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面临生死线,个人品牌已成企业负资产

2017-07-26 17:1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继续无视小债权人诉求,贾跃亭丧失的不啻公众信任,还有道德良知。

“贾跃亭到底什么时候回国?”正在成为全民关心的话题。

7月5日,贾跃亭踏上飞往美国洛杉矶的航班。

7月6日,贾跃亭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我会尽责到底”的公开信,称,“会承担全部的责任,并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

但他仍然不忘加上一句:“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在他看来,这是一场恶意挤兑。

不久,公众及媒体开始提出一个严肃问题:贾跃亭到底是出差还是跑路?

从7月5日到26日,正好是三周时间。

让我们看看在过去三周时间里,乐视官方乃至贾跃亭本人是怎么回应公众关注的:

赴美不久,贾跃亭即回应外界疑问,称“只是短暂出差,本周将回国。”

但是,一周之后的7月13日,乐视控股的回应变成了这样:“贾总将于近期回国,极有可能在一两周内,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

两周过去后的7月21日,乐视官方的说法又有变成,“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汽车相关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

7月23日的最新说法是,“因为手头还有一些事务没有处理完,但是距离回国的时间不会太久。”

表述越来越模糊、日期越来越不确定、回国周期越拉越长,这就是乐视关于“贾跃亭何时回国”的官方说辞。

明显,这就是“拖字诀”!

依据贾跃亭及乐视官方说法,本周周末即7月30日,是贾跃亭回国的最后期限。假如贾跃亭不能在此期限之前回国,则“贾跃亭跑路”的猜测将彻底坐实,公众对他的最后幻想将随之破灭。

我一直认为,贾跃亭回国的日期并没有这么难确定,法乐第还没有到一刻也离不开他的时候。如果贾跃亭当真是一个有道义担当的人,他7月13日之前就可以回国。

目前看,贾跃亭主动回国可能性很小

“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用在贾跃亭头上再贴切不过。对于个人诚信差不多已经跌成负值的贾跃亭来说,多失信一次没什么大不了。

世易时移,如果贾跃亭还这么想,他就真的错了!

我分析,贾跃亭主动回国可能性不大。

原因有三:

一,贾跃亭非常清楚,回国对他意味着什么。

没有谁比贾跃亭本人更清楚回国对他意味着什么:对于那些在乐视总部大楼安营扎寨了几个月的小债权人来说,贾跃亭回国,意味着给他们提供一个人质。

而且,这些小债权人知道,孙宏斌虽然已成乐视网董事长,但要他承担贾跃亭造成的责任,可能性不大。

目前,乐视对付小债权人的策略就一个字:拖!至于拖到何时?以及拖下去什么结果?没有人知道,也不愿多想。

从乐视态度看,我们完全看不出解决问题的诚意。

因此,逮住贾跃亭,是这些小债权人的希望。

据说,前几天媒体传出贾跃亭回国的消息,曾有债权人前往首都机场试图堵截他。

也许在贾跃亭眼里,这些小债权人根本就不在考虑之列;但是,官方的态度贾跃亭及其追随者却不敢等闲视之。前不久,CCTV公开质疑:“乐视网是创业失败还是涉嫌欺诈?”在不少人看来,这是官方释放的信号。

因此,回国会不会遭遇牢狱之灾?恐怕这才是贾跃亭最大的忧虑。

二,即使回国,贾跃亭又能为债权人做什么?

今天的贾跃亭,已是两手空空(当然,还有一屁股债)。所谓“尽责到底”的声明,其实是一句轻飘飘的承诺,毫无实质意义。今天的贾跃亭,手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尽责的资本。

不惟如此,贾跃亭甚至没有还债的诚意。对于眼下的贾跃亭来说,几百亿的债务或许不在他考虑之列,他的眼里只有法乐第,只有他的宝贝FF91。别说贾跃亭融不到资,就是融到资,也不会分为债权人一分。

事实上,贾跃亭早就这么说过了。在6月28日的乐视网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说:“我们在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我们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我们现在与金融机构交流之后获知,事实上我们应该把获得资金投入到业务之上,而不是直接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

从能否还债的角度说,贾跃亭回不回国其实都一样。回国,照样还不了一分钱,还有可能让自己陷于更大的麻烦;贾跃亭回国,更多的是象征意义。

三,假如回国,贾跃亭还出得去吗?

对于今天的贾跃亭来说,国内已非久留之地(当然,待在美国也未必安全);从7月5日出走的那一天起,他的事业重心已经转移到美国,既然回国什么也做不了,甚至不排除更大麻烦的缠身,他干嘛要回国呢?

