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早教美国发展不如国内,小熊尼奥正在经历国内市场的品牌沉淀期

2017-06-28 09:5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亿欧导读 ] 相信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刻板印象,认为美国、欧洲的东西发展得肯定比中国成熟,但小熊尼奥创始人熊剑明告诉亿欧对于AR+早教领域的产品来说,现实情况却是恰恰相反。而此时,国内的AR早教市场,正在从尝鲜期逐渐来到成熟品牌的沉淀期。
熊剑明,小熊尼奥,熊剑明,AR,早教,C端,AR早教

成立于2012年的小熊尼奥于2013年即推出了第一款AR产品——梦镜盒子,然而这款产品在当时的反响和销量并没有得到创始人熊剑明的理想目标。2014年3月开始正式全面推广后,当年销售额仅为1500万元,与原定4000万元的销售目标存在很大差距。

他反思这次失败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当时800-1600元的定价过高;二是用户直观感受是操作复杂,导致购买欲望不强烈,加上梦镜盒子作为全新产品,还面临着教育用户的难题。

总结经验教训再次发力,第二个产品“口袋动物园”于2014年12月底发布,这次“口袋动物园”成为了爆款产品,当年第一季度销售就卖出了150万套,实现了人民币1亿的成交额。

用户的需求不是问出来的

这次爆款的成功打造归功于小熊尼奥找到了解决两大失败原因的解决方案,其在技术上已经形成壁垒:形成平台化,可以快速地切换不同的SDK,量产产品的能力效率高,可以降低价格,口袋动物园实现了每套188元的价格;其次,这次的口袋动物园玩法简单,产品整体设计和功能简单易用,不存在复杂设定,省去孩子摸索玩法的成本。

除此之外,熊剑明告诉亿欧小熊尼奥放大镜——照照乐是今年的正式对外销售的重点产品,它是针对儿童使用特点开发的AR专用智能硬件。他曾表示智能手机应用于儿童AR只是做存量市场,而且手机的方屏有很多局限性。

照照乐避免了孩子占用大人的手机,其次在视觉、握力等的舒适度上也做了提升。另一方面他也希望通过硬件教育更多的消费者对于AR的接受度,使用更便利,从而构筑技术壁垒和生态链闭环。

目前公司拥有200人左右的团队,其中产品研发人员占比最高达到40%,熊剑明认为每一款新的产品开发在决定大方向之前,会拿一些类似的东西给小孩子玩,靠对用户进行观察来确定用户的需求,他觉得用户的需求不是问出来的,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C端很难,但我们一直坚持”

现阶段AR和VR领域落地和盈利最快的模式大多聚集在B端,但AR+儿童领域却绝大部分瞄准C端。对此,熊剑明表示其中的原因是TO B的难点在于非标准化,不是直接面对消费者,每个机构的需求是不一样的,没办法实现量产。

但是他表示TO C也有其难点,但是小熊尼奥一直在坚持。选择B端还是C端跟团队和产品的基因是有关联的,团队本身在行业里的基础很重要,而做B端业务团队本身的基础大过于产品的好坏,重要的是资源、根源以及人脉等,而TO C则更多看中产品本身和渠道推广以及营销的能力。

有观点认为市场上90%都不是真正的AR早教产品,顶多可以算是玩具,市场上大多数产品都在“挂羊头卖狗肉”,熊剑明有自己的想法,贴标签并不重要,给产品贴什么标签不是重点,重要的是产品本身到底好不好,而他认为一款好产品的关键是消费者喜不喜欢,家长、孩子喜欢的正向产品就是好产品。

“口袋动物园”产品的销售中,微商是重要渠道,直接贡献近100万套销量,2015年-2017年,电商逐渐替代微商成为主流渠道,熊认识到电商渠道对于终端消费者更为直接一点,微商还是有一些瓶颈,虽然具有灵活、传播性强的特点,但由于无法集中管理、沟通渠道不顺,还是给品牌带来了一定影响。

早教最终拼的还是内容和IP

做AR早教产品需要经过生产、找供应链、渠道经销、网络推广、市场营销等方面,是非常重的行业,靠一个单品是没有办法把一个企业做大,熊剑明这样认为。小熊尼奥没有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在商业模式的布局、在内容和产品上都做了很多的内容,成立5年专注2-10岁学龄期儿童的互动智能产品的开发与销售,目前已开发有口袋动物园、口袋交通、神笔立体画等产品。今年也在硬件方面进行突破和IP打造,其中《小熊尼奥》3D动画片第二季动画预计今年上映。

熊剑明从2012年接触到AR早教,发现全新创新的产品在前两年教育市场做得非常辛苦,因为对孩子类的产品来说,技术只是带来流量的手段,最终获胜拼的还是内容和IP。90年前电影和电视出现,90年之后,电视已经不是所谓的黑科技,但是迪士尼留下了内容和IP;任天堂早期主要卖游戏机和卡带赚钱,但是事实上现在最大的无形资产是马里奥之类的IP。但他曾说过内容是要靠钱堆出来的,是靠时间熬出来的。如果太急功近利做出来的产品往往结果都让人失望。

AR+早教美国、欧洲发展其实不如国内

对于C端来讲,儿童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市场,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刻板印象,认为美国、欧洲的东西发展得肯定比中国成熟,但熊剑明告诉亿欧对于AR+早教领域的产品来说,现实情况却是恰恰相反。在美国,传统阅读结合的绘本、卡片的种类在美国发展得特别慢,规模都很小;数字消费的市场很成熟,儿童类APP市场比中国成熟,在国内家长都崇尚免费,为APP付费的观念不强;而在AR+早教领域,熊剑明说道美国的创业者没有动力做AR这个东西,首先原有的市场本身就已经成熟,其次,供应链没有中国成熟,没有那么多工厂,找供应链不方便,中国的发展卖到美国、欧洲还比较顺利,所以反而没有发展起来。

他还强调其实在很多创新方面的东西,未必是国外走在先列,因为并不是技术上的差异导致,而是基于国情、现实情况的差异,例如移动支付方面,国外的信用卡市场的成熟导致移动支付反而做不起来。

反观国内的AR早教市场,正在从尝鲜期逐渐来到成熟品牌的沉淀期,中小型的创业者会陆续地死去,几个固定品牌最终将会瓜分市场。

本文作者岳丽丽,亿欧专栏作者;微信:yll_love520(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