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VR企业,女性仍受歧视:皮相放在第一位,性骚扰无法根治

2017-07-10 09:1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按照惯例,Upload会在六月中旬举行一年一度的游戏盛会。但是今年,这一盛会由于某些原因取消了。

最近一段时间,科技行业性骚扰事件频发,Upload也没能幸免,遭到了指控,估计这也是游戏盛会取消的原因之一。今年五月,公司前社交媒体经理Elizabeth Scott一纸诉状将Upload告上法庭,声称公司在派对上邀请妓女和脱衣舞娘,导致男性员工无法集中注意力,工作效率低下。不仅如此,公司的女性员工还受到了无礼对待,被迫“帮助”男性员工解决一切生理需求。

Upload除了提供与虚拟现实话题相关的课程,还拥有属于自己的新闻网站。当然了,它并不是唯一一家深陷丑闻的虚拟现实公司。

今年二月,虚拟现实公司Magic Leap遭到了前战略营销和品牌副总裁的指控,声称自己作为一名女性员工在公司受到了歧视。根据指控内容,她曾经多次建议公司重视性别失衡这个问题,并且希望能够在最大程度上消除对女性员工的敌意。但结果,公司不仅没有听取她的建议,反而把她开除了。另外,今年五月,Oculus计算机部门的负责人Dov Katz被依法批捕,因为他曾经试图强迫一名假装年龄为15岁的卧底女警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由于虚拟现实源自于游戏,并且与之存在紧密联系,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与该行业长久以来的性别歧视,也是存在紧密联系的。在一个男性享有数百万美元资金作为支持的行业当中,女性能够顺利在相对较小的空间生存下来吗?根据我们对几十位身处虚拟现实行业的男性和女性的采访,这个问题的答案着实颇为复杂。

其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虚拟现实制作人表示,Upload最近受到的指控,算得上是虚拟现实行业中第三次影响较大的丑闻。没错,虚拟现实是拥有光明的发展前景,但那些丑闻事件也实在是太糟糕了。

在硅谷VR企业,女性仍受歧视:皮相放在第一位,性骚扰无法根治

2016年,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这两大块,共计吸引了22亿美元的投资,与2015年的7亿美元相比,增加了三倍。其中,Upload就在去年九月顺利完成了一轮45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其实早在四年前,大家就已经把虚拟现实看作是科技行业未来的主流发展趋势。不仅如此,大家都说这项技术为女性开发人员和制作人员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毕竟在此之前她们从来没有在科技行业内接触过这样一种创新技术。去年九月,《纽约杂志》还刊登过一篇文章,直接指出:“在虚拟现实这一块,女性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人。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女性开发人员和制作人员十分难得地拿到了与男性同行公平竞争的机会。”

但从去年开始,情况就开始发生了变化。毕竟与虚拟现实相关的三个行业,具体说来就是视频游戏、硅谷和好莱坞,都是出了名地歧视女性,向来由男性占据主导地位。

来自洛杉矶的虚拟现实内容创意总监Angela Haddad表示:“一直以来,这些行业对女性的态度,就不是那么友好。大体说来,她们收到的邀请和得到的支持,与男性同行相比,都非常少。不论是硅谷,还是娱乐行业,奉行的都是兄弟文化。所以说,不少人都担心,未来虚拟现实会发展成这两个行业一样。”

就像在虚拟现实行业工作的YouTube名人Taryn Southern说的那样:“我们不希望,未来虚拟现实要与硅谷科技行业的男性文化,以及好莱坞庸俗的导演文化称兄道弟,沦为一类。”

但很可惜的是,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虚拟现实已经有点与这两大行业“同流合污”了。据美国在线(AOL)旗下RYOT Studios的联合创始人Molly Swenson介绍,与好莱坞女性导演比较稀少的情况差不多,虚拟现实行业目前的女性工作者也已经开始逐渐减少了。另外,与视频游戏仍然频繁使用“展台美女”的情况差不多,虚拟现实行业中的各种会议和活动,也会邀请这样一类人,来鼓励消费者试用虚拟现实头戴设备。

