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负债580万到营收518亿,他77岁不退休,最喜欢的事情是杀猪

2017-07-20 11:3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为了有口饭吃,他20岁去当铁道兵,44岁坐上了肉联厂的厂长,从负债580万到营收518亿,他总能绝处逢生,他就是双汇集团的掌门人万隆

  1940年4月,万隆出生与河南漯河。漯河地处沙澧两河交汇处,位于京九铁路枢纽,水陆交通便利。历史上,那里曾经熙熙攘攘,著名的牛行街记录了一段繁华的商业历史。不过,到了近代,漯河已经大大落后了。

  所以,父亲给他起名万隆,寓意兴旺发达。然而,万隆的到来,并没有给全家带来多少转机,相反,就在小万隆2岁那年,父亲丢下孤儿寡母撒手人寰。

  好在万隆非常懂事,5岁就帮着妈妈捡罐头瓶子,糊火柴盒。那段时间,能够吃顿饱饭就是万隆最大的奢望。所以当1960年9月村里征兵,“既能吃饱饭又能赚钱补贴家用”,万隆毫不犹豫报了名。

  在部队,他当的铁道兵,担负着铁路、桥梁、建筑等保障任务。6年来,万隆钻山洞、打隧道,工作勤勤恳恳。可惜,就在他即将提干之时,1966年10月,文革来了,部队也未能幸免,“天天开批斗会。”28岁的万隆不愿趟那浑水,只好选择转业。

  要钱没钱,要资源没资源,最后他只能去了谁都不愿意去的漯河肉联厂。

  当时的漯河肉联厂虽然成立了10多年,不过,自建厂以来就没有盈过利,“资产不过468万,亏损却有580万”,厂里经常是靠银行贷款才发得出工资。

  1983年11月,中央宣布价格改革,物价就此上涨,猪肉一斤涨了5毛。老厂长觉得是个翻身机会,马上储备1500吨猪肉,准备春节再出手,“卖个高价,好给大伙发点钱过年”。


  不过,万隆却不这么想,“你会屯,别人也会屯。如果不及时外销,春节后猪肉价格将大跌。”没有人听他的,他就直接冲进厂长办公室。“这小子吃了豹子胆了吧!”要知道,当时他的职位就是办公室一个小小的职员,与厂长还差四五个等级。

  好在厂长不是小肚鸡肠,一听言之有理,立马将猪肉抛售,结果4天就赚了50万。“等到春节再销售,说不定能赚到100万,”很多人嗤之以鼻。不过,真到了春节,果然市场上的猪肉集中抛售,半个月价格就跌了20%。

  万隆就此一战成名。

  此后,他就从一个办事员开始节节高升,副经理、经理、副厂长。1985年春天,老厂长退休,万隆顺理成章成了厂长。

  这个时候,国家取消了生猪统购统销的政策,肉联厂只能自找活路。但是,别看肉联厂是个亏损企业,却养了一大堆关系户,成天到晚唠唠叨叨不干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万隆可不管哪个,他上任后就一个想法,“怎样把企业搞活,让800名职工有活干、有工资发。”此后,他直接来了个“三打破”。

  第一,打破工资结构,奖金向一线工人倾斜,多劳多得。

  第二,打破铁饭碗,违反规章制度的直接开除。

  第三,打破铁交椅,能者上、平者降、庸者下。上头要派干部,万隆有言在先,“无论哪一级干部来了都要先下车间。”结果,派来的3个干部在车间干了不到1个月,就自动走人,从此上面再也不安排关系户了。

  三把火过后,肉联厂当年就实现了10万块的盈利。

  不过,厂里效益一好,偷肉的人就多了,“一头猪能偷出去三分之一。”厂里保卫部都看不住,万隆却不信邪,每天下班就站在大门口检查。检查一个星期,连续开除了15个人,就连一位重要领导的侄女也开除了。

