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资产荒”、现金贷“资金荒”,双方为何相互看不上?

2017-08-16 09:10 互联网金融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网贷行业闹“资产荒”快一年了,而现金贷也有了“资金荒”的苗头。

一边缺资产,一边缺资金,为何不两相对接?

有趣的是,网贷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上半场,现金贷作为下半场,两个时代的主角,相互很难磨合,彼此都不是对方的最优选择。

网贷认为现金贷坏账高,人群差,“绝非优质资产”;而现金贷认为网贷利率高,不是划算资金。

同样陷入监管重压的双方,最终是否会握手言和,达成默契,共渡难关?

01资产荒

网贷平台的资产荒,闹了一年之久。

“每天只能定下闹钟抢标,即便是这样,依然抢不到”,资深投资者王潇每天会定3个闹钟,凌晨5点,中午12点,晚上5点,这是他投资平台的发标时间。

发标前,他反复刷新平台页面,抢了半年,真正抢到只有两次。

王潇想尽办法,他曾号召全家一起来注册——但是,一个人抢不到,全家同样抢不到。

从平台获客成本暴增,“一客难求”,到如今的“一标难求”,两年多的时间里,这种供求关系,发生了根本逆转。

资产荒早就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从去年8月开始,资产荒就如行业阴云,驱之不散。

团贷网相关负责人告诉一本财经,今年6月,平台满标速度在10分钟及以内的,大约占91%,而一些热门的标的,或是有加息活动的标的,满标时间“按秒计算”,甚至更快。

“秒没”,这就是抢标的恶战。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近一年时间,网贷行业满标效率值总体呈现下降走势,2016年6月该行业的满标效率为136.45秒/千元,2017年5月该数值下降至86.58秒/千元。

抢标速度快了近一倍。

“受网贷监管限额影响,符合条件的小额优质资产比较紧缺”,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一语中的。

去年8月24日,银监会一纸令下,网贷平台大额标被限制,此后,金交所产品被下架,网贷平台的合规资产寥寥无几。

然而,监管绝非唯一因素,投资人越发精明,往头部平台涌动,加剧了“马太效应”。

“投资人向大平台聚集的速度,超过了大平台挖掘优质资产的速度。”团贷网联合创始人张林称,他们早已有所警觉。

据融360数据显示,二季度成交量排在前20位的平台成交量为2713.44亿,占到了网贷行业整体成交量的54.5%,行业“二八”分化加剧。

也就是说,越是头部的平台,越可能面临资产荒。

如何打捞合规而优质的资产,是网贷平台目前最棘手的问题。小额、分散的现金贷资产,难道不是一个满意的选择?

疑问留到后面解答。

02资金荒

有趣的是,网贷在闹“资产荒”,而现金贷也在闹“资金荒”。

“现金贷平台寻求资金,资产规模2亿元,坏账率7%,可接受年化利率10%”,近期,各大社群,自媒体平台,屡现现金贷平台寻求资金合作的广告。

漫天求资产,急速发展的现金贷,开始遭遇监管收紧后的第一次瓶颈。

7月25日,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现金贷产品“飞贷”,被媒体曝出资金链断裂,“有用户称连续十几次提现不成功”。媒体称,提现不成功的原因,是该平台杠杆率过高,其合作银行抽贷所致。

随后,飞贷否认“抽贷”一事,但承认,“部分用户提现困难,与合作银行信贷政策收紧有关”。

今年4月,银监会点名现金贷后,对于监管敏感的银行或一些稳重型金融机构,撤走或收缩了现金贷资金,是导致这一波“资金荒”的核心原因。

有媒体称,华瑞银行、渤海银行等商业银行收到银监会口头通知,建议银行尽量减少参与现金贷业务,其中华瑞银行已不接受现金贷业务。

据知情人透露,很多平台通过率降低,并不是因为风控趋严,“而是没钱可放”。

“今年以来,很多小的现金贷平台根本找不到钱,为了获取资金,甚至开始拿地下小贷的钱,有些甚至利息高达30%多,都也不得不接”,知情人称。

监管的管理细则迟迟未出,行业如鲠在喉,小平台更是面临断流之境。

“当然这和公司的发展规模和阶段也有关”,明特量化的创始人李英浩称,如果是一家飞速发展的现金贷公司,每个月需要保持40%以上的增速,“那资金是永远缺的”。

在互金圈,就看到如此有趣的一幕,一边在闹资产荒,一边在闹资金荒,双方都水深火热,又为何不达成合作,相互勾兑呢?

