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赌徒:贾跃亭、孙宏斌与王健林

2017-07-12 19:4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是围观群众的幸运。国产剧不太好看,但国产的活报剧还是很精彩。在360万平方公里国土陷入高温模式的夏日,每天清晨居然还都有一块崭新的西瓜。

或许,很多年后,我们会想起这个中国企业界的夏天。王石向万科告别,贾跃亭到美国“跑路”,王健林挣扎着还钱,孙宏斌忙着扮演白衣骑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地产界的并购之王,孙宏斌为何没有加入万科的股权争夺战,而是先后和贾跃亭、王健林连接在了一起,或许正是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类人。

自上周三,贾跃亭到了美国,已经整整一周的时间了。但在不到7天的时间中,国内舆论已经把贾跃亭塑造成了一个当代胡雪岩、一个精通财务腾挪之术的贾会计、一个中国互联网界学历最渣的loser。

贾跃亭

种种评价很犀利,很一针见血,但是,也很不客观。如果,贾跃亭仅仅只是这些观点鲜明的文章中所描述的那样,甘薇恐怕也成不了百亿阔太,贾跃亭也不会把乐视做到这样的规模,还能在孙宏斌那里兑现150亿元的支票。

毕竟,在2005年到2010年那几年,搞视频网站的不只贾跃亭一家。郭广昌复兴集团搞的激动网后来就无声无息地黄了,带着互联网基因创业的李善友搞的酷六网,也卖了。贾跃亭2013年开始搞乐视超级电视,也是颠覆了传统的家电行业。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接盘。

孙宏斌成为时下中国最大的接盘侠,甚至让中国投资界又多了一个“孙宏斌轮”,或许,还是因为他们还都是一类人。

押上一切的贾跃亭

有的公号给贾跃亭贴上当代胡雪岩的标签,其实很不客观。

以2003年和2014年两个关键年份为分水岭,分析贾跃亭至少需要三个维度:胡雪岩式的贾跃亭、马斯克式的贾跃亭和小镇青年贾跃亭。

你可以说,2014年之前的贾跃亭有胡雪岩模式的影子。在2005年,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就已经搞到了各种互联网牌照,而且,乐视网成为在国内上市的第一家视频网站。这些没有过硬的资源和背景,肯定不行。

但是,要说,经历过“乐视大磨难”、在海外看病大半年之后的贾跃亭,还在玩胡雪岩那一套,就完全不对了。

这个时候,贾跃亭已经没有了什么背景和靠山,经历了一场大磨难,他恨不能以创新者和创业者的形象洗白自己。所以,你能看到,那个时候贾跃亭把乔布斯当成模仿对象,发个手机也要超越苹果。但是,贾跃亭发现投资酷派不行之后,他又找到了新的模仿对象——马斯克,造电动的而且更加智能的汽车更符合潮流,也更对投资人的胃口。

他在美国投资了一家造车公司法拉第未来。这家公司可能技术很牛B,设计的概念汽车也很酷,但总是有一股浓浓的山寨气息。

马斯克搞特斯拉是向交流电之父尼古拉·特斯拉致敬,贾跃亭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则是向电磁场理论的发明者迈克尔·法拉第致敬。从时间上看,迈克尔·法拉第是更牛逼的前辈,但法拉第未来总是让人感觉在像马斯克致敬。

不过,这种模仿或者山寨,也会受到投资界的认可与推崇,毕竟世界这么大。美国有了Uber,中国为什么不能有滴滴,你们已经有了摩拜,我们为什么不能投资ofo。马斯克不可能独占世界市场,贾跃亭万一搞成了呢?

马斯克

在2014年和2015年狂热的创业氛围下,冒险家不只有贾跃亭一个。至少在很多投资人看来,已经手握乐视网的贾跃亭或许比很多其他的创业者更值得信赖,也更值得投资。彼时,贾跃亭已经成为创业板首富,也为了自己的梦想押上了一切。

贾跃亭曾经在乐视年会上唱了一首《野子》,歌词如下: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

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

……

吹啊吹啊,我赤脚不害怕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在贾跃亭的内心中,可能还有一个位置属于那个曾经一无所有的山西小镇青年。

王健林把赌注押在了什么地方

很多人屡屡提起王健林的家庭背景,相比贾跃亭,王健林的起点比他高了很多。但是,这并不足以能够让王健林把万达做大到今天的规模。

王健林向融创出售632亿元的资产包,有些出人意料。

就在一年前,王健林还信誓旦旦说,有万达在,让上海迪士尼20年不赚钱。王健林的底气正是群狼战术打造的多个文旅城。从南昌到合肥,乃至到济南,这个布局已经对上海迪士尼形成了包围圈。如今,上海迪士尼开业一年就实现了盈利,而万达的狼还没有养大,就已经转手卖给了别人。

王健林

对于这笔交易,王健林的说法,也是为了降低万达的负债率,并且还讲了一个轻资产转型的故事。

但事后,媒体发现,万达的负债率其实在正常范围之内。据报道,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万达商业的资产负债率为70.61%,金额是1368.33亿元,而去年末为70.26%。2016年137家房地产企业的负债率是77%。在高杠杆的房地产业,万达的负债率并不高。

另外,万达的这个资产包以630亿出售,也可以说是白菜价。

王健林为什么要这么做,把赌注押在了什么地方?

