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成人VR产业,那些冲在最前的公司活得怎么样?

2017-09-15 21:01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雷锋网按:本文作者为 Christopher Trout,他先后两次拜访色情公司 Kink,希望探寻 VR 对色情行业的影响。不少业内人说,色情视频才是 VR 需求最大的行业,但 Kink 公司内部对 VR 的投入不仅仅展现了色情 VR 的发展,也反映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文章发表于 Engadget,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如下。

重访成人VR产业,那些冲在最前的公司活得怎么样?

“那种感觉如同在子宫内,或是非常舒适的喉腔内,温柔的抽动着,交织在体液与粉色的肉体之中。”

初识VR色情明星

现在回想起2015年12月,我在VR中,与成人电影明星Ella Nova第一次啪啪啪的那段冒险经历,这段爆款VR体验是Kink.com网站的第一个官方虚拟现实性爱场景应用。这段偶然的经历,就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超越了我以往的所有任何经历,在我的虚拟现实体验中留下了非常惊艳的一刻。就在几个星期之前,我被邀请参加了极品女孩啪啪啪的拍摄。当我到达时Kink时,该工作室正在快速发展,被称为线上BDSM色情的同义词。九年来,在旧金山,它占据了20万平方英尺的军械工厂,而且高峰时期,它每月能产出多达100部色情场景影片。

公司的大厨每天都会在楼上那层准备午餐,那里也是维持Kink正常运转的视频编辑师、开发人员和图形设计师的办公空间。楼梯装饰着男女各种奴役场面的海报,这些精心设计的色情场景把这里变成了神秘而深邃的地下迷宫。有一个破旧的酒店套房,一个铺有软垫的心理治疗病房,一个非法经营的酒吧,甚至还有一部英伟达发布的百万级VR全息平台“holodeck”,其中存储了公司收集的大量性爱机器信息。兵工厂的迷宫般的腹部是可活动的板房。导演,演员和机组人员按设定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转换,按照剧本为Kink的忠实订阅者拍摄长达几个小时的数字电影 。 

我对和别人啪啪啪的虚拟刺激的体验交口称赞,并对在Kink总部的真实体验印象深刻,但在几个月之后,那种新鲜感开始淡去 。是的,Ella Nova的翘臀真的太棒了,这也算得上一个奇观。相比于互联网上那些数不过来的免费剪辑,VR色情片昂贵,有限,而且很难找到。由于缺乏直接分发渠道,因此,在你可以播放这些文件之前,必须先下载多个G的文件并进行拷贝。添加相应软件更新,固件更新和负担沉重的电池消耗,否则在比赛枪声响起之前,快速的短跑比赛极有可能会变成一个长达几个小时的马拉松长跑。这是对早期状况的描述,但我不是早期的体验者。 

几乎两年后,我的三星Gear VR一直放在角落里面吃灰,但是这部VR设备仍然性能强劲。 2017年初,分析公司IDC估计,AR和VR的全球支出将在年底达到140亿美元,到2020年将达到1430亿美元。回到2015年,Piper Jaffrey预测,到2025年,VR色情将成为10亿美元的产业,欢迎度仅次于视频游戏和美国职业橄榄球赛事。考虑到我早期的经验和不够科学的预测,我想知道是否如别人所说,色情行业真的可以让虚拟现实技术迎来大爆发。 

有钱可赚

当我第一次参观了S&M建成的宫殿时,色情业正充斥着对VR的承诺。“纽约时报”刚刚通过免费的Google纸盒眼镜向数百万订阅用户介绍了VR,而Oculus正准备向第一批消费者出货。前一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各类对VR产业的风险投资即将飙升。随着虚拟现实的热度提升,有关色情对技术的影响的陈词滥调重新出现。用与VHS,HD和search相同的方式,色情是否能打败游戏获得受众?还是VR会将色情产业从边缘带回来的魔法要素?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做色情VR是有钱赚的,而且Kink内部的一个小组看到了这样的机会。

“我第一次带上头显,观看色情片时,只是觉得很真实。”当时Kink的内部总监Fivestar说。“觉得这就是VR存在的原因。像互联网对色情行业的发展,VR也是促进色情业发展的,只是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

