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毁约他卖房挺过 做民宿短租手握40万房源 覆盖396城入住率75%

2017-06-26 08:2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黄越现在戒烟了,也开始健身。

文| 铅笔道 记者 王琳

导语

修剪得一丝不苟的草坪、近200平米的居住面积、热情好客的房东……黄越至今还记得初住民宿时内心的雀跃。

民宿给了他不同的体验,随后他从上一个项目出来,于2011年8月转入民宿行业,创办木鸟短租。在该平台上,通过验证的房东可上传房源信息。租客可依据价格、位置等选择合适的房源,并在App上在线联系房东。

此外,为提升服务水平,团队先后推出信用评分机制和“四木房源”。前者,租客可针对房子的硬件设施、服务态度打分,平台根据信用评级对房源进行排名,评级高的优先展示;后者,平台参照星级酒店房源标准布置和打扫房源。同时,对于一些老房子,团队会进行软装设计。

五年间,黄越从全国396个城市获取了近40万套房源,涉及特色别墅、高档小区等多种类型,综合入住率75%以上,复购率33.8%。

注:黄越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民宿初体验

回想起民宿初体验,黄越侃侃而谈。

那是2011年7月20日,黄越第一次带着妻子和孩子去美国度假。然而,天公不作美,龙卷风延误了行程,一家三口无处下榻。

情急之下,黄越给在洛杉矶的朋友去了一通电话。彼时,恰逢旅游旺季,房源紧张,朋友只好帮他在Airbnb(美国短租平台)上预定了一间家庭旅馆,黄心里想,“索性有住的地方了”,但妻子有些担忧,“怕不安全”。

可眼下也没有好的法子,一家三口只得去住家庭旅馆。走过一片别墅区,透过树木间错落的缝隙,黄越老远就看到了预定的房子。“之前看过照片,房子外面是浅绿色的,非常显眼。”

推开大门,那是一个二层独栋别墅,草坪被修剪得一丝不苟。循着楼梯到了二楼,映入眼帘的是居住面积约200平的大House。四面都是窗户,阳光照耀下,屋内古朴的陈设熠熠生辉。

50多岁的房东颇为热情,看到他们是黄种人,当即介绍了一家日料并推荐了附近的超市。连续吃了好几顿牛排的三人,当即奔向超市。当天晚上,妻子做了顿中餐,一家三口吃得津津有味,孩子嚷嚷着以后都要住民宿。

黄越心有所想。彼时,他正经营一个快捷酒店预订平台,但业绩惨淡,已亏损几百万元。他心里开始琢磨,前几站一家三口全住酒店标准间,两个标间需花费2400元人民币。而此刻租的民宿一晚上只要110美金。“比酒店便宜,又舒适,还可以感受当地风土人情,是个不错的买卖。”

而后,黄越一人去了法国、意大利、英国、韩国、新加坡等国家。无一例外,他全部选择住民宿。途中,他总是与房东、租客攀谈,总结出两条规律:房东为盈利,租客寻求性价比。

在国内,他在三亚和秦皇岛逛了一圈后,决定入手民宿短租。他想劝说原来项目的合伙人放弃快捷酒店预订平台,转型做民宿短租。可合伙人觉得过国内房子质量差,卫生服务很难标准化,婉言拒绝。

但黄越相中民宿短租。他想,反正快捷酒店预订平台已经亏本,索性抽身另起炉灶。随后,黄越创办木鸟短租。

从石家庄开始地推

一度不被看好,甚至有人劝他放弃,短租这条路似乎注定要与艰辛为伍。

2012年5月,木鸟短租网站正式上线(现已有App),房东上传房源信息,如照片、地理位置等,租客可根据需求联系房东。起初,黄越坚持用互联网思维,不做地推。可现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没有房东入驻平台。

此前,他预想得很好。如果有人过来咨询,起码得有一个客服。但三个月过去了,在石家庄的客服似乎成了摆设。黄越不得不拉上客服团队,从石家庄开始地推。

他没有做太多思考,直觉告诉他应该去人多的地方——公园。8月下旬,石家庄的早晨是一天最凉快的时候,许多老头老太太纷纷聚集在公园晨练。

经过多方解释,他有了第一个房源。房东是个60多岁的大爷,退休独居,刚好在客厅有一个沙发床。在给儿子打过电话后,他战战兢兢地同意把房子挂在黄越的网站上。

◆ 木鸟短租平台上的民宿。

有了第一个房子,若租不出去,也白搭。为获取租客,黄越开始把租房信息放到淘宝、58同城等网站上。三天过后,一个郑州小伙子联系老大爷入驻。听闻房子切实租出去了,老大爷把好消息告诉了一起练太极拳的同龄人,黄越获取了更多房源。

