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兄弟为自动驾驶“演配角戏” 三年演出10亿估值

2017-07-01 00:3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origin

“速腾聚创愿意做自动驾驶的配角。”速腾聚创COO邱纯潮对智东西说出这句客套话时,我们以为将要遭遇一场尬聊。

但在随后与这位年轻创业者的交流中我们发现,这的确是速腾聚创给自己设下的定位。同时,认认真真地演好配角戏,或许也是这家激光雷达创企估值迅速超过10亿的原因。

在自动驾驶业界,激光雷达早已成为一个绕不过去的核心部件。在车辆进行环境感知和自身定位的环节,激光雷达可以通过发射激光接收反射的方式为周围环境建模,同时计算出自己的位置。在摄像头和超声波雷达与GPS并不完全可靠的情况下,精度极高的激光雷达不可或缺。但激光雷达技术难度大,生产成本高,一直未被用于民用。

而速腾聚创在成立短短三年,就突破了激光雷达的技术难关,宣布实现多线激光雷达量产,一时间成为众自动驾驶方案商和车厂追捧的对象,一跃成为行业内的明星企业。在6月18日亮相的京东快递无人车,所搭载的正是速腾聚创的16线激光雷达。

31aff1a9c4d93fcc4c516554489d8121 副本

(图中左上角蓝色装置即为速腾聚创激光雷达)

而在日前刚刚举行的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上,激光雷达传感器的格局也已经发生变化,曾经的参赛车辆都是Velodyne的拥趸,如今为数众多的队伍则用上了速腾聚创的RS-Lidar。

微信图片_20170630132830 副本

这家突然崛起的激光雷达公司有着怎样的故事?智东西和速腾聚创的COO邱纯潮详谈了一番。

一、创业兄弟帮

“叫我Mark或者纯潮就好。”听到智东西对他的称呼比较客气,邱纯潮主动给自己“降了级”。和智东西记者见面之前,他刚刚在一场汽车行业的大会上发表了演讲,从激光雷达的角度谈了自动驾驶的困境和解决方案。他说自动驾驶的复杂注定其是一个大型生态系统,各环节的玩家应该专注于做好各自的事情,做到极致。

微信图片_20170630122408 副本

(速腾聚创COO邱纯潮)

邱纯潮说话很快,衬衫的袖子撸起来半截,时不时发出一阵笑声,很愿意主动发起话题,并不忌讳提到一些自己公司的“敏感信息”。与之相比,他并未到场的哥哥,速腾聚创CEO邱纯鑫,则要更安静一些。

57eb272770967 副本

(速腾聚创CEO邱纯鑫)

没错,速腾聚创是由这一对亲兄弟主导创立并管理。在此之前,邱纯鑫与邱纯潮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

兄弟俩是潮汕人,还出身于商人世家。弟弟邱纯潮继承了家族的商业血统,大学毕业后进入奥美与伯仲,任职营销咨询师。后来耐不住寂寞的邱纯潮下海经商,善于经营的他也因此早早买车买房,脱去经济压力。

哥哥邱纯鑫强于学术,在创办速腾聚创之前,他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研究院的博士后,主攻机器人导航与控制。读博期间,邱纯鑫师从机器人专家,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获得朱晓蕊,后者还曾是大疆的首席科学家。由于机器人在运动中需要感知环境、进行自身定位,邱纯鑫自然接触到了激光雷达的相关技术。

其实激光雷达并不是新兴技术。其原理跟传统雷达类似,主动发射激光再接收物体反射回来的激光,辅以恰当的处理算法,就能够获得周围物体的三维信息。因为激光波长短、能量密集,因此精确度极高。

不过在哈工大深圳研究院学习的经历并非只给邱纯鑫留下了激光雷达的知识,还让他结识了一批同方向的师兄弟,其中就有同为朱晓蕊博士生的刘乐天。

2014年8月,以邱纯鑫为CEO,朱晓蕊为首席科学家,刘乐天为CTO的速腾聚创成立。但他们都是技术型人才,直到三个月后,商科出身的邱纯潮加入,出任COO。至此,速腾聚创“3+1”的核心创始人团队聚齐。除此之外,速腾聚创的其他创始员工,也多为邱纯鑫在实验室中的师兄弟。

30 副本

(图中女性为速腾聚创首席科学家朱晓蕊)