  断了人家的财路,那还不跟你拼命?果然,那段时间,有人给他打电话恐吓,有人往他家里扔砖头,甚至还有员工直接拿着杀猪刀,当面恐吓。

  当然,这些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死活收不到生猪,“派黑社会作梗,就要看笑话。”到了当年8月,工厂就没活干了。一旦工厂停产,员工放假,就等于跳入火坑。你想啊,光工资和费用开支一个月就要18万。

  怎么办?蛇咬你一口,你不能咬蛇一口,生磕就是鱼死网破。这时,万隆突然想起一句话,“凡事拿钱能搞定的都不是事。”他决定将生猪收购价格每斤上浮2分钱,当晚全体销售倾巢而出,第二天一大早广告就贴满了漯河周围的45个城镇。

  可不要小看那2分钱,对于养猪的农民来说,那就是真金白银!果然,当天下午,500多头生猪就涌进了肉联厂,第二天又过来2000头,而且无人敢阻挡!结果,当月肉联厂就赚了2万。到了年底,厂里出现了罕见的20万元的利润。

  不过,还没等万隆喘口气,1986年,屠宰行业放开,卖肉的越来越多,生猪价格不断上涨,而猪肉价格却持续下跌,“再收购,就是死路一条”。

  国内不行,国外如何?万隆把眼光瞄向了前苏联。当时,戈尔巴乔夫上台,中苏关系恢复正常化。别看苏联军事实力强,轻工业却明显落后,尤其急缺猪肉、牛肉。

  但是,要出口就要建分割车间,就要找银行贷款。别的礼物送不起,万隆就送猪大排,他特意挑选了30斤上等的排骨,并于1986年圣诞节前夕给行长送过去。不巧,那天行长没在家,万隆就在他家门口蹲到夜里11点半,把那位行长搞得很不好意思。

  有了钱,一切就好办多了!1987年元月,漯河肉联厂向前苏联出口了1000吨猪肉,全年达到5万吨。此后5年,通过出口苏联,万隆攒下了1600万的家底。

  1988年五一,万隆在莫斯科转机时,无意中发现很多人在排队买火腿肠。详细一了解,发达国家肉制品占肉类总量30%—50%,而中国不足1%。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于是,万隆决定把肉加工作为继出口之后的另一个重点项目。

  果然,1992年苏联解体,出口的路被堵住了,很多跟风的肉联厂一下子陷入了绝望,而万隆早已胸有成竹,“上马火腿肠项目。”

  但是,钱从哪里来?公司资产已经全部抵押给了银行。这个时候,亚洲第一女富豪华懋集团的龚如心出现了。

  当时,“小甜甜”已经在大陆四处撒网,投资回报率却不尽人意,所以当她一看到现金流充沛的肉加工项目,立马有了兴趣,尤其得知万隆会年年给股东分红时,当场就拍了板。

  龚如心一来可不得了,意大利、日本、美国、香港、台湾等16家外商排着队就过来了,短时间就募集了1100万美元。

  此后,万隆一口气从日本、法国、瑞士引进了10条火腿肠生产线,建立了亚洲最大的肉制品基地,并在工业园区建立屠宰加工、纸箱包装、化工塑料、生物工程的一条龙。

  1994年,漯河肉联厂摇身一变成了今天的双汇集团。

  据说,第一批火腿肠问世,“小甜甜”专门从香港请了一个风水先生,在厂区内挖了一个直径3米、深9米的大坑,并埋了一个法器,祈祷火腿肠大卖。

  然而此时,洛阳春都生产的火腿肠早已名声在外,比万隆早了6个年头,万隆再怎么折腾,也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随后春都老板飘飘然,一口气收购了酒店、房地产、木材、饮用水、旅游、商业等20多个企业,正是盲目的多元化直接拖垮了春都的肉食加工。

  最后,也不知道是龚总的法器起了作用,还是春都的气数已尽,反正为了降低除成本,春都竟然把原本85%的精肉含量降低到10%。可以说,吃它家的火腿就等同于吃淀粉。

  这给了万隆绝佳的反击机会。

  1995年国庆,万隆果断推出“双汇王中王”高档产品,以土猪冷鲜肉为原料,通过中温杀菌保留猪肉本身的香味,最为关键的是90%以上都是猪肉,“咬一口就能看到大块瘦肉。”

