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2017-06-20 10:5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作者:左刀

王兴不仅仅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还是连续创业者。外界所不熟悉的是,王兴其实还算是一个富二代,王兴的父亲王苗也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很早就拥有了亿万家产。

优渥的家境让王兴的创业没有了后顾之忧,不过,准确的说,王兴的创业之路并不顺畅。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2003年,王兴做了SNS项目多多友,其实那个时候做SNS的项目很多,包括成立于2004年的天际网,这类项目都是基于海外的六度空间理论。很可惜,这一类的SNS项目在最后大部分都死掉了,王兴的多多友属于死的最早的一批。现在存活的社交类项目,正规职场类的已经不多了,王兴的清华师弟林凡做的脉脉,正在朝着独角兽的目标而努力着。

然后王兴又搞了一个 “游子图”。游子图可以让在海外的游子把数码照片发到国内,通过信用卡付费,游子图给冲印出来送给他们的父母。应该说,这种项目在那个年代还是有市场的,可是技术出身的王兴在市场方面并不擅长,这个项目死的更快。

2005年,王兴拉上了清华的王慧文和天津大学的赖斌强(王兴的中学同学),把目标对准了校园SNS,创立了校内网。校内网的发展非常的快,几个月就有几万人的用户,这在当时没什么钱做推广的社交类产品中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

用户上来了,但钱没了。

曾经有人说,创业者在创业开始的前几年,如果有人愿意收购,超过 80%的创业者会选择把公司给卖了。

虽然校内网拿到过唐阳几万块的天使投资以及亚马逊前首席科学家韦斯岸的天使投资,但盈利模式不清晰,拿到的天使投资也很少,后续怎么做下去,其实大家心理都没底,于是在老谋深算的陈一舟面前,他们选择了投降。

王兴在 2006年以200万美金把校内网卖给了千橡集团,后者把校内网跟自己的资源整合了一下,做成了人人网,直接从软银融资4.3亿美金,然后上市。当然,现在的人人网已经不是以前的人人网,跟王兴也已经没有关系了。王兴搞了一个好创意,做了一个好项目,赚了点小钱,然后成就了陈一舟。

投资人唐阳在之后多次表示,校内网卖的早了,不过,天下没有后悔药,如果不卖,校内网能否真的做起来还是两说,毕竟,陈一舟手下的人人网其实做的也不是一帆风顺,期间也遇到很多坎坷。所以,一年赚了几十倍,唐阳该知足了。

虽然从后来者角度来看, 200万美金卖掉校内网亏大发了,不过,连续创业的王兴和小伙伴们终于有钱了。

2007年,人人网锁定期一过,王兴、王慧文、赖斌强都获得了不少的钱。然后,王兴选择重新创业,而王慧文、赖斌强则出国游玩了一年。

对于王兴而言,离开人人网时引用丘吉尔的演讲词成为了他以后人生的注脚: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2007年,王兴和校内网的小伙伴郭万怀(王兴的妻子)、杨俊、付栋平再加上来自百度的穆荣均,一起创建了饭否和海内网。

2008年,王慧文、赖斌强合伙搞了淘房网。

然而,两个团队的这几次创业做的都不算太成功,当然,淘房网卖给了 58同城,也不能算失败。

严格的说,饭否至今还活着,不过,仅仅是活着而已。这个大陆微博的鼻祖,曾经吸引了包括张小龙在内的领袖入驻,并且在 2年内做到了百万级用户。2009年,据说是因为敏感事件被关闭,虽然在2010年11月饭否重新开张,但后来者新浪微博已经一统江湖,大局已定,饭否剩下的,只是情怀而已。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不可否认的是,王兴的每一次创业,几乎都踩在了国内风口起风之前,虽然有不少借鉴国外的创意因素,但仍然是具有很超前的眼光的 ——这也是后来王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时候,很多人都对此认可的原因。王兴当年所缺的,大概是太年轻缺乏相应的经营管理经验和能力。

2010年,31岁的王兴创办了美团网。2010年,王慧文和赖斌强的淘房网卖给了58同城。

由于之前连续创业混下的名气,美团网开办时就获得了王江的天使投资,同年 8月获得了红杉资本1200瓦美元A轮融资,12月,王兴给王慧文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王慧文和赖斌强又重新来到王兴身边,成了美团的高管。

