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英语说:APP+图书的AR展现,实现幼儿纯美式英语启蒙

2017-08-17 13:1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上海幼儿早期教育(0-6岁)状况调查》报告中称,4-6岁上早教比例已超过七成,其中,英语启蒙早教更是家长们追逐的对象。众多早教机构的英语培训能力参差不齐,宝贝英语说则提供了3-6岁儿童英语学习的标准化思路和课程。

  APP+图书和产品的模式,APP上可学知识占40%,通过APP,扫描书和卡片,直接出现AR影像并发音,保证儿童在没有较高英语水平的父母指引下,也能实现纯美式英语的启蒙;补充了线下学习的环境,图书课程直接买入了美国的分级阅读教材。

  主要盈利来自书和卡片等产品的售卖,一套产品售价1000元,月流水大概在100万左右,公司盈亏基本平衡。除了C端的需求,宝贝英语说未来将会与B端合作,提供儿童英语的启蒙教材和课程,打破固有的市场壁垒。

  在线少儿英语已经泛滥成了一片红海。其中,外教一对一的模式成为了家长的首选,也是资本竞相追逐后最早跑出来的细分领域,早在去年中旬,51Talk就已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在听说读写四个要素中,家长愿意买单的其实就是说。而且已经形成了疯狂外教的趋势:不论是线上还是早教中心,都要非外教不上,还必须是白皮肤金头发。”宝贝英语说的创始人陈闻观察到。

  陈闻则在探索另一条道路。在他看来,大批外教的教学质量管控已然是一大难点。目前市场上,虽然6岁以上孩子的家庭都愿意为外教的模式买单,但6岁以下,自制力较差又处于语言启蒙阶段的孩子能否用标准化、互联网的产品来直接提升语言能力?

  2016年中国在线少儿英语市场规模接近19.7亿,用户规模突破300万。在日趋增大的市场需求下,新的产品形态也不停出现,宝贝英语说就是其中之一。

  创业契机:英语早教成了家长首选

  从2011年开始踏入互联网创业的浪潮,陈闻也算是创业老兵。他最一开始做的产品是早教辅助类的APP“宝贝全计划”,服务人群主要是父母,专注于0-6岁孩子养育。而当产品做起来后,渐渐发现3岁后的父母对于孩子的教学开始提上了日程,而英语启蒙更是很多家长最先选择的领域。

  不久前,上海市质量协会用户评价中心发布《上海幼儿早期教育(0-6岁)状况调查》报告,近六成0-6岁孩子已参加各类培训,其中4-6岁上早教比例已超七成。孩子每周上课超2小时,家庭投入在培训课程上的平均年花费为17832元。

  英语早教市场刚性需求持续升高。与此同时,之前从育儿方向出发的宝贝全计划并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虽然目前还有 300 万左右的注册用户和 6、7 万月活,但是转换率并不高。于是2014年开始,陈闻开始研发宝贝英语说。

  在3-6岁期间,儿童的语言学习能力最强。宝贝英语说,也就成了作为爸爸的陈闻为自己的孩子探索的一个方向。

  产品形态:APP+图书,纯美式英语启蒙思路

  宝贝英语说采用的是APP+纸质图书的模式。在APP上可以学习的知识占全部的40%,更多的时候需要家长引导看书,并且最主要的是APP和图书的结合:通过APP,扫描书和卡片,直接出现AR影像并发音。

  陈闻介绍,这不是一个让孩子自己学习的‘玩具’,一定程度上需要家长的引导。

  宝贝英语说的英语课程直接买入了美国的分级阅读教材Reading A-Z。在美国,这套教材是80%公立学校的课程教材和课后读物。绘本包括FICTION和NON-FICTION两种类型,内容覆盖天文,地理,文化,科学,历史,社会等学科,并且根据难易程度分为AA-Z 29个级别。

  宝贝英语说购买了版权和改编权,目前开发了3-4岁及5-6岁两个版本,完全按照美国的幼儿英语启蒙方式教学。APP里面规划了学习的所有进度计划,从最初建立语言环境的“磨耳朵”到学习字母、自然拼读再到高频词和阅读等环节。针对儿童学习心理,该产品也增加了闯关等游戏情节。

  宝贝英语说APP界面

  宝贝英语说自主研发了16套AR卡片,包括单词卡、拼读卡、高频字和分级阅读等。只要找出对应的辅音和元音,再用手机扫一下拼出的卡片组合,就能有声展示出单词的发音和拼读过程。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即使家长没有任何英语背景,孩子的发音依然不受影响。

  目前VIPKID也开始通过技术模拟出真实环境的全互动浸入式课堂。运用VR、AR等技术,在在孩子的学习进程中即时呈现相应的动画或场景。小熊尼奥也是利用AR技术进行少儿培训的品牌,不过主要是培养孩子在小动物、交通工具等认知方面的能力。系统化的利用APP和书结合的VR模式系统教授英语的还比较少。

  盈利模式:由纯C端卖产品向B端早教机构突围

  目前宝贝英语说的主要的商业模式来自书和卡片等产品的售卖,而非APP本身的盈利。一套产品售价1000元,月流水大概在100万左右,公司盈亏基本平衡。目前,项目已完成A轮融资,最新的股东为奥飞股份。

  据介绍,宝贝英语说APP的用户量有300万,每日活跃15万左右,“你也了解,如今单靠 APP的转化实在是太差了。”陈闻苦笑。

  B2C的商业模式基本去年才实现落地。书和卡片等产品的存在固然一方面是为了孩子学习方便,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APP的转化效果远没有线下提供服务的好。

  但线下销售产品不可避免的一个问题就是商业模式过重。购买产品的家长能持之以恒地带领孩子学习的可能并不多,依旧有惰性存在;互联网时代,最常用的获取用户的手段是用资本大面积推广,单靠产品的售卖和口碑进行推广,速度过于缓慢。

  今年5月开始,陈闻开始尝试与B端合作——即传统的早教培训机构,私人工作室等等。

  这也是因为发现了市场的空白:目前英语培训领域,不论是英孚还是长颈鹿,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教材和教学体系,但因为有高额加盟费和授权费存在,固有市场很难撼动。这对于那些小型的、暂时没有成套教学体系的私人工作室和社区早教中心,这种加盟成本是无法负担的。

  宝贝英语说的体系和APP配套较为完善,不论家长和老师只是处于引导的作用,而不必非得是专业的英语教师。未来,陈闻想与幼儿园及没有英语教学条件但有办学能力的机构合作:提供教学的体系和内容,按照招生后成功学习并缴费的学生数量进行分成。

  5月,陈闻开始落地测试,召集了6个英语零基础的小朋友作为第一批学员开始测试。如果B端的模式可以跑通,对比单纯的C端,规模效应和盈利安全性都会提升,也会很大程度上保证落地课程有效性。

编辑:赵力 倪雪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