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的苹果眼镜会是什么样?重在头戴显示而非 ARKit

2017-08-21 19:28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本文来自“爱范儿”(ID:ifanr),作者胡洋,36氪经授权发布。

从模样到技术,如今的智能手机都愈发趋同,各种发展瓶颈也已显露无疑,比如说现阶段的这样两大基本矛盾:

一是,人民日益增长的屏幕尺寸需要,同落后的人手大小进化速度之间的矛盾;

二是,越来越全天化的手机使用时长,同人民生产生活所需占用手、眼之间的矛盾。

(同为 5.5 寸屏的 iPhone 6s Plus 和夏普 AQUOS S2,4.7 寸的 iPhone 7)

对于前者,一场窄边框全面屏革命眼下正在进行。此前,主流的手机屏幕大小达到 5.5-5.7 英寸就已至极限,更大的屏幕受制于人们对便携性的需要。

今年以来,全面屏的三星 Galaxy S8、LG G6、夏普 AQUOS S2 相继发布,iPhone 8 预计也会使用该技术。在和常规 5.5 寸屏手机差不多的体型上,它们的屏幕大小达到了 5.8-6.4 英寸。

(图自:i-cdn)

但如此也已到头。当机身正面屏占比接近 100%,只要仍需考虑便携,再想进一步扩大显示面积,就会面临难以逾越的阻碍。

至于后者,解释起来就简单得多了:

(图自:广州参考)

我不相信,你未曾在地铁公交上见到过更夸张的情景。甚至在不少一线城市人挤人的通勤高峰,依然有相当多的乘客始终机不离手。这背后,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被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所“绑架”的事实。

尤其当这一点结合上面的屏幕尺寸问题,人们双手(当然还有双眼)同时被手机占用的时间大大增加了。

(图自:新浪看点)

双手 + 双眼,既是精力也是生产力

如果说在闲暇生活中这还不是问题,那么到了生产工作时,双手可是实实在在的“真·生产力工具”。甚至从历史角度看,技术进步的结果本应是解放生产力,而智能手机发展到今天,单说这一点恐怕适得其反了。

这并不是说,智能手机在方方面面给我们带来的便利、高效,就这么被一个“占据双手”的缺点所抹去了。

而是说,对于不少不甚重要的琐碎事务,同时动用双手双眼未免过于奢侈。假如有什么设备能够让人们在此同时做其他事,那将是再方便不过。

(图自:huffpost)

这个“其他事”甚至未必是严肃的“事”。比如,挤地铁刷新闻的同时,还能“抓稳扶手”?比如,走在路上看微信消息的同时,还能“顾及四周”?

(图自:gaiahealthblog)

一种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放”双眼和双手的设备,你大概也能想到,最有希望的大概是 AR 眼镜。

(爱普生 AR 眼镜 Moverio BT-300)

AR 眼镜在这方面的优势,也是很多现有高价产品被用于企业市场的原因之一。比起个人用户,企业用户更需要提高效率并可以由此获利,也就更能得起承受高昂成本。沉寂两年之久的 Google Glass,今年也是借企业市场悄然回归。

(2014 年,戴上 Google Glass 打网球的费天王)

“Google Glass 模式”与 “HoloLens 模式”

2014 年问世的 Google Glass,是十分接近这一理念的先行者。但一方面,它的显示、性能、功能都不足以独担重任,电量也难撑上一天。尽管可以独立使用,却无法成为人们随身唯一的 “One Device”——像智能手机那样。

另一方面,Google Glass 解放了双眼和脖子,但和解放双手无缘。它需要佩戴者抬手通过触摸板操作,而当时的语音识别技术只能作为有限的辅助。

独立运行的 AR 眼镜,需要搭载计算、存储、输入、显示、连接等全套部件。而这些不仅都要耗电,还挤占了宝贵的重量配额,电池容量更加受限。

在电池性能未取得突破性进展的 2014 年,Google Glass 贫瘠的续航性能是必然结果。

(HoloLens)

要在独立运行的前提下,达到不错的处理能力和完整的功能,以现有的技术水平,大概可以参考微软 HoloLens 的体型和重量——基本杜绝了作为日常佩戴设备的可能性。

(Google Glass 显示模块,图自:play3r)

