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from 微信:二维码在美国社交软件的「意外走红」

2017-07-24 19:00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各位看官是否已经习惯了扫码加好友、扫码支付?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司空见惯的微信二维码正是美帝人民膜拜不已的「黑科技」。

本文编译自 WIRED ,原文标题 「THE CURIOUS COMEBACK OF THE DREADED QR CODE」 ,编译时略有删减。


和中国社会不同,二维码在欧美曾经历了「多番劫难」才「修成正果」。当时,有些食品包装上的二维码会导向色情网站,广告中插入的二维码内容恶俗,地铁站广告牌上的二维码还因其潜在的安全问题而饱受诟病。不但如此,二维码本身也是「其貌不扬」,想要扫描还需要下载专用的二维码扫描 app,打开的内容界面有可能还不支持当前手机的操作系统。

有人说,那时的二维码无疑是个笑话。

然而二维码现在又在欧美卷土重来了,不过它换了几身新「马甲」——二维码现在在欧美有了「Snapcodes」,「Spotify Codes」,「Messenger Codes」等其他「Codes」字辈儿的名字,其设计感也增强了。

事实证明,二维码之所以在当时没有被欧美接受,是因为它出现的时间过早了。那时并不是人人都随身携带可拍照手机,有的手机的相机质量也不高,还有的手机除了打电话和浏览网页什么也干不了,二维码也就成了个笑话。

最近几年,科技迅猛发展,人们的生活习惯也随之改变,二维码又找到了理想的发展环境。没过多久,扫二维码对欧美人而言就像用指纹解锁手机一样,变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不但如此,二维码技术还对 AR 领域的发展大有助益,使 AR 以前所未有的形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这一次,二维码不再仅是笑话,它能成就神话。

Copy from 微信:二维码在美国社交软件的「意外走红」(Facebook 的扫码选项)


微信:这一次,我可要说你抄袭了

2014 年,二维码迎来了第二春。那年,Snapchat 年轻的 CEO Evan Spiegel 来到了中国。当时的他对微信可谓是「倾慕已久」。

在他来访期间,Spiegel 发现好多中国人都在用微信扫描着各处的二维码。他看到人们纷纷扫描彼此的二维码名片来互加好友,扫二维码来与品牌和明星互动,扫码支付,扫码登录,扫出了一片新世界。

回家以后,Spiegel 想到:他自己的 app 也是以手机相机为基础,那么微信的扫码功能也一定可以帮助自己的 app 走得更远。随后,他将 Scan 公司(美国犹他州的一家公司,曾开发出 App Store 中最受欢迎的二维码扫描 app)以(据传) 5400 万美元收购,而原 Scan 团队的使命,就是将二维码扫描功能引入 Snapchat。

Spiegel 告诉原 Scan 团队,他希望团队能设计出清晰可辨的二维码,无论印制机器老旧与否,墨色褪去与否,这个二维码都必须能被手机准确地识别出来。在他的愿景中,二维码会出现在消费收据上,贴在商店橱窗上,供百家观摩,任日晒雨淋。因此,他的二维码不但要「颜值出众」,还要「耐久抗造」。

而二维码的设计难点也在于此。如果你的二维码不想仅仅包含一个 URL 的话,那么它要么大,要么花。太大了就哪也装不进去,太花了就谁都读不出来。并且,想要扫描二维码,你就不能离这个码太远。它上边的黑白点点也不会告诉你你扫完之后会打开什么,搞得每次扫描都「惊心动魄」。而且,二维码很丑。这个团队于是决定:要不就做个新「码」吧!

