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做出“咕噜”和“保罗沃克”的数字王国,如今要进军中国VR圈了

2017-07-07 16:4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优酷“前舵手”魏明的加入,让24岁的数字王国再次加速度。

  数字王国是一家从事虚拟现实及视觉特效技术的港股上市公司,曾帮助《魔戒》《变形金刚1—3》《复仇者联盟》《速度与激情8》《美女与野兽》等电影制作特效。此外,其还是美国西海岸知名的广告公司,曾为奔驰、宝马等公司制作特效广告片。

  7月5日,数字王国发布会上,历任优酷总裁、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的魏明正式宣布担任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兼大中华地区CEO。此外,数字王国还委任了蒲坚为非执行董事,宋安澜则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这两位分别是中信股份执行董事和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

  

  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左)、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兼大中华地区CEO魏明(右)

  发布会上,数字王国还宣布了大中华区的发展策略。同时于现场展示最新的视觉特效、虚拟现实(VR)及虚拟人邓丽君作品。其自主研发的Digital Avatar(数字替身)技术也于会上进行了全球首次亮相。

  通过在电影特效、虚拟人、VR、IP 授权开发、数字替身等领域的不断布局,数字王国在不断进行价值蜕变的同时,也展现出了对于未来科技虚拟实景全产业链布局的野心。

  几经易手,今日的数字王国究竟价值几何?

  Digital Domain是世界顶级的特效制作公司之一,创建于1993年,由好莱坞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拍摄《泰坦尼克号》时亲自设立。

  但在成立的第19个年头,Digital Domain由于经营等问题濒临破产。

  其2012年中报显示,其净资产为负 1140 万美元,负债 2.1 亿美元。Digital Domain似乎成为了又一个逃不过台前光鲜台后惨淡命运的特效技术公司。

  随后,国内电影公司小马奔腾从几十家公司中争得最终竞拍资格,和印度传媒巨头信实媒体集团(Reliance Mediaworks)联合收购了这家公司,这场收购也让小马奔腾在业内名声大噪。但仅半年过后,小马奔腾就将Digital Domain的股权出手。经过辗转,相关股权在2013年被装入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随后奥亮集团改名为数字王国。

  历经波折,几度易手,24岁的数字王国需要向世人证明自己的价值几何,更需要用创新力为自己的寿命“充值”。

  

  数字王国CEO兼执行董事谢安

  这两年,邓丽君“重返舞台”一直被粉丝所津津乐道。周杰伦2013年的《魔天伦》演唱会,以及她本人 2015 年的逝世 20 周年纪念演唱会上的出现,不仅让人重拾了往日巨星风采,更让数字王国的“虚拟人”技术一炮而红。

  事实上,数字王国布局“虚拟人”技术由来已久。《指环王》里的咕噜、《本杰明·巴顿奇事》里的幼年和老年布拉德·皮特、以及《速度与激情 7》里只拍了 10% 戏份就意外去世的保罗·沃克,都是数字王国用此技术打造出来的。

  与“虚拟人”技术并重的是谢安为数字王国找到的新方向——VR/AR。在谢安看来,从90年末数字王国就使用了3D建模,数据库中有几万个素材资源,建立在原本的技术积累上,数字王国做VR产业有着天然的DNA。第53届金马奖上,数字王国为星光大道环节进行了360度VR直播;去年12月,对王菲的“幻乐一场”演唱会进行了VR直播。

  在巩固电影特效业务的同时,谢安手中的数字王国在不断拓展自己的商业可能性,除了虚拟人、VR 、 360°拍摄技术之外,还包括IP 授权开发、数字替身技术等。

  时至今日,数字王国除了是一家善于“摧毁一切”的老牌特效公司,更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内容制作公司。

  豪赌VR/AR是否靠谱?

  2016年被称为VR元年,但风口的不靠谱性再次在这个领域得到了印证。短短一年时间,投资界似乎就对VR/AR领域从狂热回归到理性,虚拟现实是否真的能成为企业存活下去的机会?

  发布会上,数字王国董事会主席周永明谈到了大众对于VR/AR产业的焦虑。“现在有很多人觉得,等了这么久,这个产业为什么还没爆发?但其实这才是一个产业正常的发展状态,Smart phone当初花了七八年才真正跑起来,VR/AR显然只会比前者跑得更快。”

  即使这个领域自乘风而起时就伴随着同质化严重、体验不良等质疑,但虚拟现实营造出的身临其境感也总是让体验者感到惊艳。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VR市场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18年中国VR市场将突破百亿元大关。

  “只要将VR、 AR、硬体和体验不断做好,未来两三年时间这个产业一定会发展起来,甚至成就另一次的科技大爆发。”周永明提到。

  2016年10月,软银中国就投资了在港交所挂牌的数字王国。作为曾经押中阿里巴巴的“点石成金者”,软银中国的这一举动在当时备受创投圈热议。

  针对此次的投资逻辑,软银中国主管合伙人宋安澜对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谈到,“我个人对AR/VR领域非常感兴趣,而且认为该领域应大力投入,它符合人对更高层次的娱乐需求。”

  宋安澜表示,软银中国在AR/VR的内容、技术、应用等领域中均做了布局。“首先,从技术上来看,AR/VR领域进展足够快,头戴式设备如HTC、Sony、Oculus rift,微软等出品的各款产品,都有长足进步,很多设备都具备了商业应用的水平;其次,技术研发上也都有很好发展,比如光场技术的突破。假以时日,该领域一定是大有前途的。从商业上看,我认为是内容和应用为王,AR/VR领域的成功取决于内容的丰富以及应用的广泛。”

  中国市场的商业模式创新正在不断接近极致,未来一定是技术创新的时代。

  “商业模式的创新太容易被抄袭,有技术门槛才有竞争的保障,如果一家企业在内容制作技术和创意上有20年的积累,自然会把很多竞争者直接挡在了门外。”这也是宋安澜押注数字王国的原因之一。

  进军中国市场的思考和野心

  数字王国进军大中华地区的野心有着明显的时间界限。

  2013年,年仅27岁的谢安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位来自中国的CEO;2015年,HTC的创办人、CEO周永明加盟数字王国,担任董事会主席;2016年初,数字王国斥资1.35亿港元,收购娱乐明星谢霆锋旗下的影视后期制作公司——PO朝霆的母公司Lucrative Skill 85%的股权。这笔交易完成之后,谢霆锋出任数字王国大中华区主席。此后,数字王国收购了剩余Lucrative Skill的股份,成立数字王国北京办公室;2017年,历任优酷总裁、优酷土豆BG联席总裁的魏明宣布正式担任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兼大中华地区CEO。

  自上而下承接的“大中华基因”,让数字王国意欲进军中国市场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从魏明公布的大中华地区的未来发展策略来看,数字王国未来在大中华市场布局速度也将越来越快。

  

  数字王国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兼大中华地区CEO魏明

  中国影视市场之大,不言而喻。

  数字王国对进军中国这个新兴市场的“突进”并不是贸然行事。“我们看到《捉妖记》和《美人鱼》的特效成本大概占整部戏成本的30%左右,这个比例其实在内地电影市场中算是比较大的,但在好莱坞大片中的特效成本一般会占到50%以上,这中间巨大的差距都是特效市场的增长空间。”魏明谈到。

  “中国其实有很多做特效的专业人才,甚至和美国、加拿大的特效师水平是差不多的。”在谢安看来,国内影视特效之所以总被观众批评为“5毛特效”,原因在于很多人把特效当成了后期制作,“好莱坞电影特效一般都是前期制作,导演在构思电影时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特效公司,直到想法通过特效逐一落实后才会开拍。”

  但这个大环境正在逐渐改变。“最近五年以来,我们接触了很多内地新星导演,他们对特效的执着和梦想不亚于那些好莱坞的导演,导演们的思维正在慢慢改变。”谢安说。

  基于此,数字王国正式提出了自己的“大中华发展战略”。

  目前,中国影视内容制作市场正在快速发展,在电影从“艺术”走向“艺术+科技”的过程中,数字王国拥有的成熟特效技术、制作工艺及管理系统将拥有充分的成长机会。同时,数字王国的加入已将促进中国电影制作市场迈向工业化发展更进一步。

  有需求,就有生意,就有竞争对手。“我们和竞争对手的最大差距,应该就是9个奥斯卡奖。”谢安谈到。

  值得一提的是,数字王国还为虚拟现实找到了商业化的新途径。

  此次发布的Digital Avatar(数字替身)技术将原本应用于专业电影、游戏制作的动作捕捉技术进行消费化改造,并首次实现了表情实时捕捉和传输的技术突破。

  魏明解释,“通过数字替身,消费者可以仅用一颗消费级摄像头就能在虚拟世界中打造自己的定制化数字替身。未来,数字替身将有望为许多应用场景带来开创性变革,例如电子商务运用和虚拟社交互动等领域。”

  “与此同时,在虚拟人和数字替身等创新领域,数字王国会把专业电影领域长期积累下的成熟经验,引入大规模的消费者市场,触发更加广泛的应用场景。”魏明最后提到。

  “我们烧的钱,很快就会开花结果了”,魏明说。接下来的问题是,一家宗师级公司的进入,能拯救国内过山车一样变冷的VR市场吗?

  文 / 闫妍

编辑:王晓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