Google Glass 和 HoloLens 的另一大差别是,某种意义上讲,前者并不能称为真正的 AR 设备,Google Glass 更接近一款头戴显示设备。

戴上 Google Glass,你会在右眼镜片上看到小小的一个显示区域,它会随着你的视线而移动 ,但相对于整个视野的位置保持不变,有点类似视频播放软件中的工具栏。

而戴上 HoloLens,你所看到的虚拟界面和虚拟物体,都可以依附在现实世界中,好像墙壁上、桌子上放着显示器和真的物体 。HoloLens 搭载了一系列摄像头组件,再加上完整的 3D 建模能力,这种真正将虚拟与真实世界融为一体的能力,是微软将其称之为 MR 混合现实(而非 AR)的底气。

(微软 HoloLens 配备的一系列传感器和摄像头以感知现实环境)

但眼下,假如真有一款可穿戴设备,能够将双手和双眼从智能手机的方寸屏幕中解放出来,大家真的会介意它是否能做到混合虚拟与现实吗?以及,真的会介意必须要在裤兜里揣另一样东西吗?

(图自:YouTube)

Apple Watch 无法脱离 iPhone 单独工作使它颇显鸡肋。但除了腕上震动提高了对新消息的敏感度,它并没能解放人的任何肢体。

反倒是,除了查看通知还算方便,当需要操作时,用手机单手好歹还能应付,Apple Watch 则彻底把两只手都捆了上去——你猜,有多少用户曾经拿鼻子戳过表盘?

(图自:WSJ)

也就是说,不能独立使用,并非对所一切可穿戴设备都是不可原谅的弊病。尤其是,当牺牲独立性能够带来更多“福利”时。比如,更早的拥有一副可以解放双手、解放视线的 AR 眼镜。

苹果的头显设备方案

(图自:patentlyapple)

 2013 年,美国专利商标局授予了苹果一项头戴显示设备(Head Mounted Display)专利,包括有线、无线两种方式,连接到 iPod 等设备上。2015 年,这项专利涵盖的连接设备被拓展到了 iPhone 和 iPad。

考虑到苹果现已拥有 Airplay 这样的无线投屏技术,更进一步,在头戴设备和 iPhone 之间,建立短距离的无线显示传输并非难事。

更早一些,2007 年,苹果还有一个有线连接 iPod 的头显设备专利。由此可见,苹果对于头显设备谋划已久,甚至要早于近两年的 VR、AR 设备兴起。

去年蒂姆·库克就曾公开表示,相比虚拟现实(VR),苹果更加看好增强现实(AR)的前景。

WWDC17 前夕,Reddit 上一位自称富士康内部员工的用户,曝出了据称是苹果未来 12 个月的完整产品规划。其中,从将推迟至年末发售的 HomePod 智能音箱,到 iMac、Macbook 设计不会有变动,再到 Macbook Air 不再更新,披露的诸多细节后来都一一被证明属实。

自然,这封曝料也没少了暂称 Apple Glass 的苹果 AR 眼镜。

据曝料者所述,Apple Glass 将会类似于 Google Glass。右眼单侧显示(出于省电目的),光学部件由蔡司提供,配备骨传导听筒和降噪麦克风,电池可支持一天,通过 Siri 语音、触摸板等多种方式操作,发布时间最早要到 2018 年底。

ARKit 式虚拟现实融合?or 单纯头戴显示?

(Magic Leap 上的 AR 图形用户界面)

近日,Super Venture 公司合伙人、资深 VR 和 AR 领域投资者 Matt Miesnieks 在自己的 Medium 博客上,揭露了有关苹果眼镜的最新消息,比如——首版的 Apple Glass 尚不会支持苹果的 ARKit。

按照 Miesnieks 所了解,苹果将会在 9-12 个月后发布首个 AR 眼镜设备(同之前 Reddit 上的爆料相吻合)。但严格来讲,它应算作一款头戴显示眼镜,而不具备类似 ARKit 所带来的现实与虚拟融合体验。

换而言之,第一款 Apple Glass 并不能像 ARKit 演示的那样,让虚拟出的物体和现实世界融合、互动。

(ARKit)