千辛万苦之后,大功告成。这个新「码」有个矩形外框,内部涂黄,四角圆润,中间有个幽灵内框,幽灵四周分布着一些小黑点。他们给这个「码」起名叫「Snapcodes」。

Copy from 微信:二维码在美国社交软件的「意外走红」(施瓦辛格的 Snapcode)

Snapcodes 于 2015 年问世,从此以后,Snapchat 的用户就可以扫描彼此的 Snapcodes 来添加好友了。随后,网上就迅速涌现了无数人的 Snapcodes,它们变成了众人推特和 Facebook 的头像,出现在商务名片上,甚至被人纹在了身上。就连白宫都有自己的 Snapcode,并且还放在了他们的官网上。

Scan 创始人之一,Snapchat 创意相机团队领导 Kirk Ouimet 说:「那时我感觉到,我们是真的在为 Snapchat 做有意义的事。」

Snapcodes 令 Snapchat 如虎添翼。Snapchat 经常被评价为「游走于精巧设计与反直觉思维的缝隙间的一款 app」。有很多人即使用了一千年 Snapchat 也可能不会发现它所有的功能,但其实它大有玄妙。

Ouimet 说:「你每扫描一个 Snapcode, 都可能会得到一款平常得不到的滤镜。这些滤镜就像是这款 app 中的终极宝藏。」由于 Snapchat 拥有对 Snapcodes 的控制权,并且会在用户扫描时对其进行警告,这令扫描二维码不再像拆弹一样险象环生,从此,每个二维码都变成了神秘诱人的宝箱。

现在,Snapchat 的全部用户每天都要扫描 800 万个 Snapcodes,而目前 Snapcodes 只能用来解锁滤镜、打开网页和添加好友。但是,Snapcodes 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像微信现在已经有的扫码点菜、扫码占座、扫码取票、扫码骑车、扫码支付都是 Snapchat 及其他 app 未来的发展目标。

无论前景如何,Snapchat 都已准备就绪。Snapchat 会根据 Snapcodes 中的「幽灵」来作为导向,读取矩形框中的 160 个黑点来判断并决定扫描的信息,并与 Snapcode 数据库中的信息进行匹配。160个黑点的不同位置排列,使得 Snapcodes 的数量近于无限,从而为今后 Snapcodes 新功能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可能。


扫出未来

鉴于 Snapchat 在二维码领域的成功,可以想象 Instagram 是不能坐视不理的。可能不久以后我们就会看到 Instacodes 这样的二维码出现了。

谷歌的 Allo 信息 app 也增加了扫码功能,因为研发者们意识到这款 app 需要一种更简便的方式来让用户加入到群聊当中。Allo 也像微信一样,当用户登录 PC 端程序时,需要用户使用手机扫码登录。

WhatsApp 也有类似的扫码加好友功能,因为他们意识到拍照加好友要比一字一字地敲好友账号来得方便多了。二维码宝贵就宝贵在它便捷高效,省了人们不少的事。

然而,二维码的发展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二维码诈骗屡见不鲜,人们也相对难以规避——有人在一个二维码上粘贴另一个二维码,从而对扫码设备的流量进行重新导向;要是二维码印在了物品之上,其更新将变得十分棘手;很多公司有自己独特的二维码,人们想要扫码就必须切换成对应的 app,十分麻烦;但无论如何,二维码的崛起已是大势所趋。

不仅如此,2016 年,Snapchat 将很大精力放在了研发其新款 Spectacles 眼镜的二维码读取功能上。但现在,这款眼镜的主要功能还是仅仅局限在这里,我们将来可对其有更大的期待。

想想未来,当我们戴着可识别二维码的眼镜行走于街头,扫遍目光所及之处的二维码,世界自带滤镜,AR 体验更加细腻流畅,我们认识世界与改变世界的方式将变得更加纷繁多样。小小的二维码,就蕴藏了这近乎无限的可能。而它的普及,是始于微信。这一次,我们先声夺人。

在人们对国产 app 妄自菲薄之时,微信的扫码功能让我们意识到了国内 IT 领域所存在的可能性。在博采众长,积极吸取优秀的概念、产品、技术的同时,我们需要认识到信息时代的决胜武器是根植于社会现状的创新能力。我们期待以微信为代表的国内科技信息产品继续保持势头、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