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不识字,家长没时间,童之趣想用AR绘本升级亲子场景

2017-07-05 11:32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在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倡导全民阅读”列为“十三五”重要工作后,2016年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又发布了《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再次强调“加强优质阅读内容供给”和“大力促进少年儿童阅读”。

那么具体如何改造少儿阅读供给侧?童之趣创始人兼CEO王文清认为,动漫形象几乎是小朋友们最感兴趣的陪伴者,媒体中播放的动画、书本中的插图都在是少儿直观认识世界的第一窗口。而绘本十分贴合0-6岁儿童的需求,因此童之趣要做原创动漫IP的早教AR绘本提供商,以IP为核心,内容为矩阵,多销售渠道并行。

先从IP说起,小朋友对动漫形象似乎并没有选择权,相关部门的政策保护、年轻家长的偏好以及商业运作才是真正的决定者。2年前,“熊出没”上市产品年销售额突破了20亿元,而迪士尼授权产品年销售额在566亿美元。在“光头强”和“尼莫”之间,不仅隔着创作力,还有商业化的差异。外来文化对国内原创作者最大的冲击来自于产业上游的萎缩,商家围绕采购来的海外IP做周边衍生品,比培养扶植一个独立国漫画手要容易变现得多。那么原创IP怎么和海外优秀IP竞争?

童之趣想到的办法是,向中国创作团队引入外国优秀技术人才,提供一个共同工作、交流经验的平台。像《三字经》这样的国学文化在IP化上有深挖空间,由国内研发团队设计内容,由外国导演、画师来创作,共同保证质量,一起落地原创IP。

在产品形态上,从2004年起接触出版业务的王文清,发现小朋友不识字、家长没时间是少儿阅读的痛点。2015年开始研究数字化内容,将AR技术内置在手机APP中,识别纸质出版物中的文字并发声,让小朋友在听懂的基础上认字,并发挥想象力。选择手机作为载体,免去硬件的研发、投放、销售环节。APP中还提供面向年轻家长,提供专家课堂和直播,传播科学的育儿、陪护知识,提升家教质量。另外,家长和孩子使用同一终端,强化亲子阅读的概念,将周末带孩子往返书店的整块时间,替换成日常陪伴的碎片时间。

销售渠道上,除了to B打通天猫、微商和线下经销,童之趣还会将优质的产品及服务放入自营电商中,省去多级经销商,将渠道扁平化,低价to C。同时,随着内容和产品的落地,逐渐积累大数据,对用户精准画像,优化内容产品,也更容易切向奶粉、尿不湿等其他儿童用品。

此外,童之趣自主研发了可以借阅绘本的智能共享终端,希望能以社区为单位,以共享终端为桥梁,让家长将每个家庭内的“小图书馆”共享出来。智能共享终端将联合周边母婴相关门店,联合成立咔咔动漫生活馆,获取和维护线下数据,帮助合作伙伴降低获客和销售成本。

面对企鹅童话、咔哒故事这样有腾讯、阿里背景的IP平台和有声绘本APP,王文清认为童之趣应走差异化路线,发挥线下和实体的优势,合理控制少儿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同时也可以就数字绘本实体化,与大公司合作。

其实,AR绘本的技术壁垒并不高,竞争核心是IP和内容研发能力。据介绍,童之趣已签约特步、三只松鼠、可儿娃娃等20余家大企业,作为IP的销售渠道。

童之趣于今年2月正式运作,已经持续盈利。盈利主要来自出版与产品销售、内容增值服务,以及IP的孵化与授权。在商业之外,童之趣向银川市希望小学捐赠了物资。王文清表示,愿意提供透明化捐助渠道,呼吁有能力的优秀教育企业,一同承担社会责任,传播公益,覆盖到偏远地区的儿童。

童之趣于2016年11月成立之初获得清源创投种子轮投资,近期开启天使轮融资,用于研发和运营。

王文清,儿童漫画家,连续创业者,17年动漫出版经验,出版畅销书籍逾百品种,销售码洋逾20亿元,曾任功夫动漫衍生品版块COO、漫炎动漫CEO、南信动漫系客座教授。


我是郝方舟,关注金融、教育领域,微信nooxika,早期项目请备注公司+姓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