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再谈盛大目标:已从做中国的迪士尼变为追求快乐的源头

2017-07-31 10:40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腾讯科技讯(李儒超)昨日,在 盛大 离职聚会“盛斗士”上久未露面的盛大创始人 陈天桥 通过视频方式露面,并表示自己从未真正离开盛大,如今的目标已从做中国的迪士尼变为追求快乐的源头。在谈及出售盛大文学、 盛大游戏 的问题上,陈天桥称,关于出售业务的决定,自己从未感到后悔。

陈天桥再谈盛大目标:已从做中国的迪士尼变为追求快乐的源头

在视频中,可以明显看到陈天桥的两鬓已经生出白发,关于盛大的未来和个人期望,陈天桥表示,目前盛大在本质上正在由一个运营企业转成投资企业,相比通过游戏、文学、动漫等业务的联动去创造互联网迪士尼,个人更倾向于通过脑神经等方面的研究,分析并追求人类快乐的源头,探索新的娱乐方式。

附陈天桥对话全文:

提问:很久不见熟悉却又陌生的谈着脑神经的陈总,您如何评价现在的自己?

回答: 能否在让我回答你问题的时候,跟在座的所有我看不见的盛斗士们问声好。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大家,虽然陆续有很多在座的各位,我们最近都见过面,但是在这样的场合,能够在一起我还是非常激动的。至于怎么评价我自己这个问题,坦率说我很少思考这方便的问题,因为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时间放在评价自己这样一个我认为不是很有价值的问题。我所有的精力都在思考,就是说我们怎么往前看,从来不回头。

其实你仔细去看的话,我自己跟芊芊说,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自己的照片,我不看过去,我甚至都不看现在,我只看前面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脑神经这个词翻成中文以后感觉有点神经其实标准是neuroscience。现在我偶尔也会冒一两句英语,请大家能够理解。这会是下一个往前看的东西。如果我真要评价自己,那么我是一个希望能够在未来自己的几十年内,为社会为人类真正做点有价值的事情的那么一个追求者。

我想这种追求也可以说奋斗,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位在座的在盛大工作过的现在哪怕离开仍然向前看奋斗不止的那些人们的共同点,也是我们共同的价值所在。我想简单的不能说回避问题,但我想简单地讲一下这个观点。

提问:您如何评价当时把所有的业务全部卖掉?特别是现在的腾讯文学(前盛大文学)即将上市,请问您是否有后悔之意?

回答: 其实我刚才已经说了应该一个人不会没有不后悔的事情,但是我和别人的不同是我把后悔的时间大家用来后悔的时间更多的往前看。

文学包括游戏,包括很多新的产业,甚至支付,当年做预付费卡,用户的支付,这其实都是由盛大开始起步的,然后逐渐地做大。但是看到他们现在游戏仍然占了整个互联网的半壁江山,看到我们的文学在欣欣向荣,看到我们的支付,看到各种网络支付和电子商务成为世界领先的或者世界知名的企业,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创业者比一个企业家更感兴趣的事情。我们祝愿阅文集团(前)盛大文学能够在上市的道路上非常顺利。

但是我也更祝愿有太多的,在盛大没有发挥好,没有把自己能力展现出来的人,走向社会以后取得比在盛大更大的成绩。我们现在在座的每一位可以说都比盛大当年还要强,包括你陈昊本人,所以我想如果这样就要后悔的话,可能我这辈子都得花时间在后悔上。但如果你转换一下,你把这种后悔变成一种兴奋、幸福,变成一种我对人生价值的认可,那么今天我就可以坦然地坐在这里,这么好的风景和自己的家人孩子一起,能够生活的怡然自得。人真正的认可自己,实际上你刚才问我这个问题,人如何认可自己,如何评价自己,如果我能够对社会有贡献,成为这样的人,这就是我现在努力想定位的目标。

3、据传盛大业务全部转到美国了,您怎么评价?

我觉得在我的眼中坦率说我不是那么区分美国或者中国。在我眼中什么样的方式能够让我实现自己的目标(更重要)。我的前40年,当然前20年更多的我是在创造财富,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为社会有所贡献。但是我一直在问自己在中国都比我聪明的人很多,比我勤奋的人也很多,为什么让我能够有这样的财富?我现在有了这样的财富,我能做的事情发自内心的来说,是真正的是利用现在还年轻有财富,为社会和人类做点事情。

在这个这一点上面哪里能够让我更接近我的目标我去哪里。美国在基础研究上面比中国要领先。那我就要去美国找到这些优秀的 科学 家,包括一大批优秀的华人科学家,帮助他们发现我们人类的大脑的秘密。但是我们中国在所有的这些基础研究实验,或者这些基础研究的快速进步上面也非常快,那样我也会回到中国来支持中国的科研和科学的进步。从这点上面没有美国和中国的区分,只有哪里。就用我以前的一个比喻,哪里离球门最近,哪里能帮助进球,我就应该出现在哪里,这就是我对自己的 地理 范围的一个理解。

4、选择投资业务地战略目标当初是如何考虑的?

