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活跃玩家超越DOTA2,《绝地求生》是如何火的?

2017-09-17 09:02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如果说2016年火爆全球的端游是《守望先锋》,那《绝地求生:大逃杀》(以下简称《绝地求生》)就是2017年“异军突起”的最受欢迎游戏。

2017年3月23日,韩国开发商Bluehole和《H1Z1》、《武装突袭3》这些大逃杀模式的制作人Brendan Greene共同推出了《绝地求生:大逃杀(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

迄今为止,这款游戏的销量已经突破了1000万;日活跃玩家超越DOTA2,成为Steam平台最具人气的游戏;挑落《英雄联盟》,成为了Twitch直播平台观看时长最高的游戏;进军电子竞技,于德国科隆举办的国际邀请赛受到大量粉丝追捧。

一时之间,国内端游市场几乎变成了人人“吃鸡”的场面。走进各地的网吧,接近五成的玩家都在“吃鸡”,火爆程度直逼当年的《英雄联盟》和《守望先锋》。

这里的“吃鸡”并不是指食物。如果玩家能够在游戏中获得第一名的成绩,屏幕中就会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样。因此,《绝地求生:大逃杀》也被玩家们戏称为“吃鸡”。

回顾近两年全球范围内火爆的端游佳作,上一款在短时间内引起巨大轰动的游戏只有《守望先锋》了。不过,“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光环和官方长时间的预热让《守望先锋》的火爆反而变得没有那么出人意料。

相比之下,“草根”出身的《绝地求生》究竟是如何走入玩家们的视野呢?

社交媒体和主播效应

实际上,最早引起玩家注意的“大逃杀”游戏并不是《绝地求生》,而是《H1Z1:杀戮之王》(以下简称《H1Z1》)。

2015年1月15日,黎明(Daybreak)公司在PS4、Steam平台上发布了一款末日求生沙盒网游《H1Z1:杀戮之王》。不过,这款游戏在当时受众并不广泛,在国内更是鲜为人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2017年1月10日,某个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全世界的喷子都在这个脏游戏里了,老外不会说中文“X你吗”简直就没法活》的文章。通过诙谐的描述和精彩的骂人场景,这篇文章迅速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爆火,其中讲述的就是国内外玩家在《H1Z1》这款游戏中的“恩怨情仇”。

文章中描述的爱国主义元素和令人捧腹不止的对骂场景让许多玩家纷纷加入这款游戏,目的是为了成为一名光荣的“红衣军(中国玩家的标识)”来体验一下对抗世界的感觉。除了聚众围剿国外玩家外,他们的“武器”还有那些经典“国骂”。

制作人Brendan Greene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H1Z1》和《绝地求生》的火爆主要归功于直播行业。事实亦是如此。

主播们之间开始相互推荐、粉丝们向自己喜爱的主播力荐,又或者是主播们自己发现了这款大逃杀游戏。总之,越来越多DOTA2和《英雄联盟》的知名大主播在闲暇时间都纷纷开始直播《H1Z1》和《绝地求生》,专业主播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各大直播平台一时间开始疯狂的如同病毒一般传播这个游戏。

不要小瞧了主播们的力量,他们的传播能力、对粉丝产生的影响力都是不可估量的。到2016年,游戏直播的观众人群已经突破1亿,对这部分潜在用户有较大影响力的明星主播,已经能起到一些拉动新增的作用。

尤其是那些渐渐步入中年的游戏玩家,他们更倾向于看直播而不是玩游戏。但他们并不是不想玩,只是时间和各种条件让他们无法继续竞技性较高的游戏。所以,一旦主播开始尝试一些娱乐向的游戏,就会很快引起这部分玩家的争相追捧。比如,黄翔和YYF等OB战队成员不断尝试RPG地图时,DOTA2创意工坊内的地图瞬间迎来了一股高潮。

之后,越来越多玩家开始知道大逃杀游戏的存在,并且慢慢喜欢上了这款游戏展示的全新玩法。

“我们不要看电影,看主播玩《绝地求生》吧,我保证特别有意思!”

这是一位平时没时间玩游戏的玩家,闲暇相聚时对界面记者说的话。

没有CS:GO那种“步步惊心”的紧张刺激,也没有DOTA2和《英雄联盟》那种华丽的团战和叹为观止的精彩操作,《绝地求生》带给玩家的是一种不一样的趣味:敌我双方的勾心斗角,隐忍耐心击败“枪法如神”,突然死于不知何处的攻击,运气好到“零杀吃鸡”等等。

这些娱乐化内容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也让那些娱乐型玩家找到了新的“归宿”。

根据Gamoloco网站统计的消息,8月份,《绝地求生》在Twitch的观看时长已经超过了7300万小时,打破了《英雄联盟》一直保持的记录。在此之前,《英雄联盟》已经连续称霸了34个月。暴雪精心酝酿的《守望先锋》都没有做到的事情,《绝地求生》做到了。

