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了马云260多亿,手握阿里的“钱和权”,连雷军都被他“忽悠”过!

2017-07-12 19:40 移动互联网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01>

  1999年,俞永福从南开大学毕业,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搞金融证券。

  2001年,他进入联想投资;4年后,出色的工作表现让他成为联想投资最年轻的副总裁,当时他27岁。

  2006年,他偶然认识了UC优视的两位创始人何小鹏和梁捷。当时UC刚成立,何小鹏和梁捷正焦急地找投资人。

  他们递名片给俞永福,俞永福发现这两位的头衔都是“副总经理”,于是问:“那你们的总经理是谁?”

  “因为我们俩都是技术出身,不太懂企业经营管理,所以暂时没有设一把手。”何小鹏说。

  这让俞永福很是欣赏,他说中国的企业家大多有“官瘾”,创始人通常是要说“头句话”的,可何小鹏和梁捷竟有这样的胸襟和智慧

  他回到公司后,细细研究分析了UC,觉得大有搞头。

  没想到决策会议讨论了几个小时,临门一脚这个100万美元的投资还是被否定了。

  <02>

  联想不投UC,让俞永福很沮丧。

  2006年11月的一天傍晚,俞永福把好基友雷军约了出来。

  两个人在一家酒吧,几杯酒下肚,俞永福开始说自己这件“心事”。

  雷军为安慰他说,“半年前,我就开始用UCWEB,总体感觉产品做得挺不错的。你们老板担心的这些问题我到没有仔细想过,但我觉得不是大问题。”

  喝的有点醺醺的俞永福还没失去意识,他突然放下酒杯,盯着雷军来了一句,“要不你投资吧?”

  雷军这才知道这小子是给自己“设套”啊,又禁不住他“忽悠”,雷军最终答应投资200万。

  不过,雷军反将俞永福一军:要投资可以,条件是你要出任UC的CEO,全权负责UC的运作。

  那时俞永福在联想已经年薪百万,加入创业团队,每个月就几千块领,这样的“苦日子”充满挑战。

  可是眼看人到中年,俞永福一向怀有大志,做投资总有一种“自己在岸上西装革履,只能看着别人游”的感觉,他判断未来十年中国不缺投资人,缺的是企业家和实干家。

  犹豫了两天,他最终决定“下海游泳”了。

  就这样,他从联想辞职,拿了雷军200万和其他投资机构200万,正式空降UC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03>

  俞永福带着雷军们的钱进UC后,何小鹏和梁捷哥俩欢欣鼓舞,同时中国移动的千万级大单也随之砸来。

  本来是双喜临门的事,老大俞永福却发话了:不要接这个单子,UC要专心致志搞移动浏览器。

  虽然有可惜有不解,何小鹏和梁捷对俞永福充满信任,同意了。

  事后证明,这个决定是十分高明且富有远见的。

  2007年IPhone出现,2008年Android发布,2010年小米和美团成立,UC深耕移动端浏览器的那几年,正是中国乃至全球打响移动互联网战役前期。

  “这个决定相当于把你已有的饭碗砸了,一年以后,另外一个业务如果没起来,你再回去想捡你的饭碗恐怕都捡不起来了。”

  俞永福“赌”赢了。因为全力以赴,当年九月UC的用户量增长了25倍,日PV过了三亿页。

  之后,俞永福又扩展了UC九游、UC头条等方向,UC从最开始的300万美金涨到被阿里收购时的40-50亿美金,8年近2000倍成长,总舵手俞永福不是盖的。

  <04>

  时间来到2011年,UC发展得顺风顺水,但是危机在发酵。

  “战争之王”周鸿祎挑起的3Q大战、3B大战,反而惊醒了沉睡中的腾讯和百度,两个巨头开始纷纷加快移动端的布局,让UC感到腹背受敌。

  就个人来讲,俞永福从来没想给巨头打工,但从集体利益出发,一帮弟兄拖家带口跟着他,万一UC被强大的BAT灭了,可就一夜回到解放前。

  据说腾讯和百度当时都有跟俞永福接触过,特别是百度,更是希望把UC这个“民间高手”给招安为我所用。

  可永福都不卖,直到和同样会“忽悠”的马云见了面,永福才摘掉了UC“非卖品”的牌子。

  要不怎么说马云牛逼呢?总是能办成别人办不成的事。

  2014年6月,UC优视以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金额43.5亿美元(当时约折合268亿人民币),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

