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深度]当AR爆发之时,我们会成为《三体》中的“点墙族”吗?

2017-09-14 16:2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虚拟现实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著名科幻小说《三体II黑暗森林》中,罗辑从冬眠中醒来进入了2200年左右的人类社会。作者刘慈欣通过罗辑的视角向我们展现了一种未来世界的图景——人们身着能够随着心情变化图案的衣服,随处可见的触屏和投影,私人订制化的信息投送,高强度互动的生活场景……作为“古人”的罗辑和读者们在接受未来时代的洗礼时,也如同其他旧时代的冬眠者(当代运用冬眠技术“穿越”到后世的人们)一样对天真幼稚的后人们产生了一种保持本能的优越感,一种区别于后人们天生乐观的忧虑意识。文中借“冬眠者”张延之口给了那个年代的人们一个诙谐的外号:点墙族。

对于书中塑造的200年后的人类,基本上可以用几个词来概括——美丽、脆弱、天真、无能,这也许是科技对人类造成的一种“逆进化”影响,极度依赖AR获取资讯和社交的他们习惯用手在任何光滑表面发送指令,故被称作“点墙族”。事实上,“点墙族”的习性和当代的“手机党”们区别不大,只不过是因为当代受制于硬件(需要充电、没有wifi又卡又贵等等)的缺陷,不像书中人类那样只需要找到一个光滑的人造平面就能使用AR。不知读者们代入“冬眠者”把后辈们批判一番时,会不会有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觉?

小说中智子锁死人类科技、人类经历长时间“大低谷”的设定则将这200年的科幻程度控制到了一个读者可触碰的状态,而非一个近乎魔幻的科技社会。这让书中人物的行为也变得可控,让整部书有了一个良好的节奏,罗辑、章北海等“冬眠者”也有了一个缓冲的空间去作为主人公推进各自的命运。

仔细一想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话题:既然书中描述的未来人类,是没有研究出更微观的粒子应用科学且经历长时间“大低谷”倒退之后才逐渐缓过来的一群人,那么也许当代的生活离《三体II黑暗森林》的时代并不遥远。

1.jpg

大名鼎鼎的《三体》系列为我们呈现了一个可能的未来人类社会图景

“科幻”其实很科学

书中未来人类社会是一个高度交互的信息社会,人类通过转基因技术解决了粮食问题,又通过无线供电技术解决了供电问题。而大史说的“连手纸都有触摸屏”说明了AR技术已经完全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一个未来人不可或缺的生活体验。

然而正如前文所述,转基因技术是当代就已经具备推广能力的技术(虽然还有着一定的争议,但多半的质疑声并没有科学根据);无线供电技术亦是上世纪就已经推出的概念,并已经得到了实验论证。

那么一个高度交互的以AR为主要交流方式的社会也并非科幻,甚至可以说,现在的AR技术发展相比较于无线供电技术的进度还要领先不少。

2.jpg

处于科幻与现实之间的AR技术

眼球追踪技术与私人订制的高级信息社会

《三体•黑暗森林》中罗辑在大史的陪同下第一次在未来人类的城市中闲逛,被随处可见的信息屏吸引,和金融专员的直接交流;在遭遇几次针对罗辑的刺杀事件后相关责任部门的快速通讯等等……可以看出AR技术在那个时代已经无所不在。这一系列的无媒介、实时的交互为读者展现了一个以当代技术理论为基础(因为微观科学已经被锁死了)发展出的一个未来人类生活的图景。而这种未来的开端,我们已经窥见了雏形。

人与人的交流是从眼神的接触开始的。要达到小说中的私人订制广告和实时通讯功能,眼球追踪技术是一切的基础。那个时代的AR设备必须做到实时感应到人类瞳孔的关注,并通过分析瞳孔的扩张度来确认对方是否对所展示的内容感兴趣。

这样的技术在当今就已经不再是难题。我们知道,目前对眼球追踪技术的研究已经日趋成熟并逐步迈向产品化,这里举例Eyefluence,SMI和Fove三家作为参考。

Eyefluence早早地被谷歌看中并成为其麾下AR产业的重要科研力量。其产品不仅能够检测眼球的运动,还能检测瞳孔的扩张,从而实现某种程度上对用户情绪的检测,并依托此功能实现一些用户指令,或者针对某些情绪作出主动的调整。想要在未来实现对广告牌对客户是否感兴趣的自主评测,这项技术不可或缺。

