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岩:创业一定是为了钱 但光想钱一定没用

2017-07-19 18:00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说: 许多人告诉我创业失败率99% ,不要被他们吓到。

虽然陌陌很高调,但是陌陌的创始人却一直很低调,他几乎从不参加公司以外的活动。

在一次内部活动上,有人问唐岩怎么看待创业过程中的孤独以及财富的变化。

唐岩说,孤独是一定有的,而且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如果非要找一个解决孤独的办法那就是一个字:熬。

而对于财富,唐岩的态度更加明确,那就是:爽。

数据显示,陌陌在2016年第一、二、三季度的直播营收分别是1560万美元、5790万美元、1.086亿美元,分别占总营收的30.65%、58%、69.17%。这个数字出来,引发行业震动。

因此,自2016年Q1开始,每个季度的财报对于陌陌来说都是“史上最强财报”。

有专业人士称“按照单季利润规模算,陌陌在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已经可以排进前六了,能排在陌陌前面只有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唯品会。”

悄无声息,从被人诟病的“约炮神器”到至今没有正面竞争对手的近80亿美元市值公司,所有最终伟大的公司,一路都是非常有争议性的。

随着与他深入地相处,你会发现唐岩的梦想非常大非常远,远远不止于外界给他和陌陌打下的那些标签。

01

创业心态

2011年 3月,我创立陌陌科技。之前和太太商量,没做成怎么办?她说那就再去上班。我又问,创业了就不想上班,怎么办?太太答,那就再创业。我再问,再失败能不能卖了房子?太太说,行,再试试。问到第4 回合,太太说,那就离婚。我心里有了数,起码能试3 次。

算算身家,加上股票,自己总共有一百来万人民币,应该够了。

团队最开始有三个人,除了我,另外两个是门户网站的产品经理与高级技术人员,都没开发过手机软件。因为最先做的是iOS版本,所以我们买了《iOS 30天速成》这样的教材,边看边写代码,而后加入的一名技术工程师也是在QQ群里贴小广告招来的。这就是陌陌创始团队的配置。

创业前我没想过具体的目标,比如什么时候上市,能赚多少钱。但我们的野心一开始就是瞄着一个非常大的盘子去的,就像腾讯一样大的盘子,创业之初,可能跟媒体不好意思说。不过我们和投资人是这么说的,三个小伙伴之间也是这么说的。

不是吹牛,是真的想做这个事。创业本身就是个成功率极低的事,那为什么不冲一个大的盘子去呢?反正都创业了,为什么非要做一个很小的事。

所以我想告诉你,不要被那些东西吓倒,那帮人(大公司创始人)动不动就跟你说创业失败率99%。哪怕你是万分之一,其他人失败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啊?

我是觉得创业一定要为了钱,是奔着钱去的,你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钱,你要想明白一个道理。但是你光想着钱没有用,因为钱不会自动到你口袋里来,你想着把事情做好,但是目的还是为了钱,这是我的观点。

02

判断用户需求

刚做陌陌时我有两个判断。

首先我认为将来在移动端一定会有一个社交帝国。它有两种创造方式,当时大家都倾向于,一种像微信一样拷贝过来,把线下关系放到线上,因为这看上去是最靠谱、可能性最高的;但还有一种办法也OK——它从开始就是一个移动端的东西,基于网络重建社交关系。

其次社交一定要从高端往低端做,不能反其道而行。特别是重新建立一套用户关系时,从高端往低端做才能降低信任成本,所以我们最初的版本从iOS开始。如果一开始就做十七八岁的人群,等用户量上来后,或者你的用户本身在成长的时候,再想从低端往高端走,蛮难的。

很多人认为深度的交友关系一定是以共同的兴趣爱好为主,我并不这么认为。以前我就挺疑惑这点,我问过很多人,你介意的是跟一个人到底去唱K还是去吃饭,还是跟什么人去?往往是后者。所以,所谓的靠不靠谱实际是对社会身份的认可。

除了人性的判断,还有基于社会发展层面的判断。中国人很早以前是习惯社区社交的,比如原来体制内的大院、事业单位的大院、国企的大院。它们在城市化进程中慢慢破产了,但这个需求是存在的,而且随着社会流动发生了变化。

对于一线城市的陌陌用户而言,因为各种类型的北漂,沪漂已成为城市人口的大多数,他们在城市里的社交关系大多和我一样,只是同事圈和行业圈,这对于一个健康的社交网络而言,是很不人道与不能被满足的。

03

只和同事聊产品

其实我们的产品蛮搞的,陌陌是2011年 8月 4号上线,8月 3号微信就推出了LBS功能——附近的人,一天时间都没给我们。当时你别管我再怎么牛逼,肯定还是挺沮丧的。

