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VR体验吸毒“快感”?惊恐的广州小学生们发誓不想再有第二次| 发现

2017-07-03 18:16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作者|田煦阳

编辑| 傅博

有没有想过,VR和吸毒,两种以虚幻著称的能给人带来快感的体验结合在一起,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效果?

上周五,国内外媒体争相报道了一则在国际禁毒日举行的“黑科技”禁毒活动——让广州市南沙区和梅州的部分小朋友戴上VR设备,亲身体会“吸毒”这种可怕的“美妙体验”。

禁毒委既然敢以这种形式让小朋友们体验毒品,必然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而小朋友们在“吸毒”后的体验也完全处在大家的预料之中。

参与测试的学生们还可以选择毒品的种类,比如冰毒、摇头丸或者海洛因,不同的选择也将会带来有微妙差异的体验。

不同于常见于瘾君子口中常见的吸毒感受,如兴奋、专注、自信强大、幸福温暖、身体轻飘飘等“美好”地描述,小朋友们的“吸毒”初体验既可以说是十分糟糕,但也可以说是相当美满,因为他们都表示绝不会去触碰毒品。

头戴VR设备的小朋友们纷纷表示利用VR体验就已经十分痛苦了,绝对不敢再去尝试真正的毒品。对身体危害巨大,甚至有可能家破人亡等常见吸毒人员下场也出现在稚气未脱的学生们的描述中。

广州市南沙区禁毒办专职副主任林志添为这次活动做了一个小结:“通过‘玩’的方式,就可以唤醒小朋友在日常生活中,学会认别毒品,认识毒品,拒绝毒品。”

这次利用VR进行的禁毒宣传活动可谓大获成功,真正地实现了寓教于乐。但对于科技圈来说,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提供了VR新的应用场景,为其今后的发展指明了一条新的道路。

在VR/AR发展的早期,人们对于这种模拟现实的新兴技术的期望仅仅停留在娱乐层面,比如身临其境地与恶龙搏斗,让跑步变得不那么枯燥,与心爱的明星面对面亲密接触,乃至观看VR色情影像作品。

但过于狭窄的应用层面,意味着一旦VR平台上没有好的内容比如游戏或影视资源,VR这种娱乐模式就将被人们抛弃,VR头显也会变得和普通的摩托车头盔没什么两样。

在VR最艰难的阶段,一面是内容开发人员普遍每天都在为资金的短缺亦或是灵感的枯竭而挣扎,另一面是最早的尝鲜者厌倦了VR游戏相对粗糙的制造尤其是糟糕的分辨率,决定重新回到主机大作的怀抱。一时间VR从饱受科技爱好者的期待、资本的宠爱的天堂,狠狠摔到了一片看衰的最低谷。

但好在,一群不走寻常路的创业者,在VR应用范围狭窄这个难题上,给出了具有开创性,更有意义的全新答案。

企业级VR已然兴起,迅猛的发展势头大有赶超娱乐级VR的趋势。医疗、教育、CPG/FMCG、通信、广告乃至地产行业,都已开始享受到虚拟和增强现实带来的甜头。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教育领域,凭借着其出色的场景塑造与浸入式体验教育,VR能为学生们打造全新的学习体验,极大地提升学习效果。该领域中,崭新的VR初创公司和应用已经不断涌现,让我们来好好地一探究竟吧。

Google Expedition

Google开发的Project Expedition立志以VR的形式,让学生们身临其境地探索古老的玛雅遗迹或是荒凉的火星表面。而Unimersive出品的教育VR则为我们提供了揭秘国际空间站、雅典卫城乃至人体结构奥秘的机会。另外教育VR这个赛道中,还涌现出了Alchemy VR, Sólfar Studios和Curiscope等选手。

回到前文的采取VR进行禁毒教育的话题上来,如果我们只是向涉世未深的小孩子们用干巴巴的语言不断描述毒品的危害,向他们讲警察叔叔为了抓捕毒贩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效果很可能会并不尽如人意。

孩子们除了一些同情之心和模糊的概念外,或许并没有太多切身的感受;甚至有些人会抱着猎奇和叛逆的心理,刻意地去以身试毒。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VR,直观而强烈的视觉冲击就已经带给了孩子们如此真实的生理反应和巨大的心理震撼,让他们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吸毒绝非什么酷或者爽快的事情,发誓终身不沾毒品,正可谓事半功倍。

在这次VR禁毒活动中,我们看到了在教育领域VR的广阔前景。随着Google Cardboard等廉价VR设备的面世,VR的使用门槛也将大幅降低,为其在学校等机构进行大规模拓展铺平了道路。

后记:我国现已将VR技术加入到戒毒中心中,通过观察VR影视作品,使诸多瘾君子重新经历眩晕和恐惧等感受,从而远离毒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