这种举贤不避亲的队伍建设模式帮助新生的速腾聚创很快拉起一支团队,而这种紧密的团队关系,又在速腾聚创三年创业历程中遭遇坎坷时,将众人维系在一起。

由于激光雷达的技术属性很强,此前多是技术出身的邱纯鑫出面对外,光环一直笼罩在哥哥身上,邱纯潮则默默无闻。但他并不眼红,“他是明星,我愿意当绿叶。”邱纯潮笑着表示。邱纯潮从小由哥哥照顾着长大,因此两人并无隔阂。在公司,两人的办公室就设在彼此隔壁。

如今的情况是,两人明确分工,邱纯鑫专注于技术和产品,而邱纯潮负责规划与市场。不过这并不代表邱纯鑫不懂市场或者邱纯潮对技术不感兴趣,在介绍激光雷达的工作原理时,邱纯潮兴奋地比划来比划去,像一个男孩在炫耀他的玩具。

二、试水商业化:最初产品竟是家装神器

在团队有充足的学术积累背景下,速腾聚创创立不久后,就在2015年拿出了单线的激光雷达产品。然而当时的现实情况却让它一时无用武之地。

其实在创立之初,速腾聚创瞄准的是邱纯鑫熟悉的机器人——这也是为何其公司Logo为一个抽象的机器人,而英文名则是“Robosense”。一开始,他们想做的是“机器人的眼睛”。然而机器人市场还处在培育期,对激光雷达并没有旺盛而迫切的需求;至于自动驾驶,在那时也是一项小众的黑科技。

邱纯鑫与邱纯潮很快盯上了地产与家装。无论是在房屋的建造阶段,还是售房过程中的看房,抑或是房屋售出后的家装环节,都需要建模。而激光雷达的核心能力就是建模。头脑灵活的众人还将激光雷达和正在兴起的全景相机结合在一起,推出了静态三维激光雷达Seeker。

section1_bg 副本

Seeker能够在短时间内对整个房间进行建模,不用再依赖人工去测量计算,对于家装行业来说,这是一大提高生产力的神器。

Seeker的推出让速腾聚创成为了一家有营收的公司,也验证了其技术。当然更重要的是,研发这一产品的过程,给速腾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该如何面向市场让技术真正落地。

另外一边,在尝试将技术商业化、产品化的同时,速腾聚创没有放缓技术研发的脚步,他们的目标是高线束的激光雷达。为此,速腾特意将深圳总部的一楼划为两个实验室,一个负责硬件,一个负责软件系统。

对于技术密集型的激光雷达来说,最重要的自然是人才。激光雷达由于并非民用设备,倒是高校中从事机器人研究的学生和研究者接触得比较多。而速腾聚创创始团队的学术背景此时发挥了巨大作用,帮助其从高校中笼络了不少人才。

到今天,速腾的硬件研发队伍规模已经达到50多人,而软件团队规模也大致相当。依托庞大的研发队伍和创始团队在软件处理上的多年积累,速腾聚创在点云算法建立了优势-在提供激光雷达传感器的同时,他们承诺将提供配套点云算法,这将让其客户可以一站式获得激光雷达的环境感知能力,无需再做二次开发。目前,速腾聚创已经联合国内外十几个一线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对算法进行秘密测试。

另外他们还在玩了些奇招——不久前刚刚推出了多激光雷达耦合方案,能够将数个低线束激光雷达的点云数据结合起来,去实现高线束激光雷达的效果,比如4个16线激光雷达结合,达到64线的探测效果。

这一方案(20万)相对于64线激光雷达(70万),成本降低了七成。不过在每秒出点数上,这套方案(每秒出点128万点)与Velodyne的64线激光雷达(220万点),仍有100万点的差距。因此在图像的清晰度上,速腾聚创的多激光雷达算是一个折中的方案。

page_2_img 副本(速腾聚创多激光雷达耦合方案)

三、量产多线激光雷达:坎坷中现狼性

然而在软件算法上相对平坦的经历并不代表速腾聚创在硬件上就能顺风顺水。

2016年10月,经过长期的技术攻关、牺牲了无数的样品过后,速腾聚创宣布掌握了激光雷达的核心技术。但掌握技术是一码事,如何将其量产出来则是另一码事,而量产什么型号,则又是一个需要抉择的问题。

