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玄幻小说背后的男人:吴文辉和他的网文王朝

2017-07-26 08:15 双创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凤凰科技马晓宁

从2002年创立起点中文网开始,吴文辉花了15年时间等待这家公司的上市。有人把吴文辉称作“网络文学教父”,倒也恰如其分地形容了他的地位,毕竟起点中文网多年来一直占据着网络文学老大的地位,现在囊括了起点、创世、晋江等一系列网文平台的阅文集团,也在江湖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对于许多爱看网文的人而言,虽然还有许多平台存在,但起点几乎是他们上网看小说的开端。谈到大神,包括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等人在内,他们都是从起点中文网上发迹,进而成为中国最赚钱的网文作家之一。如果说郭敬明影响了一代人看待疼痛青春的眼光,那么起点则唤醒了另一批年轻人青春的荷尔蒙,让他们在幻想中逆袭成神,大杀四方。

吴文辉

最初的辉煌

创业之初,起点和当时的所有阅读平台一样都是供网友免费阅读,但是随着网站的人气越来越旺,运营成本开始急剧升高,2003年开始,吴文辉决定采取有偿阅读的手段对读者进行收费。

彼时,让用户付费并不是互联网流行的商业化手段。第一是互联网免费服务众多,增值收入和广告收入是许多公司的生存之道;第二是盗版横行,有多少人会为了正版阅读付费的问题,受到了一众同行的质疑。

吴文辉力排众议,首先创建了VIP阅读模式。这个模式的核心是,与优秀的网络作家进行签约,签约后的作品在前面为读者留出一定章节的免费阅读区,之后则是付费章节。网站的收费标准是阅读每千字花费2~3分钱。

虽然这个举动在初期引起了许多读者的不满,但事实证明,这个价格并非让读者完全无法接受。付费阅读的好处在于,它既能够改善网站的运营状况,又能支持作者安心写作,激励他们生产更好的作品,进而吸引更多的读者,——这个良性循环模式打通后,起点开始飞速发展。

2004年10月,盛大网络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起点中文网。作为当时中国实力最强的互联网公司,盛大给起点的发展投入了充足的资本。唐家三少曾经在其自传体小说中写道,他从别家网站转到起点中文网的主要原因,就是原网站当时缺乏充裕的流动资金,导致根本没钱给到作者,而起点当时给出的酬劳又高了一大截。

按照官方说法,2006年起点开始盈利,同年10月27日,盛大网络宣布起点日最高浏览量已突破1亿人次。起点的成功给了盛大信心,随后红袖添香网、晋江原创网和榕树下等也被盛大相继纳入麾下。2008年,盛大网络成立盛大文学,开始了网络文学冲击IPO的旅程。

起点作家唐家三少

IPO失败,矛盾重重吴文辉无奈离场

2008年7月4日,陈天桥在上海宣布,盛大文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原新浪副总编辑侯小强出任盛大文学CEO,吴文辉随后出任总裁。

在一片辉煌中的盛大文学,运气似乎并没有那么好。2011年5月,盛大文学开始进行第一次上市申请,但是由于中概股丑闻频发、美国市场大环境遇冷而暂停。第二年2月,不甘心的盛大文学再次押注美股,寻求发行最高达2亿美元美国存托股(ADS)。但起点团队“叛逃”事件却使得第二次IPO也宣告流产。2013年7月,这场倍受瞩目的IPO被叫停,盛大宣布接受高盛和淡马锡总计1.1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从8亿美元下滑到了6亿美元。

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吴文辉和起点创始团队的离职成为了盛大文学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现在看来,吴文辉离职的根本原因在于,占据了盛大文学一半以上市场份额、七成以上盈利的起点中文网,不甘心成为盛大文学旗下的一个普通棋子。侯小强通过“云中书城”战略拿走了起点的无线运营权、影视剧衍生运营权和第三方合作运营权,这成了吴文辉心头的一根刺。

这种情况下,想要拿回起点经营权的吴文辉得到了一个机会。在外部资本的支持下,吴文辉于2012年年中,向盛大董事长陈天桥提出了起点MBO(管理者收购)计划,打算独立运营。但陈天桥并不同意。他的报价比吴文辉的出价高了整整三亿美元。

无奈的起点创始团队打算以集体辞职来逼宫陈天桥,吴文辉和陈天桥也在继续谈判状态。2013年3月6日上午,起点中文网总经理商学松带领起点核心团队20多人集体提交了辞呈。他们打算以此博弈,赢得MBO的胜利。

