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江湖20年,全链路、一体化正在成为决定IP衍生的关键

2017-08-22 17:20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997年,除了香港回归和亚洲金融风暴来袭。文化领域也被一颗小石子激起了一番涟漪。台湾作家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成为大众热议的现象级文学作品,同时它也让网络文学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

创世纪

彼时,中国互联网方兴未艾,三大门户刚刚展露雏形,BAT还没有踪影。在那个拨号上网的年代,看小说、上论坛、收邮件是大多数网民的首选。而诸如在线视频、020、移动支付等,仿佛就像是天方夜谭。

中国互联网文化领域的第一股风暴,是由一个在洛杉矶当过警察,在上海开过广告公司美籍华人创造的。

这个人就是朱威廉,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主修法律。他于97年底创建了榕树下,这也是国内成立最早的文学类网站。

榕树下坚持文学是大众的文学。用现在的话来形容就是通过互联网模式,降低写作门槛,实现了作家大众化。朱威廉邀请路金波担任战略发展总监,并凝聚了一批青年才俊,包括郭敬明、韩寒,安妮宝贝、慕容雪村、宁财神等。

最近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郭敬明,在高中时期曾以“第四维”的笔名,在网站榕树下发表文章。在当时,榕树下的影响力不可小觑。

不过榕树下的发展却没有想象中的顺利。2002年,受到资金和发展等因素困扰,文学青年朱威廉把榕树下以1000万美元卖给全球传媒巨头贝塔斯曼。自己加入了陈天骄的盛大网络任副总裁。

与此同时,从北大计算机系毕业两年的吴文辉,却把他的爱好变成了职业。2002年,吴文辉参与发起并创立起点中文网。从某种程度来看,这个文学网站就是吴文辉的孩子。 

自此,网文江湖上,少了一个美籍华裔的文学青年,多了一个中国本土商人。网文江湖的第一代人员更替完成。

新天地

吴文辉在网文领域的地位很高。他策划并主导了网络文学的商业变现模式,既付费阅读。这套模式沿用至今。起点中文网凭借于此成为网文一哥。而商业模式的成功快速带动了内容上的爆发,网络作家在收入得到保障后,大量作品随之迅速出现,比如《鬼吹灯》、《盗墓笔记》,内容繁荣还带来了更多的用户和收入,实现了良性循环。

2004年,起点中文网正式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四年后,盛大文学正式成立。陈天桥请来了新浪网副总编辑,主管新浪博客的侯小强出任文学业务CEO。

在一段时期内,盛大三大业务板块中网络文学业务是成长性最好的一块。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和潇湘书院等多家网站。盛大文学在品牌影响力和市场份额上几乎没有敌手。 

                                                                                   盛大文学版图

与此同时,网络文学也成为盛大除游戏业务外的新版图。要说做文娱联动,陈天骄应该算是鼻祖了。

盛大本身的成功得益于采用“游戏免费,增值服务收费”的网游行业盈利新模式——CSP(come-stay-pay)。

而起点中文网的商业模式却是让用户进行付费阅读,千字2分到5分。分成比例为作者一半,网站一半。

看书“收费”,玩游戏“免费”,也为网文和游戏两个行业的日后发展定下了基调。

不过,随着IPO失败和经营理念的冲突。起点中文网和盛大文学的矛盾不断加深,随着起点创始团队集体辞职(当时的团队几乎囊括了业界最优秀的编辑团队和作者资源),双方的恩怨到达了临界点。

陈天桥为了稳住人心回应此事称,“最近几年来,盛大文学发展跃上了新台阶,这表明侯小强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作为CEO是称职的。”

但好景不长,2014年1月,侯小强通过微博表示自己已皈依佛门,师从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法名延舍,随后自己创业。

一年后,吴文辉也携手腾讯,在整合腾讯文学业务后推出阅文集团。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也让另外两个玩家悉数到位。掌阅凭借渠道优势,开始布局智能硬件。而阿里巴巴也开始进入文学战场,2015年阿里移动事业群在整合书旗小说、淘宝阅读和UC书城后,推出阿里文学。