图片来源:Gamoloco网站

图片来源:Gamoloco网站

相对于DOTA2和CS:GO的优势

《绝地求生》虽然火了,但是之前占据Steam平台“大哥”和“二哥”地位的DOTA2和CS:GO就惨了。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款游戏完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根据Steam Spy在推特上公布的消息,《绝地求生》玩家中的55%来自于CS:GO。这部分CS:GO玩家中又有50%的玩家平均时间超过了CS:GO的平均游戏时间,而自从他们开始玩《绝地求生》后,玩CS:GO的时间就少了30%。另外,42%的《绝地求生》玩家在DOTA2的游戏时长超过500小时。

V社好不容易通过两款游戏积累的用户一大半都跑去“吃鸡”了,G胖的内心想必是崩溃的。

  • 轻松的游戏体验

“10分钟捡垃圾,10分钟跑路,10分钟蹲着阴人,见面1分钟挂,这游戏好玩在哪里?”这是玩家在论坛上吐槽《绝地求生》无聊的一段话,但这段话也恰恰解释了《绝地求生》能够超越CS:GO的原因。

玩过CS:GO的玩家想必都知道,这绝不是轻轻松松就能享受快感的游戏。玩家们在游戏中保持高度的专注,他们在获得刺激的同时也让自己变得非常疲劳。作为硬核FPS游戏的代表作,CS:GO对玩家在游戏中的枪法要求非常高。如果你只是一个手残或者反应慢半拍,那多半是花钱、花时间为别人寻找快乐。

许多CS:GO主播在过于疲倦后都会转去直播《绝地求生》,大量的“垃圾时间”让他们进入了完全轻松的状态。他们放缓游戏节奏的同时,也让观众们松弛了紧绷的神经,享受游戏中的娱乐内容。

《绝地求生》的开放式地图则为玩家提供了不需要枪法的玩法。那些潜伏在各个墙角、厕所、转角和草丛等隐蔽地区的“老阴逼”,总会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发动袭击,然后一击毙命。

“即使枪法刚如图拉夫,也难逃转角遇到老阴的爱!”这是盛行在《绝地求生》玩家们中的一句经典名言。这些“老阴逼”们也有了各式各样的外号,比如“幻影坦克(蹲在草丛里)”、“伏地魔(趴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幻影汽车(藏在汽车下)”和“车库伏兵(藏在车库周围)”等。

当游戏可以通过一种极为简单的策略无限缩小你和顶尖高手之间的差距,大部分玩家都愿意来体验这款相对“公平”的游戏了。即便玩家枪法不如人,“躲猫猫”总是会的吧。

  • 相比于灵敏度更注重策略

至于DOTA2,《绝地求生》的日活跃用户已经彻底超越并甩开了DOTA2,而DOTA2想要夺回Steam“一哥”位置却只能期盼对手自己衰落。

为什么这么说呢?界面记者采访了至少五位热爱DOTA2的资深玩家,却得到了极为相似的回答。

“你觉得DOTA2好玩还是《绝地求生》好玩?”

“当然是DOTA2了,所以晚上一起来’吃鸡’啊!”

“这种类型的宗旨就是生存到最后,策略的选择很重要,”曾经DOTA2天梯分数高达5000分的“半职业选手”蚂蚁解释道。“每一局都是不同的策略体验,感受自己的进步(就是最大的乐趣了)。”

年近30岁的蚂蚁不再具备灵活的手指和敏感的反射神经,他只剩下了自己引起为傲的大局观和战术制定能力。尽管他无数次表示DOTA2更好玩也更有意思,但他每天晚上还是会准时出现在《绝地求生》的战场上。

除了蚂蚁外,许多DOTA2老用户随着年龄的增长都开始变得“越来越菜”。如果没有人一起开黑打DOTA2,他们更愿意选择能配合自己策略能力的《绝地求生》。

最重要的是,无论是CS:GO还是DOTA2,玩家在游戏中最终非胜即败。赢了当然大家都开心,输了即便心态再好也难免会影响心情,而《绝地求生》给人的挫败感就不会那么强烈。除非是网络延迟、外挂横行带来的失败,玩家没能如愿“吃鸡”多半只会觉得自己这局运气不好,然后开开心心的开始下一局游戏。

“后发先至”的《绝地求生》和“先烈”《H1Z1》

有意思的是,最先被推广开来的《H1Z1》逐渐销声匿迹了,而《绝地求生》却火的一塌糊涂。

如果说《H1Z1:杀戮之王》让制作人Brendan Greene“一战成名”,那《绝地求生:大逃杀》绝对足以让他名留整个游戏史。但问题是,为什么最先火爆的《H1Z1》反而销声匿迹了?

