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小米要像70年代的索尼 80年代的三星

2017-07-30 18:2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近日,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在新华社《对话独角兽》节目中接受了记者采访,对与小米公司这几年的改变,以及小米手机难买等问题,小米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它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雷军说到:“小米的奋斗目标就是推动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小米是一条“鲶鱼”,搅动、激活各个制造行业,小米的奋斗目标,就是要像70年代索尼对日本的影响,80年代三星对韩国的影响。”

记者:小米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小米越来越不务正业了)

雷军:我最难解释的是“小米是家什么公司”。小米是家“手机+消费电子+电商+新零售”公司,也是家大数据公司。小米的互联网收入接近100亿元人民币,还在做互联网金融。所以我觉得小米其实是一个新物种。

实际上,我们没有准确的定义,是根据用户需要展开的、用互联网精神做制造业而产生的一种新业态。我们既做互联网,也做硬件,还做电商、新零售、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还研发芯片、相机、屏幕。

我认为,互联网对我们最大的帮助是,思考无疆界。

小米是曾经是一家互联网手机公司,开创了互联网手机品牌模式,在之后的发展中,小米陆续推出了小米盒子、小米移动电源、小米平衡车等周边产品,逐渐向智能家居行业布局,很多人戏称:“除了手机,小米的其它产品都很不错”。

确实,2016年小米的智能家居业务营收超过了百亿,2017年正向着千亿的目标发展,我们很难再单纯的以手机公司来定义它,把它定义为一家“消费电子产品”厂商,或者智能家居厂商更为合适。

小米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很难以过去的某个公司来类比它,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具体的形象,小米应该是那种希望成为索尼、三星那种划时代的企业,索尼和三星是一个时代的王者,引领消费电子产品革命,walkman、特丽珑电视这都引领潮流的产品。

记者:常有网友吐槽小米新款手机难买,怎么解决这个“成长的烦恼”?(耍猴还在继续,小米真的还在玩饥饿营销吗)

雷军:公司不缺创新,但创新做完后还要保证产品质量和交付。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既是成长的烦恼,也是幸福的烦恼。大规模工业、制造业比互联网复杂。我认为,硬件公司达到30亿至50亿人民币的规模后,交付就是个大问题。

我每天都要关心各地的汇率、政治、天文地理等情况,汇率每周有周报,如果产生重大变动要实时通知。

对于传统制造业也是如此,这主要跟规模有关。如果只是几亿元规模,国内市场就可以完全消化,那影响不大。但如果规模有上千亿元,那每天睡不着觉。

确实,小米产品的利润微薄,主要靠薄利多销,所以对成本的控制极端严苛,汇率小小的波动,反映在整个项目上,就是很大的波动,所以小米这些年来就如同走钢丝,库存的挤压对小米来说是致命的,并不是雷总喜欢耍猴,只是小米整个商业模式就一直伴随着很大的风险,轻车简行是小米跑得快的关键。

记者:为何小米不坚持原来只通过电商销售的模式?(小米这几年开始走线下模式,雷军要开10000家米家)

雷军:我在7年前认为,只有电商能完成超高的效率。当时的模式是“前店后厂一体化”,所有中间成本基本等于零,用户只要付个运费。所以我首先用电商完成销售,到现在电商都占了收入非常大的比例。

但是,增长到一定阶段后遇到了瓶颈,就是电子商务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在10%,手机行业网上销售不到20%。电子商务有优势,但也有缺点,它没办法体验,只能在网上看图片、下订单,过几天才能收到。在商店可以体验,觉得好马上可以付钱拿走。所以,线上、线下(销售)各有特点。

2014年小米如日中天,2015年小米突然停止增长遭遇滑铁卢,究其原因,除了各大厂商的争先模仿外,挤压了小米的生存空间外,更多的是线上模式走到了极限,线上电商的局限性制约了小米,雷军痛定思痛,终于下决心做米家。

记者:如何看传统零售店面临的问题?什么是“新零售”?

