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送道具,《赛尔号》的商业化之路还有哪些花样?

2017-08-25 08:13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题图 / 赛尔号大电影6:圣者无敌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8月18日,《十万个冷笑话2》上映,截至8月24日ACGx发稿前,票房9500万。另一部同日上映的动画电影《赛尔号大电影6:圣者无敌》,目前票房8580万。

实际上,相比于《十万个冷笑话2》庞大的网络宣发声势和引起的关注,《赛尔号6》可以说是毫无存在感,而它仍旧获得了和十冷2差距并不算特别大的票房,这引起了ACGx的好奇,于是我们简单地了解了一下《赛尔号》大电影高票房背后的故事。

从纽交所到退市私有化,被手游市场耽误的淘米网

2009年~2011年期间,中国小学生们讨论的热门游戏不止是腾讯的CF或者DNF,还有淘米网推出的《摩尔庄园》和《赛尔号》。在那个页游爆发的时期,淘米网依靠这两款线上儿童虚拟社区游戏迅速抢占了庞大的儿童市场。

2010年,淘米网的净营收达到3600万美元。

2011年,这家成立仅3年多的公司就凭着《摩尔庄园》和《赛尔号》的良好营收状况登陆了纽交所,成功上市。

上市后的淘米网进行了一系列动作,包括自制动画片、拍摄动画电影、建造实体摩尔庄园……从游戏公司到泛娱乐化多线操作,“中国迪士尼”又多了一家。

然而直到2013年,淘米网的线下业务不仅从未超过营收比重的20%,而作为核心的游戏部门营收业绩也在节节败退。

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受到了社会环境对儿童游戏的负面影响,而另一方面在于,淘米网的游戏用户往往集中在8~14岁,ARPU值(每用户平均收入)实在太低,随着用户年龄的不断增长,有很多玩家逐渐离开了游戏。

当然还有一个最不能忽视的原因,那就是2013年中国手游市场的爆发给页游所带来的冲击。没有赶上手游这趟快车的淘米网,最终在2016年6月完成私有化,正式退市。

至今,在淘米网的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主推游戏包括《赛尔号》、《极战联盟》、《小花仙》、《魔神世纪》、《创想兵团》和《功夫派》6款页游,以及《花语学院》、《赛尔号》两款手游,但其中最热的还是网页版《赛尔号》。

《赛尔号》模仿了《精灵宝可梦》的内容,却无法复制迭代方式

在2008年《摩尔庄园》面世时,和《面包超人》几乎一样的人设,在当时的小学生们看来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妥,而主打儿童社交的游戏玩法,也填补了当时的市场空白。

2009年,相比《摩尔庄园》拥有更多养成玩法的《赛尔号》上线。在今天看来,这款大量借鉴《精灵宝可梦》设定、精灵技能的游戏,也有着比《摩尔庄园》更长的寿命。尽管面临着腾讯《洛克王国》的激烈竞争,《赛尔号》至今仍是淘米网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即使是在后续的更新中,也曾借鉴了包括《数码宝贝》在内数个热门日本游戏的玩法,在2009年到2012年期间,《赛尔号》还是凭借其在同类型页游中的独树一帜,给予中国大量少年儿童意想不到的快乐。至今,这些用户回忆起《赛尔号》,都是满满的感动。

然而,随着手游市场的爆发,加上用户年龄的增大,《赛尔号》在玩法上的优势,却在小巧、随时能够把玩的手游面前逐渐丧失。

大量用户流失,运营方不得不改变游戏玩法和运营方式,简化游戏过程,吸引新用户,设置多个付费点,提高ARPU……以至于资深玩家现在回忆完《赛尔号》最早带给他们的触动后,会发生180度大转变:“它变了,它再也不是我爱的那个《赛尔号》了!”

现在看来,尽管多处借鉴了《精灵宝可梦》,但《赛尔号》却无法复制前者在长达21年的发展历史中,对于游戏内容以及游戏平台方面的良好更迭。再加上中国游戏市场近些年来发生的巨大改变,《赛尔号》的发展道路自然也变得越发地困难了。

《赛尔号》的动画电影营销之路,仍旧是以“借鉴”为主

虽然游戏方面的收入在降低,但是《赛尔号》的动画大电影在票房方面的表现却也算得上是可圈可点。6部大电影总票房达到了3.55亿人民币,其中有几部曾是当年中国动画电影票房前三。

而这其中的奥秘在于,《赛尔号》在动画电影营销方面,同样也“借鉴”了经验颇丰的《精灵宝可梦》。

在日本,《精灵宝可梦》常年都有子供向动画在日本电视台播出,这也导致了每年必出累计共20部的动画电影,也多少显得低龄化。对于这个游戏IP来说,推出子供向动画电影其实是最保险的做法,然而这也确实和年龄、阅历不断增长的玩家存在一定的冲突。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任天堂在动画电影的营销方面,与游戏进行了颇为紧密的“联动”。

2003年,在第6部动画电影《七夜的许愿星》里,任天堂推出了通过电影预售票换取神兽基拉祈的活动。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也是当年日本动画电影票房第一。

2004年,在第7部动画电影《裂空的访问者》里,任天堂又增加了新的营销玩法,推出了用电影预售票换取前晚诞生之岛的道具“极光船票”,在那里可以捕获神兽代迪奥西斯。这项营销策略成功地受到了大量游戏玩家的欢迎,并在预售阶段就卖出了160万张电影票。

更加“丧心病狂”的是,在后面推出的动画电影中,任天堂也不断更新新的联动营销方式:除了可以换神兽,玩家还可以在观影时通过无线配信的方式,获得平时无法获得的神兽和闪光精灵,而这些精灵所习得的技能,也是无法通过正常游戏方式获得的。

这样的联动营销,《赛尔号》可谓是学得“炉火纯青”。为了吸引年龄较大的玩家前往电影院,大电影的电影票可用于兑换《赛尔号》里的精灵和道具。

这样做的好处其实显而易见,除了暑假固定观影人群外,贡献票房的绝大部分观众都是《赛尔号》游戏玩家。对这些观众来说,电影剧情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送的精灵才重要。

在拥有23万用户的赛尔号贴吧里,近期的新帖包括3类话题:买了票不想去看,打算送票;马上开学,高中生准备暂别游戏;大一新生进了大学,准备重开游戏。《赛尔号》的玩家群体也在跟着游戏一起成长,四五年前是小学生、初中生,现在主体则是高中生和大学生,后面这一群体显然更有付费能力,也是动画电影的消费主力。

无论是游戏还是动画电影的营销,《赛尔号》都只是从《精灵宝可梦》上学了点皮毛,这个IP也曾被游戏玩家的年龄增长抛弃过,被手游市场大举进攻打趴下过。虽然在内容方面《赛尔号》深陷各种“抄袭门”,但是它在商业上的做法却走在中国很多游戏、动画公司的前面,这个IP仍然拥有一个相对固定的用户群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