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者们看苹果ARKit:是第二波创业红利,目前可能只是敲门砖

2017-07-31 10:4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随着9月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接近,10周年献礼之作iPhone 8的爆料传闻目不暇接。

报道提及的“3D激光扫描、3D摄像头”让FigoLab联合创始人车巧飞情绪激动。兴奋之余,他又为苹果 ARKit平台开发者的前景感到一丝焦虑。

北京时间6月6日凌晨1点,苹果在圣何塞McEnery会议中心召开了WWDC 2017全球开发者大会。此次大会发布了新系统iOS 11。作为此次大会的重头戏,iOS 11系统引入 AR 功能——新框架ARKit。

在大会上,苹果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Craig Federighi说,“ARKit是全球最大的AR平台”。基于iOS庞大的用户与开发者生态,这一点毋庸置疑。一夜之间,ARKit成为全球最大的AR平台,开发者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苹果ARKit掀起淘金热

vr-fund

VR/AR投资机构Venture Reality Fund近日发布2017年第二季度 AR 公司全景图,报告还显示,目前共有 150 家公司专注于AR相关领域。与此同时,相比于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关注 AR 的公司增长了60%。对此,该基金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 Tipatat Chennavasin 解释:AR 企业激增原因之一是苹果ARKit 的推出。

有人说苹果ARKit是App Store第二次淘金热,将带来无数一夜暴富的故事。美国一家早期风投机构Loup Ventures发布文章《The Gold Rush Of ARKit》表示,2008年3月当苹果推出iPhone SDK,开发者迎来App Store生态的第一次淘金热。而现在,因为ARKit平台的推出,开发者迎来App Store第二次淘金热潮。

在过去9年时间里,App Store 是iPhone改变世界的重要驱动力。截至2017年6月,App Store总下载量超过1800亿次,平均每天下载量达到1.5亿次,与此同时,苹果向开发者支付了超过70亿美元的应用收入。在全球范围内,目前有超过10亿台iOS设备。Loup Ventures预计,在今年秋季iOS 11正式推送后,支持ARKit的设备将达到2亿台。

“假设只有5%的付费应用采用ARKit技术,iOS平台上AR应用一年将会产生1.7亿美元的收入。然而,许多支持增强现实的应用代表着全新的服务,很可能会推出一款全新的应用程序,这意味着我们的估计是相对保守的”,Loup Ventures的文章写道。

在采访过程中,猎云网(微信:)也遇到不少从业者是这样说的:“ARKit带来的是十年一遇的创业机会,现在处于早期,有很大的红利。不需要怎么推广,产品就有可能火。只要创意好,几个人的小团队也可以做出百万千万量级别应用”。

这些热气腾腾的期待与车巧飞所认为的苹果 ARKit平台充满不确定性形成鲜明的对比。

开发者的迷茫

FigoLab目前是一个为 B 端行业定制VR 内容的工作室,正在把做过的 AR 项目移向 ARKit平台。但这个速度并不快。

利用 HTC Vive Tracker和手机做了两个Demo:传送门和针灸。在 ARKit平台发布之后,FigoLab团队将它们进行迁移。“Tracker是为了6个自由度,手机主要是摄像头,当时用来做实验。现在用迁移到ARKit平台,移动跟踪性能很好”,车巧飞说。

ARKit支持A9以上的处理器,即iPhone 6s以上机型以及两款iPad Pro、新款iPad。iOS 11系统在今年秋季正式推送。对于开发者而言,需要准备Xcode 9、MacOS 10.12.4以上的开发环境。

在功能技术上,ARKit采用视觉惯性里程计 VIO (Visual-Inertial Odometry)技术实现环境追踪,并提供了设备动作追踪、相机场景捕获和高级场景处理。

用AR开发引擎厂商太虚AR的话来说,“简单一点说,ARKit更像是苹果提供给iOS开发者的一个AR SLAM功能开发包”。具体来说,ARKit 的 SLAM是基于单目相机与IMU的融合,以此得到场景的真实尺度信息,使得现实世界与虚拟信息更好的结合。

尽管ARKit在稳定性和平台技术方面表现出色,车巧飞还是有些困惑:发展方向和产品形态。

车巧飞暂时选定培训和游戏,这两个方向容易切入,商业能力强。不过这一切并未确定,他在等待传说中具有深度摄像头的iPhone 8,iOS 11正式推送,在等待同行,还在等待时间。

“ARKit前景如何,还是太清楚。即使今年9月,不管有没有 iPhone 8,现在做出来没有先发优势,也无需技术积累。半小时学习就能打包出一个ARKit的小应用,不过要做出更复杂的ARKit产品,需要做的还很多”,他继续说:“如果基于 APP Store生态做成一个 APP, 对小团队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可能有不错的收益,但是现在国内的线上推广成本太高了。”

然而,对于车巧飞来说,他最模糊的是产品形态,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基于ARKit能做出什么有影响的、有大量用户的产品?