回答: 我们现在在本质上企业有一个运营企业转成投资企业,这是企业性质发生改变。就是说我自己不再做operation,我更喜欢做一个kingmaker。我更喜欢通过资本的方式,通过战略资源的支持,帮助企业家创业家获得成功。它里面的方式可能会超过大家所理解的,例如创业者我给你笔钱帮助你获得成功,这是属于VC或者PE的做法。但是我们会更超过或者说在内涵或外沿上面,比这种简单的PE或者VC更加广的一种投资行为。

比如说我现在本来应该在美国在华盛顿开我们Legg Mason的董事会,我本人是Legg Mason全球的副董事长。但是很不幸我的腰最近受了伤,只有经停日本在这里多呆几天。那么像Legg Mason已经很成熟的企业,像Lending Club已经被证明的企业,我们也是它的投资者。在以色列在美国硅谷包括在中国,有很多Startup企业我们也是他的投资者。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和其他的投资企业最大的不同是,我们没有一个所谓的投资范围、投资阶段的限制,一切能够帮助优秀的人才获得成功的机会都会把握。

既然如此我们的盛斗士其实更加需要我们来支持。在这点上我其实有点遗憾的。我们最近我的同事发来一个叫做盛大万人圈,很多不同的渠道发给我,我看了以后非常感动。我离开上海已经有七年了,七年过去我很少在国内出现,我很少和原来的盛大同事们有大范围大面积的接触。但七年过去哪怕一个当年一个很junior的盛大员工都念念不忘,成立一个盛大同事聚会的圈子。哪怕已经过了七年,仍然有七八千人活跃在这个平台上。我后来心里想,很多人说盛大的企业家或者盛大的员工离开盛大以后,似乎创业不是(有)那么多和其他的BAT企业比,那么多成功的人。我觉得首先我并不赞成这样的观点。

像摩拜,像滴滴这样的企业就像 百度 像盛大当年一样,一个阶段一遇的这样的成功企业,这个可遇不可求。我们盛大所有投资者所创造的企业,我给他们打80分。但是他们为什么还有10分到20分的差距,很大的原因就在于由于我的离开,由于盛大运营实业的出售,这些人所获得的我们的投资的支持,我们的运营平台的支持,比起BAT企业对于离职员工的支持来说,应该力度是少了很多。我自己的离开似乎在追求我自己的梦想,永远往前看不往后看,但其实还有上万名盛大的老员工,其实在里面,谁来支持他们,谁来帮助他们?所以看到这个以后我非常感动,我临时找了几位包括凌海,包括陈芳,包括傅逞军几位盛大老同事,我们能否一起做一个什么样的项目能够形成一个我们的盛斗士之间互助,共同推进整个创业和投资平台的这么一个机构。

所以你看我都甚至来不及改变我的行程来亲自参加这次活动,我只有通过视频来加入。虽然盛大的创新业务不在,盛大的运营业务不在,但是陈天桥还在盛大还在,我们愿意把我们的资源,把资金投给离开盛大继续奋斗的盛斗士们。但是更重要的不是陈天桥不是盛大的资源,而是每一个优秀的离开盛大的员工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共同促进。我们今天在座这么多参加盛斗士大会的人,每一个都非常的成功。

无论是 张勇 ,我给他发个消息,他马上说我尽量安排一定要参加这个活动;包括文文刚刚我们的黑马获得了IPO的审批,但是马上出现在了我们的会场;包括小强包括我们大量的今天还要演讲的嘉宾。我们今天缺乏的是这样的人这样的机会,我们形成一个平台一种纽带,大家共同向前看。盛斗士不是为了纪念更不是不是为了怀念。没有什么可以纪念,没有什么可以怀念,历史永远在往前走。

我们要的是向前看,我们在一起才有价值。所以我真诚的希望,尽管我没有在场,我真诚地希望我们这么多离开盛大的人,他们能够在一起,能够相互支持,他们能够像当年我帮助你们一样,你们能够帮助你们的后进。就像当年你为盛大贡献和创造价值一样,我相信你所帮助过的人, 他们未来一定也会为你来创造价值。这是我对自己的一点期望,也是对每一位今天参加会议的人的期望。

5、为啥今年特别关注盛斗士的活动,是刷存在感,还是未来又要回国内开展业务了?

