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雨森:8年的创业者,9周的投资人

2017-09-07 11:4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2009年7月,戴雨森不顾家人的极力反对,坐上从旧金山飞往中国的航班,追随回国创业的好基友陈欧。

2017年7月,戴雨森在微博上写下“我们是永远的中国合伙人”,宣布离开陈欧,追随昔日的天使投资人徐小平。

这中间的八年,戴雨森这样概括,“当了八年的创业者,当了八年的产品经理”。现在,作为合伙人加入聚美的天使投资人和老大哥——真格基金,他还可以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加上一句“当了九个星期的投资人”。

聚美优品上市的2014年,不管是纽交所的钟声,还是众人的掌声,都送给了31岁的陈欧,这个纽交所史上最年轻的CEO。而他身旁只有28岁的联合创始人戴雨森,没有多少人关注。

也许,戴雨森在颜值上不及陈欧帅气,但是,他的人生履历和人生轨迹与陈欧的非常相似,而且丝毫不逊色。

五线小城学霸,在清华被花式吊打

戴雨森于1986年出生在湖南常德,他的父亲是常德市公务员,也就是说,他和陈欧一样,都出自官宦家庭。18岁那一年,戴雨森以这个小县城学霸的身份考上清华大学。不过,大学第一次期中考试,戴雨森就被被全国各地的学霸花式吊打。

当时一考完出来,他就跟高中时代一样自信满满地跟室友一起对答案,一起吐槽这次考试好难,要挂科了。结果是,戴雨森真的挂了,而室友得了99分,随后的两年里,他的成绩都在年级倒数。

当时特别内向的戴雨森觉得前途一片灰暗,唯有寄情于游戏,天天窝在寝室打游戏,幻想能成为一个职业玩家,打CS。但是,背气的戴雨森,不但成绩被吊打,就连大游戏也因为太菜被吊打。

一直郁闷到大三,看到别人都推研,都在工作,都在要出国,再看看自己,戴雨森害怕了,他觉得自己一无所成。这个时候他暗暗地对自己说“我不能就在这里等死,我要改变我的人生。”

从那一刻开始,戴雨森开启了绝地反击模式,每天不是学习就是搞科研,忙到凌晨两三点。经过一年的努力,他首先从年级倒数跃升到年级第二名。

这期间,他还坚持在英文周刊上面发论文,在百度、google做实习生。随后,他也申请到了Stanford大学读研究生。

斯坦福初遇,结下创业情意结

2008年,戴雨森从清华去斯坦佛读书,遇到了他的好基友陈欧。戴雨森第一次见到陈欧,那是在斯坦福大学的一次华人学生聚会上。戴雨森那一刻的感觉就是,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样的执着、一样的痴迷互联网、一样的想干一些不同的事情。于是,一见如故的两人,从此形影不离地晃荡在加州的阳光下。

当时,整个斯坦福的氛围无非就是创业,或者去类似Google、Facebook这样的大公司工作。而比戴雨森年长三岁的陈欧,正在谷歌中国实习,经历着一段“非常没有激情的大公司生活”,他认定自己的宿命不是大公司,而是创业。

同样的,戴雨森也不想在大公司里做一颗螺丝钉。他说,“一家企业很牛、很伟大,但是它那个伟大属于它的高管,跟我有多大关系呢?这其实是一个很难说的事情。”

于是,在陈欧毕业决定回国创业之际,还有三个月就毕业的戴雨森连学位都不要,就买了一张从旧金山飞往中国的机票,誓死追随陈欧。纵使聚美没有阿里的18罗汉,百度的七剑客,腾讯的五虎,但是,它有三剑客。

多年后,戴雨森将这次追随比喻为泰坦尼克号的Jack and rose,他觉得作为一对好基友,一定是双方都要付出,不能够说,一个人已经去创业了,另外一个人还在学校里读书。所以,他选择,陈欧 jump ,他jump。

也因为这个逼格很高的退学,戴雨森付出了很昂贵的代价,变成了既不是归国留学人才,也不是高学历人才的北漂,至今也没有拿到北京户口。

创业初期,金戈铁马

轰轰烈烈回国创业的2009年,拿到徐小平的18万美元投资额后,戴雨森他们一伙人搬进了徐小平提供的一套房子里,成立了Reemake公司,创业项目是在社交游戏中内置广告。

