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的游戏玩不起,CDN进入全面撤退期?

2017-08-18 08:50 企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快者为王”似乎一直以来都是互联网行业的铁律。但是在土妖看来,比“快”更重要的是方向和节奏。如果方向错了,可能跑得越快死得越快。

很多小厂商和创业者,在新进一个领域时,凭借着某个单点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差异,或者仅仅凭借价格优势,可能会在先期获得快速的发展。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遇到瓶颈,而且巨头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社交、电商、搜索等等,都是典型的大象领域。值得一提的是,CDN由于是ToB行业,一直没被大家直接感知,其实这也是一个典型的大象的游戏。最近ucloud、白山云等小型的云厂商都有不再All In CDN的表态,无疑是遇到瓶颈和面临压力的表现。实际上,并不是他们勇气不够,恰恰相反,有时候放弃比坚守更需要勇气。

Ucloud、白山云的表态,是个例,还是行业参与者全面撤退的信号?

CDN是大象的游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为什么说CDN是大象的游戏?

核心在于,CDN和团购、O2O、P2P、共享经济等这些领域不同,后者对规模要求不高,存在地域优势,技术的门槛不高。有一个小团队,就能掀起炉灶开干。

但是CDN行业却是一个需要投入巨额资金的领域,对规模、技术和运营的要求极高。搭建一套能满足企业级客户要求的高标准的CDN平台,动辄要布局几百个CDN节点,数十T带宽储备,上千研发人员,每年持续数亿的研发投入。

先说规模。电商、O2O等领域,营收的增长和成本、费用的增加几乎是线性相关的,因此规模效应并不明显,电商、O2O的规模效应实际上体现在品牌认知优势和入口红利优势上。相反,CDN却是一个规模效应相当明显的领域,只有规模上去了,才能降低采购成本,为客户准备冗余资源,不断降低其它边际费用,实现健康发展。

白山云创始人兼CEO霍涛日前接受采访,指出CDN行业2T带宽是一个生命线。但实际上近年来,随着直播的兴起、游戏的风靡、图片的流行、语音的普及……CDN生命线已然攀升到了5T的刻度。而要活得好,对整体带宽的量则要求更高。其实无论是2T还是5T,都说明量级非常重要,CDN行业对规模要求非常之高。

再来说技术。CDN领域由于涉及到安全性、稳定性、流畅性、高可用性等各方面的用户体验,因此对技术的要求程度极高。无论是链路质量、流量调度、存储容量、缓存架构、内容压缩,还是协议优化、DNS纠错、回源机制、分成预热……如此多达上百项的技术里,哪一方面哪怕出现一个微小的瑕疵,也会影响到用户体验。

以购物网站为例,数字性能管理平台Dynatrace研究发现,3秒是一个分水岭。近50%用户最多等3秒。如果购物网站不能在3秒内加载完内容,许多人会失去耐心,并立即转向其他网站。北美时装零售商Nordstrom更是发现,网站响应时间延迟仅半秒,它们的在线销售就下降了11%。而速度的背后,和CDN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正式因为技术如此重要,所以无论是美国的Akamai,还是中国的网宿科技,都不遗余力的对其进行持续、巨额的投入。Akamai的财报显示,其2014、2015、2016年的研究和开发费用分别为1.253亿美元、1.486亿美元和1.676亿美元。

也就是说,每年差不多要投入10亿人民币左右的研发费用。国内CDN龙头网宿科技的财报显示,其2016年的研发投入也达到4.41亿元。从投入的研发人力来看,Akamai在全球有美国、印度、以色列三个研发基地,每个基地研发相关人员高达一两千人;而网宿科技在中国厦门、美国等全球研发基地的团队也达到了近两千人。