直到今天,王慧文和赖斌强依然是王兴的左膀右臂。

2011年,王兴六顾茅庐,挖来了原阿里巴巴的干嘉伟。干嘉伟擅长于业务和管理,与王兴形成了良好的互补。而干嘉伟不负众望,在美团的千团大战最终胜利的战役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如果当年干嘉伟被拉手网的吴波挖走,千团大战的结果很可能会被改写。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美团的经营显示了王兴的能力,因为到 2011年8月,团购网站已经超过了5000家,曾经的霸主拉手网在上市之前折戟,最终也不得不委身宏图三胞,而美团最终成为了胜利者,甚至是几千家公司中的最后王者。

2010年兴起到2014年千团大战基本结束,美团,大众点评和百度糯米成为了最终的幸存者,而背后,则是BAT们的加持和战斗。

时至今日,美团和点评早已合并,而百度在战略调整之下,糯米和百度外卖已经风光不再,然而,新美大也经历了重重的困难。

在千团大战中找到了阿里巴巴和腾讯作为后盾的美团,显然并不满足于被人控制,王兴有自己的野心。

新美大成立之后,王兴接连发动了几场内部的战争 ——与大众点评高管的内斗,以及与阿里巴巴的撕逼,甚至一度与腾讯开始角力。

新美大成立时,大众点评的张涛和美团的王兴,是联席 CEO和联席董事长,合并后,公司一度估值高达180亿美金,从资源互补的角度来看,两家公司的合并似乎是天作之合。背后的金主腾讯以及红杉资本等,都非常看好本次合并。当然,有人认为阿里巴巴并不乐意,因为新美大会让阿里的掌控能力更差。

合并后的管理层永远都是你死我活,所谓的联席,只不过是过渡期的过度称呼罢了。或许资本方早已有了决定,但管理层不少会不那么心甘情愿。

分众和聚众合并之后,联席 CEO虞峰最终离开,与马云成立了云峰基金。

滴滴快的合并之后,联席 CEO吕传伟很快套现股票,低调离开。

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后,联席CEO杨浩涌离职,创办了瓜子二手车。

而美团和点评的合并,管理层的角力则显得有些悲壮。

大众点评的核心高管全部离职,包括原大众点评 CEO张涛、联合创始人张波、龙伟、李璟,原大众点评COO吕广渝全部陆续离职。

值得注意的是,吕广渝是阿里系的大将,但在王兴与阿里闹僵之后,吕广渝最终选择了离职,之前有传言,吕广渝将加盟同属阿里系的饿了么任 COO。

核心高管系数离职之后,原大众点评的高管仅剩 5人,包括原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叶树蕻担任CFO,原大众点评高管姜跃平、陈烨、罗道峰分别担任SVP、CTO等要职,原大众点评高管郑志昊,由美团点评公司输出担任猫眼CEO。其中,郑志昊是腾讯系的大将,而猫眼已经卖给了光线传媒,郑志昊从职位上看似乎属于实际上的离职。

不仅仅是点评系的高管离职潮,新美大的八大金刚已经走了 7个,包括王兴在千团大战中的首席功臣干嘉伟。

而与此对应的是,除了高管的离职潮,还有美团裁员的传闻甚嚣尘上,虽然美团一直在辟谣,但传闻一直没有间断过,尤其是美团的地推铁军将被砍掉的说法让不少人心寒,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这种做法颇有些卸磨杀驴的味道。

而美团任人唯亲的说法也见诸各大媒体,虽然王兴公开申明殷志华不是他的表弟,但中专学历的殷志华一路蹿升,仍然超过了大部分人的想象。据传, 2014年,26岁的殷志华取代原上海区总经理姚俊涛时,美团上海大区哭声一片。

2017年5月,“表弟”殷志华也离开了美团,这对王兴而言,多少有些凄凉的味道。

下图来自于互联网,王兴的高管团队,几乎都是他的亲戚和同学,而实力派的八大金刚则损失殆尽,虽然,美团高层并不认同 “八大金刚”的说法。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合并的后遗症还不仅仅是离职潮,还有控制权的争夺。

在千团大战中对资金极度饥渴的美团,在大战中引入了阿里巴巴和腾讯,大战结束后,美团并入点评网,成为行业老大,当时的新美大一举占据中国 O2O市场80%以上份额,美团和阿里巴巴的冲突开始浮出水面。

