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前Oculus大诉苦,ZeniMax禁售令日前在美举行听证

2017-06-21 14:0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3.jpg

即便Facebook旗下的Oculus被陪审团认为非法使用了另一家公司的源代码(陪审团不认为Oculus窃取了ZeniMax的商业机密),但这家社交巨头仍希望联邦法官能让其继续销售他们的虚拟现实头显。

今年2月,美国法院判定Oculus及部分高管在设计头显原型时窃取了ZeniMax Media的专有信息,并需赔偿5亿美元。在胜诉后,ZeniMax进一步向法院申请禁止Oculus销售其600美元的Rift及控制器。

Facebook于2014年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culus。Facebook执行总监马克·扎克伯格表示,押宝虚拟现实是因为他们相信V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目前,VR头显主要流行于游戏玩家之中,尚未成为真正的主流。但Bloomberg Intelligence在报告中指出,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硬件市场在2020年可能会超过400亿美元的价值。

Oculus在向美国达拉斯联邦法院提交文件中表示,销售禁令将会使Oculus及其商业合作伙伴和消费者陷入一个不公平的艰难境地。与此同时,关于ZeniMax禁令要求的聆讯将于当地时间周二进行,地点是达拉斯联邦法院。

Oculus的律师表示:“这只对ZeniMax存在好处,而他们只会利用禁令作为筹码来试图从Oculus身上压榨钱财。禁令会为ZeniMax带来意外之财,但却会伤害公众享受Oculus突破性的产品。”

即便双方是直接竞争对手,这种案例其实很难让产品从市场中撤走。如果法官认为可以通过金钱赔偿的手段来弥补ZeniMax,那法官是不太可能会打乱Facebook的业务。本次案件将由美国地区法官埃德·金凯德(Ed Kinkeade)负责,他将考量Facebook胜诉的可能,对双方的直接或潜在伤害,以及对公众最为有利的判决。

Oculus表示,绕开争议技术并为Rift重新设计软件并非易事。

Oculus提交的文件指出,这家公司“需要招募无关联的工程师来对争议代码进行大量的修改,同时也需要对其他相关和相互独立的代码进行修改。这个过程将十分冗长、繁重和昂贵。”

ZeniMax和Oculus的代表都拒绝讨论禁令将会对当前Rift产品线带来什么具体的影响。一名Oculus发言人表示,这会“影响业务”,但拒绝详细解释。

另外,Oculus将在当地时间周二的聆讯上要求金凯德法官驳回2月份的判决,或者把赔偿金额降低至不多于5000万美元。Oculus在文件中指出,这个金额体现了“一次性付清使用版权材料的费用”的价值。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大卫·多布金(David Dobkin)曾作为ZeniMax的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多布金教授在1月的审讯中对陪审团成员表示,他发现当时Oculus软件存在包含ZeniMax商业秘密的计算机代码的大量实例。

审讯随后把把目光转向了ZeniMax与Oculus VR联合创始人帕尔默·拉奇签署的保密协议。需要注意的是,拉奇这位VR爱好者开发的原始头显由约翰·卡马克(当时ZeniMax中的著名游戏程序员)发展成一款早期的工作原型。

当卡马克在一个游戏展中演示了设备后没多久,拉奇和布伦丹·艾瑞比便创办了Oculus。《毁灭战士》和《雷神之锤》等热门游戏的设计者卡马克于2013年加入Oculus,作为这家公司的技术总监。卡马克在审讯中承认,他带走了包含跟虚拟现实相关的计算机代码的邮件。

在2月的审判中,陪审团认定Oculus没有窃取ZeniMax的商业机密,但Oculus需要为违反保密协议向后者赔偿2亿美元,为侵权赔偿5000万美元,以及为不当使用ZeniMax商标而赔偿5000万美元。另外,陪审团要求拉奇和艾瑞比需要为不当使用ZeniMax商标而分别向ZeniMax赔偿5000万美元和1.5亿美元。陪审团认为卡马克把属于ZeniMax的财产带到了Oculus,但没有要求卡马克赔偿任何款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