当然也有其他的一些厂商,主打自助服务模式,背后的主要原因是高科技人力投入不够。无论是研发、产品还是客服体系,其人力投入不足,无法满足当今客户日益严苛的需求。

最后谈谈运营。对于CDN,即使是业内的人,除了对其“商品属性”的认知外,也往往会忽略掉其“服务属性”。而恰恰,CDN行业还是一个头部生意的行业,企业级大客户对服务的要求极高,包括了产品、技术、平台、商务、售前、售后等等方方面面。而所有这些,都需要“运营”的统筹和协调。如果CDN厂商没有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数年,积累经验和沉淀。面对客户的高要求,运营能力的欠缺是一块硬伤。

其实,良好运营和服务的背后,各方面的人才是必不可少的。更具体地说,CDN行业既需要销售贴身跟进客户,不断跟进需求,并反馈技术、产品进行修改,也需要庞大的技术运维团队给予运维支持……套用葛优的话说,“人才最重要”!CDN行业,是一个需要大批高科技人才,进行集群战斗的行业。

从上述CDN行业对规模、技术、运营的高要求来看,说CDN是大象的游戏,并不夸张。

Ucloud、迅雷、白山云“喊话”回撤,10亿融资烧不过1年?

事实上,随着大象脚步的临近,市场上的敏锐者已经闻声而动。最近,部分云服务商的大佬们已经开始“喊话”回撤。

“CDN市场已经成为了红海中的红海。”Ucloud创始人兼CEO季昕华在今年7月的一个采访中直言不讳地指出。

他认为,CDN行业的毛利率并不高,目前各家都在大打价格战,已经让这一市场不堪忍受。“虽然Ucloud警惕性比较高,一直让CDN业务保持一个合理比例,所以受影响较小,但未来仍会进一步控制。”季昕华说道。很明显,“控制”的意思自然是减少投入,回避红海竞争,甚至是做出战略撤退。

同样感受到CDN行业凛冽寒风的,还有迅雷CEO陈磊。陈磊本以为用技术解决了成本问题,为企业提供CDN应用加速服务,很有竞争优势,但结果在CDN领域,随着云服务厂商的大量涌入,以及残酷而持久的价格战,使得迅雷很受伤。“今天这个市场已经乱套了,恶性竞争,大部分企业都亏本去做”。

陈磊表示,“有没有红利跟互联网发展的阶段没直接关系,而是跟竞争有直接关系,很多云服务商都在赔本赚吆喝,根本不管商业模式。”

聪明的是白山云联合创始人兼CEO霍涛。其指出,在国内,云厂商CDN收入占比高达50%,而且价格竞争异常残酷,这种情况极大影响了中国CDN市场的创新发展。

因此,尽管目前CDN还是营收的重头戏,但是白山云也和Ucloud、迅雷一样,并没有打算All In CDN,因为霍涛太知道CDN的天花板在哪里了。

另一方面,霍涛与季昕华、陈磊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在回避CDN红海竞争的同时,他还向行业和资本市场讲了一个高大上的新故事——云后市场,也即企业及各种机构云化转型的市场。霍涛和白云山要做的是,帮助企业完成数据聚合和数据周期管理,提供企业上云所需要的各类服务。

本周迅雷最新公布的财报就说明问题了,迅雷第二季度运营亏损为1130万美元,上一季度运营亏损为1020万美元。迅雷运营利润率为-27%,包括云计算业务在内,公司持续投资的一系列新技术和服务仍在亏损,且亏损还在加大。

按照霍涛的说法,云公司CDN在整个云计算收入中占比达到50%,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迅雷介绍其营收持续上涨动力来自移动广告和云计算两项业务,但其运营亏损却不断扩大。简而言之,卖得多,亏得越多。

按照迅雷二季度的运营亏损来算,10亿左右的融资也就能烧一年左右,数额更少的融资,可能半年不到就烧完了。

无论是季昕华,还是陈磊,抑或是霍涛,各种言论和行动的背后,有愤怒、有不解、有无奈。

其实,他们未必是不看好CDN市场,也不是对其不感兴趣,要不当初也不会不约而同的一起进入到了这个市场。可他们没想到的是,CDN市场对技术、资源的投入是如此的长期且浩大,更没想到在云厂商进来之后,竞争会变得如此激烈。

如今的公开表态,可能各有目的。比如是对整个行业的客观正直的警告和喊话;也可能是对行业进行分析和预判,是在“立言”;也可能是借此机会,推广自己公司新的产品、技术和服务……不管怎么样,都有相同的一点,那就是或多或少的表明,在CDN领域,他们已经有点玩不起、有点耗不起了。

CDN已缺乏讲故事空间,云厂商全面撤退开始了吗?