“一代特质往往造就一代爆款,例如触控屏之于切水果、愤怒小鸟,但是ARKit将会造就怎样的爆款形态?ARKit带来令人眼前一亮的AR体验,用户一定会尝试,但是如何让用户持久使用?除了游戏,很多B端的应用都要和行业需求关联,ARKit最契合哪些行业的哪些场景”,他一下子向猎云网(微信:)抛出三个问题。

目前国内主流的且被认为成功的移动 AR 消费品主要是小熊尼奥、涂涂乐等形态,切入的是早教市场。从市场角度看,这类产品目前已经进入红海。在淘宝上搜索“AR 卡片”,弹出数百个网店,价格在数十元到百元不等。显然,这并非ARKit开发者的目标。

未命名_meitu_0

在国外,有很多兴致勃勃的开发者推出各种令人惊艳的Demo。AR 卷尺、AR 绘画、AR 点餐、AR 建筑设计……毫无疑问,这些Demo无论创意还是体验都很吸引人。但 AR 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

在这个问题上,一个不愿意透露名字的从业者提出了一个观点:ARKit平台并非独立开发者的机会,而是成熟 APP 的一个新功能,就像 QQ AR 藏在“扫一扫”功能里面,ARKit应用的入口也会被超级 APP 纳入其中,“人们非用 AR 这个功能的场景是什么呢?只有创意新意,容易审美疲劳”。这点上,光场视觉 CEO 王一中则认为,AR 与 VR 不同,后者可以在娱乐游戏领域发力,而前者在目前阶段应该是“重实用,轻娱乐”。

以硬件为载体

在应用场景这个问题上,秀宝 CEO兼老司机胡德志想得通透些。

去年4月,秀宝软件在广州玩具展会上展示AR魔力枪原型。当时,胡德志的想法是将魔力枪的方案卖给生产厂商,共同教育市场。这当中的逻辑是让自己的内容游戏有更多硬件载体。但那个时候并没有多少人认识到这个产品的价值。后来,胡德志亲自上阵,“卖给他们看”。

随着魔力枪这种产品形态爆发,胡德志最初想法得到实现:秀宝软件定位于内容开发,为各种不同的魔力枪方案商提供源源不断的 AR 游戏内容。“魔力枪的逻辑为玩具赋能,提高原有产品的价值(原价399元)”,他继续说,“其意义是为 AR 找到一个方向,告诉大家有一个这样的应用形式,继而联想到其他场景。”

胡德志形容 ARKit平台的应用“沉浸感强很多”。他认为ARKit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可以进一步促进软硬结合,但要具体落实到业务和现金流则需要通过硬件实现。至于如何单纯地通过AR应用变现,他还没有想得十分清楚。

未命名_meitu_0

和胡德志想法一样的还有昊日科技联合创始人刘发万。刘的逻辑是将旗下的 AR 设备方案对外开放,然后将 ARKit整合到自己平台的 SDK 中,让开发者基于他们的平台进行应用开发。

简单粗暴评价ARKit则是:苹果以自身的硬件和平台优势帮助开发者最优解决AR 定位定姿问题,是技术上的跃进。但如何淘金,则是留给开发者、AR 行业的问题。 手机触屏带来切水果游戏,手机上的 AR 将会带来什么,这需要不断探索。这个过程可能失败也有可能成功。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ARKit或者说苹果 AR 平台值得期待。

2015年5月,苹果收购成立于2003年的德国 AR 技术公司Metaio。在这之前,Metaio 在全世界30个国家拥有约15万开发者。当时不少人认为,苹果收购Metaio目的在于增强地图功能。

现在看来,苹果的目标在这个阶段很明确——为iPhone和iPad用户带来 AR 体验,而将来则会是“Apple Glass”。

赛隆空间科技CTO王寒告诉猎云网(微信:),苹果的生态平台都是软硬件一体的,目前ARKit只能算iOS框架的一部分。等到苹果的AR/MR硬件发布后,才会上升为一个生态级的平台。

“目前苹果将其归为iOS 11的一个framework(框架),和Core ML(机器学习)、SiriKit、HomeKit、HealthKit等处于同一级别。但目前看来,ARKit和Core ML必将成为iOS平台上最有潜力的两个framework,甚至有望在日后成就类似iOS和MacOS这样的独立生态系统,其地位至少不会低于WatchOS、TVOS”,他继续说:

“当然,前提是苹果推出了和ARKit及Core ML相对应的硬件产品,就如同WatchOS对应着Apple Watch,而TV OS则对应着Apple TV一样。基于苹果一贯的风格,ARKit目前只支持iOS产品,预计ARKit将支持苹果全线硬件设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