答:这个问题我刚才其实已经回答了,我确实是为了刷存在感,但是这个存在感不是为我自己,我的存在感是为了刷所有离开盛大的盛斗士们。他们缺乏一个在运营的平台的支持,在前进的道路上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盛斗士们相互刷存在感,相互喊出一个口号:那就是我们永远向前。如果是我来说这句话的话,从不回头看,永远只向前。这其实就是盛斗士共同的存在感。

至于我本人如果我要刷存在感的话,其实我不会如此仓促的安排这样的会议,我无论如何都应该亲自出席。当然我理解这背后是种善意的期望,期望盛大又重新回到国内来开展业务。有这样的期望,其实在过去的七年里我其实陆陆续续都已经听到了。坦率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或者说我自己觉得从来没有离开过所热爱的东西,我只是从来不想重复我已经做过的事情。我30岁就已经做到的事情,如果我40岁还在努力地做,我的个性我会觉得我自己的人生非常失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指的是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直向前看的梦想。

刚才大家说到你的网络迪斯尼的故事,其实网络迪士尼就是代表着动画吗?网络迪士尼就代表着漫画,代表着代表着游戏,代表着那些会动的卡通人物吗?其实根本就不是。网络迪士尼代表着我们如何从终极意义上给每个人带来快乐,如何创造快乐,如何享受快乐,如何让这种快乐真正的可持续的一种精神状态。我在做游戏的过程中,每天看着成百万的用户,在这个社区里面忙忙碌碌,有打猎,有战斗,有结友。我像一个上帝一样看着他们,任何一个数据的微调,他们都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我就一直很感兴趣,什么让他们发生了改变。我们的大脑到底是什么给我们带来了冲动,是什么给我们带来了快乐?就像我在采访中说到,我努力去奋斗,我努力去玩游戏,让自己的等级让自己的刀光下面加了一道美工的白光,这是不是我们人类的一种多巴胺分泌的根本的原因?我想我会找到这个原因。我找到这个原因之后,一定会创造一种比现在的网络游戏更加让人激动的未来的娱乐方式。它会从人体的各种感官上来满足你,不仅仅是视觉、听觉还有触觉、嗅觉、味觉。

如果是这样的话,最终只有大脑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大脑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matrix我们的黑客帝国,我们一个真正的我们无法分清虚拟和现实的世界,会被创造出来,呈现在我们面前,并且最终来回答我们的问题:那就是我是谁?我如何认定我自己?我如何评价我自己?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我现在告诉你我自己都很难知道我们人类如何评价自己,我会努力,我会向前看,我会找出答案的。那天我一定会首先和盛斗士们共同分享!雨下大了,谢谢大家。

提问:今天很多的盛斗士还战斗在游戏行业,根据我们这次活动的注册来看,大约有60%的(同事)还在游戏行业。盛大做为“黄埔军校”作为中国游戏产业的半壁江山,您怎么看待“盛大游戏”这个金字招牌未来的命运?

回答: 这是一个好问题。其实就像我刚才说的,在我的人生当中很少有后悔,或者往回看这样的经历。但是,卖出“盛大游戏”的决定确实时不时地会在过去的几年重新跳到我的脑海,来反省自己是不是卖对了,还是卖错了。但回过头来看,我在7年前,或者说在6年前,我正在经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我的身体在那个阶段出现了,甚至我曾经认为应该离我很遥远的问题。但在我36岁那年,无论是我查出了毛病动了手术,还是我有非常严重的神经官能症。每个晚上,当太阳西下的时候,我就感觉我的人生走到了末路。你就觉得今天晚上我就要死去。这样的折磨,让自己不再有可能再承担非常繁重的日常运营的工作。这时候我们被迫要下决定转型成为一个以投资为主体的投资企业。

但作为一个投资企业,我必须让自己站在一个真正的第三方的角度,而不再是一个我盛大成为你的竞争对手,盛大和你从事同样的业务。我们要让每一个被投资者感到盛大是一个无私的、真正和他们站在一起的企业投资者。盛大游戏的转让其实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的决定。很多在座的都是与我工作了很多年的,都知道我的个性。你可以说我比较决绝,也可以说我比较刚烈。当我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总是希望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大的资源把它做得最为完美。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把盛大游戏出售,变成了自己个性的一种必然,变成了人生发展阶段中的一个必然。但是我们在出售以后,我们看到现在几年的发展,我们并不讳言,过去三年我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我有时候是在想,所以不是因为我愿不愿意卖,而是过去三年股东间的纠纷,不断地让我回过头来重新思考是不是卖错了。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这个企业的人,那么我们现在的股东,可能是仅次于陈天桥,爱这家企业的人。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位股东能够如此无论你说“死缠烂打”、“紧追不舍”、“全力以赴”地爱上一家企业,并且花三年的时间,冒无数的风险,愿意让他成为自己的企业。我与这家公司从来没有接触过,我与里面的负责人一面都没有见过,因为原来我们所安排的盛大的投资者,并不是这家。所以我们从最早的反对、抵触,到最后触动,到最后甚至有一点点感动。

