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TFBOYS解散了吗?”

2017-08-18 06:51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该隐与他兄弟亚伯说话,二人正在田间。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圣经·创世纪 4:8》


这是《圣经》上记载的第一宗杀人案,该隐与亚伯本是亚当夏娃的儿子,然而“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地发怒,变了脸色”。


兄弟阋墙的宿命,也解释了“嫉妒”为什么会排在“七宗罪”第二位,仅次于足以忤逆上帝的“傲慢”。


千万年后,那段写在人类染色体中的妒忌代码再次得手,不仅将中国最成功的偶像团体推上了语言为之苍白的辉煌顶点,也为三兄弟立好了通往解散的路标。


“黑白两道我都可以解决”VS“我每年有五个杀人机会”


2017年7月1日,暴雨袭城不断,长沙水文局于16时43分发布洪水红色预警,全城备战汛期。


同城的另一场备战发生在5个小时后,某易烊千玺粉丝于21时35分发微博求援:“希望广电(湖南广电中心)附近居住的千纸鹤(易烊千玺粉丝自称)能过来帮帮我们,凯家(王俊凯粉丝)占了我们应援位,还不让我们把应援物放在那里,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找了好多人准备在我们放应援物的时候打人,现在这里千纸鹤都是妹子,我们要是出了什么事就以这条微博为证。”


某王俊凯粉丝也发出了信号:“其实这么晚了真的不好让大家过来广电这边,现在目前是这么个情况,目前凯家大概几十个人左右,天越晚估计人也会走本来就少,yyqx(易烊千玺缩写)家人来的也越来越多,因为今天他们有个展架要放,所以希望大家能过来就过来,起码的要个结果不是。”


随后,备战升级,部分无法赶到雨夜中的湖南广电大楼下应援的粉丝们,纷纷展示出了战狼精神——

 


某王俊凯粉丝:“凯家现在不管人多少都可以直接扛,湖北湖南黑道白道政府我都可以解决。”

 


某易烊千玺粉丝:“我们内蒙人每年都有五个杀人机会,我不想把最后一个浪费在你们其中之一上好吗。”


BOY,NOT BOYS


上文中的这幕,发生在TFBOYS赶赴长沙录制《快乐大本营》的三天前,各家粉丝团为了在湖南广电楼下抢占最好位置,故而发生冲突。


外界对“TFBOYS粉丝”最典型的误解,就是以为他们是“TFBOYS的粉丝”。事实上,真正喜欢TFBOYS这个组合的“团粉”早已沦为边缘人群,你在线上线下感受到的所谓“TFBOYS粉丝”,绝大多数都是只喜欢某一个成员的“唯粉”。

 

(四周年演唱会第二场)

 

(三周年演唱会)


在最重要的周年演唱会现场,绿色是王源的粉丝应援色,红色是易烊千玺的粉丝应援色,蓝色是王俊凯的粉丝应援色。而象征“团粉”的橙色,只有在三家边缘空隙地带的星星点点。


如果从百度指数来看,趋势更加明显——

 


组合的人气近三年稳步下降,而成员的人气却稳步提升,外界还以为这是一个偶像团体,而粉丝心中却早已没有组合的位置。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品牌的主要资产及商业模式,被三个合伙人以几乎等分的比例把持,然而品牌忠诚度却在不断下滑的态势中,那每个合伙人身后玩养成游戏的股东们,会怎么做?


更别提,这三派股东之间,还有着不共戴天的新仇旧恨。


清君侧


2014年2月15日20时27分,一个叫时代峰峻的小公司刮开了彩票。B站up主“magic0813”上传了一部名为《男♂生学院自习室》的短剧,该剧主演为时代峰峻旗下练习生王俊凯和王源。虽然此前二王的演唱多有流传,但直至该剧在B站的走红,才正式验证了00后男艺人收割怪阿姨的有效性。


彼时的时代峰峻用官方对外的说法,更“近似于小型少儿艺术培训部”;而一手打造整个TF家族的元老黄锐,在后来的离职声明中称自己当年是“没有任何经验的一个毛头小子,光拿着一纸策划的大学生”。


下图为黄锐2007年时撰写的创业策划书,是TFBOYS所有宏大梦想的根源和起点,内容虽长,但值得细读——

 


然而,中彩票的另一面,往往是命运不怀好意的微笑。有统计数据表明,44%的中头奖者会在5年内破产。从成立以来一直没有丢掉“草台班子”评价的时代峰峻,显然难以承接这张巨额乐透——