一开始,他们建了“锐游通“,这是一个从美国搬运回来的商业模式,但由于这个模式太复杂,牵涉到五个方面,并且和每一个方面的谈判、对接、整合都是漫长而痛苦的。这个项目上线 3 个月,一个月才收入 2000 块钱,非常痛苦。团队也开始出现问题,公司原来的20多人就只剩下戴雨森、陈欧、刘辉和一个负责行政的员工。

2010年的春节,公司濒临破产,这时,戴雨森和陈欧在公司“换跑道”上发生了分歧。在这场赌博里,陈欧主张往电商方向靠,而戴雨森却建议做社区。不过,一向以陈欧唯首是瞻的戴雨森还是妥协了。这一年的3月,推着兜里剩下的几十万元创业资金,他们把公司转型为化妆品团购。

就这样,三个对化妆品什么也不懂的直男,硬着头皮带着30万开始做女人的东西。因为资金不足,戴雨森就贡献了自己的手,他把化妆品涂在左手上,再慢慢地推开,右手就拿着相机拍左手,然后放到聚美优品网站上面。那时候,聚美优品网站所有的手摸照片都是他贡献的。

有时候,戴雨森还得充当客服,负责接电话,一遍一遍地回答顾客的问题,比如什么样的皮肤在什么季节适合什么样的化妆品。

由于在清华大学和斯坦福大学读书时,戴雨森去旁听了很多跟设计有关的课程。所以他对产品细节尤其挑剔,就连设计聚美优品网站的购买倒计时牌时,他都安了毫秒的计时器,希望通过它不停地跳,让很多女性消费者形成更强的紧迫感,从而加速购买行为。

风光上市,黯然离场

在这场还没有大玩家的赛道里,戴雨森他们玩得风生水起。到了2012年,随着陈欧体一炮而红,301大促中,数百万用户同一时间冲进来抢光了所有的商品。但是,他们还没有笑出来,史无前例的大爆仓瞬间就淹没了脆弱的系统。

戴雨森带领着团队,第一时间扎进仓库,在争分夺秒抢时间之际,戴雨森学会了怎么样在一个几万平方米仓库里面设计一套最先进的拣货系统,让聚美优品最后能一天发一百多万个订单出去。经过连续一个月的昼夜颠倒,风尘仆仆,终于安稳度过危机。

2014年的春天,是聚美优品的春天,也是戴雨森的春天。他们站在纽交所里,敲响了上市的钟声,站在陈欧左侧的戴雨森,笑逐颜开。这时,聚美收盘价为23.69美元,市值33.64亿美元,戴雨森持有公司6.3%的股份,价值达到2.12亿美元(约合13.21人民币)。

春天过后,就迎面袭来一阵阵呼啸的北风。先是一家供应商被曝通过伪造品牌授权书和报关单等材料,聚美优品与“假货”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聚美的股价在随后的大半年里一路下滑。

接着化妆品电商市场就进入厮杀期,整个2015年,面对阿里、京东、唯品会等巨头的全面围剿,聚美业绩遇到重创,这时,戴雨森、陈欧和河马兵分三路,一个月签约千余海外品牌,过上了刀刃上舔血的日子。

然而,微薄的起色始终无力回天,从2016年开始,纽交所上市公司聚美优品的股价就再也没站上过10美元,而它的IPO价格是22美元。

最后,在私有化的折腾中,惹来很大的非议,聚美优品背上了无数骂名,业绩也萎靡不振。接连爆出了“兄弟阋墙、业务凋敝”这样消息。

2017年7月19日凌晨,戴雨森在朋友圈贴出一张当年从旧金山飞回中国的机票,并配文到“八年前的今天,退学,回国,开始创业。”

一周后,他宣布从聚美优品离职,加入真格基金担任合伙人。

不管戴雨森的离开是否是因为“兄弟阋墙”,但是,这对有着浓浓的创业情意结的中国合伙人,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了。

也许,从陈欧屡屡提起错过投摩拜的遗憾,到他不顾一切投入共享充电宝开始,戴雨森与陈欧之间就隔着一道天然的隔膜,谁也不必说服谁,谁也无法说服谁。

笑而不语、默然离场,是最体面的退出方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