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未来10周年,虚拟偶像成功打破次元壁了吗?

2017-09-01 17:58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文|许盈、黄泽民

初音未来迎来了第十个16岁生日。

这个扎着葱绿色双马尾的小姑娘,出道十年,在各类媒体上依然话题不断。在日本,初音十周年的消息独占了弹幕网站NICONICO的头条,在今年8月上线的初音未来官方中文投稿网站Poppro上,也能看到百余幅粉丝投来的画作,标着“生日快乐”或“十周年”的祝福语。

还有网友po出了盛大游戏为初音未来制作的巨幅楼宇广告,初音未来仿佛冲破次元壁来到现实世界。如果你稍稍留意,还可以在招行信用卡上看到她,在小米买到初音未来专属配色的手机及周边。

上海浦东金科路盛大游戏办公楼巨幅广告

出道十年,作为史上最为成功的虚拟偶像,这个以雅马哈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二次元歌手,在收获全世界各路粉丝的生日祝福与应援之外,也在努力进击中国市场。

拥抱商业的“公主殿下”

这是爱奇艺连续第三年揽下了初音演唱会独家直播业务,时间定于9月2日。跟前两次不同的是,往年爱奇艺直播的是初音未来的中国演唱会,今年直播的干脆是日本版演唱会。这意味着,它要花更多的沟通成本、版权费用来争取这次机会。

初音的商业价值是经历了市场检验的。2015年,初音未来在上海举行了中国大陆首场公演,由爱奇艺独家直播。爱奇艺动漫中心总经理李菲告诉36氪,当天有超过150万人观看,3小时内弹幕达到了70万。

2016年两场中国巡回演唱会亦人气爆棚,去年爱奇艺首次试水演唱会付费直播,发现在直播当天卖出的票非常多,而直播当天属于原价期,票价是最贵的。在后期爱奇艺向演唱会直播观众发放的调查问卷中,很多粉丝表示,他们知道有预购,但他们愿意花最贵的价格来支持自己的偶像。

此外,即便是远在日本的演唱会,也不断有粉丝专门乘飞机去现场观看,这也是爱奇艺今年决心直播日本场演唱会的原因之一。

关于粉丝关心的一切,都要小心斟酌,最好还能埋藏些彩蛋。直播票价设定都与初音未来或爱奇艺有关联,比如为预售票价15.8元对应初音未来158cm的身高,而点播付费期票价27.1元则取“爱奇艺”的谐音。同时直播期间用户的线上打赏也整体换成了与初音未来相关的礼物。

演唱会之外,初音未来也在增加在中国市场的联名与代言活动。

对于初音这样一个虚拟偶像来说,游戏代言无疑是与其品牌形象、调性最契合的商业化活动。光是今年,就有三部初音未来正版授权的游戏在筹备与制作中,其中两部均挑选了8月底初音未来十周年之际进行大范围或小范围测试。

今年四月,腾讯互娱宣布将掌趣科技推出的二次元音乐手游《初音未来:梦幻歌姬》纳入“极光计划”,这是腾讯的新游戏孵化计划,目前该游戏正在预约中。8月底,网易游戏代理的初音未来正版授权手游《初音速》开启删档测试。

CPsp2017展会现场的初音粉丝

身价不低的虚拟偶像

作为一个出道十年的二次元歌姬,初音未来的身价可不低。盛大游戏市场策划总监谭啸风告诉36氪,初音未来的身价接近千万,高于大部分国内明星的游戏代言费(当前游戏行业明星代言一般在百万级)。

好在初音未来为盛大带来的声势也不小。盛大聘请初音未来代言二次元卡牌游戏《神无月》,并将游戏大范围公测的日期与游戏“诞生日”定在了8月31日——初音的十周年生日。初音未来演唱的游戏同名歌曲在上线当日便占据了QQ音乐日文榜日榜第一,并夺得该周周榜第一。

初音未来的版权归属于日本CRYPTON FUTURE MEDIA公司,其在国内的版权授权均由上海新创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代理,国内公司在进行版权授权时都得牵涉到三方谈判。

无论是日方或是新创华,都对虚拟偶像所接的代言非常慎重,不会做大范围的授权,所选取的合作伙伴也多为盛大、腾讯、网易等国内大型游戏公司。同时,版权方对于初音未来的公开形象与设定有着严格要求,包括游戏中的人物设定,从性格、服饰到戴耳机的位置等细节。爱奇艺方面,演唱会的宣传稿件、宣传图、专题内容和初音未来演唱曲目等也都需要与日方逐一核对。

随着初音未来在中国商业代言与合作的逐渐加深,日方对于中方合作公司的信任也在增加。表现之一是合作谈判时间的缩短。2015年,爱奇艺与日方及中国版权代理方就初音未来演唱会直播合作事宜谈判了近5个月,而后两年的合作就顺利得多。此次初音与盛大《神无月》的合作从接触到敲定仅花了半个月的时间。