王俊凯的粉丝愤怒,因为公司屡屡搞错签证、搞错节目播出时间、赶通告不留出时间、不处理号称要对王俊凯进行人身威胁的易家粉丝;


王源的粉丝愤怒,因为公司早年的人设限制了王源发展、王源微博账号异常粉丝数被人为操控、王俊凯总是在公开场合拿王源开玩笑;


易烊千玺的粉丝愤怒,因为二王是公司亲生千玺是中途加入,公司资源有偏向、王俊凯粉丝官微断章取义微博CEO王高飞的发言,用以嘲讽千玺……


每一家的唯粉,都认为公司在偏袒另两家,如果公司只是能力欠缺也就罢了,还不公正,总是不处理别家攻击自己偶像的举动。那怎么办?只能靠自己为偶像打出一片发展空间,再顺手把另两家打回去啊。


虚君之下,三家朝廷重臣彼此虎视眈眈:每部视频中自家偶像出场都会计时,演唱会上歌词数量暗自比拼,因为这都是日后可以拿出来喊冤的材料。三人间每次举动都会被解读成不同版本引发攻伐,而几帧GIF图片在不同角度的剪辑下,也成为了兴师问罪的铁证。


甚至于时代峰峻自己出品的练习生短剧,也会以“粉丝炸公司”为梗拍摄——



金主的迷惑


按说,TFBOYS的商业价值毋庸置疑,王俊凯早以2.48亿身家位列90后富豪榜第六。


然而,作为去年同期推广的TFBOYS代言产品,士力架迅速热销,舒肤佳却由于预约量不足而下架。按说这两家产品都采取了组合款和单人款来满足不同粉丝的购物需求(说白了就是利用粉丝的攀比心刺激销量),为何结局天差地远?


不妨来看两张图——

  


同样茫然的还有OPPO手机——

 

(粉丝的心思,金主你别猜)


以及最新的案例,KFC——

 


如上图所示,KFC曾经推过两组分别以王源和易烊千玺为C位(中间位置)的海报,然而TFBOYS出现在公众场合一向是以队长王俊凯为C位,这样的举动不用说,必然引发了王俊凯粉丝的暴怒与另两家的窃喜,走向大撕逼。


王俊凯的粉丝怒斥:“长得好看的个子最高的商业价值最高的站中间,有什么质疑么?”最终,KFC经不起这轮口水战,把海报和线下宣传品固定为王俊凯C位,终于平息了一场无妄之灾。


更有甚者,零食品牌“三只松鼠”请了TFBOYS做代言,然而上网一搜发现,微博热门中竞品“新农哥”与TFBOYS四周年演唱会的捆绑竟然比自己还紧密。调查后得知,“新农哥”与几家粉丝团站长达成了合作协议,将赞助演唱会相关的应援灯牌。这无疑是违反代言协议的行为,于是请时代峰峻出面,叫停这种合作。


然而新的问题来了:与“新农哥”合作的粉丝团中,既有“团粉”,也有“唯粉”,唯粉中最著名的合作方之一,是易烊千玺微吧。时代峰峻的通知下达时,恰逢头天晚上易家粉丝团刚刚发了与“新农哥”合作的微博。


于是易家粉丝震怒了,这在他们眼中,成为了公司支持团粉,打击易粉的证据——

 


“何以解忧?唯有解散”


在7月1日的冲突后,TFBOYS组合微博的热门转发中,一片“何以解忧?唯有解散”之声。“请boys不要合体了”也成为刷屏内容——

 


而到了前几天刚刚结束的四周年演唱会后,“TFBOYS解散”又上了微博热门话题的头条。随后,现场粉丝大喊解散的镜头,更是扩散到了整个互联网。

 


过去,人们的目光往往聚焦于TFBOYS粉丝们“爱”的力量,比如又为谁包了车包了飞机包了头条,甚至包了时代广场大屏。然而,真正主导TFBOYS粉丝群体的精神力量,是“恨”,是“羡慕嫉妒恨”,是不甘人后处处设防上纲上线榻卧之侧的恨


曾有位新粉丝想购票参加四周年演唱会,却被粉丝群中一句话吓到了,打消了前往现场的念头——“要听唱歌就舒舒服服在家吹空调,把票留给那些想干实事的人”。读到这里,想必各位都已经非常清楚,“想干实事的人”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进入到2017年以来,三兄弟分开发展的态势越来越明显。加之此前各自出了单曲、接了电影、上了综艺,似乎没有另外两个人,也无损人气和商业利益,还少了很多无谓的烦恼。


这是中国第一个完全起家于互联网的养成式偶像天团,然而解散已经成为了TFBOYS必须直面的现实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