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谷歌都有一个AR平台梦,但小算盘里却大有不同

2017-08-31 07:34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AR平台争夺战打响!” 这是国外科技媒体今天都在说的一句话。而争夺战的主角——谷歌和苹果最近在AR领域,尤其是在手机端AR平台方面,还真较起了劲儿。

29日,谷歌对外发布了一个名为ARCore的AR应用开发工具,此举一出就被外界普遍解读为是对苹果六月份发布的ARKit的正面回应。

谷歌ARCore:让1亿人拿起手机玩AR

ARCore将允许开发人员为数百万种安卓智能设备制作增强现实(AR)应用程序,目前可以在Google Pixel和Samsung Galaxy 8手机上使用。谷歌希望在ARCore试用结束前,就在1亿设备上运行增强现实应用。

据谷歌描述,ARCore有三个基本组件。第一是运动跟踪,它基于内部传感器和视频素材来估计手机的相对位置,因此用户可以将对象固定在一个位置并围绕它们移动。第二是环境理解,它使用相机来检测平面,因此在现实环境中放置的虚拟物体不会出现类似悬空或者斜面上依然处于水平的状态。第三是光源感知,虚拟道具能够根据光源在相应方位投下影子,从而增加其在现实世界里的真实度。

虚拟人物都能投影,效果可以说是相当惊艳了。

谷歌在发布的Demo视频里还展示了一些半互动技巧。比如用户可以在虚拟树林中放置一个小小的Android吉祥物,当你把手机贴近它的脸部时它会做出回应。而在一本名为Oz的AR动画书里,如果你把灯熄灭,虚拟的小狮子会害怕。

 ARCore Oz

谷歌也试图让开发者更容易地通过ARCore来创造AR内容。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可以使用Java / OpenGL,Unity和Unreal来渲染(这点跟苹果的 ARKit 非常相似),而新的3D设计人员可以从谷歌的Tilt Brush VR绘画应用程序或谷歌上个月推出的VR建模工具块导出ARCore对象。

事实上,谷歌此前一直在投资增强现实平台Tango,但该平台需要在智能手机上安装特殊的硬件和传感器才能实现AR功能。谷歌随后也发布了几个应用Tango的消费类产品(比如几个星期前出现的华硕ZenFone AR),但都不具备主流吸引力。而现在,ARCore可以让谷歌在现有的安卓手机上就能运行增强现实应用程序。

而此次新发布的ARCore可以看做是Tango深度感测功能推向手机端的一次尝试。谷歌AR/VR主管Clay Bavor就将ARCore描述为Tango长期成长的产物:“我认为Tango正退向幕后,成为更有创造力的技术。”这样看来,谷歌应该会继续推出基于Tango的新技术,比如深度传感器,但这些将作为ARCore的一个元素添加到手机里,而不是作为一个独立的功能存在。

苹果ARKit:出几个APP为iOS11预热

谷歌绝对是智能手机AR热潮的开始,Tango平台自2014年推出以来就一直受到公众的关注。但苹果ARKit的发布确实点燃了开发者在iOS上制作AR应用的热情。鉴于苹果在智能设备领域的巨大用户规模以及完整的硬软件控制体系,谷歌在移动轻量版AR领域面临的压力着实不小。

如今临近iOS11发布,苹果在智能手机AR应用的开发上也有了新动态。据科技网站The Verge报道,六名应用程序开发人员昨天聚集在了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的苹果园区,演示了他们即将推出的AR应用程序,并谈论了开发流程。这些开发人员来自瑞典家居公司宜家,美食广播网(Food Network),AMC电视,Gif搜索引擎Giphy等大品牌。36氪简单梳理了一下现场演示的APP内容:

宜家与Ikea Place

用户可以从 iPhone上打开Ikea Place,使用手机相机测量周围的空间,并将Ikea家具放到眼前。用户可以了解物品的大小,查看其材质及纹理。在未来的应用版本中,用户甚至可以点击虚拟沙发来查看它的扩展程度,比如把它变成一张沙发床。

Ikea负责数字化转型的主管Michael Valdsgaard表示,在开发新的ARKit应用程序之前,该公司已经在2D AR功能上研发了近五年的时间。他说:“但因为苹果覆盖的用户更多,所以又参与开发了Ikea Place。”

AMC与《行尸走肉》AR游戏

 A new Walking Dead AR app, called Our World Apple, Inc.