专门为Road to VR网站撰写虚拟现实内容的Kent Bye回忆道:“我曾经参加过一次Upload举办的派对,令我惊讶的是,他们居然从外面邀请模特,来负责访客的登记事宜。对于像我这样的人,以及行业中的其他女性来说,这种做法会传递出什么信号呢?Elizabeth Scott也曾经指出,公司是绝对不会让她负责访客登记工作的,因为她还不够‘吸引人’。”

Olya Ishchukova曾经担任Upload的活动和会议策划主管,后来自立门户创建了一家叫做Models in Tech的公司,专门为科技公司提供派对和会议专用的模特。多年以来,她一直与Upload保持有合作关系,承包了后者在一切活动中需要使用的模特。从2015年12月到2016年12月,她在为Upload工作的同时,还经营着自己的模特经纪公司,两边并没有严格地划分界限。

一位来自旧金山湾区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虚拟现实工作者表示:“就算是用泛滥成灾这个词,来形容虚拟现实行业的模特雇用现状,都不为过。大家在各种各样的活动中,都能够看见模特。”(就连Upload联合创始人Taylor Freeman都在Models in Tech网站上公开表示了自己的支持态度,说是后者非常专业,能够鼓励潜在消费者参与进来,与他们进行互动并且向他们介绍有关虚拟现实的知识和体验。)

说实话,虚拟现实这个领域真的非常小。就像New Reality Arts公司创始人Jodi Schiller说的那样:“这种感觉就像是再一次回到了高中。放到Upload这个案例上来说,就是这些虚拟现实组织无处不在,大家对它们都很熟悉,而且它们彼此之间也都相互认识。而Upload就像是其中更受人欢迎的学生,是大家关注的中心,就像是一股驱动性的力量,每个人都多多少少与Upload有一点联系。”所以,对于不少人来说,作为虚拟现实这一新兴行业中的支柱性企业,Upload受到员工的性骚扰指控,还是让他们觉得非常失望的。

正是因为Upload在虚拟现实行业扮演的角色,让它现在处于一种比较尴尬的状态。毕竟公司给外界营造出来的形象,一直都是正面积极的,在男女平等这个问题上的态度也非常坦率。

Will Mason是公司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今年27岁,之前短暂加入过SH//FT的咨询委员会。这是一个由两位来自洛杉矶的女性虚拟现实工作者Jenn Duong和Julie Young创建的非营利组织,旨在为虚拟现实行业中的女性提供平等工作机会,推动虚拟现实行业实现多元化发展。不仅如此,Mason还加入了Duong和Young两个人在2015年秋天创建的Facebook讨论组,专门讨论虚拟现实行业中女性工作者的状态等问题。该讨论组对外界表示,在加入进来的大约5600位成员当中,有80%是女性,剩下20%是男性。

根据今年四月一位不知名人士提供的手机截图表示,Mason曾经公开在这个讨论组当中表示:“讨论组中的女性同事,对虚拟现实这一行业做出了巨大贡献。我很高兴,我们能够通过一种比较多元化的方式,来促进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两大领域的发展。”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虚拟现实制作人员表示:“在外人看来,Upload对虚拟现实这一行业甚至是这一完整系统,都做出了太多贡献,一直都希望虚拟现实行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但是很不幸,他们现在搞砸了。”

根据接受国外媒体采访的几位女性虚拟现实工作者表示,讨论组应对Upload所遭性骚扰指控的态度和措施,让她们觉得非常不舒服。有人认为,讨论组的反应速度太慢,办事效率太低。还有人认为,Duong在讨论组内发布那些维护Upload的话语内容,的确是存在很大问题。Duong曾经表示:“说句发自肺腑的话,我是真的把Upload看作家人,我非常希望它能够在日后的发展中取得成功。”对于Duong说的这些话,有不少成员都表示了反对和担忧,她们怕Upload利用Duong甚至是整个讨论组来帮自己洗白,挽救自己的形象危机。正如有位成员曾经指出:“Upload将自己定位成一家年轻、有进取心的新兴企业,希望能够给整个行业带去决定性的影响。它利用Jenn Duong这些人,给自己塑造了一个支持女性工作者、支持行业发展多样性的健康企业形象。”

