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绝地求生》会成为下一个电竞商业引擎吗?

2017-09-04 15:50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当有人突然问你要不要“吃鸡”的时候,很有可能并不是想请你吃饭,而是叫你一起玩一款当下突然走红的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吸金能力十足的这款游戏,会是下一个《王者荣耀》吗?

文/ Alvis雷

编辑/ 葛 思文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最近这句话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比如,当有人突然问你要不要“吃鸡”的时候,很有可能并不是想请你吃饭,而是叫你一起玩一款当下突然走红的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

正在不断收缩的安全区

《绝地求生》构建了这样的一个场景:每盘比赛开局时,会有100名玩家被一无所有地空投到一座岛上,玩家们必须自己收集枪械护具等提升战斗力,并自相残杀到只剩最后1名玩家。同时岛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缩小安全区,处于安全区外的玩家将会被不断扣减生命值,这也意味着随着游戏时间的流逝,玩家们会逐渐被集中起来,见面火拼的概率也会越来越大。

咳咳,“炸鸡套餐”其实也是一句黑话……

或许很多人会有疑问,字面上“吃鸡”和这款游戏的内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这究竟是什么梗呢?其实,这是一句来自拉斯维加斯赌场里的黑话:在以前每个赌场里都会卖一种1.79美元的鸡肉饭,当时赢一把赌局的标准回馈是2美元,所以当你赢钱的时候就自然能买上一份做晚饭了。

第一名=吃鸡

在游戏里,当你获得第一名的时候,屏幕上就会弹出来“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翻译成中文时就变成了“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尽管听起来充满着俗气,但是有着很强的娱乐性,并取得了极其成功的传播效果。

相比于这个梗,更加成功的是“吃鸡”的游戏本身。根据SteamSpy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游戏的销量已经突破800万套,游戏同时在线玩家数量超过了80万,这款外网售价29美金、中国区98人民币的游戏有多赚钱,可想而知。在Gamoloco的统计中,“吃鸡”两周前在直播平台上的表现仅次于英雄联盟排名第二,而且和领头羊的差距也在不断减少。

根据GC 2017微软科隆展前发布会前方传回的消息,“吃鸡”将于今年稍晚正式登陆Xbox One平台,这也意味着这款游戏即将登陆PC主机双端发售,更上一个台阶。而就在前不久,业内还曾曝出一条新闻,称国内游戏巨头腾讯已经向“吃鸡”的开发商——韩国的蓝洞工作室进行投资,意在拿下中国区独家代理权。后续虽然韩国人出来辟谣并否认了投资,而腾讯WeGame方面对投资一事只字未提,但还是表示了正在积极跟进代理事宜。

在生态圈看来,这只“鸡”已经肥到足以让腾讯垂涎,当然从以往大多数案例来看,只要腾讯“想吃”,以他们的财力和地位拿下中国区独家代理都只是时间问题;至于投资一事的所谓“辟谣”真假,或许只是双方价格博弈的一部分,也有可能是关于两家公司未来长线的考量。

当然从理性的角度来单独看《绝地求生》,这只鸡到底能有多肥,在于游戏的生命周期的长短,而电竞则是为游戏保鲜的最好方式。

近日,蓝洞与欧洲著名赛事平台ESL合作,由Intel、三星等一线IT公司赞助,在科隆游戏展上举办了一场总奖金高达35万美元的“吃鸡”国际邀请赛,这也是该游戏的首次正式线下赛事。

与我们想象中其他大多数电竞赛场不同的是,“吃鸡”比赛的情景绝非是两边各坐五人,而是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中密密麻麻的摆放了80台电脑及选手席。据悉,主办方邀请了游戏排名前80的玩家和20位有影响力的玩家,进行单人、双人、双人第一视角和以及四人小队模式,每种模式打三局,根据每局排名和杀人数获得对应积分,最后总体积分最高的玩家将成为冠军。

无论是从奖金额度、邀请选手数量、赞助商以及赛制安排的科学性上,“吃鸡”的第一次线下比赛规格完全达到了与主流电竞赛事对标的程度。此外ESL还邀请了一支由四名熊猫直播平台的主播组成的“功夫熊猫”战队参加,当晚,首日比赛也在该平台上吸引了超过5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我们发现,“吃鸡”最早走红的原因是它极强的观赏性、娱乐性,不仅培养出了许多当红主播,还吸引了其他游戏的主播和观众跨界而来。所以当“吃鸡”先得到直播平台和主播热捧时,也给了想要加入其中的职业战队们,一条和《英雄联盟》等其他游戏不同的职业选手选拔逻辑。

在过去,一个职业选手想要在直播领域取得更大商业价值时,往往是从素人开始,通过在比赛中取得成绩来实现价值提升。尽管这种方法使得选手的硬实力得到了保证,但其实据于用户喜好、自身性格等诸多原因,最后能够成为大主播并为俱乐部创造可观价值的人,几乎寥寥无几。但事实上,直播平台却是俱乐部在当下想要实现盈利的重要金主之一。

