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技术与未来——五百年现代世界体系的大游戏和大角逐

2017-09-17 20:49 游戏动漫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田阁随笔”(ID:tiangesuibi),作者 易阑;36氪经授权发布。

我自总角之年就逃不过一个理工男的宿命,学数学、编代码、做模型、画PPT,说话必先做分析,发言定满是数据。然而心中那个伪文青却是历久弥坚,越涉横无际涯,越需回归本原。如创刊词中所言,我笃信历史的眼睛能帮我们寻找到未来的答案,所谓温故而知新,格史而致理。

记得十六岁初到美国时,看到了正在读社会学博士的母亲的一套教科书。

三本皇皇巨著,书名和关键词就透着宏大——五百年的现代世界体系、重商主义、欧洲世界经济、资本主义的兴起与全球化。构思本文时,第一刻想到的便是这一套书,和书的封面上那绿色的古版地图、红色的远洋舰队、灰色的革命群众。

这五百年毫无疑问是属于欧洲和资本主义的半个千年。欧洲人和欧洲文明从五百年前欧亚大陆一隅,长空破浪,至今纵跨四大洲(欧洲、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超过十七亿人口,而资本主义所创造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无论是美好的、还是邪恶的,都是亘古未见的。

五百年前的那一年是西元1517年。查查维基百科,真正是不得了,这随便的一年绝好地展现了欧洲和资本主义的横空出世以及现代世界体系的诸般苦痛。


这一年,马丁路德在Wittenberg教堂的大门上钉上了他的95条论纲,由此成为宗教改革几百年血河的源头,而如果你相信韦伯关于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的关系,那这一年也该算作资本主义的滥觞。

这一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队征服了统治埃及、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马穆鲁克王朝,成为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开罗、耶路撒冷、大马士革、伊斯坦布尔、维也纳、巴黎、伦敦自此被牢牢地捆在一起,至今仍是几百万难民和恐袭的线路。 

这一年,莫斯科的大公瓦西里三世灭了Ryazan公国,这使得莫斯科公国直接与属于中亚和东方世界的克里米亚汗国接壤。其子伊凡雷帝再也不屑于叫自己莫斯科大公,而始称沙皇。俄罗斯自此像停不下的车子一般冲向东方。 

也是这一年,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派遣FernãoPires deAndrade率使团与大明的官员会于珠江口,试图打开通往天朝的商路。其间自是如后世多次的东西会盟一样摩擦不断,但这却也是这一年最有意思的一点:资本主义自诞生那一刻便是一个开放的、贸易自由的、全球化的经济模式。


顺便说一点,查完维基、自叹有了这许多谈资后,我也去查了查百度。还记得黄仁宇那本《万历十五年》吗,就是毁了高育良书记的那本大历史——那本书的英文副标题是:“无关紧要的一年”。1517年是大明武宗正德十二年,这是更无关紧要的一年,以至于连百度百科的条目都是以翻译维基开篇的。当然也有几条有特色的记录,比如武宗就是在那一年不好好做皇帝,而封了自己“威武大将军朱寿”。要说这是什么的滥觞,大概就是老朱家一代胜似一代的荒唐和明清此后的国运了。

按照经济学人杂志的最新分析,在1517年那个年代,中国的人均GDP已被欧洲那些小国寡民但坐拥横波万里的意大利、荷兰所超过。不过如果是作为一个公司,那大明该是全球五百强的榜首,而作为一支股票,大明此时仍是全球市值最高。

欧洲国家在那时该算是一群startup。找到了新的经济组织模式,也有来自美洲的黄金和各国君主做天使投资,涨势如虹。向前快进百年,十七世纪中,若按股票来看,欧洲各国就该是“独角兽”了,以至于南明最后一代皇帝永历帝,此时便像是一个大公司的CEO面临着“城下的野蛮人”要强行收购,不得不向远在万里之外的那些新兴“独角兽”求援。

再向前快进到二十世纪初,欧洲国家作为股票如日中天,英国、德国、美国(算是一个欧洲公司的Spin Off又独立上市吧)、法国,每一只都是大蓝筹,而那时的中国,却是犹如刚经历了破产重组,大块资产被变卖,只是勉强没被退市。此时真是西风压倒东风,经济模式在大西洋两岸一代代推陈出新,而世界经济和文明的中心多是大西洋两岸的城市。

再快进百年,地缘政治的股市经历几次大起大落,榜首的几支股票虽也是河东河西,可是如果做一支欧美资本主义混合基金总是不会错的。但到了2017年,套用伟大领袖的一句话,却是“事情正在起变化”。

一月份,美国特朗普就职演说,大谈建墙和美国优先;而就在此前三天,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讲被欧美媒体盛誉为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强势卫护。还是用股票做个比喻,如果一只蓝筹股开始琢磨着抠成本、提价格、起壁垒、闹诉讼,那作为投资者心里一定会毛。

真实的股市又如何呢?很有意思:如果只看全球市值最大的五家公司,那依然会觉着美国如日中天。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和脸书,五家美国技术公司加在一起大约3万亿美元的市值。可是再往下看看,特别是看看变速,那不得不惊叹:“事情正在起变化“。阿里在8月24日收盘时超过伯克希尔哈撒韦,市值全球第六(25日回落至第七,但差距甚微)。阿里和亚马逊以及脸书之间的差距不到10%,在一个涨停之间。而腾讯也相隔不远,目前全球第八。如果按照两家中国公司的市值增速来看,排名再向上涨也是指日可待了。