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盛大文学官方抢先发布公邮,宣布接受辞呈,并提示希望离职人员遵守职业道德和竞业协议。

吴文辉只得离开。

盛大董事长陈天桥

重回起点,逆袭如开挂

在经历上,吴文辉和乔布斯还有点像。他们都是公司的创始人,又都被赶出了公司,然后又完美回归。

不同之处在于,乔布斯再次创业的公司被苹果收购,他借此机会又当上了CEO;而吴文辉则是通过新公司,将盛大文学收购后,才回归起点。

2014年4月16日,在腾讯互娱的年度战略发布会上,腾讯宣布成立独立运营的腾讯文学子公司,并任命前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为腾讯文学CEO,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

他回归“江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挖大神”。6月份,起点中文网原白金作家猫腻转会到了腾讯文学,同时其新作《择天记》同步展开动画制作。

此时的吴文辉可能还想与前东家来场PK,他没想到的是,盛大战略急转而下,他此前的欲望将以这种方式得到满足。

随着陈天桥宣布盛大转型互联网创新的投资控股公司,盛大进入持续瘦身期。2014年5月,盛大将持有41%股份的视频公司酷六卖掉;之后主营业务盛大游戏私有化的过程中,盛大的持股比例从71%下降到18%,随后又全部售出。

各项业务都在寻找买方,盛大文学也不能例外。

想要在泛娱乐领域有所作为的腾讯,也迫切需要盛大文学这个承载了大量优质IP的“源头”。双方一拍即合,最终结果是盛大文学以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全盘打包出售给腾讯。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后更名为“阅文集团”。那个等待“复仇”的吴文辉,华丽逆袭,成为了阅文集团的CEO。

虽然阅文也有一些风波,比如旗下子公司高管团队,包括潇湘书院CEO鲍伟康、小说阅读网CEO刘军民、红袖添香CEO孙鹏等人纷纷离职,但这并未拖慢其发展的脚步。近两年来,多个热门IP纷纷被影视化和动漫化,涌现了一系列现象级电视剧,如《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择天记》等等。根据港股资讯公司Frost & Sullivan报告,在2016年中国发行的网络文学改编的娱乐产品中,按票房计20大电影中的13部,20大最高收视电视连续剧的15部,20大最高收视率网剧的14部,20大最高下载网络游戏的15部,及20大最高收视率动画的16部,都是基于阅文平台的文学作品而开发。

今年7月,阅文集团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据招股书显示,阅文集团此次赴港IPO计划发售15%股份,同时阅文集团将脱离腾讯控股独立上市。

IP电影《盗墓笔记》剧照

隐忧仍存

按照阅文集团招股书上的说法,阅文集团2016年营收26亿,净利润达到3040万元,其中在线阅读业务营收达到77.1%。

在2014、2015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阅文集团终于在满足了上市的标准,但是低至1.2%的利润率,成为了让投资人游移不定的砝码。

作为网文市场的老大,阅文也在时时刻刻面临着竞争。招股书也对投资者进行提示:“竞争对手可能会被更大型、更成熟或财力更雄厚的公司收购、获得投资或订立其他战略或商业关系,从而获得比我们更大的财务、营销、许可及开发资源。”

牢牢把握这个市场的关键在于IP开发,也就是通过将平台上的网文作品进行全方位开发。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阅文集团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收入分别为1210万元、1.63亿元和2.47亿元,占其当期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10.1%和9.7%。

问题在于,IP开发的成功几率不可预知。即使是网文中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在改编成电影和游戏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众多难以预测、影响市场效果的因素。近几年来,IP电影成烂片已经屡见不鲜,票房也在口碑的拖累中持续下滑。“公司无法保证未来该显著增长可持续或者完全实现,无法准确预测市场对公司的内容改编产品的反应,”阅文对此也有很清醒的认知。

这个隐忧并不能阻碍阅文的发展。在IP开发的领域,腾讯是把准备工作做得最好的公司之一。在任宇昕兼任网络媒体事业群和互动娱乐事业群负责人后,腾讯有能力在文学、动漫、影视、游戏、电竞之间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阅文集团、腾讯动漫、腾讯影业等板块之间增强相互协作,整合内部资源加强团队优势。随着阅文集团的上市,IP开发将会迎来更加多样化的尝试。

奋斗15年后,吴文辉终于要带领团队上市,这家网文市场上的王牌注定要面临更好的机会,当然也是更大的挑战。

新鲜有料的产业新闻、深入浅出的企业市场分析,轻松有趣的科技人物吐槽。

凤凰科技(ID: ifeng_tech),让科技更性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