当时,为节约开支并加快地推速度,黄越招来200个大学生做兼职,他们分布在大连、青岛、葫芦岛等地。线上,他们还在各个QQ群、贴吧、论坛等处发布消息。为此,黄越在淘宝上买了2000个手机号,以便注册。

随后,数据开始慢慢好转。以前好几天才能增加一套房子,后来一天可以增加40套,再后来一天增加近百套。

截至到2013年年底,木鸟短租已有30000多套房源,涉及特色别墅、高档小区等多种类型。房源渐渐增多,资金却已见底。为此,黄越开始融资,但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卖房挺过资金荒

起初,黄越没见几个投资人就签下了TS。2014年7月,同做民宿短租的“爱日租”宣布倒闭。投资人犹如惊弓之鸟四散而去,他们毁约了。

眼下,短时间拿到融资已不现实,团队人员又东拼西凑了500万元继续维持。彼时,“百租大战”愈演愈烈,为占据市场,团队把大部分资金用在广告上,500万元的资金撑不了多久。

黄越不忍心看着自己做了三年多的项目就此泡汤,他想到了卖房。可房子是自己10年的基业,且父母也住在房子里。巨大的压力笼罩下,他躲到家里的厕所吸烟。看着手表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走过,一包烟所剩无几。

他想再拼一把,大不了从头再来。考虑清楚后,黄越选择卖房。为迅速获得资金,他以低于市场价10万元的价格出售,但要求对方一次性付清。一周后,资金到账,而此时公司账面上只剩380元。随后,他们开始压缩支出,留下转化率最高的推广方法,裁掉了其余的26种。

◆ 房东和租客都可以在平台上分享旅行故事。

暂时解决了资金困难,租客的不满却蜂拥而至。经网站统计,投诉率约10%,可当团队挨个打电话询问时,满意度仅为83%。有些租客表示本来预定好的房子,房东却没有留房。还有租客表示房东会在旅游旺季坐地起价。而部分房源卫生状况堪忧,一些租客因此流失。

为留住租客,木鸟短租对房东推出信用评级机制。租客可针对房子的硬件配套设施、服务态度打分。平台根据信用评级对房源排名。

截至2015年年底,平台已有20多万套房源。此时,如何保证房东和租客的真实性成了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

覆盖396个城市

去年年初,团队7个主创人员围坐一团,大家讨论的焦点聚集在是否开启身份验证上。有人认为这会影响用户体验,房源和租客会减少,有人觉得这是以后必须要走较为正规的路子。

夜深了,始终滴滴答答指向11点。最终,团队决定开启身份验证,打通公安接口。具体而言,房东需上传身份信息、教育背景、工作经历等,而房客也需要上传身份证明等。结果并不像预想的那样,数据显示,每月的房源增加了150%。

随后,为保障房源质量,木鸟短租组建20人的V装修团队。针对装修质量较差的老式房源,团队提供软装服务,一般两天完成。他们会收取房东部分费用,价格约为市面上装修公司的一半。

为提升顾客体验,木鸟短租推出“四木房源”,参照星级酒店房源标准。他们和星级酒店的房嫂合作,为房间配置酒店专用的布草、牙膏等。而此类房源先要满足平台的要求:品牌厨具、洗衣机、装修合格、有墙纸等。同时,房子必须安装智能锁。

此外,应租客要求,他们上线海外房源。目前平台已经覆盖美国、澳大利亚等45个国家,拥有20万套房源。黄越表示,目前的主营业务依旧在国内。

融资方面,团队在去年2月曾获得由达晨创投领投的B轮融资。至今,平台在国内已有40多万套房源,覆盖396个城市,租客复购率33.8%。盈利方面,每出租一套房租,团队会收取10%的佣金。

下一步,黄越计划把主要精力放在“四木房源”的打造上。

/The End/

编辑   付文学   校对   吴泽骞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