除了遵循最本质的大逃杀模式外,Greene将游戏人数从《H1Z1》时代的150人改为100人,除了毒气区域外,他为游戏增加了“轰炸区”,并且加入了更多载具、更多枪支,让游戏元素更加丰富。同时,《绝地求生》采用了全新的虚幻4引擎,把整个游戏画面质量带到新的高度。

相比之下,《绝地求生》画面显得更加真实、武器道具更多样,更多战术搭配让游戏的节奏变得更加缓慢,更像是高配版的《H1Z1》。尤其是高倍镜,这样道具更加弱化了枪法在游戏中的影响。“老阴逼”再也不用担心自己枪法太烂,躲在角落瞄准射击就可以了。

“H1Z1画面卡通,道具武器单一,射击手感,弹道诡异。游戏的核心就是见面钢枪,谁的操作高,谁就能获胜,随机性几乎没有,新手碰到老鸟就是一个死,可以说更偏向于硬核FPS游戏(而热衷于硬核的玩家为何不去玩操作性更强的csgo)。吃鸡的话,画面更真实,武器道具等更多样,可玩性很高,吃策略,可狗可刚,娱乐性强。并且有类似于LOL的匹配机制,对萌新很友好。娱乐性更强,更适合全民娱乐。”

知乎名为张金宝的用户这样评价两款游戏,这同时也是大部分玩家的心声。

但这都不是《H1Z1》逐渐没落的真正理由。

有人说国内玩家大量涌入并组成“红衣军”虐杀国外玩家极度破坏了游戏平衡性,导致国外玩家数量急剧减少,最终开发商便以“中国玩家破坏了游戏环境”、“中国玩家使用外挂太多”等诸般理由封锁了中国大陆的IP。解锁之后,游戏内依然是外挂横行,这种现象导致国内玩家逐渐流向了《绝地求生》。

中国玩家在游戏中的抱团玩法究竟是对是错已经很难定义了,但“锁区”加“外挂横行”确实是毁灭这款游戏的罪魁祸首。

界面记者首次被推荐尝试这类大逃杀游戏时,首个想到的其实也是一度在社交媒体泛滥的《H1Z1》,但收到朋友的建议都是去玩《绝地求生》,放弃《H1Z1》。原因无非就是两点:

  1. 《H1Z1》里外挂泛滥的程度已经到了让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2. 《绝地求生》无论是在画质还是玩法上都远远优于《H1Z1》。如果你想拼枪法,还不如直接去玩CS:GO。

目前,《H1Z1》在Steam上的日活跃玩家峰值也不超过10万,《绝地求生》却已经超过了100万。

图片来源:Steam

图片来源:Steam

更要命的是,靠血腥场面和丰富骂人技巧出名的《H1Z1》最终没能逃过被封杀的命运。

8月22日,熊猫直播发布公告在平台禁播《H1Z1》。尽管其他直播平台将直播改名为“跳伞求生”坚持了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封禁的命运。

8月30日,重庆市南岸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认定未在文化部备案的《H1Z1》中含有暴力内容,并查处了下载并传播该游戏的吉卡布网吧。而且,这次查处事件还被“扫黄扫非办公室”定性为“重案大案”。

如今,主流直播平台上已经很难看到《H1Z1》这款游戏的身影了,“侥幸逃脱”的《绝地求生》最终成为了观众们唯一能够在直播平台上看到的大逃杀游戏,之前《H1Z1》的主播也纷纷转战《绝地求生》。这同时更加明确了《绝地求生》在大逃杀游戏中“一哥”的地位。

成为“另类社交平台”的《绝地求生》

有利也有弊,《绝地求生》采用虚幻4引擎让游戏整体画质上升了一个大台阶,更加逼近真实场景。但虚幻4对硬件的需求极高,再加上游戏本身的“渣优化”。官方标注的显卡最低配置已然是“nVidia GeForce GTX 660”或“AMD Radeon HD 7850 2GB”,这两款显卡的性能虽然算不上高端,但也是中等偏上了。

如果上述的表达显得太专业,你还是没有办法理解《绝地求生》的优化究竟有多差劲,那你可以想象下一台购置于2014年、耗资近2万的Alienware 17笔记本电脑在最低特效下都无法流畅运行《绝地求生》的场景,而这台笔记本电脑装载的显卡是“AMD Radeon R9 M290X ”。

即便是这样的渣优化,《绝地求生》在Steam页面的评论依然是“多半好评”。

这并不代表所有玩家的电脑都足以承载这样的高配置要求,高倍镜也没办法让重度手残玩家瞬间变成“射击达人”。因此,游戏中还存在一类特别的玩家——“四级包”。

游戏中有种道具叫做背包,作用是提升角色携带物品的数量,背包等级越高容量也就越大,最高等级为三级。因为缺乏正面作战能力,硬件不足和枪法过差的玩家会将自己定位成后勤人员,时刻准备着为队友提供充足的补给。这种超过三级包携带量还会自动搜索物资的玩法也让他们成为了队友眼中的“四级包”。

