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酷炫VR游戏装入8平米小黑屋 铺进30影院前厅 3个月服务7万人

2017-07-27 09:01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陈鑫说,VR和电影天生就应该融合在一起。

文| 铅笔道 记者 冯超

导语

去年上半年,VR行业成为了媒体和创业公司眼中的“时髦行业”。看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报道,陈鑫才知道自己做的事成了热门。

早在2015年7月,陈鑫便成立了专注VR软件开发的公司——艾葵斯。不过,他不是为了在热门的VR行业分一杯羹,而是为了在娱乐消费行业开拓新领域。

“现在最流行的娱乐消费形式是看电影。可影院人流需要二次变现,用户需要更多娱乐形式,这中间必然产生新的行业。”

于是,他建立团队进行VR硬件集成和软件研发,之后与影院合作,在其前厅建立VR体验间,投放引进的VR游戏和影片,并按照用户体验时间收费。

人气爆棚的VR体验间

截至目前,艾葵斯的签约影院有500家左右,目前落地近30家,3个月服务人数约7万人。

注:陈鑫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用VR开拓新娱乐市场

2014年,密室逃脱开始成为人们娱乐消费的新形式。不同形式与主题的店面争相涌出,让陈鑫决定开一家大型高端密室逃脱店,并由此成立自己的品牌,然后通过加盟盈利。

然而,店面的装修过程却暴露了这个新兴领域的最大问题。

彼时,密室逃脱行业发展方向已经从追求“烧脑”变成追求“大电影布景般的声光电效果”。为了保证布景规格,陈鑫投资1200万元进行单个店面装修,平均每平方米造价15000元。

“太累了,我每天都在工地待近20个小时。”陈鑫知道,这样高的成本,是做不成加盟的。

正当陈鑫为加盟愁眉不展时,美国THE VOID的VR主题公园宣传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场景虚拟化,视觉传达系统完全依靠眼镜,这样的模式让陈鑫觉得很酷。这不就是电子化的密室逃脱么?

陈鑫意识到,VR可以用软件代替密室逃脱昂贵的装修成本,是解决密室逃脱天花板的不二方案。因此,他立刻开始组建团队,进行VR主题公园制作的尝试与探索,试水新型的“空间化娱乐”(在特定空间内进行的娱乐消费)。

20157月,陈鑫创立艾葵斯。公司主要进行VR硬件集成、软件研发,及游戏内容的设计制作。

VR的硬件设备决定着用户沉浸感,陈鑫不敢马虎,每个设备都要货比三家。在选择光学位置追踪和定位系统时,他选择了清华大学研制的系统。该系统原本应用于在矿井下面寻找失踪矿工,虽然符合功能要求,但误差近10厘米,无法达到VR实时捕捉的要求。

于是,陈鑫将目光投向国外。几经辗转,他最终选择了一家美国公司,它的摄像机能实现全身实时动作捕捉,并将误差控制在了毫米级。而其它的硬件设备如惯性捕捉等选择也都源自国外。

去年4月,艾葵斯完成了种子轮融资。同时,他对公司未来的方向也已十分明确:他坚信VR多人大空间娱乐会代替密室逃脱,成为全新的娱乐消费模式。于是,他果断关掉每月流水几十万的密室逃脱店,全心投入VR的相关内容制作。

放弃VR游戏研发

软件研发由陈鑫的团队独立完成。通过算法融合,艾葵斯将光学捕捉系统和惯性捕捉系统进行了混合使用,并自主开发了适配于体验场景中控制体表温度、以及雨雪天气的软硬件系统。

不过,游戏内容的制作过程并不顺利。为了吸引用户的关注,陈鑫选择了当时最火的游戏——英雄联盟作为模仿对象,美术风格则趋近于热门游戏守望先锋。可这类游戏设计过于复杂,导致团队负担过重,无暇顾及其它工作。

用户体验差是这类游戏的另一个弊端。经过内部测试,陈鑫发现这类游戏不仅2分钟内无法弄清游戏规则,学习成本高,而且还需要用户背着电脑操作。

于是,陈鑫在8个月后停掉了游戏研发业务,转而通过与游戏开发商合作填补游戏缺口。

陈鑫表示,每次合作都会基于成型产品,即游戏开发商先研制出新款游戏,陈鑫再带领团队进行游戏测试,最终以投票数决定是否合作。“我们不会选择学习成本过高的游戏,最重要的还是要保证用户能够快速参与到游戏中。”