如果放眼更广阔的世界,看看目前全球的“独角兽”(市值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在麦肯锡2016年夏季的《中国数字经济报告》中,我们看到的是中美两国的独角兽总市值已经相当接近。而《金融时报》2017年8月25日的一篇报道则称中国“独角兽”的总估值在2017年7月已高于美国。由此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看到的不仅是阿里与腾讯将挑战全球市值巅峰,而是整个中美科技军团的角逐。

按照东风、西风的理论,这也不难理解,这不就是东风又要压倒西风了吗?麦肯锡公司有一张所谓的“马可波罗图“,无外乎是说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仍将回归五百年前的盛况。不过表面的大历史和大叙述之下,还有两层深意需要剥开品一品。

一是,全世界价值最高的五家公司全部是科技公司,如果看前十,那有七家是高科技公司(如果再加上没有上市的华为,就该是八家了)。

二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全在太平洋沿岸,从美西北的微软和亚马逊,到加州的苹果、谷歌和脸书,再到杭州的阿里和深圳的腾讯。

把这两点放在一起,你能看到的不是简单的东风压倒西风,而是高科技已助力太平洋取代了大西洋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或许五百年后高科技和太平洋世界体系也会被大书特书,也或许在这个时代,时间会快上一个数量级,新的世界体系不需要五百年而只需要五十年甚至更快就能形成。

太平洋时代在历史上也非首次被提及,它到底意味着什么,绝非是简单的人口众多,勤劳吃苦。与大西洋时代相比,或许区别在于对出身和规则的在意与对逆袭和冒险的神往,或许在于律师和法官治国下的对法治的膜拜和工程师治国下对技术的热情,或许在于历史和传统的积累与自然的或是人造的荒芜上想象的自由。

不论区别到底是什么,这一次怕是真的拐点已到了。在如此的时代,总需要做些温故知新,格史致理的事,想想大趋势、做做大预测。这十几年做咨询、做战略,被数落过不知几十次“你们不落地”。落地的事也要紧,利润涨个百分之十,客户和老板自然高兴。可是,事后想想,更要命的不是不落地,而是看不清。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要想能价值上加个零,无论是为公还是为私,要紧的还是能看清大势。

十年前,我在M咨询公司做一项研究,为一家客户寻找技术领域的投资机会。内外部纠结了几个星期怎么落地,到得五一长假觉着自己已是灯尽油干,只得躲进山里,好好退几步思考。七天下来,最有价值的就是下面这张图:

结论再清楚不过,长期的价值在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这样的投资还大有机会。结果呢?结果是没有结果——这就是一颗哑弹。无论是客户,还是咨询顾问,无论是为公还是为私,都没做什么。如今呢,就如图中预示的,“后天”也已在中国出现了。

好了,闲言碎语不多讲了,在此斗胆做些预测吧:


1、1-2年内将会有一家中国技术公司进入全球前五市值,5年内中美顶级技术公司在市值的排名上将会大体持平。这个说实话也算不得什么预测,看看现在的图,看看我十年前的图,大家可以自己考虑做什么。 

2、环太平洋城市的房价大概率仍会继续上涨:硅谷和湾区的房价高早已不是新闻,而西雅图也在近两年内领跑美国城市的房价增幅。再想想那几千亿美元的独角兽企业的估值,他们上市后释放出的财富效应也会进一步推动太平洋西岸这边中国城市的房价。

3、认为美国在此大游戏中已败下阵来的结论恐怕还为时太早。毕竟美国既是一个大西洋国家也是一个太平洋国家,毕竟美国仍有这几大科技巨头,毕竟美国的资本也在深深参与中国科技企业的成长。

4、文化、艺术和教育是上层建筑,环太平洋城市在今后几十年间将在最高层次的教育、艺术、和文化上迎来爆发式的发展。美国政治重心估计也将逐渐向太平洋方向运动。自里根之后,美国还没有一位来自于西海岸的总统,或许下一位是?或许下一位总统对高科技的理解将超过凌晨发推特?或许一位懂中文、在太平洋岸边住着的美国科技大佬会竞选总统?

5、中美高科技企业将会像一百多年前的“帝国主义”一般在全球各个角落逐鹿。这一方面可能会像当年英法德在非洲,以及英俄在内亚一般倾举国之力而竞争的“大游戏 (The Great Game)”——比如接下来阿里和亚马逊在东南亚很有可能会有如此的竞赛。而另一方面,也可能像英国与日本在1904年达成联盟关系,划分势力范围。

6、Chimerica,China+America将在长时间内共生共存。虽说最近G2的说法不大听的到了,太平洋东西两岸的两个大国一个在向内亚拓展一带一路,一个在自省内斗,似乎在政治层面都不太愿意把这个已成的现实挑明。但这个现实却是不会等人的。Chimerica这个听着有点像希腊文中嵌合体怪兽的一词已脱离了传统的制造加工和货物贸易,而在巨大的技术、智慧、资本和人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成为新的世界体系的基础。

7、无论中美两国还是两国的科技巨头都还没有解决一个核心问题,那就是未来的经济活动的组织模式是什么。回到本文最初的立意,500年前资本主义的兴起带来了最初级的资本主义经济的组织模式,虽然初级,在当时的先进性和革命性却是毋庸置疑的。其后几经转变,哪个国家掌握了最先进的组织模式,就会是经济和政治的领跑者。自从20世纪初大规模工业化生产以及现代(跨国)企业制度在美国出现后,一直没有出现真正的2.0版本,更没有根本性的颠覆。然而就像喊出“历史的终结”的福山不得不几次改写自己的理论,认为现行的企业模式已臻至善未免目光短浅。那个新的经济组织模式是什么,那个新的模式如何推动创新、如何鼓励冒险、如何鼓舞人才、如何体现人文进步,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大游戏和大角逐。

事在人为,顺势而行,各位看客,don't blow i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