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代电竞选手:深耕行业15年,我发现了电竞行业的这些机会

2017-08-18 13:40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本文来自“青桐资本”(ID:qtziben),作者 飓梦文化CEO周大威。

职业选手、国际赛事承办方、游戏研发、战队教练、俱乐部总经理、泛娱乐IP打造者、创业者……

深耕行业15年,他如何看待电竞这个行业?

以下,enjoy:

1、职业电竞手的出道与出路

1998年,我开始接触游戏,玩的第一款叫三角洲。1999年,CS对外发布,我一下就喜欢上了这款游戏。在网吧打游戏时,无意中被网吧老板发现,他对我说“以后我每个月给你发800块钱,你就在这儿打游戏吧。”一年半以后,我开始正式参加一些职业比赛,成为了中国第一代职业电竞手。

2001年,首届WCG开赛,“Esports”这个单词也由此产生。2003年是个很特殊的年份,盛大刚上市,中国游戏行业的号角刚吹响,也是在那一年我个人拿了很多全国冠军。

见好就收,2004年我选择了退役。其实,这个行业的职业生命周期一般大概3年左右,拿两连冠已经算很不错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肢体的反应灵敏度必然开始下滑,影响成绩。

“不打游戏了那我能干嘛?”我也问了自己很久。

我从前线选手退居幕后,去天津卫视的一档游戏节目做解说。结果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禁令,电竞游戏节目被广电封杀。禁令的颁布,让游戏缺少了曝光通路,中国游戏行业,尤其是电竞进入了冰河时期。这种状态持续了四五年才稍有改善。

因为做选手时有一些资源,我开始做赛事运营,做久了会发现它是一项很传统的业务,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大上。国内外各种赛事我断断续续做了将近十年,最后还是决定转型自己创业。

2、创业感悟:成也技术,败也技术

2007年,我正好有机会接触游戏研发和运营,因为自己以前玩CS,所以想做一款射击类游戏。为了提高游戏质量,使用了当时全球最好的物理引擎,叫做Havok,一款《暗黑破坏神》、《古墓丽影》这些大作都使用的引擎。

2009年,游戏开发进行到一半,公司已经投入了1500万,正准备进行C轮融资的时候。iPone 3GS和Google GE同时进入市场,智能手机火爆。

对于投资方来说,投一家手游公司,只需要两三百万的天使轮。很低的研发成本,就可以出一款类似于《水果忍者》或《愤怒的小鸟》的作品。相较之下,端游需要再花一年多的研发时间,因此我们的融资出现困难,项目被迫终止。

这件事给我的感触很深,创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做游戏研发,一定要将科技发展这一因素考虑在内。技术变革之快超乎想象。科技的发展会产生新的创业机会,同时也会淘汰一批企业。

3、大时代下的电竞俱乐部

2003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电竞俱乐部叫“5E”(新5E的前身),有近20个选手,涉及CS等4个项目,是中国比较早期的正规俱乐部,也被行业内称为“电竞圈的皇马”。随着2004年广电总局禁令一出,很多投资者赞助商就不愿意继续出钱了。

目前国内俱乐部,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有LGD、RNG、VG、IG、EDG、Snake等。这些俱乐部背后都有很多“商二代”的支持。开始都是个人喜好,形成一个圈子后,逐渐产生一些正规的联赛,变得系统化、产业化。

在整个游戏产业里,游戏、俱乐部、赛事是一个联动性的产业。俱乐部是一个附着在整个产业链上寄生物,不是一个能被单独说得天花乱坠的东西。电竞是一种很好的营销工具,俱乐部是下游,游戏研发运营公司处于最上游。

电竞早已被国家定为体育项目。电竞一直试图去模仿传统体育,但只是“形似”,很多内在的东西还没跟上。传统体育有一种东西叫“规则”,电竞却没有。

游戏和传统体育最大的区别在于,足球,100年1000年都是一种踢法,而游戏有自己的生命周期。这是电竞行业最大的一个风险。

因为没有哪一款游戏可以像足球一样经久不衰,生命周期好的游戏可以做到10年,但不可能玩100年。以前的《星际》、《魔兽争霸》、CS,最终都退下历史舞台。

我认为,电子竞技是把游戏玩家群体中一部分优秀用户进行了泛聚焦。能成为电竞的游戏本身的平衡性非常好,不会像早期的《传奇》、《征途》,通过道具充值产生不平衡性。现在的收费基本是皮肤、视觉上可见的,不会因为你花了10块钱,买了1件装备,我不花钱,你就比我厉害,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竞技性游戏有一种与人比拼的精神。玩家水平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提升。

对于游戏公司来说,每年办场赛事,设计联赛,再邀请一些俱乐部,能够省下很多宣传推广费用,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这个产业就慢慢形成了。

比如早年的盛大王朝时代,一款游戏大作上线,第一轮就是几千万的推广费用,分别用于:线下的客户端安装和线下的各种广告形式,CPA、CPC、CPM等。

实际上整个电竞行业都是在围绕一个产品运转,比如A公司有一款游戏,这些俱乐部就围绕这款游戏在做,久而久之,游戏规则仅限于游戏研发公司、运营公司与俱乐部的上层关系,但这种关系的背后,他们要的都是用户。

4、游戏变现: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

近六七年来,中国游戏行业年平均同比增长17%。有报道称,“去年电竞行业产值超过500亿”,我想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于游戏本身该赚的钱,而不是因为电竞的出现。

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业务有几种:俱乐部、赛事、内容制作方,比如直播平台,需要一些高端玩家帮他们导流量。