  万隆不失时机请来葛优、冯巩做代言,此后双汇火腿知名度迅速攀升。

  1996年底,漯河盛况空前,1000多个经销商齐聚到双汇门前。为照顾好各地的销售代表,万隆特意派人买来大米、白面、菜送到招待所,“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做,材料管够。”正是万隆的这一小动作,瞬间让人泪奔,那1000名经销商遂成为了双汇的铁杆。

  结果,1997年双汇火腿肠订货现场,就成了万隆的独角戏,他当场签下8000吨的采购合同。一年后,双汇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军全国100多个城市,“商场超市有,大街小巷有,乡里村里有”。

  仅仅过了一年,双汇就彻底跑赢了春都,成为龙头老大,营收突破20亿。

  1998年12月,双汇实业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市值20亿,中国肉类加工第一股就此诞生。

  在占据火腿肠市场绝对领先位置后,万隆又看上了冷鲜肉市场。

  要知道,中国几千年来,由于难以保鲜,生猪屠宰鲜有全国性品牌,大都是小规模作坊式作业,最常见就是屠户走街串巷,一到夏天,苍蝇蚊子满天飞。

  这次,万隆采用的完全不一样的模式,他要通过全流程冷链,包括生产、运输、销售、经营,彻底颠覆整个冷鲜肉行业。

  第一是冷链生产。引进冷藏加工间,保证猪肉在储存和加工过程中的低温保鲜环境。

  第二是冷链运输。包括冷藏汽车、冷藏集装箱,保证在运输过程中猪肉的品质。

  第三是冷链销售。使用冷冻陈列柜和储藏库进行销售。

  第四是连锁经营。2000年春节过后,万隆决定以郑州为中心,每300公里,建一个屠宰加工厂,就地生产,就地配送,就地销售。此后,他一口气在华中三省开出200多冷鲜肉连锁店,

  2003年,双汇年屠宰量5000万头猪,销售收入首次突破100亿。3年后的2006年,万隆决定从丹麦引进优质种猪300头,大干一番。

  不过,这一切都在当年的3月15日戛然而止。那天,央视3·15特别节目《“健美猪”真相》,称河南孟州等地采用违禁动物用药“瘦肉精”饲养的有毒猪,流入了双汇集团下属的济源双汇公司。

  从此,万隆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双汇就成了廋肉精的代名词。那段时间,政府进驻,经销商倒戈,消费者退货,双汇声誉彻底崩盘,一天赔掉5000万,直接损失超过121个亿。

  21年来,国有股退出、高盛减持、股东逼宫、无不给双汇造成麻烦,万隆与体制较量,与资本博弈,他从未低头。

  不过,这一次消费者用脚投票,触动了他最敏感的神经。“错就是错,不要找任何理由,”万隆决定在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消费者致歉,他公开承诺三点:

  第一,食品安全制度化。他特意拿出50万元,成立食品安全奖励基金,“一经作假,立马一撸到底”。

  第二,强化源头控制。每个屠宰厂后面配套建设一个规模为50万头养猪场,缺口就从养猪合作社购进,“不再从散户买猪”。

  第三,生猪头头检。痛定思痛,万隆一举砸下3个亿,将“瘦肉精”的检验提高到国家标准,不再抽检,而是头头检验,“宁可检死,也不要让人骂死”。

  就这样,万隆硬是失掉的口碑一点点赢了回来,7年后的2013年,双汇营收恢复到450亿,也标志了双汇彻底走出了低谷。

  2013年9月,双汇国际以71亿美元收购了史密斯菲尔德食品,这是美国排名第一的猪肉生产商,万隆以这种方式向昔日的偶像致敬。

  2016年,双汇营收突破518亿。然而77岁的万隆,日程中还没出现“退休”两字。

  如今,万隆正带领双汇朝着两个千亿,“销售收入过千亿,市值过千亿”的目标大踏步前进。不过,他最喜欢的事情还是,“杀猪,把猪杀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