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深度]踩着众筹用户的尸体,Virtuix放弃了消费市场

2017-09-13 20:5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虚拟现实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比众多垂死挣扎的初创企业,Virtuix还算运气不错,辅助VR内容的Virtuix Omni跑步机早在2013年就拿到了110万美元众筹资金,尽管算不上明星项目,但当时已经超过Kickstarter定额目标的15%。除此之外,它们在一年之后又得到了3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批量发放设备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Omni在正式交付之前却遇到了很多麻烦。原型产品不仅经过了一次重新设计,在2016年CES上的亮相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根据体验者的反馈来看,Omni的感官相比“奔跑”更像是“滑行”,由于脚底装了几块突出的传感器,走动起来几乎没有摩擦力可言。

x4.jpg

(Virtuix Omni跑步机)

即便如此,在等待了近三年之后用户对于这些小毛病已经不再吹毛求疵了,他们只求能早点拿到设备。去年9月的一份“到货声明”似乎预示着项目尘埃落定,但接踵而来的冲击让最初的这批支持者始料未及。

支持者的信任,成了Virtuix迈向B端的踏脚石

去年年底,Virtuix悄无声息的给Kickstarter用户发送了一封站内信——表示公司经过缜密探讨,“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给美国本土用户发货,境外支持者将给予退款处理。而对于计划之内的这批美国用户,他们还需要额外支出200美元的运费。

不难发现,这200美元只是为了促使用户取消订单的借口而已。Virtuix之前已经和英雄互娱奠定了合作关系,目标随即就跳转到了商企应用,世宇集团向它们订购了10000台Omni,而利亚德光电也在协助该公司建设主题公园、活动中心等线下体验。

Virtuix Omni显然遇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产能不足是初创企业最大的症结,而原计划发放给5000名众筹用户的设备,最终也被用来交付难以达成的商业订单,Virtuix大中华区负责人David Allan对此的回应是:“对国际商业市场保有野心,暂时不会考虑到个人玩家了。”

2.jpg

(Omniverse比起VR Zone还是差太多了)

从该公司近期公开的战略来看,Omni设备的后续优化也被放在了一旁,名为Omniverse的线下体验店管理平台应运而出,Virtuix创始人Jan Goetgeluk认为它们正在构筑一个VR娱乐系统。

某种意义上来说,Virtuix的商业策略是没有问题的。价格高达699美元的外设确实不适合消费市场,而Omniverse和htc viveport Acade其实很像,都是将设备铺放到第三方体验店,都具备内容分发的职能,稳定的商业订单才能够保证公司存活下来。

不过,一边是极为愤怒的众筹用户,另一边则是Virtuix在商企市场的加速布局,过于难看的吃相严重消耗了人们对于“消费产品众筹”的信任。

消费产品众筹目前还是个大坑

Virtuix并非独此一例,AR头显开发商Meta曾在Kickstarter上发起过一个名为“Meta Dev Kit”的项目来试水消费市场,而从第二代设备开始就确立了商企方向的发展道路。不过,当时订立的集资目标仅为10万美元,还处在开发商的承受范围之内,支持者最后也陆续收到了产品。

如果说Meta还算有始有终,那么技德和(Jide)的做法就和Virtuix如出一辙了。它们在2015年时推出了号称“世界上第一台Android PC”的Remix mini,并分别在Kickstarter、京东上筹得160万美元和120万元人民币,但该公司随后却将业务重心转向了更具潜力的企业市场。

x1.jpg

(Remix mini)

实际上,选择PC产品作为切入点已经是非常保守的做法了,但消费市场的竞争强度对于初创企业来说还是过于残酷。受苦的依然是那些支持者,此前订购了Remix IO和Remix IO+ 4K HDR的用户,数年之后也只拿到了等待无果的退款。

消费产品众筹,特别是关于新兴技术的项目众筹极难成功,对于那些愿意掏钱的支持者而言,能够收到退款或许已经是万幸了。风光一时的消费级无人机Zano曾在Kickstarter获得340万美元注资,但直到濒死之时还只发出600套产品,15000个订单就这样随着破产清算石沉海底,而众筹用户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艰难涉险的Oculus属于万中一例,尽管它们在Kickstarter集资期间拿到了240万美元,但也遇到了难以解决的产能困境,最终在金主Facebook的全力支持下才缓过一口气,Oculus Touch手柄的分拆售卖则是历史遗留的一个写照。

x5.jpg

(SCiO:虽然可以计算食物成分,但精确度尚待商榷)

正面的例子不是没有,Consumer Physics的SCiO分子扫描仪虽然看起来特别玄乎,但它们在众筹这件事上倒没有捅多大娄子,这可能得益于公司做了两手准备——SCiO对应不同用户的配置有所差别,消费端设备的只要300美元,而教育端则卖到5000美元一套。

Merge VR的做法与其不谋而合,该公司一边面向市场售卖廉价VR头显,另一边则不断收到学校的订单,它们应该活得还算滋润,从那100万美元的“开发者援助计划”中也能看得出来。

Virtuix最终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美国本土用户在高价压力下纷纷取消了订单,而与英雄互娱成立合资公司之后,中国市场显然成为了战略的重心。除了国内企业的大力支持外,这么做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国人还没被“得罪太多”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