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深度】帕胖资助破解软件的背后,其实是业余VR开发者的机遇

2017-06-30 19:5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虚拟现实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x3.png

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Revive的开发者在自己的Parteon页面上发了封感谢信——感谢对象正是Oculus的创始人帕尔默·拉奇(Palmer Luckey)。为了能让Revive项目继续更新,帕胖决定每个月给CrossVR捐赠2000美元。

要知道,三个月前他们之间还是对立关系。帕胖当时正为了Oculus的独占内容殚精竭虑,而Revive则在不断的迭代中将越来越多的Rift游戏破解到HTC Vive平台。这事去年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Oculus也因过于强硬的态度受到口诛笔伐。

不过,事情随着帕尔默的离职开始变得戏剧化起来,两位生死相搏倒在地上的敌人,又握着手一同站了起来。尽管这看起来像一出闹剧,但CrossVR(Revive的开发商)最终能拿到钱这事,倒是给很多VR开发者提供了点子。

从Parteon谈起,细分众筹正在逐渐壮大

实际上,Jules Blok是CrossVR团队唯一的成员,而且他还是个大学生。如若不是Parteon众筹提供持续收入,Revive破解软件也不可能维持更新。与Kickstarter和Indiegogo有所不同,Patreon无论是在众筹模式,还是在众筹性质上都有自己的特色,这与网站创立者杰克·康特早期靠YouTube视频维持生活的经历也有关联。

Pateron无需用户发起“一次性”且具有“完成期限”的项目,他们往往通过持续更新作品吸引赞助。有趣的是,资金流也从“总金额”变成了“每月能获得多少钱”——就和我们的工资差不多。而比起综合性的众筹网站,Patreon则显得更加细分,它主要是作家、插画家、动画游戏制作者等艺术家的聚集地。

x1.jpg

这些设定意味着Pateron的社交体验更为出众,我们甚至能把它当成固定地点的街头卖艺,1美元的投入都能让观众成为“小额赞助人”,而艺术家们则通过一场场的表演获得回报。对于那些由1~2人组成的微型VR团队来说,这里无疑是个更好的去处。

近一年来,Pateron平台的月活跃支付人数已经超过100万,入驻创造者则达到50000人。参考1.5亿美元的年赞助资金,一到两成的人至少拿到了25000美金以上的额外收入。尽管网站早在2013年就已经建立,但持续的爆发力让它一直被投资者看好,并持续融资了4710万美元。

与之类似的细分众筹还有医疗资助网站Watsi,截止到2015年,这个平台集聚了1.3万名捐助者,并帮助4500名病人脱离困境。虽然Watsi并不从中营利,但与Pateron相同的是,用户可以只投入极少的钱并在短期内看到项目进展。

Parteon并不适用于所有VR项目

Revive之所以能在Parteon平台中获得赞助,得益于它迭代的时间很短。与博客写手类似,Jules Blok每隔几周就能告诉用户“我们的破解名单中新增了几款游戏”。与此同时,社区的反馈其实完全能够成为软件改进的标杆——大家想玩什么,开发者就做什么。因此,Parteon中能搜到的软件项目大多都非常轻量。

网红游戏Yandere Simulator(病娇模拟器)同样是Parteon的一员,YandereDev从2014年开始就发起了这个项目。至今为止,开发者吸引了1313位“股东”,并得以在每个月4857美元的赞助下进行全职开发。在这之前,YandereDev不过是个业余的自由撰稿人罢了。

与Revive相似,Yandere Simulator也需要持续设立目标来刺激用户。开发者在29号就发布了一席长文,公开了新角色Osana的制作进度,并希望大家保持耐心。

此外,CrossVR在保持更新的情况下甚至一度表示:“如果完成了最后的里程碑,我们将投入3500美元加入Khronos,并帮助制定OpenXR标准。”值得提及的是,OpenXR是一个今年2月份才推出的AR/VR标准,某种程度上来看也有着开源意义,恰好符合Revive的开发初衷。

x5.jpg

不难发现,YandereDev和Jules Blok的本职都不是开发者,在倾注Parteon之后,他们才有了全职开发的念头。不过,如果你一开始就有缜密的计划和靠谱的团队,Parteon的效果可能就没那么好了。

团队作业往往需要“爆发式”的启动资金,这其实与Kickstarter、Indiegogo等平台更为匹配,Parteon细水长流的形式在前期作用不大。YandereDev在自我介绍中也说了一句逗趣的话:“如果你想一次性付款,那么还是用Paypal吧。”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团队作品也无法像Revive和病娇模拟器那样迅速的进行更新,进而发布Demo和新版本供赞助者使用。

帕尔默的“反水”,反映了VR内容的走向

帕尔默一直在做些与Facebook立场相反的事情。还在Oculus任职时,他曾秘密援助过一个特朗普的拥戴团体,在这个名为Nimble America的组织中,还不乏一些带有种族歧视的成员。这件事引起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最终促使帕尔默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自己不是Nimble America的成员,捐款只与个人相关。

有趣的是,帕胖对于独占的想法也与公司策略截然不同。尽管Oculus一直推行VR内容独占,但帕尔默对此的回应是:“如果用户从我们这里购买了一款游戏,我不会介意他们是否会放到别的平台上运行。”

在VR日报看来,这或许恰恰是帕胖离开Oculus的原因,也是他“不计前嫌”支援Revive的原因。

x4.jpg

除了psvr本来就是Playstation生态中的一环外,VR硬件其实并不适合走主机大战的套路。HTC和Oculus都没有靠谱的第一方工作室,而VR内容本身就这么点,争来争去整个行业可能都发展不起来。

无论是英特尔的Project Alloy,还是微软的Direct Reality,亦或是大大小小的AR/VR标准,它们或多或少都想要消除VR软硬件的隔阂。再加上持有Steam平台的Valve力推开源,非独占其实已经成为了行业中的主流,至少对于小型开发商来说是如此。

值得庆幸的是,Parteon等细分众筹平台的兴起,给了业余VR开发者一个机会。在这样的良性循环下,VR内容也能慢慢多起来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