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资本CEO王晨宇说:VR、动漫、演唱会等创业需要跨界

2017-09-18 23:1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原标题:乾元资本CEO王晨宇说:VR、动漫、演唱会等创业需要跨界


文娱价值官对话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CEO王晨宇,针对泛娱乐领域的投资规律,聊聊他正在泛娱乐领域的投资逻辑。

乾元资本是一家围绕“文娱及新消费”领域做布局的新锐股权投资机构,核心聚焦“影视、文学IP、漫画与二次元、综艺、音乐和线下演艺”等细分赛道,成立两年来,已投资“亚洲星光娱乐”、“金色传媒”、“互动视界VR”等多个明星项目。

在与王晨宇的交流过程中,记者发现乾元资本在投资领域首先有专一、精美的特点,另外,无论是布局VR、动漫以及像亚洲星光娱乐这样做演唱会的公司,都存在跨界的投资逻辑。在科技与互联网不断发展的今天,行业间的边界性已经越来越模糊,各个行业之间的跨界显然可以为自己的领域增色不少,也有了更多变现的可能。

文娱价值官对话乾元资本王晨宇全文——

资本扮演润滑剂角色


乾元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晨宇

文娱价值官:1.乾元资本的投资逻辑以IP为核心,布局整个产业链,在乾元资本投资的这些公司之间,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联系?

王晨宇:首先围绕IP为核心来进行投资,大概就是按照投资界公任的,我们分层三个层次:

IP的生成层。主流的以网文、动漫、音乐为主。

IP的运营层。有了IP之后,我们要把它的运营放大,运营主要还是依靠电影、电视剧、以及现在的这些网上内容、网剧等。

IP的变现层。最主流的现在还是游戏,除了游戏之外,我们现在更多的也来关注线下影艺、以及一些实景娱乐的公司等,是通过这样一个链条把产业链布局掉,其实这个链条从上到下都是息息相关的。通过这些东西放大了之后,让更多人知道之后,最终还是要变现的。

所以,我们投了这些公司之后,会有意去挑选一些自己觉得将来更有前景的东西去投。比如,现在游戏的都少了,因为有腾讯、网易两个大市场了,基本上离开这两个大场景,独立生存很难。因此,游戏看的少,但有一些新兴类的比如动漫、音乐,我觉得这些将来爆发期会比较好,这样我们就会在这些领域更多的去布局。

2.乾元资本为什么深耕于文化领域的投资?

王晨宇:因为发现了在这整个产业链条上,很多细分领域的公司都是艺术家搞得,艺术家有他们存在的问题:

我只知道我这一摊的事,我只是艺术的角度来做这个东西。所以,不知道怎么变现,如果你能帮我做,当然更好。

存在着文人相轻,互相都看不上,尤其是横向比较的时候,都在同一个领域里的时候,互相就说“别人都不行。”

本身他们之间会互怼,更别说让他们去合作了。

反而文化、娱乐圈以资本的角度管理企业是非常合适的,因为资本是是看整个全面的,在每一个细分的领域,艺术家很牛,我肯定比不了。你的创意各方面都是由你主要来做,但我看得广,看得广之后可以帮你把产业链条梳理的很明确。

而且对他们来说,资本是无害的,资本起到的是支持帮助的作。这样我就更容易扎进来,让他们接受投资人。

3.乾元资本在他们中间是一个什么角色?

王晨宇:在艺术家接受的情况下,我去帮助进行一些产业链的衔接和一些协调的时候,大家的接受程度就会好很多,他们觉得反正你是我的股东,你肯定是来帮我的,在我的协调下,这些艺术家创业者愿意跟产业链的某些人去谈。

而且,要是他们自己去谈,可能谈着谈着就谈崩了。所以,我们经常会说,一个动漫的企业,我有一个IP现在做的不错,我现在想要改编成影视化的作品。那你要让两个创始人谈,我相信10分钟谈不到,他们会拍桌子。

动漫的会说“你不较乱改我的东西,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我的用户群众是接受我这个理念的,你不能按照你的方法来改”;影视的就会说“你这个东西就是给小孩看的,甚至都是色情暴利的,你让我影视化,广电总局都批不了。可能没等到10分钟就掀桌子了,当资本进入的时候就会好很多。

VR创业企业需要先活下来


1. 在VR领域的布局,乾元资本投资了互动视界,当时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王晨宇:2014年、2015年,VR有一个比较好的爆发、增长,当时大家都疯了一样去找VR类的企业,说所有做VR的企业基本都能拿到融资。

当时,跟很多同行也好以及号称自己做VR的企业聊也好,发现大家都不太懂什么叫VR,就是在炒一个概念,甚至夸张到,我们卖一个GO pro的全景相机,往那一放,拍了一个片子出来就说自己是VR企业,就能融到资,特别夸张。