伏笔可能还是在,6月中旬,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等在内的数家企业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这直接导致6月22日,万达债市、股市齐跌。

万达广场遍布全国各地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在公众的印象中,万达还是第一次列入政府部门排查名单。这是否意味着吹向万达的风已经改变了方向?

出售资产包,让万达的负债表更好看一些,是一种主动表态。这是态度,也是生存法则。

万达630亿卖出一个资产包,看似大手笔,但又显示出了一种精明下注的小心翼翼。

王健林曾经在万达年会上演唱过崔健的《一无所有》。这不是不在乎自己的资产,而是和贾跃亭唱《野子》一样,都有种“赤脚不怕疼”的姿态。

孙宏斌押注在哪里

630亿收购万达资产包,是孙宏斌的又一次豪赌。

融创表示此次收购全部是自有资金,但是,今年以来,融创对外累计投资已经超过千亿。而融创2016年年报有息负债为1128亿元,净负债率达到121.5%。有分析师预测,加上此次收购,融创净负债率将超过200%。

万达在拼命地降杠杆,孙宏斌在拼命地加杠杆。事情就是这样吊诡。不过,这对孙宏斌来说,并不陌生。

1994年,孙宏斌从监狱出来之后,在天津创办房产经纪中介顺驰,此后,进入房地产市场,最终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迫廉价转让。

150亿收购乐视网、630亿买万达资产包,融创拿下的都还是优质资产,但孙宏斌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项目风险,而是融创的高负债率,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抵御宏观政策变化和金融监管的风险。

孙宏斌

自从4月份,中央表示要维护金融安全之后,保险、银行和证券市场已经风声鹤唳。前不久,万科董事会换届,前海人寿也只能乖乖表态支持。

但是这并不影响融创大举进行资产并购。在此之前,融创已经收购链家、上海隆视、金科股份、天津星耀。而在6月29日,万科也以551亿元的高价成功投得中国第一家破产金融机构——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旗下的土地资产项目。

现在,正是房地产企业反调控周期操作的好时机,不做这些,融创可能仍然只是一家资产2000亿元左右的二流房地产公司。做了,融创就有希望在未来两三年进入顶尖房地产企业阵容,而且,还能向当初的万达一样,完成向IT和文化产业的战略布局。

这或许对孙宏斌是种机遇性的诱惑。而所谓的风险,对于一个经历过一切的男人,或许算不了什么。

为什么是这三个人

孙宏斌既不是贾跃亭的中国好老乡,也难说是王健林的中国好同行。

孙宏斌150亿投资乐视网,630亿买下万达资产包,固然很耸人听闻,我们也应该关注,达成交易的速度。

在投资乐视前一个月,孙宏斌还不认识贾跃亭。万达这次大甩卖,也非常突然。如果,是从6月中旬算起,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如果万达的决策时间更加充裕,13个文旅项目和76家酒店,也不会只卖630亿。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赌徒和赌徒才会有共同语言,疯子和疯子才能成为好朋友。做生意的双方,若是脾气、秉性不投,买卖多半是做不成的。

贾跃亭与孙宏斌

同样是“趁火打劫式”的并购,躲在香港四季酒店的郭英成和孙宏斌就不是一类人,所以,融创并购佳兆业花了半年多的时间,也没有谈成。贾跃亭从香港四季酒店回来,已经折腾了一圈,又去美国了,而郭英成仍然呆在香港四季酒店,不敢回来。

所以,孙宏斌和贾跃亭只是长谈了6个小时,就拍板了150亿投资乐视网。这种效率,我相信,绝不是因为,贾跃亭善于用PPT忽悠,而孙宏斌又特别有钱。

这背后的一切,或许都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曾经一无所有、白手起家的创业者,还是能在关键时刻豪赌一把的冒险家。只有这样才会一触即发,擦出火花。

2017年之夏,很耐人寻味。这似乎又到了市场重新洗牌的时间。不管,那些资产曾经存在怎样的“原罪”,而孙宏斌式并购,过程却很干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