但仔细一想,把自己的优势利用好就完了。大公司优势很多,但也存在市场细分的可能,不一定是非此即彼。微信跟我们不是一个维度的产品,它是把生活上的,移到网上,而陌陌是开放的、拓展性的人际关系。

除了在公司内部,我和谁都不愿意聊产品,也不喜欢混圈子。这个是做O2O的,那个是做互联网金融的,还有做手机游戏的,行业都不一样,我不觉得能给我产品上的启发和帮助。

这方面我只和同事们聊,因为大家都花了几年时间,每天都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哪怕是我们的用户,他也不会站在我这个角度上去思考如何做一款这么多人使用的产品,他只会在意自己的需求。而且用户有很多东西是被误导的,创始人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还有一些细节,参照别人也没有意义。

当时我们想要不要搞头像认证?我想了半天说不要,如果要搞头像审核这个产品肯定做砸了。通过LBS这种产品认识一个人,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弄个假头像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对方说「OK!那我们楼下见吧!」你怎么办?「 对不起,我的头像是假的,我现在长成这样。」

后来印证了我们这一判断,陌陌上用假头像的并不多。还有要不要用户验证,我最终选择了不要。我们不就是想还原一个真实社会吗?大街上哪有先验证我一下再搭讪的?

实际上我把陌陌这款产品的阶段论在最开始就设定好了:第一步是人与人点对点的沟通,第二步是群组,第三步是做内容的深层沉淀。

04

企业文化

我们不是一个太努力的公司,我之前和罗永浩说,公司CEO应该只做三件事,一是正确融资,二是在关键位置找到关键的人,三是定好大战略。其他事不该管的就少管,是为管理哲学。

上线初期,用户数刚到几百万,服务器宕机了,迟迟不能恢复。我问了才知道技术人员竟然在家联网抢修。老罗愤愤的说:悠闲到这种程度,真可气。

不过那都是创业初期的事了,但我还是认同创业不能靠加班,不过阶段不同了,就好像拍电影,开始很松弛,快杀青时你会越来越紧张,接近成品时根本不存在任何节点。你就想着赶快跑,节奏越来越紧凑。

在陌陌用户数破亿之前的那段时间,我每天至少工作16小时,7点半起床,早餐后就直奔办公室,时刻保持着紧张的备战状态。

前期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自然调节的状态,后来有人建议说,我们应该有我们的企业文化。我是一个不喜欢跟人云山雾罩闲扯淡的人,因为很多公司的企业文化都有云山雾罩闲扯淡的味道,所以,直到我们上市,我也没有想过企业文化的事。但这个时候,我也觉得应该有。

后来,在大家提出的几条中,我最终选择了这五条:

第一条:要把陌陌变成一家官僚习气极低的公司;

第二条: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第三条:唤起潜伏在我们心底的创新意识;

第四条:对事不对人;

第五条:独立思考,不等于羁傲不驯,不唯上,不等于我行我素。

没有哪个公司可以靠企业文化变成成功的公司,但是,一个人人信奉并身体力行的企业文化,会帮助一个公司变成「 好公司 」 。

做一个好公司,就像做一个好人。

从陌陌创立至今,我没在公司没发表过什么鼓动人心的讲话,真不擅长这个。如果说有管理,就是尽量让他们觉得有底,稍微慌一点的时候想着,还有唐岩呢,产品就在他脑子里,他知道该长成什么样。但是随着产品不断迭代,有时候我也没底。

05

和投资人打交道

我知道自己的团队「 没有卖相 」,去见投资人的时候,他们问:以前做过什么?管新闻。管新闻能干什么?就是管哪条该不该上,标题怎么做。跟这个(创业)有什么关系?没关系。

还有人问:腾讯做陌陌这个事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不能因为这个可能性就不干了。也有人问:你觉得什么会颠覆微信?我心想,我要知道我不早干了。

其实投资人与创业者打交道,本质上人与人之间的事情,在这段关系中要势均力敌。当然,这不代表你在工作中对待投资方就可以玩世不恭了。

在创业中相信你也会遇见这样的投资方,钱给少一点,但我给你资源。其实资源都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商业社会中,钱就是作为一个等价物的交换。如果说有资源可以帮助你进行推广,但执行起来一定是有折扣的,但你给它100万说你帮我推,那就不一样。

总结以上,人都想八面玲珑处理每一个问题。但只有上帝才做得到。

所以,在我看来,尽量实事求是,直接一点,很可能整体效果还过得去,自己也轻松。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