因为当时我们也看了很多的VR企业,投互动视界的逻辑是:

首先创始人对这个行业有研究,在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叫VR概念的时候,就已经尝试在做相应的跟VR沾边的事情了。互动视界之前是做广告创意的公司,在给客户做设计的时候,提出用全景的方式帮客户做展示和展览等,当时已经贴近VR的概念了。

第二,它可以自给自足,在VR吹这一波风的时候,互动视界已经可以盈利了。花精力在2B的业务上面,与汽车、旅游、地产相结合,帮助客户做VR方面的展示与体验。关键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先活下来,这才是一个创业企业的立命之本,然后再去想其它的变现方式。因为VR是一个很新的东西,突破这个边框之后,你怎么能吸引人还来看这条主线,里边很多技术性的处理都是很麻烦的。

2. 可以生存下来的VR企业一般具备什么条件?

王晨宇:对创业公司来说可能更多还是偏向于内容方向,因为硬件需要的投入量太大了,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在内容创作领域,首先我建议如果能生存下来,肯定要找2B的生意,先把自己养活起来、生存起来,等待这个行业的爆发期。

另外,做内容的时候,不要太过于局限,很多就局限于做VR,其它就全不做了,这样也不太好。其实内容是相通的,要不将来技术的更迭你是跟不上的,因为现在技术的更迭太快了,很可能马上AR就出来了,甚至MR就出来了。

3.VR如果想很好的生存下来,需要VR+?

王晨宇:VR不是个行业,VR不能叫做行业。VR要加一个东西才能生存下来,现在跑的比较好的可能是VR+教育越来越流行了,但也会收到一些质疑,VR毕竟还是阻断了现实,对孩子眼睛、各方面的伤害、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现在都不好说。所以,这个路还是需要大家慢慢去探索的。

过苦日子的动漫业会迎来一波小高潮


1. 中国动漫行业现在很难赚钱的原因是什么?

王晨宇:首先它苦日子是因为它没有像网游一样形成付费的情况,二次元的用户说我喜欢你这个漫画我会看,你哪天收费我也不看了。

2.为什么,用户年龄小?难以付费?

王晨宇:很多就是这样,用户既然没有付费的变现能力,很多漫画家都是无谓的生存。只能有点人气之后,把它授权出去给影视公司或者游戏公司赚钱。这样的话,IP很难养成,很快就毁掉了。

但现在动漫的环境会越来越好,因为大家也在这里推付费的漫画,网游既然能走通了,漫画也能做得通。现在随着技术的提升,比如我们模型的技术,或者各方面的技术,包括一些引擎的技术,其实我们是可以快捷高效地生成漫画作品的。我们可以去推付费,现在很多团队里付费的内容也做得很好,我们可以看到动漫也好、快看也好,有很多付费内容,其实流水做得非常好。

传统做动漫持续通过付费进行变现,只要先把自己的IP养住,它一定是一个持久养成的过程,因为IP是需要时间积累的,不要着急,先把它做好,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去尝试变现的路径就好。另外,在动漫领域,我们也发现可以找一些突破点,找一些结合点。

3. 动漫可以与哪些领域结合?

王晨宇:漫画还可以做可视化的剧本,其实韩国已经做得非常成熟了,好莱坞也经常用。比如我们做一个剧本的时候是文字,从文字到最终影视化的东西,中国是有一条鸿沟的。

比如网文,我看了《诛仙》,最后把陆雪琪拍成那种形象我可能接受不了。前期如果有漫画在中间隔一档,让大家有一个可视化的影响之后,你再去做影视化,就很顺畅了,接受起来接受度更高。

动漫可以做得很细,比如短短几张画就可以通过分镜、表情、细条线的操作等很多技巧把一个人打斗的场景描述的非常激烈,这可以给影视化做指导,这是一条非常好的道路。

4.这样漫画又多了一个盈利模式?

王晨宇:没错,现在也有团队在做这个了,专门以这个为核心业务在操作,韩国做得很成熟,韩国很多的电视剧都是通过先由漫画版做风景,然后再拍出来。

5.您怎么看待动漫电影在中国的发展?

首先,我觉得整个动漫产业我都特别看好,包括动画电影,我觉得将来一定是一个趋势,我们可以先拿行业来看。比如,拿日本来看,日本十部片子里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都是动画电影,因为整个国家二次元文化比较浓厚,而且跟关系、人群等比较息息相关。

我们即使拿美国好莱坞那边对比的时候,会发现,其实美国的动画电影只比占到10%-15%之间,中国现在动画电影的产量只占到3%。所以,还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空间,之前做不好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成本降不下来,成本很高。

比如,我们做动画翻剧,一分钟成本大概两三万元都可以做得下来,但你要做动画电影,一分钟没有30万的成本是做不好的。


为您推荐: