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投资目录支持高新科技产业 VR成外资风口

2017-07-08 12:4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7月5日,正值广州雨季,一份由久邦数码寄出的投资合同,正静静地躺在广州玖的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玖的”)董事长梁应滔的桌子上。同一天,玖的对外宣布,公司于近期获得了数千万元的新一轮融资。

  梁应滔回忆起,与久邦投资方第一次接触是在5月份。更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两家公司距离不过5公里,打车20分钟即达。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时间里,梁应滔经常与久邦见面商量投资细则,并邀请对方来他的公司和厂房进行考察,此后,双方达成了这份价值千万的融资合同。

  这已经是“玖的”的第二轮融资了,从过去的发展来看,获得二轮融资更像是水到渠成。此前,这家专注泛娱乐领域的VR公司也曾获得来自广东省文化产业基金的融资,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该公司已经在60余个国家和地区创办了线下体验店,成功获得超3000万用户。

  同日,北京,五环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驾驶一辆基于Apollo技术的自动驾驶汽车,同步连线着当天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

  与此同时,一份国家级的投资目录正在全力支持着这些高新科技产业。

    VR溯源

  6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简称“《目录》”),相较于2015年版,新增的条目主要集中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一栏下,具体包括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设备研发与制造、3D打印设备关键零部件研发与制造等项目内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条目在今年1月初发布的《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尚未出现。

  VR,即虚拟现实。它的原理是利用计算机技术从空间和位置上来模拟人类视觉、听觉、触觉的感受,从而达到身临其境的效果。

  资本市场对于VR的热衷可追溯至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这次收购被业内视为VR爆发的标志。此后,资本、创业者和互联网巨头嗅到了商机,共同把VR这个泡沫迅速催大。2015年到2016年4、5月的时间段内,涉及到VR的游戏、视频等各个领域,均能轻松拿到百万级别的投资,市场一片火爆。

  事实上,早在2016年,已经有不少的官方文件强调了对VR、AR产业的重视。2016年12月27日,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其中就有强调了虚拟现实等前沿技术的布局。此后,“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和“智能硬件产业创新发展专项行动2016-2018年”等扶持政策的陆续出台,均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VR产业的发展。

  VR行业的分水岭是在2016年,上半年无论是资本市场还是创业公司都一片大好,及至下半年,热度有所消减。进入2017年,有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整个资本环境不太好,融资相较于前两年越来越难。“VR热播”是从2015年就开始从事VR全景视频影视节目的制作公司,也是目前存活并不断壮大的VR公司之一。其主营业务是规模化制作VR影视内容,并于2015年上线了“VR热播”内容平台,丰富的VR全景片源,沉浸式的VR交互模式等技术屡屡获得用户好评。可即便这样,有业内人士表示,该公司目前仍处于“烧钱”阶段。

    是泡沫吗?

  前百合网市场总监王虎是在2015年尝试进入VR行业,参与的创业项目方向是VR直播。在他看来,这个行业不缺硬件和技术,缺乏的是好内容。

  但王虎这条VR之路走得并不平坦。VR直播对内容的要求相对较高,而对于内容平台来说,最大的痛点在于,匮乏的情节满足不了口味日渐挑剔起来的观众。请来的国内导演并不熟悉VR的套路,不懂镜头切换,用户体验也不理想。在直播时,需要有实时拼接能力和推流能力的高清摄影方案,但同时,网络的上行带宽、CDN分发以及用户的接收端,都还存在着问题。

  所以,即使在一开始获得了数百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内容上的短板却使项目进入了慢车道,最终,现金流的缺口使王虎选择在2016年退出了这一领域。

  北京联偶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王丰则没有拿到投资,但是他的8人创业团队却生存了下来。这家从事VR视频制作的公司,成立于市场最火爆的2016年,见证了资本环境的变动。

  王丰认为,创业公司首先要解决生存问题。只要产品方向足够吸引人,融资的可能性就会更高。公司目前还在探索产品化方向,部分业务是为国美、景芝酒业、宝马等企业定制VR宣传片。

  对于投资者为何放慢了脚步?王丰介绍道,并不是说VR没有前景,而是VR处于早期市场。在根本的底层技术方面,无论是头戴式移动VR终端,还是PC或游戏主机输入的“头盔”式VR终端,都需要解决图形图像支持技术或多媒体算法,也需要计算速度很强的芯片,整个生态链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

  能代表VR的设备目前十分有限。在国内,大多数人对于VR的认识局限于价格低廉的“眼镜盒子”,只有个别用户会被吸引去了解更高级的头盔和一体机。某VR公司创始人介绍,国内目前大多数的VR眼镜盒子都是伪VR,公司之前也做过正版的VR眼镜盒子,价格相对较高,仿冒者跟风做一个十几块的盗版扰乱市场,使得做硬件的企业将大部分业务转向了平台,即线下和连锁设备。

  “真正形成好的大市场还需要5-8年的时间”,王丰说,而大多数投资者的目光在短期红利上,过长的战线也使相当一部分投资者望而却步。

  这种“望而却步”蔓延到平台领域。上述VR公司创始人已经接连见了几十个投资人,而这些投资人的普遍想法是,对投资VR行业心怀疑虑。“能不能带来用户量?”成为他们关注的问题。即便公司旗下的VR平台在全国布局了5万台设备,拥有2到3万的用户量,较之游戏这种动辄几千万的用户量规模还是太小。

  获得融资,并在VR这场消耗战中存活下来是所有参与这一领域的企业所盼望的。

  7月5日,“玖的”公司对外宣布,公司已于近期获得数千万元的新一轮融资。其公司市场总监梁振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如此迅速地获得融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公司是全产业链,技术研发、内容开发、硬件生产到线下运营全部包含在内,避免了与各个公司做对接所带来的效率、技术上的损耗。

  梁应滔下一步的规划是加速VR“规模化”商业落地进程,开发下一批3000万新用户。

  王虎认为,大多数的资本会投在VR游戏领域。游戏互动平台“噜噜VR”于6月23日获得800万元Pre-A轮融资。此外,VR游戏生产商“翌雪游戏”、VR游戏平台“造梦科技”等企业都在6月份获得了融资。

  外资风口

  同样高度关注这一领域的还有外资企业。

  这一次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的《目录》,新增了VR、3D打印等鼓励类条目。在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匮乏的大背景下,以高新产业、先进制造业等领域引入外资,有利于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在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研究所副主任郝红梅看来,新公布的目录是在广泛征求社会意见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在信息产业领域的迫切需要,增加了相关条目。

  原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时任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诸如VR、AI、3D技术等IT行业属于中国鼓励发展的新兴产业,是中国开放度非常高的领域,增加的新条目意味着国家希望鼓励外资在这些行业进行投入。

  外资的进一步入局对国内产业有何影响?多位VR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可以确定的是,国内科技巨头们不会停下投放VR的脚步。中国三巨头腾讯、百度、阿里巴巴都在VR电影、电视剧及游戏方面投入颇多。上海东方传媒集团(SMG)、微鲸携手硅谷最强 VR影视公司JAUNT,联合投入1亿美元组建“JAUNT中国”。该公司未来两年内将推出500部VR作品。

  同时,他们认为,进入中国市场要了解中国玩法。目前,亚洲与西方的VR产业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美国消费者更愿意花大价钱买诸如索尼PSVR这样的设备,定价约2700元人民币;中国的消费者更热衷于用智能手机体验新鲜的内容。在中国,最畅销的VR设备不到140块,每月出货量达10万部。另外一个显著区别是体验方式的不同。大多数中国用户不会在自己家里进行高端VR体验。

  “一些中国企业将PC和主机VR作为商业解决方案。这些大型企业对于VR的商业使用比起民用领域更加强劲,而在国外,研究VR的多为科研人员和技术人员,商业行为较少。因此,进入中国VR市场的外资可能会倾向于科研性质,或者拥有性能特别好的硬件、技术等。”

  近些年来,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上升。目前,制造业利用的外资在整个外资中的比重约30-35%,而这一数字在最高的时候曾达到70~80%。对此张建平认为,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趋势总体是向好的。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正处于新旧动能的转换过程,从而培养新业态和新模式,低附加值制造业正在走出中国,入局的是技术含量高、高附加值的制造业。

  在6月28日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多次强调,“中国制造2025”给中外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中国企业要提高产品制造的质量,提高工艺水平、装备水平,在此过程中需要跟发达国家合作。

  “去年是国内资本踊跃进场,今年是国外资本的机会。”王丰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国外资本来说,现在进扬能以比较低的价格投资到不错的VR创业公司,机会不错。“也许4、5千万就可以投十几二十家VR创业公司了。”

  虽然相当一部分政策在鼓励VR产业,谈到具体的落地政策,国内几乎是一片空白。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此前工信部曾邀请企业商讨制定行业标准的事宜,宣传部也曾研究过内容分级的标准,但都无疾而终。究其原因,上述某VR公司创始人认为,目前VR行业处于探索阶段,等市场成熟再制定标准更利于行业发展,目前限制较少可能会促进多样化发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