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孵化3年后独立 他拿下4千图书正版授权为2600万宝贝宝妈讲童话

2017-08-09 09:1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企鹅童话的小伙伴们,第一排左起第八位是创始人贺亮。

文| 铅笔道 记者 邵毛毛

导语

一直以来,数据在指导贺亮不断调整前进方向。

譬如四年前,拿到调研数据的他发现,国内虽有近千个原创内容平台,但适合0~8岁儿童阅读的寥寥无几。于是,他主动请缨在腾讯内部搭建“企鹅童话”团队,开发数字绘本读物App“宝贝童话”(原“袋鼠跳跳”)和儿童有声读物App“宝贝听听”。

而在去年年初,当两款产品注册用户已达1800万人、月留存率为20%~30%时,他开始思考项目独立的可能性,以及之后真正市场化运营的问题。

如今,数据也能证明他的选择。拿下4000个图书及3万余条音频版权后,他的平台共有2600万注册用户,日活50万余人,App收入每月同比增长10%~15%。

注: 贺亮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在儿童内容领域打下一片江山

当时,他负责腾讯文学QQ阅读器前期开发及运营,对国内原创文学市场一清二楚。在他看来,各大网络文学平台无不是男频、女频的天下,起点、晋江等网站均以此起家。

但当第三方市场调研公司的数据报告摆在眼前时,贺亮发现了一片原创文学中的“处女地”——儿童内容领域。那是在2013年,一方面,国内从事儿童阅读App开发的公司约有200家,但其中大部分倾向于幼儿行为习惯培养,并不强调内容部分;另一方面,腾讯文学主攻成人阅读方向的原创市场,覆盖15~45岁用户。

可以说,无论是外部市场,还是腾讯内部,均在儿童内容领域有空白点。用户群体规模广且付费意愿强烈,这使成人向阅读内容成为各大文学平台的首选。但在贺亮眼中,国内1亿左右的0~8岁儿童规模完全可以支撑起该领域内容平台的发展,而他也正愿意尝试这一新的业务方向。

2013年,身为一个2岁宝宝的父亲,贺亮主动申请负责腾讯文学的儿童内容领域产品开发,并带领多位腾讯文学、腾讯互娱板块同事组建团队,成立腾讯旗下全资子公司“企鹅童话”,欲面向儿童市场开发数字化内容产品。

正版版权是底气

贺亮将儿童阅读方式划分为两类,一是文字类阅读,二是有声读物类阅读。针对两者,他打算开发两款不同的App产品:数字童书平台“宝贝童话”和儿童有声读物平台“宝贝听听”。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汇集大量优质内容。“家长和孩子来你这里就是要找到好故事。”

此前做惯了成人阅读市场,面对一个新领域时,贺亮重新对市场进行了一番分析,特别是竞品的状况。据他介绍,彼时国内盗版盛行,儿童内容领域也不例外。诚然,签约正版作品成本高且流程复杂,但要做能长期发展下去的内容平台,贺亮还是头脑清醒地坚持正版方向。

还好,与出版社等机构洽谈是他的强项。此前,负责QQ阅读器开发运营时,他便曾涉及版权签约工作,此时也不过是变换了谈判对象。“无非之前是中信出版社、机器工业出版社,现在则是新疆青少年出版社或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其中,签约童书版权时,为适应0~8岁儿童的识字和阅读习惯,贺亮选择绘本类图书为主要签约内容。同时,为保证平台内容质量,团队计划签约小马宝莉、迪士尼等国内外知名儿童内容IP。◆ 平台要汇集尽量全面的内容。

虽有腾讯这一高知名度品牌做保证,但由于国内的盗版侵权问题严重,贺亮同迪士尼等国外公司的谈判还是颇为坎坷。起初,对方只同愿意授权纸质出版版权,可贺亮要做的是互联网化的数字产品,因此,获得数字版权授权是势在必行的事。

之后,又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经过近一年的商务谈判,除在分成方式、保证金支付等方面达成一致外,团队还为所有签约版权设计了保护手段,如所有线上图书为加密格式文件,且均添加水印以防止盗取后的二次使用等。最终,企鹅童话共获得冰雪奇缘、超能陆战队等122个迪士尼经典IP的有声数字授权。

如今,企鹅童话已同中国、韩国、美国等地传统出版社、内容工作室、原创作者开展合作,签下4000余个正版绘本版权。贺亮表示,平台内容筛选是一个长期且不间断的过程。“2013年至今,一些图书版权已到期,我们会根据平台数据挑,及各类图书排行榜挑选采购与合作对象。”