德国老牌科技企业SMI可以说是眼球追踪技术的泰斗了,这家全球最大的眼动设备研发和生产商在该领域的江湖地位不言而喻。其产品拥有领先于行业的注视点渲染技术,在减少设备对GPU的消耗的同时保证画面的质量和舒适感。该公司的产品曾被运用在三星Gear VR上,与Oculus和HTC也有深度的合作。2017年6月,苹果悄悄收购了这家小型科技公司,苹果对AR/VR的愈加重视必然会使这笔收购展现出它的价值。近几个月来Arkit的惊艳表现让苹果一跃成为最大的AR生态商之一,那些简陋的功能展示离炫酷可能还有一段距离,但我们已经能从中看到通向未来社会的无限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无论这两家公司将会联袂推出什么产品,都将会是轰动AR/VR界的大新闻。毕竟科技的发展是一个量变积累的过程,SMI和苹果有可能已经握住了通向未来的指南针。

来自日本的Fove作为后起之秀却有着飞速的发展——作为上述三家公司中最早公布一体机产品的企业,Fove早早地开始在实践的道路上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也正是依托这种以眼球追踪为核心功能的VR头显产品,以Fove为载体的内容创造正如雨后竹笋般发展,目前已经出现了一系列运用眼球感应实现交互的游戏,传统的鼠标手柄等控制器或许已经开始了它们的谢幕演出。

“沉浸式体验”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多种实现的方式,而AR/VR更是为此而生。现在的我们正处于没有智子、没有末日的太平盛世,如今离所谓“VR元年”才仅仅过去一年,AR/vr技术的发展很有可能会成为人类“技术爆炸”的一个例子。

3.png

看起来有点LOW,万事开头难而已,AR/vr技术很快将成为下一个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科技产物

科技改变了世界,却弱化了人类?

《三体•黑暗森林》中我们后辈们的表现是令人失望的。应用科学发展的极致带来了生产力最大限度的发展,生活依然困难,但已然不再艰辛。这一点点可预见的被束缚的科学进步却助长了整个人类的虚荣和自大。那个时代被一种不合时宜的自信和乐观所包围,科技的发展让人类忘记了那延续了几百万年的对未知事物的敬畏和警觉。这种出于本能的警觉仍然流淌在你我这样当代人的血液中,所以罗辑在得知智子依然存在时会如此沮丧,章北海在得知水滴将到达太阳系时会那么谨慎。

当皇帝的新衣不再是皇帝本人的嗜好,而成为大众审美的主流时,孩子说得再直白都没用了。

于是人类舰队被水滴当一串鞭炮给炸串儿了, 这个以科技为骄傲的社会惨遭科技维度的碾压。穿着带有情绪检测和图像化展示功能外衣的人们卑微地聚集在一起表达着绝望,乞求诸神能拯救他们,正如一万年前的祖先们一样。

这么看来,科技的进步并不能改变人类自负的劣根性,正如书中所述:“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只要科技没有终点,未知就没有终点,我们就应当保持敬畏和警惕。

这对于当代的我们并不难理解,因为即便是未曾亲身经历,现代化之前的那几千年黑暗时代依旧历历在目,甚至很多时候我们还能看到落后时代给这片土地留下的烙印。我们处于一个已然开启了AR/VR时代却还未消灭饥荒的时代,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野蛮时代遗留下来的并非只是陋俗。

4.jpg

人们无法忘记被水滴支配的恐惧

我们会成为“点墙族”吗?

令人有些气愤却又无奈的是,大刘笔下那些被我们嘲笑的“点墙族”们,可能真的是我们后人的样子。

二战让“和平”成为了全世界的主题,科技的发展给人们带来了实打实的生活便利。现在的人们基本不需要考虑吃饭的问题,手机和电脑就能够解决绝大部分娱乐和社交的问题。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八卦和娱乐资讯令人眼花缭乱审美疲劳,“女性化”的男性开始受到追捧。科技的发展让我们应接不暇地转变生活方式……

在物质生活最富足的西方世界,“爱与包容”已经成为了政治正确,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未开化者”的关怀和指引成为了他们赖以标榜的价值取向,哪怕这种取向会给他们的社会带来不安定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们有着足够的自信去应付这些风险。

没错,就是所谓的“白左”。

事实上我们不难想象,书中的“点墙族”们和我们的现代社会是一脉相承的。

同样的逻辑:大低谷让“文明”成为了全世界的主题,在主流价值观确定之后的人们迎来了科技的爆发期,一个富足而强大的福利社会在科技的保障下建立了起来,食物和电力都不再是问题。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通过无处不在的沉浸式体验,只要点点墙就能获取想要的一切信息。个人定制化的服务已经习以为常,男性以女性化为荣,家庭结构也不复存在。人类在太阳系不断地取得成功令人们对未来的战争充满着自信……

如果点点墙就能够开开心心地度过此生,过去那些动物本能摒弃了又如何呢?作为前人的我们若是设身处地去想,说不定也会觉得“科技事实上就是一种进化,一种自然选择”。

更何况,现实的社会里,没有智子,更没有外星人,却可能有“技术爆炸”。以现在这个日新月异的进步速度,人类进入“点墙”的社会也许会出乎意料地快。

保持清醒,看看明天会发生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