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Moshe Vardi:AI取代人类工作的真相是这样的

2017-07-06 18:4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赞助本站

“科技对人类劳动的影响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著名数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美国莱斯大学教授Moshe Vardi说:“工作已经迎来了新阶段。”

数以百万计制造业工人曾从事的常规工作如今已经实现了自动化。现在,人工智能正在学习如何能够让交通运输、物流、法律写作、金融服务、行政支持和医疗保健等领域的一些非常规工作实现自动化。

Vardi认识到了这样一种趋势,并且认为人工智能对人类劳动产生了一种特殊威胁。

Moshe Vardi

制定应对政策

从卢德运动(1811年英国工人以破坏机器为手段反对工厂主压迫和剥削的自发工人运动)到互联网的兴起,人们一直为机器取代人类一事而担忧。但是,尽管在这些变化过程中出现了调整期的阵痛,新工作岗位取代了旧岗位,但大多数工人仍旧找到了工作。

但人类还从未与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完胜其制造者的机器竞争过。人工智能可能就会带来这样的威胁,许多经济学家担心社会将无法适应人工智能。

Vardi解释说:“我们现在能了解的一点是像‘技术既破坏就业又能创造就业机会’这样的说法即使是正确的,也未免太片面了。”

科技和劳动力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更加复杂:科技创造的新就业是否多到足以弥补它所破坏的?它能以足够快的速度创造出这些工作机会吗?对于那些其技能已经不再被需要的工人,他们将如何迎头赶上?

为解决这些问题,并思考其应对政策,Vardi将于2017年12月12日在华盛顿举行一场峰会。本次峰会将致力于解决技术和劳动力领域所面对的六个问题:教育和培训、对社区的影响、就业两极分化、劳动人口、共享成果和经济集中化。

教育和培训

2013年的一项关于计算机化的研究发现,47%的美国劳动者在未来10-20年时间里将面对自动化所到来的失业风险。如果这种情况成为现实,那么新技术就必须能够创造大约1亿个就业机会。随着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学校必须教授给学生未来的就业技能,而面临风险的工人需要接受新就业技能的培训。

例如卡车司机在没有经过适当培训的情况下,是无法轻易转行从事到网站设计和编码工作的。

Vardi预计,随着人工智能让越来越多的工作自动化,这类培训将变得愈发具有挑战性。

对社区的影响

制造行业的岗位一般集中在特定地区,而雇主公司可以保持当地经济的正常运转。

在过去的三十年内,美国失去了800万个制造业岗位,这对美国“锈带地区”(译注:特指美国一些落后的工业地区)的经济和文化都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今天汽车制造业的1500万个工作岗位也仍然集中在几个特定地区。

作为一种职业,司机占据了纽约布鲁克林和皇后区9%的工作岗位,在南加州和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这一比例是7%,在怀俄明州和爱达荷州为4%。

自动化可以迅速占领这些岗位中的绝大部分,摧毁那些依赖于它们的人口。

就业两极分化

“在25岁到54岁的工人中,五分之一的人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就工作了,”Vardi解释说,“通常这样的数字只会在类似希腊这样面临严重经济危机的国家出现,但这就是美国工薪阶层的现状。”

目前,高收入的认知性工作和低收入服务类工作(如扶助老人的工作和快餐服务业)的就业岗位数量正在增加,因为计算机还无法在这些领域实现自动化。

但是,技术正在首先自动化一些需要中等程度技能的,传统上属于工人阶级的工作。很多制造业岗位的工资是每小时25美元,但这些工作现在并不好找了。

自2000年以来,在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消失后,失业的工人要么不再工作,要么开始从事12美元/小时的服务类工作,这类工作不提供任何福利待遇。卡车司机是美国超半数州最常见的工作,而司机们可能也面临着类似的命运。

(图片来源:IPUMS-CPS)

零工经济

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企业现在可以雇佣更多的自由职业者和独立承包商,而非像以前那样雇佣正式工,这样可以帮助他们省下更多资金。这一趋势带来了所谓的“零工经济”(GigEconomy),即一个以短期合同、灵活的工作时间为特点,以不稳定性和较少的福利为代价的经济模式。

据估计,2016年,有三分之一的劳动者受雇于这种“零工经济”,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出于自愿。政策制定者必须确保这一新型劳动力市场能够支持本国所的工人。

共享经济发展

自动化已经使经济增长与新就业机会的产生相脱节。在这一情形下,即使经济增长,就业和收入也可能下降,这加剧了不平等程度。

而Vardi担心人工智能将更加加剧这一趋势,他认为鼓励经济增长的政策必须同时能够支持中产阶级经济上的“向上流动性”。

经济集中化

科技创造了一个“赢家全占”的市场环境,在这一环境中,亚军都很难生存。必应与谷歌搜索非常相似,但谷歌远比必应更受欢迎。

此外,诸如Facebook和亚马逊这类企业实际上没有任何正式的竞争对手?

创业公司和小公司因为数据问题而难以与这些巨头竞争。拥有更多的用户可以让公司收集更多的数据,然后通过机器学习系统的分析来帮助公司改进经营状况。

Vardi认为,这种循环模式将给大公司提供长期的市场发展力。

此外,Vardi还认为这些公司创造的就业机会也相对较少:1990年,底特律三巨头的估值为650亿美元,其员工总数为120万;2016年,硅谷三巨头的估值为1.5万亿美元,但只雇佣了共计19万名员工。

赞助本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