是谁,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家公司,这个股东,对盛大游戏爱得如此决绝?所以最后我和这家企业说:这样吧,盛大游戏经过三年的折腾,我们的品牌应该已经到期,但是我愿意把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继续授权给这个股东,但是最关键的是授权给我们盛大游戏里的盛斗士们,只要我们尽快解决股东之间的纠纷。很高兴的,在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以后,我们的股东纠纷很快就尘埃落定。盛大游戏重新迎来了一个真正扬帆远近的新的机遇。每一个人,其实他们的人生不是会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经历一个产业从零到快速发展,再成为业内引领,再不断转型的阶段。我们为什么那么多人能够坐在这里,不就是有共同的或者说,尽管我们努力避免怀念或者纪念,但是我们内心不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冲动,有这样的激情,有这样的感动。我们想,或者我认为盛大游戏曾经所创造出的这份感动和激动。在未来,在新的股东的带领下,应该还是能够让每一位盛斗士重温当年的这种感情。从我的角度来说,当然其实我还有第三个原因。

刚才很多人谈到了,我是不是离开了自己的梦想网络迪斯尼。从我只有28岁,我向媒体吼出这么一个口号到现在,很多人认为我已经远去。但是就像我说的,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在30岁的时候,就能够有资格看到成千上万,上十万,上百万的人,在我的平台上面在生活在奋斗在战斗在交友,这种人,他们的快乐源自哪里?为什么我们一个小小改动,就能让他们如此激动,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为什么他们的快乐会来得如此简单?我自己玩了很长时间的传奇。就像我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为了一道半月刀法的刀光,可以奋战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到底我们的大脑的快乐来自哪里,到底我们可持续的快乐来自于哪里?我们人类为了能够寻找可持续的快乐,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们今天上海,如果没有猜错,7月30日应该也是艳阳高照,40度的高温。这就是大家所谓担心的global warming或者是其他的极端气候也好,这就是大家在享受适温的空调,在享受快捷到达的飞机和汽车所带来的代价。

人类的每一次发展都是无限曲径于大脑对自己生活的享受和满足。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对大脑的研究让这种快乐来得成本更低一点,让这种快乐来得更可持续一点,让这种快乐来得更高尚一点?如果说迪斯尼的使命就是为了寻找快乐,那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整个的游戏的发展,过去的十几年,我们经历了从收费游戏到盛大说免费游戏,经历了从网页游戏,到最后变成手机游戏、社交游戏,可以说盛大的每一次变化,都是踩在前头的。但是越到后面,我们发现,技术提供给我们创新的空间越来越少。我们原来可能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革命性的突破。到后面可能只是屏幕的变化,位置的变化,模式的变化,真正的革命性的技术颠覆性的娱乐它到底在哪里?我希望能够找到这样的答案。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对大脑的解密所发现的问题,能够让更多的像盛斗士这样,奋斗在互联网娱乐第一线的人从中受益。

如果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盛大游戏在未来的发展,能够获得真正地获得跨越式的进步,那也必然要受益于或者必然要专注于下一代技术的根本性的突破。其实娱乐行业所面临的问题,整个互联网行业,整个产业都面临着相同的问题。我们的三次产业革命,从第一次蒸汽机到电力到信息化,每一次都让社会发展推动了20年到30年。现在大家都在探讨第四次工业革命,他们的发展的动因到底在哪里?我自己跟很多大学的校长进行沟通,我自己一个非常深刻的理解,那就是要认知科技的突破,所谓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就包括像人工智能、包括了像对大脑perception的解密、包括了对我们感知的一种全新的decoding解码。

我感觉我也真诚地希望所有的盛斗士们能关注这方面科技的进步,我也希望和你们每一个人保持紧密的联系,如果你们对这方面有任何的兴趣,也可以直接地和我联系。让我们共同以盛大游戏作为我们20年前的出发点,以此为出发点,真正地为人类寻找可持续的快乐,更高质量的快乐,更低成本的快乐,来做出自己的贡献。从这一点上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