众所周知的是,阿里巴巴投资美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支付,如果美团不能为阿里的支付起到作用,投资就毫无意义。而新美大彼时的市场份额,让马云感觉到了非常大的压力,如果线下的支付场景被美团或者腾讯拿走,阿里巴巴将会面临非常大的危机。毕竟,线下支付的市场远高于线上支付的市场。

实际上,在撕破脸之前,美团已经把支付宝隐藏到下折页面中,而首页是微信和银行卡支付。如下图所示,只有在 “查看更多支付方式”中,才能显示支付宝,这样的效果基本上跟没有一样。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然而,此时的王兴早已羽翼丰满,再也不用看阿里巴巴的脸色,毕竟,大金主腾讯虎视眈眈,正准备着给美团注入充足的弹药。

美团首先采取了行动。

2015年底,多名广州商家反映,自己的经营门店不断受到美团工作人员的骚扰。美团的工作人员不但抢走收银台的支付宝指示牌,撕毁宣传海报,还威胁商家称,必须要停了支付宝,才能和美团继续合作。否则,就会提高对商家的提成比例。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虽然美团官方冠冕堂皇的说这不是真的,说 “我们已监测到相关媒体报道,经调查核实,只是属于个别地推员工行为,我们内部已经对相关员工进行批评教育,感谢支持。”但谁都知道,美团已经公开和阿里决裂。

2016年年初,市场传出阿里巴巴将折价抛售新美大股份的消息,虽然后续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但美团与阿里的决裂已经公开化。

马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饿了么和口碑网不断得到阿里巴巴的重金投入,截止 2017年5月,根据艾瑞网的监测,饿了么的月独立设备数为3421万台,而美团外卖为2324万台,美团在外卖市场上已经明显输给了饿了么。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而新启动的口碑网战略是平台模式,为线下商家提供基于生态的、全链路的闭环服务,以开放的心态,引入各类服务商、开发者,共同为商家和用户提供最全面的解决方案。

口碑网的发展非常的迅猛,与美团网从商家收取大额返佣的商业模式相比,口碑网更注重商家的品质,并不着重于商家的返佣。大量优质客户投向口碑,甚至海底捞、外婆家、西贝莜面村三家一起宣布联合投资入股口碑网,而很多优质客户则不愿意加入美团网,毕竟,美团的形象是低价和折扣,而且美团有行业最高的抽点,很多大公司并不希望这样的形象影响自己 “高大上”的形象,而更希望通过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来得到超额的回报。

根据媒体报道, 2016年第三季度,口碑平台的交易额超480亿元,环比上季度增长55%,口碑的日均交易笔数突破1000万笔。据此计算,口碑在2016年的日单量已经和深耕多年的新美大平起平坐——王兴曾经披露,至2016年6月新美大全平台日订单峰值突破1150万单。

美团在最重要的核心业务团购和外卖方面受到了阿里巴巴的全面挑战,从增长趋势来看,口碑似乎有超越美团的迹象。

与阿里闹僵后,美团在 2016年初得到了腾讯领投的33亿美元大笔融资。美团估值一度超过了180亿美元。

然而,王兴很快就做了一件让马化腾非常头疼的事情:

美团在 2016年9月,高调宣布已完成对第三方支付公司“钱袋宝”的全资收购,虽然金额方面遮遮掩掩,但坊间传言,该笔交易额高达20亿人民币(也有说13亿的),堪称支付牌照收购之最!要知道,国美在近期刚刚得到的支付牌照也只是支付了7.2亿元人民币而已。

斥巨资拿到的钱袋宝并没有让美团在支付领域有所建树,一方面,这张牌照让马化腾彻底看清了王兴的为人 ——王兴绝不甘于人下,不管是不是在困难时期帮助过他的人。另一方面,由于钱袋宝屡屡违规,近期被传出很可能会被央行注销牌照资格。

这笔巨资投入的支付牌照,极有可能成为泡影。由于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市场份额太大,美团支付独立不到百日,便不得不回归微信支付,出逃又归来的美团与腾讯之间的信任就此断裂。