基于之前的空间化娱乐设想,陈鑫决定通过建立VR乐园的形式推广产品,但在何处落地成为了关键问题。

陈鑫本来想将产品像THE VOID一样应用于主题公园,不过他发现这在国内并不实用。主题公园占地广,要想低成本选址,就要选择相对偏远的地区,而交通成本则会阻碍用户的频繁消费。

娱乐产业还是要渗透到城市的各个角落去,就像影院、网吧一样。抱着这样的想法,陈鑫最终选择了电影院作为落地场景。在他看来,这里有相当大的人流,而且相比于商场资源更加集中,也更便于规模化。

VR体验区的升级 

1块电子屏幕、1副VR眼镜、2支游戏手柄,这就是艾葵斯VR体验室最初落地的样子。

“我们可以带来更多的观影流量,也可以带动流量的二次消费,VR和电影天生就应该融合在一起。”陈鑫认为,满足双方诉求是和影院合作的关键所在。

去年5月,陈鑫在十余家影院建立了艾葵斯VR体验区,进行第一轮测试。VR体验区占地约6平方米,像小型开放展区一般坐落在电影院前厅。每个电影院都会配备一名工作人员,进行收款和游戏指导。

不同于其它独立VR体验室近百元的体验价格,艾葵斯的定价相对较低。据悉,VR体验室可同时供1人游戏,每次体验时间为5~15分钟,收费则依据体验时间长短控制在30~50元。

影院的人流量没有辜负陈鑫的期望。测试阶段,每个体验室的日人流都有30人左右。

闲暇的日子里,陈鑫喜欢去影院里查看VR体验室的客流情况。通过对VR体验室的观察,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每当有人玩VR游戏时,周围都有一群人围观。可当那个人结束游戏后,围观人群也随之一哄而散。

“这有点像跳舞机,真正有胆量玩的人太少了。因为游戏内容只有用户一个人能体验,用户越沉浸,肢体动作越夸张,在周围人群看来就越滑稽。”

于是,陈鑫将VR体验区逐渐封闭起来。

今年1月,艾葵斯完成了天使轮融资VR体验室间也更新到了第3代。新型体验间主要形态为一个“黑盒子”,用户进入“盒子”里体验游戏,外部无法全面观看。

神秘的“黑盒子”

“盒子”外侧悬挂6个电子屏幕。其中,4个屏幕用来播放游戏介绍和电影宣传片,2个屏幕用于用户自助选择游戏并付款。此外,“盒子”外侧的包装与电子屏幕还用于VR广告、LCD与海报的招商。

新型的VR体验间上线后,用户较之前增长了1/3,这也为合作影院带来了更多的人流二次变现机会。

全方位的规模扩展

更多的影院主动来寻求入驻,但陈鑫并没有一并接收。他建立了自己的影院选择标准:位于商业区、年观影人次需达到30万,票房也有具体的季度要求。

电影发行公司也随之找上门来,希望可以和艾葵斯达成VR内容投放合作。于是,陈鑫先后收到了《变形金刚5》的VR游戏与《京城81 2》的8分钟VR电影,并将它们投入到自己的VR体验间中。

承接影视项目的任务并没有改变陈鑫的业务方向。他认定VR只是形式,娱乐才是本质,C端用户仍旧是他们的主要服务对象。

艾葵斯的用户主要通过影院人流来转化。因此,为了提高用户粘度,陈鑫于今年5月开通了微信服务号爱玩儿iVR,主要推送VR相关资讯和游戏攻略。

“用户扫码有优惠”的形式使服务号的日新增人数稳定在1000人左右,周留存率维持在80%。

有了相对稳定的用户基数做前提,陈鑫便开始进行影院后厅市场的开发。

后厅的VR体验将是多人交互型,相比于前厅设计会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容纳更多人。“我们要做非现实题材的,比如鬼吹灯、木乃伊。你无法通过旅游实现盗墓,我们就用VR把你送到墓里。”陈鑫兴奋地说,这就是VR才能做到的沉浸感。

目前,后厅VR体验室的软、硬件产品已经开发完成,三部VR交互电影的剧本完成后也很快进入到了电影开发阶段,预计年底上线。

/The End/

编辑   赵芳馨     校对   孙  娇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