再说了,回来之后还能不能出得去,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既然如此,贾跃亭还会回国吗?还敢回国吗?

不过,我仍然认为,贾跃亭最终还得回国,而且就在年内。只是他的回来,可能情非得已。

不过,我还是愿意把贾跃亭的回来想象得浪漫一些。因为有时,贾跃亭是个莫名地自信的人。

比如去年11月6日,贾跃亭以诗一般的语言发布了一封内部邮件——《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他原以为主动公开乐视资金危机是一种勇敢和担当,完全没有料到由此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将乐视资金危机的真相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乐视大厦从此岌岌可危。

也许,他还会想起2014年出走一幕……那一次,他平安着陆了。这一次,他还能平安着陆吗?

贾跃亭滞留美国,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7月18日,贾跃亭其微博上兴奋地宣布,前宝马集团素有“宝马i3之父”之称的高级副总裁乌利齐·克兰茨(Ulrich Kranz)加盟法乐第汽车,出任公司CTO(首席技术官)。他甚至为此晒出了和同事的工作照。

这是刻意向外界传递信心。

不过,把融资寄托在乌利齐·克兰茨身上,贾跃亭想得还是有点简单了,他忽略了一个基本逻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对于投资者来说,他投不投资以及投资给谁,不是看谁来游说,而是看投资对象值不值得托付?

对于差不多已经丧失所有人信任的贾跃亭来说,再好的产品都不值得投资。

前车之鉴,犹在眼前,想想半年前慷慨解囊救助贾跃亭的“好同学”,就知道了。

我甚至认为,孙宏斌对投资乐视也有几分后悔,只是不好意思直说而已。

现在,贾跃亭以“推进汽车相关业务”滞留美国,这样的解释就骗善良的人,绝对骗不了理性的人。因为,贾跃亭不在美国,法乐第业务该怎么推进还怎么推进。

以“推进汽车相关业务”滞留留美国,是个拙劣的借口。

须知,对于法乐第来说,贾跃亭并不是最重要的,贾跃亭的钱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贾跃亭面临艰难抉择:为债权人负责?还是为法乐第负责?这是一个关乎良心的拷问。

止于目前,贾跃亭选择的是为后者负责。

结论显而易见:如果一个人可以如此蔑视责任、逃避责任,这个人还值得投资吗?值得托付吗?甚至,这个人造的汽车你敢开吗?你敢坐吗?

我甚至担心,乌利齐·克兰茨也不会在法乐第待得太久。

对于乐视来说,贾跃亭已经成了负资产;对于法乐第来说,又何尝不是?

在电子商务如此发达的今天,待在洛杉矶和待在北京的区别,仅仅在于距离的不同。因此,贾跃亭所谓“推进汽车业务”,仅仅是一个拙劣的借口。

贾跃亭众叛亲离:乐视和他切割,孙宏斌也和他切割

贾跃亭前脚刚走,孙宏斌后脚即提出“新乐视”的概念。

显然,这是一种切割。大家心知肚明,继续贴着“贾跃亭”的标签,乐视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年,贾跃亭杰作之一就是提出“生态化反”。到底什么是“生态化反”?很多人弄不明白,说白了就是各业务板块之间关联交易。

无怪乎在7月17日的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说:“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关联交易怎么办?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的股权怎么弄?”

孙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什么狗屁“生态化反”?不就是大肆关联交易吗?把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搅和在一起,弄成一团乱麻,害得老子注资半年都没解开这个死结!

“新乐视”概念的提出,可以视为乐视彻底抛弃贾跃亭生态战略的开始。

对此,孙宏斌已经说得很明白,“乐视目前就是一个电视,业务很简单,多卖电视,多拍电影。”

你看,在孙宏斌的新乐视设想里,根本看不到乐视手机、乐视体育、乐视汽车、乐视金融的影子。

事实上,不仅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切割,孙宏斌也在积极和贾跃亭切割。

就在几天前,有记者问孙宏斌“贾跃亭为什么主动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孙宏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贾跃亭不辞职就得开除”。

从众星捧月到孤家寡人,贾跃亭仅用了半年时间。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贾跃亭导演的乐视大戏终于走到落幕时刻。然而,这场大戏给人们留下的感触百味杂陈,虽有惋惜,更多的还是荒唐。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依然发生如此一幕,从某种程度上折射出国民素质堪虞,亦折射出监管机制的缺失。

最后我仍然不忘陈述一个事实:全球没有一家企业的成功缘于商业模式设计的成功,真正值得敬佩的公司一定是科技创新型企业。那些至今仍在幻想通过商业模式变革走出捷径的公司,到了梦醒时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