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王兴,和他的互联网「站队学」

2017-06-24 11:4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耿直王兴,和他的互联网「站队学」

文/阑夕

王兴的耿直,终于人尽皆知。

在《财经》的最新一期专访里,这个中国最为顽强和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毫不忌讳的把一些「理应」使用外交辞令的内容托盘而出,朝野江湖均受震动。

比如他称阿里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比如他透露阿里对于滴滴这桩巨头联合投资的案子心怀不满,「这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比如他三番两次的否认「BAT」这个概念,澄清现在已经没有「B」的位置了,只有「A」和「T」两强争霸。

这种观点未必见得出格,但由企业家如此公开评价同行,在顾及场面的国内商界还是相当少见。

不过王兴素来不是一个以灵巧著称的人物,他在饭否上总计发表了逾万条消息,其中不乏字字珠玑的性情表达,以致于在撰写美团点评的稿件时,科技记者们都习惯去扒一扒王兴的饭否,寻找行业视野之外的第一人称素材。

今日头条的张一鸣也称,「王兴好奇心强,阅读面广,对各种奇怪的问题感兴趣。」

王兴曾在总结自己的工作结构时,使用「思考、读书、与人交流」三项概括,这对于一个估值超过千亿人民币的企业掌门而言,或许有些过于简单和笼统。

事实上,美团点评这家公司的竞争面积之广、牵涉战线之长和四面树敌之多,从来不曾有过悠闲度日的机会。

不过,这与王兴的骄傲不无关系,你可以在很多同样出身于清华北大这类顶尖学府的人身上看到相似的气场,他们长期活在披荆斩棘的丛林里,从而长出独特而粗砺的神经系统。

周鸿祎就很怨念,早当王兴在做校内时,他就经过红杉的介绍去见过王兴及其团队——那时其实校内已经接近弹尽粮绝的境地——结果「他特别牛逼哄哄,我打个招呼吧,他也爱搭不理的,很不像是来融资的,我最痛恨这种海归了,就给红杉说这帮团队不行。」

所幸的是,红杉错过了校内时代的王兴,却没有再犯相同的疏漏,在美团时代的王兴身上连着追投四轮,终获一只体壮力强的独角兽。

而在中国互联网创业逐渐进入「站队学」的时期之后,美团点评的选择也相当具有王兴的个人色彩:资本的支持很重要,平等和尊重也重要。

所以才有美团作为「中国」在腾讯和阿里的「美苏对峙」中立场悄然发生变化的有趣比喻。

毫无疑问,这种修辞有着高度的对照匹配效果:中国最初是和苏联结为革命时代的亲密战友,却不甘于最终沦为一个跟班的角色,而当美国介入这段关系之后,它不留情面的疏远苏联,并与美国比肩成为相互独立的贸易伙伴,以及伴随着微妙但不夸张的竞争关系。

说阿里是「老大哥」,或许不算过分,马云在这个商业帝国内所建立起的威权地位亦非秘密,所以在阿里的投资版图里,特别容易吸引那些由职业经理人出身的创业公司,比如俞永福之于UC、古永锵之于优酷、曹国伟之于新浪。

职业经理人的长处在于务实和灵活,或者说没有那么强烈的理想主义,无论是接受阿里的驯化还是与阿里完成交易,都遵从着成熟而理性的行业规则。

显然,王兴不是这种人,迄今为止,他在美团点评最为仰仗的高管团队,大多都是自己的至交——比如王慧文、陈亮均为他的校友——这种或许有悖现代管理常识的做法,却构成了血缘相连的某种紧密。而随着业务的扩大,美团点评也陆续吸纳了像张川这样的互联网资深人士,并委以重任。

当阿里无法容忍与其「三观不符」的投资对象时,腾讯则适时的表现出了另一套外交语言。

用美国的传奇资本家洛克菲勒的话来说——「友谊无法产生业务,但是业务能够建立友谊」——几乎所有接受腾讯的创业者,都会高度评价其保持距离的开放风格。

换句话说,腾讯同样也是务实主义导向的巨头,只不过它将利益建立在一个更大的同盟基础之上,如同美国主导的北约,只需要签署共同行动的协议,却不需要拿出国家主权作为加入条件。

于是腾讯和阿里分别吸引着持有不同需求的创业公司选边站队,而王兴在舍近求远之后,最后握住了「比较友好的朋友」伸出来的那只手。

不过,这也意味着美团点评挑了相对更加艰难的未来,阿里不会放过这块已经被重新定义为「新零售」的巨大市场,而腾讯亦不会像阿里那样「护犊」的去毫无保留的支持投资公司。

所以王兴才反对业界关于战争结束的期待,在另一场活动里,他引用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告别演讲的一句话来做出回应:「只有死去的人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这委实是一个享受战斗的人。

时至今日,Groupon的市值已经不足20亿美元,约为美团点评的1/9,而美团点评也早已不是那个昔日的团购网站,它的价值由一个空前远大的远景支撑:一切吃喝玩乐行为的消费入口。

而在今天我们目睹的,恐怕还只是金字塔的基座运来了第一批宏伟的石砖。

所以比尔·盖茨是这么说的:「人们总是高估两年能发生的变化,总是低估五年能发生的变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