  马云承诺,收购后UC仍是俞永福说了算。且在众多被阿里收购公司的高层中,只有俞永福进入了阿里的核心权力机构“战略决策委员会”,充分显示对俞永福的重视。

  而且,当时阿里巴巴正打算上市,马云以股票为主、现金为辅收购UC,让持股的UC元老们有了巨大增值空间。

  <05>

  “我就是永福。不会有任何人是我的老板。我是搭档。”

  2014年,俞永福正式加入阿里大本营。

  而早在2013年,马云就曾表示,阿里绝大多数生于60年代的领导者将会陆续退出管理执行角色,把领导责任交给70,80年代的同事们。

  76后俞永福,来的正是时候。

  外界评价,曾在联想工作6年的俞永福深得柳传志精髓:最擅长就是“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

  无论是他在UC时期的一系列并购整合,还是UC并入阿里之后,对UC、高德的整合,都显示他的“实用性”。

  整合高德业务时,俞永福面临的是一个刚从美国退市的三四千人的巨大团队。外界评断:“整个互联网,也鲜有如此体量企业整合成功的先例。”

  在他加入高德之后,将高德业务方向从当时火热的O2O转向LBS(基于位置的服务),开放LBS端口,自己不做O2O,但允许其他商户接入。

  在当时放弃炙手可热的O2O方向(李彦宏就一度很迷恋于此),在很多人看来是傻逼。

  而俞永福和马云的相似之处在于,除了都很能“忽悠”,还有就是总做让人意想不到,当时看起来很傻,事后却证明是专注、有远见的事。

  在高德地图振兴上,俞永福“全宇宙最强力粘和胶”能力再次验证。

  在他的带领下,高德地图不仅在百度、腾讯围攻下活了过来,还活成了行业第一。

  数据显示,到2017年4月,高德地图的市场渗透率已位列所有APP的第10名,渗透率达到33.9%。在地图导航类APP领域排列第一。

  <06>

  2016年10月31日,阿里巴巴CEO张勇发出内部信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俞永福将担任新集团董事长兼CEO。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囊括了阿里影业合一集团、阿里音乐、阿里体育和UC等多条业务线。

  2015年5月,一篇称俞永福是阿里巴巴“太子”的文章《阿里太子俞永福,登顶之路还要跨四道考验》在网络疯传。

  实际上,永福从来反感“储君”一说,花了很大力气把网络关于“阿里太子”的字眼都删掉了。

  不说马云还正年富力强,工作三五十年不是问题;

  就是看看中国商界,哪几个被称“太子”的能真的安然“继位”的?

  远的有“联想太子”孙宏斌,直接被柳传志亲手送监狱;“与任正非情同父子”的天才少年李一男后来竟跟华为对着干;

  近的有百度最年轻副总裁李明远,被撤职后一片唏嘘……

  更何况,阿里巴巴文化娱乐这个担子不好挑。

  也许,马云就是想试试他的能耐到底去到哪,所以把阿里体系中最难啃、最弱势的“文化娱乐”版块交给了俞永福负责。

  根据最新数据,俞永福负责的文化娱乐集团估值不过200亿美元,跟服务于金融和电商的蚂蚁金服(估值600亿美元)、菜鸟网络(400亿美元)、搞技术的阿里云(390亿美元)都还没得比。

  而且,百度和腾讯在文化娱乐方向可都比阿里强,要在他们嘴里抢食,俞永福场场都是硬仗。

  <07>

  不过,谨言慎行、低调神秘的俞永福也不是好“对付”的。

  一位前同事曾说,如果同时在5个会议室举行5场会议,俞永福就算每个会议只参加五分钟,也能拿出其他人讨论几小时方得的解决方案。

  “每一个跟俞永福共事过的人都很怕跟他开会,不是因为他脾气大,而是因为他看业务一针见血”。

  UC高级副总裁王桐说,俞永福每做一个业务,都必须生根发芽开出花来。

  另一位同事说,在人生中很多次重要的转型中,俞永福考虑最多的往往不是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梦想什么,而是什么能带来最大的回报。“骨子里是一个结果导向的人。”

  他圆脸、微胖、不说话也笑三分,但说起话来是口才极好之人。

  2011年8月16日,小米在798做发布会,有一个环节是俞永福和李学凌上去说相声,赢得掌声一片,在现场的左林大叔真心觉得,俞永福完全是可以去德云社客串的。

  他擅长与企业、政府进行利益分配的谈判,每次一谈就是十几天,每个月有20天在外地出差。

  俞永福会不会成为阿里巴巴的“福将”,成为阿里巴巴的“张小龙”,甚至成为“太子”?

  不急不急,才41岁,再等几年看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