此时自动驾驶风口已起,可靠的、用于环境感知的激光雷达奇缺,速腾聚创的机会来临。众多车厂和自动驾驶研发商的测试车上,头顶的都是Velodyne的64线激光雷达,这几乎成为了研发自动驾驶的门票。但此时唯一能量产64线激光雷达的Velodyne刚刚被福特和百度联手投资,极大可能优先向两者供货。高规格激光雷达有价无市,此时速腾聚创若量产64线激光雷达,必将出尽风头。

然而在高层们一番激烈讨论后,CEO邱纯鑫在10月8日凌晨发下了邮件:速腾聚创做16线激光雷达,并且只做16线的激光雷达。

其中的逻辑是:64线激光雷达虽然在技术上和16线并无本质区别,但线束的增加却让其装配调试难度呈几何上升,需要的量产时间也大大拉长。在激烈的竞争下,自动驾驶已经成为一场时间竞赛,速腾聚创的客户们显然不愿意等待。16线激光雷达性能够用,量产难度也不至于太高,综合来看是一个上选。

即便如此,速腾聚创的众人还是小看了激光雷达的量产难度。他们预计短期内就能实现16线激光雷达的量产,然而产品真正能量产,却花了半年。在这半年中,速腾聚创的激光雷达没有出货,其擅长的软件算法也没有产品来体现。“那段时间速腾跟死了一样。”邱纯潮说。

同时期国外的激光雷达厂商却不断放出口风,透露产品进展,“每一次都给速腾聚创造成一万点暴击。”由于迟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焦急的投资人和合作伙伴纷纷找过来,“速腾聚创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点不求上进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邱纯潮回忆道。

但速腾聚创最终还是挺了过来。这家由“书生”充当主力的公司并不缺乏狼性——在速腾面临威胁的这一段时间里,速腾聚创的高管们则以身作则。产品未出来前,CEO邱纯鑫与CTO刘乐天每个月只领3000块工资,COO邱纯潮则直接选择“白干”。上司们带头表了决心,也激发出了下属的战斗力。

有员工为了如期将激光雷达的光调赶制出来,整整50个小时没有合眼;也有员工为了赶算法平台上线,一周没有回家,“连澡都没有洗”;还有做FPGA数据处理的工程师,工作到深夜两点才回家,天天如此。

在众人的努力下,今年4月,速腾聚创终于实现了激光雷达的初步量产,开辟了二十条生产线,并计划在今年开辟一百条生产线。不过到目前为止,激光雷达的生产仍要依靠手工装配调试。所以说白了,在技术之外,速腾聚创还得依靠“人海战术”。这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人力成本,不过激光雷达的高利润足够覆盖大量的人工费用——速腾聚创的16线激光雷达RS-Lidar单个售价为4.6万元人民币,但即便如此,相较于Velodyne 16线激光雷达7万元人民币的到手价,它仍然便宜不少。

QQ图片20170630123507 副本

(速腾聚创16线激光雷达,RS-Lidar)

当前整个激光雷达市场的情况是,下游厂商们嗷嗷待哺,对马上就能够用得上的产品需求远远强于性能强劲但需长时间等待的激光雷达。速腾聚创捕捉到这一点,量产优先,并结合自身在软件算法上的优势推出了多激光雷达耦合技术去满足客户更高的性能需求,可以说是一步不错的棋。两年前将激光雷达商业化的尝试,显然让他们更多地把握了市场的逻辑。

火热的市场让速腾聚创一进入产品的预量产,就立刻产生了正向现金流。尽管激光雷达行业十分烧钱,但对市场的把握使得速腾聚创的资金效率极高。成立三年,速腾聚创仅进行了三轮共计数千万融资,估值就已经来到了10亿元人民币。

四、 “机械式激光雷达还有两年可活”

对速腾聚创来说,现在的形势可谓是一片大好:激光雷达本身的技术门槛造成竞争对手并不多,自动驾驶创造的需求旺盛,整个市场仍是一片蓝海,而速腾聚创的产能正在稳定爬坡。

但邱纯潮却猛地抛出一句:“机械式激光雷达还有两年可活。”

他指的机械式,正是目前市面上所有激光雷达采取的技术路线。为了实现对整个周边环境的探测,这种激光雷达必须安装机械部件,让激光发射、接收器能够旋转,以采集360度的点云信息。这种激光雷达的量产需要人工装配,因此生产效率低下;同时采用接触式的机械部件,又会因为高速转动中的磨损影响其寿命。速腾聚创正在量产的RS-Lidar,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20160620141441_m 副本