它只是如 Google Glass 那样,相当于将显示模块移到了眼镜镜片上。或者更直白一点讲,如 Matt Miesnieks 所描述的,它更像是一个戴在脸上、视线可穿透的 Apple Watch。(在 Matt Miesnieks 看来,相比 ARKit 和 HoloLens,Google Glass 更应被视为一款头戴显示器,而非真正的 AR 眼镜。)

2015 年,在苹果的专利库中,出现了一款带有摄像头、插入 iPhone 或 iPod 作为显示器的头戴眼镜设备。在更远一些的将来,这或许会成为搭载 ARKit 的苹果眼镜前身。

但目前看来,Apple Glass 的首个版本急需解决的,一是头显技术本身,二是需要一个大众易于接受的外观设计,逐步引导人们从手机时代,转向适应头戴智能眼镜的时代。

后者将眼镜本身限制在更现实的大小和形态,而在这样的大小和形态下,当前的头显技术难以做到独立运行、配备多摄像头并支持 3D 建模等 ARKit 所需的功能。

另外,Matt Miesnieks 也提到,从一些拥有或用过苹果原型机的人口中,他得知这款眼镜将不会配备摄像头。

(想象一下戴这么个东西挤地铁…)

如果说,形似 Google Glass 的设备还不算太惹眼,能够吸引到一些人尝鲜,那么戴上一个 HoloLens 样式的家伙出街,这只怕会让更多潜在消费者退避三舍。

当电子设备进入可穿戴时代,它就不得不更多的考虑时尚、个性、乃至低调。要让用户往自己脸上戴的智能眼镜,恐怕会成为有史以来对外观设计要求最高的数码产品:既要显得炫酷吸引人,又不能太惹眼太 geek 不够友好。

(Safilo 眼镜,Marc Newson 设计)

支持苹果眼镜项目的潜在因素之一,是应好友 Jony Ive 之邀来到苹果的工业设计大师 Marc Newson。2014 年加入以来,Marc Newson 还未给苹果带来自己主导或起至关重要作用的设计作品。

而 Marc Newson 本人恰有高端眼镜设计经历。眼镜一直被工业设计师视为高难度的设计品类,它们不仅需要漂亮的外观造型,还必须适应不同人群多样的脸型,和个性。

另外,Newson 曾为 LV 等奢侈品牌做过设计的经历,会让他在眼镜这样带有时尚属性的产品设计方面更有经验。

放弃了 ARKit 融合虚拟的能力(至少在首款产品上),Apple Glass 不需要配备众多复杂的摄像头和传感器;通过无线方式同 iPhone 连接,Apple Glass 将不需要十分强大的处理与存储系统;电量只需应对显示、无线连接等主要耗电组件,这减小了对严重受限的眼镜电池的压力。

操作方式的问题相对棘手。虽然可以预见到, 2018 年的 Siri 用于眼镜设备的简单操作不成问题。但在很多场景下语音识别操作并不合适,这不是语音识别技术本身所能解决的。

(Google Glass 的触摸板)

在 Matt Miesnieks 看来,苹果很可能会在这款眼镜上,同时应用多种不同的操作方式:触摸板、Siri 语音、手势甚至是视线操作(不久前苹果收购了眼部追踪技术公司 SMI)。

另外,按照苹果生态连通的惯例,iPhone 和 Apple Watch 也有机会作为 Apple Glass 的操作媒介。比如,当需要键盘输入、分享内容给他人时,iPhone 的触摸屏幕要比以上任何一种操作方式更合适。

更远的将来,如 Matt Miesnieks 预测的 2021 年,苹果终将会把 ARKit 整合到自己的眼镜产品中。苹果在 WWDC17 发布 ARKit,会促进 iOS 开发者和用户对 AR 技术的关注和重视,今年的 iPhone 8 没有理由不将 AR 作为升级考虑的重点。

那么,当眼镜设备的硬件技术水平,足以将摄像头等 ARKit 必需部件整合进更小的机身;同时,大众消费者对于头戴设备的“存在感”更加适应;ARKit 的开发环境和应用场景也成熟起来。届时,我们才会真正拥有一副搭载 ARKit,像 HoloLens 那样将虚拟带入现实的 AR 眼镜。

据信,微软和 Google 同样在密谋类似的设备。Google 已经有之前的 Google Glass 作为参考,今年借企业版之机再次更新,很可能意味着这个眼镜计划中新硬件的重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