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CEO公司高管曝料:入职一年没见过老板

2017-09-07 18:20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近日,首位00后CEO李昕泽在网络上火了之后,他的公司崇才科技也跟着火起来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当年有80后作家、90后创业者,如今,00后也上场了。

近日,首位00后CEO李昕泽在网络上火了之后,他的公司崇才科技也跟着火起来了,然而,让人发笑的是,据崇才科技公司高管曝料,目前崇才科技有六个人在管理层,分别是“CEO、COO、运营总监、交通部总监、新闻部总监以及管理开发团队的人员”, 而且崇才科技是不发工资的,只有管理层会有名义上的工资,年薪一元。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过家家吗?网友纷纷表示质疑:

00后CEO公司高管曝料:入职一年没见过老板_人物_电商报

9月3日下午,雷军发布微博:

“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压力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加油!”

据了解,这位让雷军都感到“压力山大”的00后CEO叫李昕泽,今年17岁。是洛阳崇才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O,有同学叫他“未来的马云”,“未来的比尔盖茨”。

两年前,在读初三的李昕泽成立了洛阳崇才科技,自称“00后第一公司”,麾下有300名员工,遍布全国各地,通过网络办公。员工基本都是00后,最小的仅11岁。

在崇才科技的微博上这样写道,除了CEO,公司还设有创始人、联合创始人、总裁、副总裁、常务副总裁等职位。

李昕泽自认为:“(我这个年龄)做CEO感觉很正常。可能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他们就没法了解互联网,因为已经老了。这时候呢,我们又能够了解互联网,又跟他们一些观念上比较相同,所以我们可能吃的香一点。”

看到这儿,我觉得他应该是和王思聪一样的超级富二代。但是根据网上搜索的资料来看他并非富二代,所谓的公司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企业。

那么,崇才科技又是什么样的公司?

根据澎湃新闻《“00后”CEO李昕泽创业的野心与梦想》的报道:

2013年,13岁的李昕泽刚上初一,因为喜欢巴士游戏,就在游戏论坛里认识了比他还小两岁的Vayk。

论坛里,玩家多是大学生和青少年,大家各自制作巴士模拟游戏的新模组发到论坛上供玩家下载。

看到有人成立了工作室,李昕泽和Vayk也想模仿,就一起成立了“凌海工作室”,也就是崇才科技的前身。

成立之初,两人各自开发模组,以工作室的名义推出。他们年龄小,作品质量也不高,在论坛上并不被看好。“当时被说成小学生工作室。”李昕泽回忆说。

没多久,李昕泽提出要走“商业化战略”,开网店卖模组赚钱,但因为嫌网店认证太麻烦,很快放弃。

2014年6月,李昕泽将工作室改名为“崇才工作室”,寓意崇尚人才。除了模组,他还想开发app、软件等,为此注册Cocos引擎网站,打算自学。

那年10月,Cocos引擎网站向所有用户群发Cocos2014开发者大会通知,前3000名点击邮件者可以拿到邀请函参会。李昕泽也报名参加了。

但在会场上,大家都在互换名片,因为他只是个学生,大家看到他转身就走,他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一大群成年人晃来晃去。

这次会上,他看到很多科技公司,感觉加上“科技”两个字更专业,回来就把工作室改成了“崇才科技工作室”。

后来,在2015年GMG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上,他又萌生了一个新想法——成立公司,“因为到那儿都是公司”。

李昕泽想成立第一个“00后”公司,保持官方性和唯一性。“这样也好招人,编程人才一垄断,我们的优势就更明显了。”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并说服了他们,“要干更大的事光做一个工作室不行,工作室做到最后也就是个工作室,不能有更大的发展。”

2015年7月,以妈妈肖培为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万元的洛阳崇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李昕泽担任CEO。

员工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基本都是00后,最小的只有11岁,也不发工资,平时只靠一个又一个QQ群保持联系,互相都没见过面。

至于产品,有网友搜出崇才科技开发的电脑桌面、App、浏览器等产品,发现漏洞百出,认定这只是一帮小孩子的游戏。

而收入……据报道,公司唯一一次进账来自洛阳旅游杂志社,是亲戚介绍的。李昕泽被聘为设计总监,每周要去汇报一次App进展状况,但“觉得烦,去两次就不去”,最后赚了两万块。

另外,据媒体报道,学习成绩普通的他曾经为了回应老师的批评,写了一个病毒程序,导致老师电脑用不了。

在面对屡受质疑的公司,面对种种否定,李昕泽则表示别人的质疑再正常不过,目前来看00后做得肯定不如80后90后,自然有人喷。骂也是一种鞭策,如果都没人关注,没人骂,那估计这个人也不行了。

好吧!简单了解下来,这个公司更多像是一群小孩因为好奇所以注册公司的,企业压根没啥业务,所谓员工就是网友关系,管理公司就是在QQ群里吼一吼……

据崇才科技COO张泽昊的介绍,崇才科技确实是不发工资的,管理层会有名义上的工资,年薪一元;有人在群里探讨到崇才的业务方向,张泽昊和李昕泽两人推让了一番“你说还是我说”,最后却不了了之了。而后再有人问起崇才的业务方向时,有人擅自作答“应该是人工智能吧,听说这个很厉害。”

再联想到出生在1998年的王凯歆,从“互联网营销鬼才”、“17岁融资2000万的神奇少女”的光环到被封为新的“忽悠型”创业者。

今天,00后CEO李昕泽可能并不知道关于王凯歆、马佳佳的故事,毕竟,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眼里,世界上只有马云、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失败者的故事都湮没在了媒体的猎奇声里。

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大多轰轰烈烈创业的年轻人最后都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销声匿迹,即使是那些被一致看好的80后明星创业企业也难逃厄运,更别说是00后了。

就像雷军说的,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但一定不属于那些追求名利,玩弄套路,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00后,未来,李昕泽和他的崇才科技还能走多远,还有待时间检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