Fivestar和Kink的后期制作主管Kawai组建了一支技术精湛的小团队,向老板请求了必要的设备,并开始在VR上进行实验。作为一个激情项目开始,如Fivestar所说,它迅速发展成为Kink VR,提供一系列可供下载的视频,片名如:Daddy's Fuck Boy, Two Girls One Fucking Machine! and Ella Nova's Outrageous Anal Adventure。 

VR为2000年末因金融危机而崩溃的色情行业,也为像PornHub这样的免费色情视频网站的兴起,提供了新的机会。像Kink VR团队一样,成人演员Ela Darling(不是其他的Ella)立即投身于虚拟现实技术。 

“我已经从事成人电影演员近八年时间了,所以当我尝试新技术时,我会透过色情镜头来审视它。” Darling 说,”我问自己,‘我该怎么使用VR技术来做色情影片呢?’或者‘我怎么使用VR看色情影片?’使用虚拟现实技术,这真的很明显,它有机会以强有力的方式革新成人影片行业。”

重访成人VR产业,那些冲在最前的公司活得怎么样?

巨大的细分市场

Darling在开始尝试VR后不久,她创立了VRTube,一个虚拟现实的视频平台,还提供可选择的冒险风格的约会模拟器。这位身材高大,有着蓝灰色的眼睛,纤细的金发女郎,迅速成为色情界技术进步的一个新星。她相继出现在Wired,The Verge和The Guardian平台上。Recode的一则报道中采访带着VR头显的Darling问道:“虚拟现实可以挽救色情行业吗?”

基于VRTube的早期成功,Ella及其业务合作伙伴(不想透露其姓名)与Cam4(一家拥有全球影响力的摄影公司)达成协议。虽然VR对色情业的影响尚不清楚,但“VR色情女王”仍然是让人兴奋的话题。 

“我们在三个大洲拥有摄影工作室,”Darling说。“我们有几个欧洲国家,南美洲,我在北美有独立的表演者,我们已经基本成为第一个始终如一的极其可靠VR视频网站,没有其他网站可以做到和我们一样的内容,这是逼真的36度3D视频,同时占用非常低的带宽。” 

其他早期从业者也取得了类似的成功。传统色情工作室Naughty America,全面进入VR,出现在像CES和E3这样的科技展览中,试图借力成人VR主流。自从2015年7月推出第一个虚拟现实场景以来,该工作室的产量翻了一番,除了标准的2D内容之外,每周发布两个新场景。 

Naughty America的首席信息官Ian Paul说:“VR是自熟女色情视频以来最大的细分市场。”如果你想把它写成一个细分市场,它可以说仍然是一个细分市场,它是一个巨大的细分市场,这是一个就要火的细分市场。所以这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它需要被非常非常仔细得留意,因为它可以很容易地从最大的细分市场变为主流市场,到行业的主导力量,就像这样。”

听到Darling和Paul的对话,自从我的那段冒险经历以来,VR的业务已经走了很长的路。据色情网站Pornhub介绍,其收集的2,600多个VR视频(从2016年的最初30个开始)每天带来50万次的点击量。随着观众和影片数量的明显增加,我假设用户体验一直保持着相应的进步。所以我清理了我的Gear VR,并回到了我第一次开始的地方:Virtual Real Gay。 

最初的糟糕体验

我在2015年底我访问“Kink”之前的第一个晚上遇到了这个网站。我想了解个大概情况,但是当时VR色情市场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荒废的,只有那些有着香草味道的直男。Virtual Real Gay是一块同性恋们的绿洲。遗憾的是,这里没有多少关于同性恋的 VR 视频。这很繁琐,内容质量低下,而且没有收益。 

两年后,我很抱歉,没有太多变化。与利用虚拟现实的真正力量相反,让观众体验未知世界和未被发现的迷恋,色情行业决定坚持其所知。直男是色情采购的主导力量,因此,大部分的钱正在被投入到为直男生产内容中。Kink创造了一小部分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和相关视频,而Virtual Real Gay的目录包含38个标题。 这总比什么都没有好,但是当你考虑用户体验和每月订阅的费用时,消费者购买的动机并不大。 

但是有什么经验?对于VR色情业真的起飞,必须提供一些PornHub所不能提供的免费、无障碍的环境。如果通过固件更新,侧向加载和故障排除软件可以让你开启破解体验,你很幸运!然而,对于绝大多数用户而言,虚拟现实只是图个新奇。我最近花了一个多小时尝试将一个视频加载到我的Gear VR上。我的第一次尝试,是直接从Virtual Real Gay下载视频到手机上,并在Virtual Real Player(一个专有的测试版应用程序)中播放视频,居然变成了一个奇怪的万花筒,它的大小不一样,勃起的阴茎和身份不明的橙色身体部位。 