亲子互动式阅读产品

有大量正版内容在手,企鹅童话接下来的牌该如何打才是决胜的关键。近些年来,不是没有传统的出版社尝试做互联网化产品,可往往不过是把线下内容搬至线上,效果惨淡。但腾讯出身所赋予的天然基因使贺亮对设计数字化产品颇有信心。

0~8岁的孩子识字水平有限,要怎样使其有足够耐心持续阅读呢?同时,贺亮认为只讲故事还不够,能为孩子带去知识和教育意义的内容才能受家长肯定。因此,团队要尝试同时保证趣味性和教育性。

受传统出版社策划的互动类图书启发,企鹅童话也将平台内容改编,以配合语音、音乐等多媒体形式进行互动式展示。

他以乌鸦喝水的故事举例,除了设置中需掌握的生字词会以标红等形式反复出现外,小朋友还需完成点击屏幕在瓶中扔石子等操作使水溢出,通过这些互动动作加深小孩对故事的理解。

受版权要求限制,贺亮把平台内容进行划分,其中部分作品保留出版物原貌,已在线数字版形式在平台呈现。而可改编的内容则由编辑利用团队专门开发的数字内容动态化引擎增加交互体验设计。◆ 互动性动物百科

平台数据显示,目前约有30%的图书可被改编。在家长和孩子的反馈结果中,被设计为互动式阅读的改编图书要更受欢迎一些,在点击前10的图书中有7本是改编书。

相较而言,“宝贝听听”的产品规划则更为简洁。平台要面向0~3岁的幼儿,涵盖儿歌和睡前故事两种内容。为此,企鹅童话签约叶清、亚明、沈闯、楷凯叔等400余位故事主播,将平台正版内容录制为有声资源。

平台还直接向音像出版社购买系列节目,如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小喇叭”、中央电视台的“七巧板”等。

上线两年间,借助腾讯旗下发布渠道和线上应用市场,“宝贝童话”和“宝贝听听”两款产品均取得了不错成绩。

至去年年初,平台注册用户1800万,平均月留存率为20%~30%。

真正的市场化运作

按照贺亮的设想,儿童阅读领域约有5000万用户基数。眼见平台注册用户一点点逼近2000万,且平均30%的留存也显示出了较高的用户粘度。他琢磨着是时候要以独立状态接纳社会资源,以进行商业化探索。

加之腾讯一直鼓励内部创业活动。于是在去年8月,“企鹅童话”正式脱离腾讯,成为独立的初创公司。

从母体中剥离而出,资源和渠道依旧存在,似乎麻烦的只是肩上多了日常琐碎要自己处理。但贺亮明白,挑战也许才刚开始。

在内部孵化期间,没有KPI不承担绩效压力,团队要担心的只是如何做出更好的产品。而一旦独立,便意味着公司要自负盈亏,更为现实的吃饭问题立马摆在了贺亮眼前。

此前的内容可以全部免费,哪怕尝试付费手段也要在不影响用户使用体验的前提下开展;而此刻,在市场面前探索盈利方式便有了真枪实弹的含义。

尝试多方向的收费方式后,现阶段企鹅童话主要从平台版权授权和App内容付费两方向获得收入。其中,收费方式多为VIP包月,约30%的平台内容需付费观看,其余70%免费阅读。

虽然付费用户比例在现有2600万注册用户中仅占2%,企鹅童话每月也能实现100余万元营收,这对一个30人的团队而言已是个不错的成绩。

可平台还要应对签约版权的开销,除去部分收益分成的图书,平台大部分图书版权均为有期限的一次性买断。前期投入大量成本后,后期的收益如何并不可控。

贺亮认为同拍摄一部影视剧一样,除了知名IP,上线前谁也无从得知内容是否能卖得好。如今,团队只能先以评审会形式对内容进行筛选,尽可能保证优质内容输出,然后根据平台数据开展多种营销活动,如摆放头版位置或发送推荐消息。

他介绍说,迪士尼等知名IP、互动性动物百科和艺术性较高的绘本是平台最受欢迎的三类图书,活动也多围绕此类内容开展。贺亮预计,今年平台可实现盈亏平衡。

今年7月,项目完成Pre-A轮融资,由一方投资领投,苏宁青创基金、魔量资本、腾讯跟投。眼下,拥有4000个图书及3万余条音频版权的企鹅童话除继续扩大用户规模外,还将探索原创IP形象开发,并打造针对不同年龄段的特色内容。

/The End/

编辑   付文学  校对 吴泽骞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铅笔道微信客服号:铅笔道大芯芯(微信id:qianbidao2017)获取授权资质,否则我们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