自此,网文告别第二时期,进入新纪元。行业中的新三家浮出水面。

新时代

在网络文学发展的前两个阶段,实现了内容和用户层面的双爆发。在泛文娱时代中,网文在价值层面的爆发亦不可阻挡。IP的重要性对整个文娱产业来说已经成为活水源头。

在首届网络文学+大会上,阿里文学CEO黎直前表示,网文IP的作用是IP试金石和文娱风向标。网文相比影视、游戏等重模式,可以最快速的验证其IP衍生价值。作为生态公司,阅文和阿里文学已经开始新一轮竞赛。只不过在这场战争中,大神和IP数量已经不在是检验成功的唯一标准。 

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网文IP在衍生的过程中不一定需要大IP才确保成功。比如《琅琊榜》、《三生三世》,这两部作品在网文领域内实在称不上是爆款。他们在影视领域取得的成功,离不开东阳正午阳光、上海剧酷文化这样优秀的制作、发行公司和优酷等互联网播放渠道。

全链路、一体化正在成为决定IP衍生的关键因素。

去年,阿里巴巴通过筹备大文娱集团,形成以小说、图文、长短视频、影视、游戏在内的IP培育及衍生全链路战略。而腾讯则开始大规模的收购,囤积大量的泛娱乐版权和内容分发渠道,以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

在文娱下半场的初期,很难看到谁的策略更好一些,不过从文娱内容源头的网络文学层面上,我们已经嗅出了谁能是下半场执牛耳者的味道。

目前,网文市场主要面临两方面的问题,1、用户增长饱和。2、盈利模式单一。

网文整体用户虽然有3.53亿,但同样面临很严峻的用户增长问题,与音乐,影视的用户相比,网文用户的数量依然有很大差距。而随着人口红利消失,拉新和唤醒用户显得尤为重要。

阅文开始从内容下手,近期与咪咕的断更大战就显示了阅文在内容发面的强势。而凭借腾讯生态,阅文的内容出现在QQ阅读、微信阅读上也是理所应当。

阿里文学则依托大文娱,与优酷、UC、土豆、PP助手、天猫图书进行合作。在超级剧集《军师联盟》和《春风十里》上都形成了内容联动。播放期间内,原著小说的访问量提升40%。在新业务层面,阿里文学的漫画内容将通过UC动漫与书旗小说形成流量双通道。

再看盈利模式,付费阅读仍是网文行业的收入第一大来源,不过这方面的利润率实在低的可怕。

                                                                             (阅文集团招股书)

在阅文集团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显示,在线阅读仍然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但阅文集团的利润率却一直不好,2014年亏损净额2113万元;2015年亏损3.542亿;近三年唯一实现盈利的2016年,纯利润为3036万元,利润率仅为1.2%。这种过度对在线付费模式的依赖,已经成为阅文集团前进中的绊脚石,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

2015年成立的阿里文学则没有这么重的包袱,也显得更加开放,尤其是在IP衍生上。今年4月与优酷、阿里影业推出HAO计划,共同投入10亿资源赋能网络大电影。在网络文学+大会上,阿里文学同时宣布建设新基础设施赋能网络文学。阿里文学CEO黎直前更是表达要通过“五心”,匠心、恒心、信心、耐心、决心。并将以实业心态做好网络文学平台。

阿里文学对于“好IP”的衡量标准可以归纳为三个关键词,一是“正能量”,一是“世界观”,一是“喜闻乐见”。黎直前表示,今年阿里文学将有40部衍生作品,而这仅仅是大文娱生态的初始阶段。

2017年开始,文影游联动已经从网文行业进入到整个文娱产业中,不少今年参加完CJ的游戏人士表示,今年是文游联动最多的一年,几乎每家游戏公司都能找到游戏和网文结合的案例。

这也预示着,文影游联动已经成为未来IP能否成功的第一生产力。单个业务上的成功不在是唯一的衡量标准,而全链路的实现霸屏,文字屏、游戏屏、视频屏才能最终在大文娱时代活下来。

网络文学对于文娱产业的贡献要远大的他赚钱的能力。或许这就是阿里、腾讯发力这块业务的原因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