截止六月中旬,Mason、Freeman以及其他两位遭到性骚扰指控的员工Avi Horowitz和Greg Gopman(现已不再是公司员工),已经被从讨论组中移除。

作为对Upload性骚扰事件,以及成员不满情绪的回应,Young和Duong二人通过邮件形式接受了国外新闻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她们表示:“有些成员因为我们与Mason的私人交情,以及他之前在SH//FT咨询委员会中担任的职位,对我们处理Upload性骚扰事件的态度存有不满。她们投诉说Upload高层管理人员再继续作为成员参与讨论组的讨论,那就有违反了这一组织的圣洁和尊严,所以希望能够将他们从组织中移除。另外,我们还针对Upload的性骚扰事件和它目前所处的环境,进行了多次对话和讨论,并且希望能够借此机会来重新修订我们组织的办事标准和指导原则,以确保这些标准和原则能够最大程度上真实反映组织成员的意见和需求。”

在硅谷VR企业,女性仍受歧视:皮相放在第一位,性骚扰无法根治

老实说,对于虚拟现实行业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这个问题,Upload是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就算是那些主张虚拟现实行业中男女保持平等的女性工作者,也曾经遇到过令人糟心的经历。比如说,虚拟现实游戏设计师Ainsley Sutherland就表示,自己曾经在一次Oculus产品演示活动中被偷拍了。她觉得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对于自己被众人集体“观赏”这件事情,她本人是毫不知情的,而且活动上的男性总是要多于女性,这种事情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Adaora Udoji曾经在无线电和广播新闻行业工作了很多年,后来创建了一家叫做ZFs4 Productions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公司。她介绍说,自己曾经主持过一场全部由女性参与的问答活动。但是在活动开始之前,却有两位男性突然打断对话,说了一些诸如女性工作者没有足够专业技能这类火药味十足的话。要知道,当时参加活动的都是非常专业的科技工作者,说出这些有失礼节的话,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Haddad分享了自己最近在旧金山湾区参加会议时的经历:“当时,跟我说过话的每个人,都没有想到我本人就是专业的虚拟现实工作者,一直在问我是陪谁一起来参加会议的。”

当然了,面对这样一种现状,肯定会有人想要做点什么,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改变。Women in VR是由Malia Probst和Martina Welkhoff二人联手创建的组织,旨在为身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女性工作者提供风险资本支持。它经常会在会议过程中,讨论与男女平等相关的问题。Shiller会与将近1500名Women in VR的成员一起举办讨论活动,还会与Facebook讨论小组成员进行相关话题的讨论。一般情况下,各位女性虚拟现实工作者,会在纽约和洛杉矶两个地方参加这些活动。除此之外,Dani Van de Sande还曾经发起过一系列名为The Reality Experiment的活动,每个月与身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的女性工作者一起吃晚餐。后来,她还创建了一家虚拟现实咨询公司,现在就职于Snap。

Probst表示:“虚拟现实行业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改变,在目前这种幼稚发展阶段,我们有很多可以加以利用以便做得更好的机会。”针对Upload最近发生的事情,Schiller是这样说的:“我个人,确实非常想要给这些年轻人一些告诫,让他们完善对公司的管理和领导,或者哪怕给他们一些指导也行。”但可惜的是,给他们指导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小。毕竟到目前为止,Upload的投资者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唯一一家明确回应的Presence Capital,也只是表示:“我们对此不作评论,具体情况你们最好还是去联系Upload。”

对于身处虚拟现实行业的女性工作者来说,投资者给予的支持还不够多。所以,引用RYOT联合创始人Swenson的一句话说:“无论出现什么问题,我还是坚定地认为,掌握大量资金和资源的人,有责任进行适当的部署和调配,为解决所遇问题贡献自己的力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