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高管讲述百度外卖“卖身记”,错过顺丰是一个遗憾

2017-08-22 10:00 O2O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4万名百度外卖的“红衣骑士”可能还不知,很快他们将与每天擦身而过无数次的饿了么“蓝色骑士”成为一家人了。

  昨天开始,“饿了么确定收购百度外卖”的消息先后经几家媒体曝出。《财经》更是披露了部分交易细节:百度外卖的出售价格为5亿美元;包括手机百度、百度糯米、百度地图等在内的百度部分流量入口资源同时作价3亿美元在交易中体现,年限为五年,百度搜索年限为两年。因此,总共收购价格为8亿美元。

  《中国企业家》独家采访了百度外卖一位前高管张宁(化名),他表示,消息的可信度比较高,但在他看来8亿美元的交易价格似乎不低,而且,对饿了么而言很难说是好是坏。

  然而,受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消息影响,8月21日美国东部时间百度股价高开1.7%。

  但是这刚刚只是开始,1+1>2的势能能否在饿了么+百度外卖身上显现?目前不得而知。但能够看到的是,两家平台合并后的融合难题已经摆在面前。

  饿了么真的需要这场交易吗?

  此前,有分析人士认为,饿了么之所以对百度外卖感兴趣,出于两点原因:一,自动派单系统。要知道,饿了么至今没有上线自动派送系统,还是基于人为干预运作。二,人群定位较低端、客单价也偏低的饿了么,觊觎百度外卖的高端餐厅资源和白领市场。

  对此,张宁表示不能理解,“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说饿了么这帮人对外卖行业的理解还不深入。”

  在他看来,饿了么绝不是因为技术层面的原因而没有上线自动派送系统,其中必然涉及到内部利益分配或机制等问题。至于高端餐厅资源,理论上也不是根本问题,从百度外卖挖几个得力人手,不是没有破局的可能。

  相反,收购百度外卖之后,两家业务高度重合的公司必然面临系统的对接与打通。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相同业务的整合调整曾是一段时间的重心,也不可避免地发生重复人员溢出。

  但是,更多的人将这场交易指向饿了么背后的阿里,认为这是阿里与外卖领域的最大平台美团点评对本地生活服务的终极竞争,甚至是阿里与美团背后的腾讯之间的对决。

  而此前百度外卖的最大绯闻收购对象是顺丰。但是双方持续近一年的接触后,最终无疾而终。据同时接近双方的一位内部人士分析,相比饿了么,百度外卖对顺丰的价值要更明显。

  去年年底,顺丰空降了两位助理CEO,一位是原负责德邦物流项目的麦肯锡咨询顾问黄贇,另一位则是从德意志银行加盟顺丰的徐前,他们俩主导了对百度外卖收购的谈判事宜。

  顺丰一直期望转型新商业,不仅在物流服务层面积极延伸,更是试图通过顺丰嘿客、顺丰优选等自营电商业务强势介入。据说,新商业这块业务由王卫亲自带队。但顺丰并没有在原有的商务快件业务以外,真正占领自己的有效阵地。

  一定程度上,百度外卖可以说是顺丰的机会。百度外卖的自动派送系统和三年产品积累可以让顺丰迅速完成卡位动作,因为对于毫无外卖经验的顺丰来说,想从0到1完成系统研发和餐厅签约这两项工作,至少需要6到8个月时间。对于互联网来说,这个时间内很可能完美错过行业爆发期。

  双方谈判一度接近成功,据说最后问题出在价格和糯米的两个问题上。除了要价20亿美元,百度坚持要求外卖与糯米打包出售。被顺丰拒绝之后,饿了么同样面对糯米这块资产的处理问题。

  今年6月,饿了么拿到阿里巴巴领投的总价10亿美金的战略投资。据《财经》报道,饿了么正在进行的G1轮融资,投资方依然跟阿里有关,而且很有可能涉及跟百度外卖的这场交易。

  百度外卖所失去的

  “很可惜”。这是张宁对百度外卖现状的最大感受。

  从百度地图起家的外卖业务,最早由王莆中负责,通过在北京几大商圈撒满地推人员,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拿下白领高端市场。外卖一度也是李彦宏本人非常重视的一块业务,据说当时王莆中邀请巩振兵(现百度外卖CEO)加盟,正是因为巩可以在百度内部争取到更多资源。

  当时王莆中的思路就是做外卖专职物流,占据白领高端市场。从数据反馈来看,这个追求品质的切入点打得很精准。百度外卖的核心团队不足10人时,每周以新增订单5万的速度上涨,三个月订单量就能翻3倍。

  高管之间配合也比较有默契,即便前台单量涨得凶猛,后台物流也能跟得上。

  鼎盛时期的百度外卖曾与美团外卖、饿了么三分天下,呈势均力敌之势。百度内部将外卖与爱奇艺并称为最得意的两个孵化项目。

  但是2016年开始,围绕百度外卖的质疑就不曾停止。去年5月份,巩振兵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承认,很多时候都面临生和死的考验。还称,从无到有的两年内,百度外卖走过了很多公司十年走过的路。

  三足鼎立的局势并没有持续太久,百度外卖的订单量开始进入下滑通道,且再没有重回巅峰。

  最直观的表现是融资不畅。百度外卖第一轮融资的领投方是水木资本。这家2015年5月成立的早期投资基金,还投资了沐金农有感科技等公司,但并没有对外披露过投资百度外卖的消息。同时参与A轮投资的还有另外几家基金,百度占绝对控股位置。

  2016年,百度外卖曾对外宣称完成数亿美元的B轮融资,除此之外,没有披露更多融资方面的消息。此后,也没有新的资本进入。

  而随着陆奇的走马上任,本地生活业务彻底被边缘化,做一家AI公司在百度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此时距离李彦宏宣称向本地生活服务投入200亿元不过两年时间。

  接近百度外卖的人士认为,人事纷争是其走向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内部充斥着武则天、康熙、乾隆、和珅等各种隐喻。”

  结果是,核心岗位高管纷纷出走。王莆中离开后加入美团负责外卖业务,曾经负责物流的王耀弘、宋黎明(原拉手网联合创始人,现航美副总裁)也相继出走。2016年5月4日晚,原本负责渠道代理的副总裁陈锦晖也宣布离职。

  此外,不够专注产生的战略偏差也让百度外卖错失机会。很多新增的生鲜、夜宵等细分项目让产品和技术人员精力分散。去年夏天,外卖行业关键时刻,百度外卖终究没有挺住。至此,铸下掉队的命运。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