冲仔就是《绝地求生》中的一名资深“四级包”玩家。事实上,冲仔的电脑并不能完全支持他顺畅的享受《绝地求生》这款游戏,尤其是在敌我双方近距离交战时,他的电脑画面近乎是“幻灯片“的既视感。即便如此,冲仔还是选择和好友们共同“吃鸡”,只不过游戏对他的意义和其他玩家可能截然不同。《绝地求生》是他和朋友们社交的一个平台。

对他来说,这款游戏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够和朋友们共同分享快乐。透过这款“大逃杀”游戏,冲仔可以和好友拥有相同的话题、共同努力的方向和交流机会。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和朋友们一起玩任何游戏,他们只能“吃鸡”,不能“吃鸭”或是“吃其他东西“。同样火爆全球的射击游戏《守望先锋》就无法满足冲仔的社交需求。

相比《绝地求生》,玩家们在《守望先锋》和DOTA2这些竞技类游戏中需要时时刻刻专注于游戏本身。也就是说,他们永远无法像“吃鸡”玩家一样边聊天边跑路。反而是《绝地求生》这种大逃杀游戏能够让他在搜集资源的过程中无关游戏的畅所欲言,哪怕没能“吃鸡”也不会产生其他情绪。

所以,冲仔更愿意选择《绝地求生》作为好友们一起开黑的游戏。更何况,他经常能够跟在队友后面获得“零杀吃鸡”的“史诗成就”。

《绝地求生》真能追上《英雄联盟》吗?

上市不到五个月,《绝地求生》的销量已经突破了1000万份,最高同时在线人数也超过了100万。制作人Brendan Greene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未来的目标是《英雄联盟》,月活跃玩家达到1亿。

那么,《绝地求生》真的能够完成如此壮举吗?

目前来看,《绝地求生》依然活跃在直播平台和线下网吧,在微信朋友圈也经常能够看到好友们分享的“吃鸡”图片,“吃鸡”成为了《王者荣耀》后另一个在茶余饭后被大量提及的“爆款”游戏。

根据SteamSpy网站统计的数据显示,《绝地求生》用户数量始终处于稳定增长阶段,短时间内应该也会一直保持平稳增长的态势。9月8日,游戏中的用户数量增长还迎来了一波小高潮,这可能和官方确定知名大主播“魔音糯米”在游戏中存在开挂行为,并封禁他的账号有关。这个行为让玩家们看到了官方打击外挂的力度和决心。

《绝地求生》用户走势图  图片来源:SteamSpy网站

《绝地求生》用户走势图 图片来源:SteamSpy网站

但这明显不够,《绝地求生》官方想要吸引更多玩家就必须对游戏进行更进一步的优化。现阶段,《绝地求生》对硬件的要求将非常多想要尝试大逃杀游戏的玩家 “拒之门外”。作为一款网络游戏而非单机大作,游戏想要获得更多用户就必须将硬件需求降低到大部分玩家都能够接受的程度。

一名使用虚幻4引擎开发游戏的独立制作者告诉界面记者:

“游戏开发完肯定要优化,优化有很多方法,当然有的时候会牺牲一定的效果,就像画质啥的。但是肯定可以优化,甚至优化到手机都可以跑。”

此外,伽马数据分析师刘超认为:

“一般一款产品通过社交媒体等方式成为爆款后,往往用户都会迅速上涨,但这样几乎把潜在用户都转化了,所以很多爆款在后期变现都会出现一定的下滑,除非有大的变化,再创新高的难度很大。”

《绝地求生》恰恰就是社交媒体和直播平台带动的“爆款”游戏,所以这款游戏的潜在用户实际上已经越来越少了。

刘超表示,“从热度角度来看,现在很少有一款游戏在社交媒体的热度超过半年,除非有大的变化”。因此,如果没有刺激性的变化,比如《绝地求生》进入中国市场,游戏用户规模在未来的增长将会变得相对困难。

尽管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但之前通过同种方式爆火的《H1Z1》就很快就衰退了,

另一方面,相对于《英雄联盟》和DOTA2等MOBA游戏在内容、玩法上的不断更新,《绝地求生》很难通过内容的调整来对游戏玩法进行更新。所以,玩家是否会始终保持对这款游戏的热爱也尚未可知。

总体来说,《绝地求生》想要超越《英雄联盟》还是有机会的。不过,这款游戏未来还需要更多的硬件优化和刺激性的变化。

(本文作者:郑超前,由界面新闻授权钛媒体发布)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