此外,宣传期也在逐渐放开。两年前,日方只允许爱奇艺在开演前几天才启动宣传,而到今年,爱奇艺早在7月中旬就开始预售直播票,推广活动足足提前了一个多月。

从爱奇艺、盛大,到腾讯、网易,这些大公司都试图用初音未来这个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虚拟偶像来吸引年轻人。易观智库的分析报告显示,我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已超过2亿人,“二次元”活跃核心用户达5000万人,未来二次元市场规模可达150亿。

泛二次元的巨大潜力,是支撑巨头热捧初音的根本原因。

虚拟偶像的粉丝也许比官方都更关注该合作是否“正版”。谭啸风告诉36氪,在《神无月》推广过程中,不断有粉丝跑到初音或是新创华的微博下询问该合作是否为初音的正版授权,只有得知是正版他们才会继续关注。

进击吧!V家粉丝

在很大程度上,VOCALOID定义了虚拟偶像,或者说定义了我们对于虚拟偶像的想象。虚拟偶像,是由粉丝共同创造的——这是很多V家粉丝对虚拟偶像的理解。

初音未来过去的成功背后是同人文化的繁荣。初音未来等VOCALOID家族的虚拟偶像,他们的作品都来自用户自发的上传。此前,中国的初音粉丝往往会将文字、画、音乐的稿件投向一个叫pixiv的网站(p站)。今年7月31日,初音未来官方中文投稿网站Poppro开始内测并于8月底正式上线,至今该网站上已经有120余首音乐投稿,点进去随便试听了几首质量都不错。

初音未来官方中文投稿网站Poppro上的投稿

“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初音未来已经出道十年,V家(VOCALOID家族)另一位中文歌姬洛天依今年也迎来了出道五周年。

洛天依诞生于上海禾念在2012年举办的一次“V家人设大赏”,这个活动意在动员中国插画师参与设计属于中国的“虚拟偶像”,最后洛天依就从那1500幅投稿中产生。之后,B站上一系列由用户写给洛天依的同人歌曲逐渐丰富、塑造了洛天依的形象,比如《千年食谱颂》、《洛天依投食歌》等歌曲的传唱奠定了洛天依“世界第一吃货殿下”的设定。

洛天依人气也不低,目前在qq音乐上的粉丝数量达到了156万(初音粉丝188万),在某种程度上洛天依在国内的商业化道路上走在了初音未来的前面:

2016年登上湖南卫视的春晚、金鹰节互联盛典,助阵电影《忍者神龟2》、许嵩演唱会,代言三只松鼠,在游戏方面也代言了网易的《天下》手游和畅梦游戏的《梦幻恋舞》。今年6月洛天依还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了全息演唱会,在今年的B站年度线下活动Bilibili Macro Link(BML)上,也能看到洛天依的身影。

“因为我本身也有参与他们的音乐作品的制作,所以对整个中V家族的虚拟偶像都一视同仁吧,觉得是个很好的表现自己的媒介,”一位V家粉丝告诉36氪。

VOCALOID家族

除了VOCALOID家族以外,近年来国内也不断出现各式各样的虚拟偶像。

比如Gowild智能科技推出的智能偶像琥珀∙虚颜、北京蜜枝科技推出的AR虚拟偶像And.Ⅱ女团、刚刚曝光了设定形象的由西山居推出的帝菲儿等等。连微软2014年推出的AI美少女微软小冰,今年也开始不断发布单曲,从《好想你》、《在一起》到《微风》,前几日还与TFBoys的词曲创作人合作推出了歌曲《我是小冰》。

近日因为“薛之谦怒摔话筒”而登上微博热搜的《明日之子》中的虚拟偶像荷兹,通过参与选秀节目与真人歌手PK,在微博上积累了14万的粉丝。实际上早在2015年,在PPTV自制的网络选秀节目《一唱成名》中,虚拟偶像零就登上了三次元舞台与真人PK。但无论是虚拟偶像零还是荷兹,实际上都是真人录制再后期处理成电音加动画的形式,而并非如V家般完全由声源软件合成,这也让此类虚拟偶像在节目中略显尴尬。

层出不穷的虚拟偶像背后,同人文化的身影在淡化,商业文化的意味更加浓厚。

与许多一开始就走商业化路线的诸多“虚拟偶像”后起之秀不同,包括初音未来在内的V家偶像,从一开始其实是同人文化的产物,或者说是二次元爱好者们的UGC。正如某位bilibili吧吧友所说,“V家不像广义的商业动画,同人反而是主圈”。

但初音未来自身也在被部分粉丝唱衰,vcfans开始压过了mikufans,日V同人创作中冒出来的优质作品在减少。同人圈也同样面临着PGC对UGC的挤占,好的原创音乐冒不出来,粉丝们也只能抱着那些老歌老泪纵横、度过余生了。

十年了,一个时代要翻过去了,虚拟偶像越来越接近真人偶像,初音长大了还是那个初音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