AMC的”The Walking Dead”AR应用程序被称为“我们的世界”,由芬兰的游戏工作室Next Games开发。该游戏应用了ARKit的一个功能ARPointCloud,可让开发人员隐藏AR环境中的物品并能让它们从固定位置浮现出来,形成僵尸每隔一段时间就从玩家周围的角落出现的效果。

AMC 负责游戏和娱乐应用的副总裁Clayton Neuman说,“《行尸走肉》这部剧很受欢迎,传播也很广泛,观众总会一遍遍会问自己,如果是我的话会怎么做?”因此他们决定制作一款AR游戏,未来的应用程序还将包含多人协作功能。也就是说,你可以邀请你的朋友一起来“我们的世界”杀僵尸了。

AR游戏Arise

Climax Studios开发了一款新的AR游戏Arise,想要游戏人物抵爬到岛的顶端并获得信物就要倾斜iPhone或iPad,光和角度是控制人物的唯一途径。Climax Studios在AR领域探索了很久,也曾为Tango平台制作过一个名为Towers for Tango的游戏,还与微软的Hololens合作过,但是并没有发布产品。

Climax Studios的首席执行官Simon Gardner说,其他平台与iOS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用户的规模。“数以亿计的设备有可能在游戏上线的第一天就完成安装。”

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Giphy World

其他ARKit应用程序可能会更简单,如The Very Hungry Caterpillar和Giphy World AR应用程序。前者能让一条毛毛虫在你的投喂之后变成蝴蝶,后者则是能让使用者在现实世界沟通的时候加上GIF图。

都有AR平台梦,谷歌苹果优劣几何?

苹果拥有的最大优势在于, AR应用程序可以在任何兼容A9处理器和运行iOS 11软件的设备上运行,尽管ARKit软件目前仍处于测试阶段。这意味着任何iPhone 6S或更高版本以及任何iPad Pro都将支持这些AR应用程序的运行。

此外,苹果还拥有从iOS软件到每个硬件的所有内容的控制权,可以监测AR应用程序在其不同产品设备上的运行体验。

尽管谷歌的Android系统应用在各种规格的智能设备上,显得非常破碎,但是伴随ARCore的发布以及Google Pixel和Samsung Galaxy 8等智能手机对ARCore的支持,谷歌 AR应用的社区也会得到很大的扩展。并且结合Verge记者Adi Robertson对ARCore演示的评价,谷歌ARCore创造了“手机AR之间的最佳体验之一”。

而且谷歌还推出了两个实验性的AR Web浏览器,一个在Android上运行并支持ARCore,一个将在iOS上运行并支持ARKit。

Techcrunch则分析称,谷歌在AR领域最大的优势在于机器学习和AR技术的结合,比如Google Lens将实时计算机视觉技术带入了AR窗口中。

在今年6月发布ARKit时,苹果高级副总裁Craig Federighi曾宣称这将是全球最大的AR平台,因为市面上iPhone和iPad的数量已经非常可观。但是现在,鉴于安卓系统的市场占有率,谷歌ARCore势必将挑战苹果在AR界第一的位置。

硅谷巨头们的AR算盘大不同

不过,大举投资AR领域并进行软件研发的科技巨头也不只是谷歌和苹果,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今年4月举行的F8开发者大会上就曾表示,“增强现实(AR)是Facebook要做的下一件大事”。

AR这块蛋糕的确很大。腾讯科技旗下公号VR次元去年发布了全球首份综合性AR报告,其中提到了一个预测数据:到2017年,AR市场将增长至52亿美元,年增长率逼近100%。市场调研公司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市场的300亿美元。

不过,不同的科技巨头对AR应用的终端的想法是不同的。比如人称微软MR混合现实之父的Alex Kipman(亚历克斯·基普曼)就明确押宝AR头盔:“智能手机已死,未来将是头盔的天下。”但是微软的Hololens还是比较昂贵的,手机端AR应用看上去简单也实用多了。

扎克伯格认为,AR的最终目标是在现实世界中显示虚拟对象的轻量级眼镜。他的愿景是:“我们不需要一台实体电视机。我们可以买一个1美元的‘电视’应用,然后用AR眼镜把它放到客厅墙上看。甚至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平板电脑等都可以。”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的话,大概是:在硅谷,有操作系统的就去开发手机AR了,没有的就去研究头盔和眼镜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