03磨合困难

有意思的是,尽管双方都面临困难,却彼此“看不太上”。

“现金贷是面向次级客户发放贷款,容易引发一系列金融和社会问题。”某网贷平台高管坦言,他们看不上现金贷的资产,也有平台曾经来寻求合作,“被我们委婉拒绝”。

在他们眼中,车贷、房贷,这种有抵押的资金,是更安全的选择;而农村金融等业务,更符合国家政策方向。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今年7月份P2P网贷行业涉及车贷业务占比26.51%,今年2月,涉及农村金融的,占比14%。

相对来说,现金贷在他们眼中绝非优质资产。

“综合考量之后,现金贷不是最合适的选择”,某网贷平台高管感慨,因为服务的人群较低端,坏账较高,还存在多头借贷问题,“一旦引发债务危机,坏账恐怕会崩盘式爆发”。

而现金贷眼中,网贷资金,也不是最佳选择。

“目前,现金贷的资金来源按照优选级排序,应该是银行、信托和保险、消费金融机构,最后才是网贷”,李英浩称,平台不会只对接一个资金来源,其原理就是分散风险,“永远不要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网贷平台同样如此,他们通常会同时对接多项资产。

现金贷的资金渠道,其实各有优劣。

银行的成本最低,在7%-10%之间,用户出现逾期,还可能上央行征信,这对于现金贷来说,自然是最优选择。

“但银行也是对政策最为敏感的机构”,业内人士称,一旦监管收紧,银行可能会立马抽走资金。

除了银行,另外一个成本较低的资金来源,就是ABS——最近中银和捷信,都发行了公募ABS。

但因为现金贷坏账浮动较大,并不算优质资产,除了几家头部现金贷平台,大多平台都无法跨过如此高的门槛。

目前来看,网贷资金对接门槛较低,对监管风向,也不会那么敏感。只是,资金的成本最高,区间在13%-20%之间。

除此之外,网贷平台对现金贷也存有戒备之心,据知情人透露,愿意较低成本提供资金的大型网贷平台,都需要现金贷平台签订“兜底协议”。

他们放给现金贷的资金,也会比其他机构略高一些。

“在不久前,一家现金贷平台急需钱的时候,甚至以30%的成本拿过网贷平台的钱”,某现金贷平台的CEO称,其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但实际上,现金贷和网贷达成合作,并不是没有,且目前还占很大比例。

“很多小的或早期的现金贷平台,实力不够,无法拿到银行或传统金融机构的钱,他们会选择先拿网贷的钱”,该CEO称,但一旦实力起来,现金贷就会选择更优渠道。

另一方面,现金贷的资产分级开始明显。

“头部的现金贷资产,甚至会比一些场景分期的风险更低,但一些小的平台,则很差,两极分化很严重”,李英浩称,因此银行、信托等机构,几乎只愿意选择头部现金贷平台合作。

可以看出,两个行业都开始出现强烈的“二八效应”,网贷的头部平台,不乐意接受现金贷;而现金贷的头部平台,也有更优质的资金渠道。

双方的头部平台,恐怕很难深度对接;底层平台,才会被动选择合作。

如此,优质的资金和资源,都开始往头部涌动,更加剧了“二八效应”。

而有趣的是,尽管彼此“看不上”,却又同命相怜——他们都处在监管的重压之下。

现金贷面临银监会的“终极方案”,而网贷面临整改期满的“死亡之线”,在走着钢丝的双方,都时不时看对方一眼,看对方是否已掉下去——这也是彼此合作,小心翼翼的原因。

“现在来看,打造一个闭环生态,是非常明智的,你的命脉,永远不会交到别人手中”,某互金平台的负责人称,很多互金平台自建了资金端和资产端,相互供养,形成闭环,相对来说,目前活得更惬意些。

金融的发展,都是同样的轨迹。

从急速高峰,进入发展瓶颈之后,开始出现“二八分化”。

好的平台,聚拢所有优质资源,差的平台,面临断粮断流——此时,就开始了行业的大洗牌。

不论是互金的上半场网贷,还是下半场的现金贷,都走向了命运的关键点。

两者隔河遥望,却又难伸援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