TSM“吃鸡”分部选手在科隆

在“吃鸡”的时代,由于游戏本身就是被直播平台捧红的,故各大平台已经有了大量现成的主播。今年早些时候,北美著名战队TSM宣布成立“吃鸡”分部,和其他分部泾渭分明的梯队体系不同的是,他们引进的“Viss”、“BreaK”等四名选手都是Twitch上的知名主播。由于这四名大主播已经自带人气并得到了观众的认可,那么在未来赛事的引入和TSM被誉为“北美邪教”的纪录片文化加持下,作用到他们身上产生的增幅一定会比素人明显的多。

显然,TSM的目的在于利益最大化,甚至商业化得有点接近于一家经纪公司的做派,那么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似乎和竞技体育崇尚实力水平的观念就有些背道而驰了。

相比之下,国内部分俱乐部的做法显得更加认真。“在挑选‘吃鸡’苗子上,我们首先看这个选手的RANK排名、吃鸡率以及KD这些硬指标,其次是他以前有没有过CS:GO、战地等游戏的职业经历。”在LGD《绝地求生》分部经理典少看来,目前游戏项目处于发展早期,选择一些其他FPS(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项目的前职业选手会更加妥当,过往的职业选手经历能够显著帮助到他们在“吃鸡”嗅觉、大局观、服从指挥和对应执行力上面具备优势。

另外,完备的青训体系一向是LGD的立队之本,他们也正在着手建立青训营和相应的培训计划。

LGD《绝地求生》分部经理典少告诉生态圈:“目前我们的分部是传统基地式的,以后训练的科目和程序会根据比赛规则变动进行针对性的调整,基本科目至少包括枪法训练,团队磨合,战术讲解等。”在未来,LGD会在目前游戏四个模式中都安排选手参与,并且根据每个选手的天赋差异进行因材培养,比如培养出个人执行力高超的“神枪手”,或是比赛大局观及团队战术思想深度出众的“指挥官”。

放眼未来,类似于LGD走青训和传统培养的逻辑无疑会更科学。然而,我们也不能完全给TSM这样的主播队“成绩差”的标签,比如他们在国际邀请赛中的表现来看仍算的上是可圈可点。所以,出现这两种正反逻辑的根本原因在于,“吃鸡”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找到竞技性和娱乐性的平衡点。如果是偏重竞技,那么无疑LGD的做法潜力无穷,相反则TSM能赚得盆满钵盈。

典少认为,目前游戏的竞技性要低于娱乐性,关键因素之一就是杀人数在总积分中的权重偏低。简单的来说,在这个项目中,躲起来等别人自相残杀的“消极收益”,要比勇敢击杀对手的“积极收益”来得更保险、高效。

通过一个简单的案例来看:

在本次国际邀请赛首日一对一模式的三局较量中,韩国选手EVERMORE在第一局比赛中表现不佳,早早阵亡;

第二局比赛中撞大运般狙杀了两个人成功“吃鸡”,这时他在总积分榜上落后头名的TSM.BreaK足足25分位列第二,而后者却是在第一局中交出了连杀11人的答卷;

比赛来到第三局,BreaK依旧延续自己的强悍作风,但不幸树大招风成为了众矢之的,早早阵亡,而EVERMORE一直躲在非安全区的岩石缝中没有被其他玩家发现,依靠吃药延续生命,等待其他玩家自相残杀殆尽,最后混进第三局前十,成功反超BreaK夺得总冠军和5万美元奖金。

“伏地魔”夺冠的EVERMORE和失落的亚军TSM.BreaK

在这个案例中,EVERMORE的取胜无疑带有很大的运气因素,并且他使用的“消极”战术在一定程度上和竞技体育精神相背离,因此很难得到主流价值观的完全认同。

根据游戏开发者Greene的观点,他把这种战术选择自由性和玩家的运气成分归结为游戏创意的体现,认为是游戏销量如此之高的一大原因。所以,“吃鸡”赛事目前在竞技性和娱乐性上的不均衡,非但存在价值观冲突,而且在短期内难以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尽管本次国际邀请赛中体现了他当初对“吃鸡”赛事的基本设想,但是如果比赛运气因素一直多于实力的话,那么这款游戏的可玩性和竞技性将会大打折扣。

再进一步来看,这种现象还会给我们带来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竞技性偏低的“未来《绝地求生》赛事”未来究竟会变成一项体育赛事,还是一场大的电竞商业秀呢?作为一向对竞技体育精神有着极致追求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已经不止一次地公开斥责部分电竞游戏中的“竞技纯粹性”问题。

熊猫头牌《英雄联盟》主播PDD也开始玩起了“吃鸡”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管这款游戏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坐拥800万付费用户、在线人数超越DotA2的《绝地求生》,都能带来足够多的观众数量和媒体关注度,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有机会赚到一大笔钱。退一步说,手握大量用户和热度的蓝洞,也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本去调整自己的未来,在不破坏创意的基础上试图拥抱主流价值观来实现两全其美,Why Not?

体育产业生态圈 www.ecosports.cn 原创稿件,欢迎转发,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寻求转载请添加圈哥微信(ID:tiyuchanyeco)官网、微信、微博:体育产业生态圈,聚合体育产业优质内容与人群的平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