(点云示意图)

只给机械式激光雷达留下两年活路的,是下一代的激光雷达技术。由于它不用像机械式激光雷达那样转动,同时应用了大量半导体技术,因此在业内被称为固态激光雷达。这种激光雷达无需庞大的机械部件,能够实现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

目前固态激光雷达下有两种主流的技术路径:

其一是通过MEMS微振镜来改变光路,实现垂直方向及水平方向的扫描,以体积小巧的微振镜来行使庞大机构机构的功能,该技术产品能够满足规模化生产及低成本化的市场需求。

58dcd6abd63dd 副本

另一个选择则是运用相干原理(类似的是两圈水波相互叠加后,有的方向会相互抵消,有的会相互增强),采用多个光源组成阵列,通过控制各光源发光时间差,合成具有特定方向的主光束。这项原理较为著名的技术先例是美海军宙斯盾舰上那一块蜂窝状的“板子”——相控阵雷达。相对于MEMS方案,这一技术的结构简化则更加彻底,完全没有任何机械结构。

58dcd6f6022df

 

图自微信公众号“啸语”

一旦固态激光雷达技术成熟,激光雷达产业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生产意味着效率的极大提高与价格的成倍降低,依赖人工进行生产的机械式激光雷达将难以为继。国外最早进行固态激光雷达研发的Quanergy给出的目标是,将单枚固态激光雷达的成本降至100美元。而来自以色列(Mobileye也是以色列公司)研发固态激光雷达的公司Innoviz设定的初步量产时间是2019年。

尽管现在的日子看起来无比滋润,但速腾聚创早已嗅到了危机。2016年开始,速腾聚创便在硅谷设立实验室、招兵买马,进行固态激光雷达的研发。在今年,速腾聚创就将拿出固态激光雷达的样机,而量产时间则定在2019年。

机械式激光雷达既然是要淘汰的技术,那为何还要大力生产其产品?现在自动驾驶竞争激烈,下游方案商们等不起,对激光雷达的需求尤其突出。对他们来说,此时“有货”远远比用了哪一代技术更加重要。邱纯潮表示,虽然机械式激光雷达和固态激光雷达形态有不同,但在功能上和软件算法上是相通的。现在厂商们以机械式激光雷达做预研究,可以明确对激光雷达的具体性能需求,将来固态激光雷达技术成熟后,则可以向速腾聚创提出具体的生产要求,无缝过渡到下一代技术。

结语:演好自动驾驶配角戏

临近采访结束时,智东西向邱纯潮问道,会不会利用软件队伍的人才优势,尝试自动驾驶的视觉方案研发。他马上给了否定回答“自动驾驶的诱惑太多了,创业公司憋不住拉长战线,结果就是死。”在他看来,速腾聚创发展起来的原因,最关键的就是“简单专注”,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回望速腾聚创三年来的发展,这家激光雷达公司从学界而来,却未有学生的稚气。他们清晰地找到并建立自身在软件算法上的优势,并将其与硬件结合;同时他们又不囿于技术,对市场的需求也有独特的理解,平滑地完成了技术到商业的落地。

而除了自身推进技术发展之外,速腾聚创还于今年推出了普罗米修斯计划——有步骤地对外开放激光雷达的点云算法模块,联合自动驾驶上下游公司发展基于激光雷达的感知能力。对于一家以软件算法安身立命的初创来说,这需要不小的勇气。

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中的盗火者,他从众神处为人类盗来天火,使人类获得光明。速腾聚创以此命名其计划,足见其愿景宏大。但同样的“盗火者”,已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不完全统计,在全球超过15家,其中既有与速腾身份相同的初创,也不乏法雷奥、博世这样的汽车配件巨头。其中包括Quanergy、Innoluce在内的数家厂商在固态激光雷达的量产时间表上都和速腾聚创十分接近。在未来数年,速腾聚创将面临严苛的竞争。

不过目前看来,速腾聚创的脚步迈得相对踏实,也不乏更长远的布局。诚然,在巨头林立的自动驾驶舞台上,速腾聚创只是一个配角。但是对自己的配角戏,他们琢磨得很深,演得很用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