Ucloud、迅雷、白山云等,可能还只是CDN市场“撤退”大军中的先头部队,在这些厂商之后,更多的中小型云、CDN厂商,或许也会逐步退出这一市场。核心的逻辑就在于CDN再也不能成为其讲故事做市值拿融资的筹码了,而且赚钱也变得更加天方夜谭。

不同于互联网的某些细分行业,比如内容领域、互联网金融,或者是人工智能、共享经济,厂商只要追随这些风口,并提供行业平均水平的产品和服务,就有巨大的想象空间,能够不断在一级资本市场上获得大额资金,并不断推高自身的估值。以共享经济中的摩拜和ofo为例,成立两三年时间,几乎隔几个月就获得一轮融资,估值也高达几十亿美金。

而CDN行业做的是内容分发网络的生意,是互联网行业的“水电煤”,是后台服务,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它既不在舞台中央,离C端用户比较远;也缺乏诸如专车、共享单车那种“改变人类出行”的强大口号;更是技术冰冷,不够性感……一句话,故事讲不起来了,即使是全球CDN的鼻祖Akamai,其市值也才80亿美元左右。

另外,CDN行业还不是一个容易赚钱的行业。虽然云CDN、传统CDN厂商多达几十家,但是真正赚钱的只有两家,一家是美国的CDN巨头Akamai,另一家是中国的龙头网宿科技。

而且这两家赚得也不多,Akamai2016年全年净利润3.16亿美元;网宿科技2016年净利润12.51亿元人民币。其他几乎所有厂商都在亏损,而且随着价格战的深入,这些厂商能在价格战中活下去就不容易了。

行业缺乏讲故事的空间,赚钱又异常困难,在经济下行和商业回归本质的叠合时代,资本对CDN市场的热情可想而知。虽然此前一些厂商获得了天使、Pre-A、A轮等前期融资,但是后续的融资消息,却甚少听闻。随着现金流的不但减少,已经有不少厂商开始收紧招人,甚至打算裁员过冬了。

当初云厂商蜂拥涌入CDN领域时,在互联网的财富自由、情怀梦想、宏大叙事、彪炳史册等各种巨大的诱惑面前,很多人容易选择性地忽视基本的商业逻辑,而成为了那些在“做梦”甚至是“装睡”的人。但是,既然是梦,总有要醒来的时候。如今在CDN行业价格大战仍在继续,乃至更加残酷的现实面前,可以说每一个CDN厂商都将面临抉择的问题。

如果说,只是正常的竞争激烈,那么小厂商可能凭借着自身的努力和韧性,还存在在细分领域突围的可能。但是如今CDN行业的价格战愈演愈烈,整个行业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极端的“非常态”。而且这种非常态短期内看不到结束的时间。

这就使得很多公司,即使主观坚守的意愿强烈,但是客观上也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弃卒保车。如此将面临“竞争残酷-资源收缩-投入不足-业务萎缩-被动淘汰”的凄惨结局。

股市里有一个名词叫“加速赶底”。CDN市场未来也可能走出这么一条路径。激烈的、非常态的价格战,会使得大浪淘沙的过程非常残酷,也会使得市场短期内加速整合,CDN市场的竞争将不可避免变为巨头间的赛场,市场格局会提前确立。

对CDN行业的中小厂商和新晋创业者而言,相比于最终可能的被动出局,提前主动放下也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张朝阳、陈一舟至今没放下,活得艰难、尴尬而糟心;陈天桥、史玉柱放下了,活得了无牵挂、潇潇洒洒。

佛陀说过,放下,即拥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