我的第二次尝试,加载视频并在Oculus播放器上观看,取得了成功,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并不令人满意。与2015年的情况一样,摄像机角度不佳,倾斜视角和糟糕的屏蔽加在一起,创造出比梦遗更加噩梦的体验。如果不是Ella Nova's anus ,我可能会完全放弃VR色情业。 然而,2015年在Kink看到的实验和创新精神,以及在与Ela Darling的对话中,我感受到了希望,VR在色情方面的承诺被推迟了,而非消亡。 

成人VR的未来命运

当我本月早些时候回到Kink时,兴奋感消失了。1月份,该工作室宣布计划将生产转移到拉斯维加斯,并在旧金山的总部重点关注较少争议的内容。它已经在一系列的车库销售中卖掉了一系列珍藏的色情道具,捆绑设备和性交道具。这些绘画已经从楼梯间拆除,一度嗡嗡作响的地下室成了鬼城。现在,Kink VR正被暂停,Fivestar告诉我,她的激情项目的命运是TBD-待定。

“我真的不能说接下来的Kink VR的命运怎样,”Fivestar说。 “我希望我们不断推动技术壁垒,进一步推进内容,不幸的是,我不是公司的负责人,所以我只是在等待指令,对我来说,我只是去继续进行实验,只要我在学习,我很开心,我遇到了很多对于成人和VR感兴趣的很棒的人,我希望与他们合作, 创造人们从未见过的体验。”

尽管Kink减少对VR的投资,但所有的眼睛都关注这个两年前看起来似乎是稳赢的行业。 现在对虚拟现实的投资仍然很强劲,但是即使在主流方面也存在重大变化的迹象。Crunchbase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VR初创公司的资金有所减少。5月份,Facebook宣布将关闭Oculus获奖内容部门的Story Studios,选择投资于第三方的作品。6月份,苹果公司推出了ARKit,开始发展增强现实,实际上是回避 AR。就在两个星期前,谣言表明,HTC是目前市场上最引人瞩目的头显制造商之一,可能正在寻求出售其VR业务。 

不过,分析师,投资者和VR内容创作者很快就指出,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为了创造高质量的体验,生产者经常被迫在现成的相机上花费数万美元,或者创建自己的VR相机。创作者必须有足够深的口袋或技术知识才能进入这场游戏。一旦他们这样做,观众的体验很大程度上脱离了他们的掌控。像HTC Vive和Oculus Rift这样的高品质头戴是非常昂贵的,这使得大多数用户首次在像Google Cardboard这样的低端设备上体验虚拟现实。 

“纸盒眼镜的普及是意义巨大的,因为它把[虚拟现实]放在了那些永远不会自己探求的人手中,但不足之处在于它带来了虚拟现实最低质量的体验。” Darling说,“所以,假设你是第一次尝试VR,而你正在尝试一些笨重的纸板,有人发给你,你下载的色情影片没有针对VR进行优化,并且不是很棒的VR内容,如果你在一个笨拙的设备上尝试蹩脚的内容,你会认为VR是垃圾,你要放弃它。”

最终,Darling说:“这是一个‘你必须在跑步之前学会走路’的情况。”她说,下一波的头戴和轻量级的独立设备,就像Oculus那样,与廉价的, 易用的360度相机将有助于推动主流的VR发展,反过来也是推动VR色情业观众的增多。像Darling一样,Paul认为,VR色情片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这不是一个假如,而是什么时候。”Paul 说, “技术只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小,质量越来越高,在我们生活中的某个时候,我们将会体验星际迷航式的全息holodeck,这只是时间问题。即时有如果,那也仅仅只是一个停歇。比如说现状,一些大的制造商也不会尽力这么做 - 我们还是会支持这项技术,因为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色情产业对新技术的影响几乎不可测量,更不用说预测。不能保证虚拟现实将成为主流,没有办法知道是否可以将色情从边缘拉回,或从成人行业中获益。最后,色情片可能不是VR的杀手级应用,但至少它仍然是“自熟女色情视频以来最大的细分市场”。

Via engadget 雷锋网编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