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馥莉的呐喊:“你们看得到我吗!”

2017-08-03 09:4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我常告诫自己,没有公主命就不要有公主病,做自己的女王。只是有些人,有着天然的公主命,却还拥有一颗女王心。

比如说,娃哈哈帝国的公主,宗馥莉。

在她的父亲宗庆后逃不过大自然规律而日益年迈时,接班人问题屡屡被提上日程,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落在独生女宗馥莉身上,但她的回答直接明了又出人意表。

“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说这句话时的宗馥莉,口吻轻松随意,就像在回答自己不爱喝娃哈哈只爱喝乌龙和铁观音一样,自信又没有包袱。

翻开宗馥莉的人生履历,她跟大部分的富二代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虽然说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但也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

宗馥莉出生于1982年,五年后,他的父亲宗庆后创办了娃哈哈。小学时代的她,放学后背着书包,自己一个人到娃哈哈公司食堂吃饭。那时,国内饮料企业崭露头角,太阳神、乐百氏、娃哈哈几大儿童饮料品牌竞争激烈,忙于工作的父母并没有多少时间陪伴她,任由她在几个大学生集体宿舍中跑进跑出。

这样上蹿下跳自娱自乐的日子持续了几年,后来她就“不见”了。

因为读完初中后,宗馥莉抱着逃避功课的幼稚想法跑去美国读书了,而这一呆,就是8年。这期间,繁重的课业让她有点焦头烂额,也就无暇去刻意关注父亲的帝国,她平时对娃哈哈的了解也就止于跟家里打电话或回国短聚时听到父亲提起,做了多少亿,出了什么新产品。

直到从美国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毕业,刚踏入国土没多久,宗庆后马上让她进入娃哈哈集团直接参与管理,她才意识到可以用这个平台做很多想做的事。

回国不满一年,她开始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4个月之后兼任杭州娃哈哈童装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卡倩娜日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宗庆后甚至还曾经安排“老人家们”辅佐她,好让她能尽快熟悉并掌握集团动态。

这时候的她,中规中矩地呆在娃哈哈集团,有父亲的庇护,安稳地当着娃哈哈帝国公主,尽管做事果断、干练,说话直奔主题,直击要害,不预留迂回空间,即使在批评某事某人上同样如此,干脆直接,手起刀落,被宗庆后称为“小小年纪,其工作作风已有宗氏风格”。

但她终归还是太年轻,还未形成驾驭整个娃哈哈的雄心,不经意时常常会露出寻常小女孩气。据说,她有时不吃饭,随便吃点零食代替;跟父亲意见不一时,她也会赌气发起为期两三天的冷战。

就这样过了几年,宗馥莉开始意识到,尽管在与父亲发生争执时,溺爱她的父亲大多数时候会采取折中办法向她妥协,但是在集团公司决策权只归宗庆后一个人,她也很讨厌坐在会议室里,“老人家们”似乎根本不去注意听她在说什么的感觉。她知道,只有开创自己的公司,她才有百分之百的决策权。

同时,她也清楚她大可以像大部分富二代一样,吃喝玩乐,最终顺理成章地继承父母打拼下来的资产,但是,宗馥莉并不认可这样的人生,她认定与其做与生俱来的公主,还不如另辟疆土当自己的女王来得有意义!

生性好强的她,从小非常崇拜宋美龄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这样的独立女性,她欣赏宋美龄当年能向西方社会诠释中国故事的能力;欣赏希拉里能把工作和家庭兼顾得很成功,也就是“能上能下,能里能外”的能力。

再加上这些年来的成就感与受挫感都只来自父亲宗庆后。宗馥莉直言不讳地表示“他不能认同我,这是我最大的挫折。即便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如果你的老板不认同你,你也会觉得很伤心,对不对?”

所以,当所有人关注着她何时、如何继承宗氏庞大的家业时,她却思忖着脱离父亲的掌控,成为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承担娃哈哈集团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

还整合了娃哈哈供应部、工程部等各个部门的进出口相关业务,出任进出口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兼管集团对外投资,开始推动娃哈哈品牌的国际化。

甚至还颠覆着娃哈哈原有的“农村包围城市”模式,转而与电商结合,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产品,将试点放在一线城市走中高端路线。

宗馥莉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是宏胜的事;与父亲无关,与娃哈哈集团无关。

这是宗馥莉的一次独立宣言,或许,也是最真实的她。

就像她自己所说的,“没错,我觉得人生本身的意义,就是你要找到自己。我希望这是自我的一个开发过程,而不是我需要听听你的价值观,或者是你给我一点建议,我好像不是那样的人。”

于是,在宏胜的十年时间里,父亲宗庆后对宗馥莉的唯一帮助就是给她一个定单,解决销售来源,剩下的事情都是宗馥莉自己去搞定的。期间,对于生性无法像父亲一样“长袖善舞”的她,遭遇挫败是必然的,不过她咬着牙一脚一拳去开疆拓土,从跟政府谈判买地开始,到所有的生产线采购,到所有的安装调试,以及所有产品出来。

“虎父无犬女”,在2012年风云浙商颁奖礼上,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宗馥莉,自己配音得奖介绍短片,当白岩松问父亲是不是其偶像时,淡定有力地回答:“是!也不是。”她说,“父亲很多地方值得学习,但更要超越他!我代表80后来领奖,代表的是我宗馥莉自己。当然,我不仅可以做企业,也可以当配音员呀!”

而当再次被问起现在的偶像时,她自信地说,“现在最仰慕我自己了”,尔后她收起笑容,严肃地说,“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尽管,刚刚过去没多久的要约收购计划以宣布失效告终,再一次把宗馥莉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不过,这也让众人看到了一个比起她的父亲宗庆后更喜欢用大数据分析、更乐于拥抱资本市场、在产品创新方面更加激进的宗馥莉。

很显然,宗馥莉并不只满足于成为“娃哈哈公主”,她更想要当的是“饮料业女王”。

因此,当她觉得外界也许还不够了解她时,她高喊“你们看得到我吗?”

这是她内心最真实的声音,她已经从最初为了父亲去证明自己能力,为了公司去证明自己,蜕变成为了整个饮料行业去证明自己的“女王”——宗馥莉。

为了这一句“你们看得到我吗”,宗馥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次次拼尽全力去撕掉外界给她贴上的标签,她不畏惧失败,但她怕自己妥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