雷军:如果不改变商业效率,传统零售会萎缩得更厉害。原来的零售店很粗放,房租、人工很便宜;现在房租、人工上涨,原来的低效率就搞不定了。

所以我们一直在想,能不能用“互联网+”的思想做传统零售业。去年2月份我们开始试点,在北京清河五彩城10万平方米的商场地下一层开设一个200平米的小米之家零售店,去年经营了10个月,销售额就占五彩城零售业总额的1/14,而面积才占1/500。我们到现在已开了100个店。

新零售就是互联网效率干零售,用互联网技术手段、方法论和人才来改善传统零售业。能帮助传统零售业提高效率、改善用户体验。实践的结果是,可以用电商的成本完成传统零售。但这中间也有很多改革,要完全自营而不是找各级代理、加盟、挂牌子,层层加价,整个都是小米的统一流程,进行统一管控,保持了很高的性价比。

雷军还强调,小米米家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与将三十多种低频消费的产品聚集到了小米之家,让原本消费频次变高,消费者每次来米家都会有不同的产品,这样就提高了米家的效率和利用率,大大缩减了成本。

以下是采访原文:

“今天就应大规模投入核心技术的研发”

记者:为何小米要下定决心自己做芯片?

雷军:其实,今天的手机公司已进入最惨烈的淘汰阶段,最终只有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才能存活下来。为了把手机做好,对所有元器件都要有自主研发能力。小米不仅做芯片,也在做屏幕、相机等核心元器件的技术研发,其实苹果、三星也是这么做的。

小米如果想5年、10年后笑傲江湖,今天就应该大规模投入核心技术的研发,要掌握这些技术,其中芯片是最难的一个。我们取得的成绩,算是首战告捷,但今天谈成功还太早。

“创新都是先易后难”

记者:如何看待科技创新?

雷军:大家老说,我国技术上的创新、应用层的创新离美国还有差距。我觉得大家说的是实话,但创新都是先易后难,一步一步来。

在中国,尤其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新是世界领先的。

大家老在看差距,没有看到成长,没有看到创新的速度。我觉得再过个一、二十年,中国在各大核心技术上都是世界领先的。

“不创新就没有未来”

记者:现在我们为什么会对国产品牌不自信?

雷军:这是个发展的过程。以前中国制造业生产规模大、东西便宜但不够好。但这些年来,整个手机行业进步速度非常快。技术突破需要时间,从发展角度来看中国的手机工业,进步速度很快。

创业公司不创新就没有未来,所以我经常讲“创新是小公司干的”。大公司有饭碗,它能不创新就不创新;创业公司没饭碗,要跟大公司竞争、抢饭碗,什么难就干什么。

从全球看,往往颠覆性创新都是小公司的,大公司都强调小改革。美国的大公司怎么解决颠覆性创新问题呢?直接收购小公司,像CISCO每年买下接近100家小公司,Facebook直接买下VR公司,所以大公司的大创新绝大部分是买来的。

“我们的目标是推动中国制造业进步”

记者:正在规划小米多长时间的发展愿景?

雷军:小米的目标,是用15至20年时间推动整个中国制造业进步,改变大家对国货的印象。我们奋斗的目标,就要像70年代索尼对日本的影响,80年代三星对韩国的影响。其实,索尼影响了日本整个制造业。

记者:看好未来哪些领域的机会?

雷军:未来10年,中国各行各业都有很大的机会。就我个人而言,互联网如何与农业高效结合一直是个重要问题,所以我特别看好“互联网+农村”这个大方向,也适应了现在的国策。

我认为,在政策上应该加大互联网应用的支持力度,因为市场行为的效率非常高,比如共享单车。我认为未来10年,“互联网+”不管到农村、金融系统,还是到城市出行等新领域,想象空间很大,机会很大。

“互联网+”,今年这个话题谈的很多,雷军想到了“互联网+农村”,丁磊去养猪了,刘强东也搞起了大棚养殖,农业这是互联网还未染指的一片土地,也正因为如此,这块全新的市场才生机勃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