我个人感觉游戏现在更像电商而不是项目,只是一种工具一种变现方式。如果你把游戏当做一个项目来做,必须要做王者荣耀那种,投资大背景深,上线之后有厉害的渠道。

现在电竞拥有巨大的人群,但是最大的难点在于无法变现。第一波直播平台已经过了风口期,死的死,并的并,该独立上市的独立上市。现在,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主播的身价并没有之前炒得那么热。从资本角度来说,当年他们需要流量,同时几家争抢,主播的身价越抬越高,导致的后果就是行业有些浮躁。

慢慢地出现了一些运营分成的形式,主播如何去赚钱,靠奖金是不现实的,一种是通过电商去变现,卖点牛肉干,卖点鼠标、键盘,或者把流量获取其他的用途;另一种是帮一些小的游戏公司推广游戏。

接下来又会产生什么新的变现方式?大家现在都在“烧脑”摸索中,谁先有模式的创新谁就赢了。

5、电竞产业的发展还需要多方努力

电竞行业想要有所突破,我觉得需要:

首先是政策的支持。目前,政府没有出面去把它真正的聚拢在一起,表面上的形式都是一些各自为营的商业体在独立去做;

其次是能够出现一个类似于国际足联的组织,背后有专门为国际电联给它提供的研发公司,做全部是竞游类的游戏,比如暴雪。然后再以竞标形式,去选择未来十年的主流竞技游戏产品。

上层体系建完之后,再跟全球每个国家的相关部门,中国就是文化、工信这些口子全部对接起来,然后颁布每个国家相对应的法律和条款。然后,下游的这些游戏厂商,把这种关系很完美的对接到一起,然后慢慢的去执行,然后用了几年时间,应该慢慢就可以上轨道了。

6、Q&A

暴风集团:目前制约电竞产业化继续向上发展的因素有哪些?为进一步提升产业健康发展,赛事联盟、俱乐部和职业选手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对俱乐部成绩是否满意?

周大威:电竞行业目前处于一个自然上升期,如果想要更快的提升产业进程,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首先是国家政策对于电竞的支持;其次,国字头的赛事可以重新发起。

俱乐部和职业选手我觉得目前整体运作还是非常不错的,需要改进的是从更上游的地方对这个行业进行整合。

对于俱乐部来说,应该逐渐摆脱对游戏厂商的依赖性。我希望未来,我们每个做俱乐部的可以把俱乐部当做像篮球、足球之类的项目在做。而不是,一家游戏厂商每个月给选手补贴,说服了几家俱乐部,让选手帮着做一个项目,由此产生一个新的电竞项目。这是目前出现的比较严重的问题。

另外,在这个产业里的人,不管是做赛事、俱乐部,要有非常高的敏锐度,比如像一个新的引擎的发布,一个CPU,一个新型显卡的发布,可能影响未来三五年的一个游戏趋势,就会影响上一代游戏的生命周期。

A社:类似于桌游产品,比如狼人杀,如何衍生发展成竞技赛事?

周大威:可以模拟德州扑克。上世纪70年代德扑就已经在美国很流行了。这种桌面玩法,就跟传统的电竞玩法差不多,需要赛事的驱动,内容、职业俱乐部的联动,然后从上游角度慢慢的把这些东西都连起来,如果顺应国家的政策就更好了。

古莲资本:电竞产业目前仍然以游戏本身的盈利为主,如何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达到独立的自我造血?

周大威:现在电竞产业号称有500亿的产值,但是这个产值估计在八成加都来自于传统的游戏收费。实际上就是它的衍生面赚来的钱在这个百分比里还是少之又少。如何提升它?

首先是要从这个产业的上游开始进行整合,形成一个自然的联动性,要让赞助商、赛事运营公司,都能获利,能够有显性的东西和价值提供给对方。

在游戏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很多赛事赞助方一大堆,但赞助费用没多少。原因就是这么多用户在某一些传统行业转化过滤的过程中流失的太多。

大家现在可以看到,京东、苏宁等也会拿自己的企业名称冠名一些俱乐部,背后就是他们出钱,他们想要一个长期的品牌效果。但是,现在目前能看到的这种形成的商业结果。据我所知,绝大多数都是通过人际关系和人为驱动的,而不是通过一种业务形态让它自然产生的。

创享投资: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您认为最有未来和商业价值?

周大威:从投资角度来说,想做长线,俱乐部其实是一个蛮好的点。因为它可能在未来的5-10年期间,有可能能解决掉我前面提到的很多产业上的问题。

如果做短线,两三年内想见一些显性效果的,我个人可能会倾向于从一些散落的市场里边进行一些整合。把一些小的比如说,休闲类或者等等的在3%,5%个点里边看能够占到多少市场份额。但是这么大的市场产值份额在那儿放着,一家A股公司也是能做出来的。

马笛儿投资:怎么看目前腾讯主导的王者荣耀KPL联盟和赛事体系,类似NBA的分成模式和工资帽等设置?以及对可能的主客场体系?

周大威:《王者荣耀》现在目前的做法,把它趋于正规化这种运作方式这是对产业的贡献。但毕竟只是某一家公司主体下的一个游戏,一个游戏也不可能玩一百年。出现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职业联赛也不稀奇。

随着电竞行业的飞速增长,尤其近两三年发展的特别快,未来在中国一定会闲置很多的类似像电竞小镇,电竞的生态园区这种场所会闲置比较多。

举个例子,说一个俱乐部如何如何,大家会看里面有哪个选手。这个选手如果去了另一家俱乐部,大家就感觉这个俱乐部实力会下降。这种逻辑和文化在传统意义观上还没有形成,一旦真正形成,才会真正意义上的形成品牌认知度,或者品牌的一个价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