴,共享单车上的做法,已经是在创造价值了,甚至他们对于企业的意义比创始人本身更为重要。

  张磊说,高瓴资本的方式“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这种研究模式让我们对事物有了深刻理解。如果理解的结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我们就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我们就寻找私人市场,如果没有私人市场,我们就自己孵化。”

  这句话说的直白点就是,高瓴资本找到好的商业模式,如果已经有好的创业者了,就投资他一起干,没合适的人,就自己干。这已经远远超越过往简单的投资了。就我自己所知,在某个领域,高瓴资本看好但是找不到好的标的,已经自己建团队在孵化。

  从两个故事可以看到高瓴资本的这种风格,一般投资人都干不出。

  一个是京东。刘强东当初找张磊本来就想融7500万美元,张磊说:“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因为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足够的钱在物流和供应链系统上是看不出来核心竞争力的。"

  要投就投3亿美元。

  如果是只贪图便宜的投资人,一定不是这个选择。

  另一个是蓝月亮,本来在高瓴资本进入之前是盈利的,进入之后,与企业达成一致,先亏钱,投入重金做新产品的研发,实现产品的升级,最终成为中国洗衣液市场的老大。

  如果一般的投资人,更不可能这么做,会说,先亏钱的话,没法上市啊,又要等三年啊。‘

  朱啸虎在滴滴、OFO的作用也是类似,他们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投资者,也不是简单的给钱给资源,本身就已经是这个企业的价值创造者。

  如果是巴菲特,应该是不会参与这样微观的管理之中的。

  5

  我没有对巴菲特丝毫的不敬,他至今没有落伍。只是进化乃是世界的本质。英雄,都是时代的产物。

  之所以说价值投资会进化从发现价值到创造价值的阶段,之所以说这个变化主战场会在中国,主要在于:

  变化越来越快,三年一大变可能成为以后的常态。互联网几乎已经链接一切,只有适应变化,甚至渴望变化拥抱变化的投资人,才能更好的拥有未来。

  资本越来越过剩,好的创业者已经不够用了,资本只有亲自下场了。资本市场越来越发达,越来越有效率,钱又那么多,好公司的估值都会非常高。仅仅发现价值已经不能产生超额利润,创造价值才可以。

  中国是创业创新的热土。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经济体量已经接近美国。中国的市场尤其是资本市场比美国效率又差太远,那么掌握了先进理念与武器,全球资源,巨额现金的投资人,将在这里找到更多的机会。

  根据商业公众号《商业人物》的统计,世界十大独角兽公司,中国占了5席,分别是蚂蚁金服滴滴出行、小米、陆金所、美团大众点评,其中蚂蚁金服仅以25亿美金之差屈居第二,Uber以625亿美金估值居首。这就是张磊们的幸运,也许创业独角兽也会成为中国的特产。

  张磊朱啸虎们所遇到的竞争,是低纬度的对手,这是他们的幸运。

  时代是奔流向前,理论是时代产物,我们要学习,但要学习的是事物的本质,而不是表象,否则就是刻舟求剑。

  世界是平的,这句话含义很多,也意味着全球的前沿发展已经同步,我们必须在意识里学会独立,真正的老师就是生活就是我们自己。今天中国所面临的一切,都将是没有现成案例可直接学习。

  真正的向巴菲特致敬,是从他的教科书中走出,从发现价值到创造价值。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