在钱袋宝推广几乎毫无建树的情况下,近期发生的两件事情则非常的微妙。

其一,是今年 5月份由蓝鲸TMT传出的,美团最近开启了新一轮的融资,但大股东腾讯拒绝领投,国内其他投资机构投资意愿更低。美团下一步可能想到海外融资。

虽然后续美团出面辟谣,而且号称资金流非常的充足,但无论是媒体还是投资圈内,很多人都以看笑话的心情看待美团的辟谣。

而更让美团担心的是,微信小程序不断展开的线下 O2O动作,与美团形成了正面竞争。微盟创始人兼CEO 孙涛勇在“新餐饮 新经济”微盟小程序沙龙北京站中,直接打出了“颠覆美团点评的不是口碑,而是微信,小程序将会成为线下商业最大的入口”这一口号。

腾讯与美团的关系,似乎很多人都已经挑明了说了。而美团除了让阿里巴巴下定决心狂投饿了么以及口碑之外,还让腾讯下决心赶紧在小程序上与自己展开全面竞争,这绝对是艺高人胆大的作为!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其二,是顺丰和阿里巴巴撕逼大战之时,美团在腾讯和京东表态后迫不及待的出来表忠心,对仍然是自己股东的阿里巴巴横踩一脚。哪怕是支持顺丰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对美团进行了各种调侃。

从顺丰事件来看,美团目前的日子可能真的不是很好过,否则以王兴的骄傲,何必跟在腾讯身后做小弟来急于表态。王兴欲打造 BAT之外的第四极的梦想已经渐行渐远,而美团的估值,也从巅峰时期的180亿美金,暴跌到现在的70亿美金,甚至有传言说,原点评的部分高管愿意以低得多的价格折价抛售,然而,鲜有问津者。

好在负面缠身的美团并没有被打垮,相反,美团在最近开启了 “开挂模式”。

2017年2月14日,美团在南京推出“美团打车”服务。

2017年4月12日,美团点评推榛果民宿 主打整租业务。

2017年4月20日,美团点评加码酒旅业务 发布旅行品牌美团旅行。

2017年7月,美团旗下的“掌鱼生鲜”店将开张,与阿里的“盒马鲜生”对标;

除了最后一个是所谓的 “新零售”领域,其他所有的领域,都是竞争非常充分的“红海”,但美团似乎并不在乎,王慧文对媒体说: “他们看不懂就当我们在打十三幺吧”,“我们这么多年,一直是多线作战。” 言语之中,有着强烈的自信,对 BAT的压力并不在乎。

此外, 2016年8月29日,美团点评宣布推出餐饮开放平台,并宣布国内知名的ERP主流厂商餐行健、天子星、天财商龙,屏芯、食为天信息(黑马)、卓骥大家来、五味、客如云等均已开始接入美团点评餐饮开放平台。

不过,根据市场的传言,这块业务开展难度很大,一位地推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发表感慨: “人家早就有微信点餐了,淘宝上能买的都有!我们有的功能更人家都有还能淘宝买还便宜!你们觉得容易卖吗?看完淘宝后瞬间失望!”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美团以一己之力,瞄准了目前互联网领域的几乎一半赚钱的风口进行火拼:阿里,腾讯,携程,去哪儿、饿了么,口碑、滴滴 ……几乎所有的竞争,都是红海!

也只有天才如王兴一般,才有这个能力、胆量和勇气。或许,美团要折腾出一些更好的概念,以此来获得更高的估值,也或许,王兴的天才超过大众的想象,终于会有一些项目在美团的整体战略中连成一片,最终获得成功。正如某匿名投资人发表的文章标题《电商下半场 为何美团点评、京东随时能获取巨大盈利》一样,看好美团的仍然大有人在,虽然他的论据既不充分,也不严谨。

新美大毕竟有大约 3个亿的用户量,这些用户能否在新美大的平台上增加粘性,并导向各种新的应用,从而打通所有的“吃喝玩乐”,实际上是新美大故事能否延续的关键,也是王兴庞大的商业地图能否成功的关键,一旦打通,新美大将比所有的竞争对手更具优势,这也是王兴底气的由来。

问题的关键,就是用户的粘性和忠诚度,如果没有粘性和忠诚度,再高的 DAU也白搭,那么,你是否对美团有粘性和忠诚度呢?

王兴在饭否最新的留言是 “XX像海啸一般扑面而来,在我身后化作蒸汽。”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美团七年,王兴尚能饭否?


微信公众号: xiaoshangbang   微博号:小商帮

版权申明:本文为小商帮原创,转载请务必添加来源和作者


声明:本文内容和图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蓝鲸TMT网立场,转载需注明本文出处及原创作者姓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